李凡慕千凝 作品

第一百一十八章 黄天界偶遇

    听到李凡的吩咐,独孤玉清和陆让,都是怔了一下。

    让自己两人前去?

    “我明白了……师尊这是看我们两人修为进境太慢,让我们去哪里,博一个机缘回来么?”

    独孤玉清心中一动,当即大喜,道:“遵命!”

    但陆让却是有些不舍,看着自己种下的草,道:“师父……我,我能把我的草带着走吗?”

    “我想在离开的路上,也照顾照顾它们!”

    闻言,李凡一阵牙疼。

    这奇葩弟子,出个门还有带着草走?

    他也是真服了。

    李凡挥挥手,道:“随便你怎么都行。”

    陆让大喜,然后在到处找东西,最后,找到了一只破烂瓦罐,他用这破烂瓦罐,把草给移栽到了其中,捆着负在了身上。

    独孤玉清则是装束简单,他准备只带纸和笔。

    但是,当他拿笔的时候,却犹豫了!

    因为,师尊这支笔,太过可怕了,一旦战斗起来,他根本不敢随意动用,因为一击都会耗空他所有力量!

    “师尊,弟子想要带一只笔去,但是这支笔,弟子实在无法掌控……”

    他开口。

    李凡闻言,顿时怔了一下。

    这倒也是,自己的这支笔,是系统给的,当初他都觉得有些重了。

    在外界比拼书法,如果需要进行长篇累牍的书写,对独孤玉清反而是劣势!

    “等着!”

    说完,李凡直接朝着鸡舍走去。

    众人都是疑惑地看着他。

    但是,下一刻所有人都是目瞪口呆!

    因为,李凡直接走到了一只老母鸡的身边,将那老母鸡抱了起来,从它的腿上,拔下了一撮毛!

    “天……那可是……那可是传说中的……居然被他这么拔毛?”

    心宁简直睁大了眼睛。

    “太可怕了,这等传说中的恐怖存在,在他手中,居然不敢丝毫反抗,只能任凭拔毛……”

    宫雅魔帅也是感觉心中巨震。

    李凡拔毛之后,将老母鸡放下,而后又随意取了一根竹管,不过短短几下,他就做成了一只新的毛笔!

    “这只鸡毛笔,比起为师那只,轻便了许多,你试试。”

    李凡笑着递给了独孤玉清。

    独孤玉清闻言,双手都是有些发颤地接过!

    入手,分明感受到了一股炽热的能量,仿佛火焰!

    “鸡毛笔……这分明是凤凰笔,恐怕直接都能排进仙兵榜了吧……”

    宫雅听着李凡的称呼,简直想要发狂了。

    那可是神禽凤凰的真羽啊……

    居然做成了一支毛笔,而且,还是李凡这等恐怖的存在亲手制成……这支笔的价值和威力,简直无法估量!

    独孤玉清轻轻一划,一股恐怖而无形的火焰之力,几乎随着弥漫而出!

    这支笔,蕴含恐怖的火能!

    而且,自己还能比较轻松地使用!

    独孤玉清如获至宝,感激地道:“多谢师尊,多谢师尊!”

    而其他弟子,见独孤玉清获得了李凡亲手赐下的神笔,眼中也都是有些羡艳之意!

    李凡却摇摇头,道:“不必言谢,”

    “你去书房,取一幅为师画的夕阳图带着去。”

    独孤玉清的书法,虽然说比起外界的那些人来说,如今也算有一定的造诣,但真的遇到行家,只怕还是会输的。

    所以,要让他带个东西去压阵啊。

    闻言,独孤玉清大喜,师尊这是为此行,赐下宝物保驾护航啊。

    这回什么都不用担心了!

    他急忙去取了来。

    “咳咳,”

    临走时,李凡又嘱咐道:“此番前去,在途中若遇到些愿意求道的苗子,不妨带回来,为师尚有些小术,缺几个传人。”

    他尽量让自己保持淡定,道:“最好是像你们一样,有……有些特别爱好的。”

    没有点儿特殊爱好的……他还真不好收。

    自己会的,都是些不正经的玩意儿,除了书法、绘画、弹琴等,只剩下些喂猪啊、打铁啊……之类的。

    他之所以让陆让跟着去,就是想让这个大嘴巴,发挥一下他的特长,能拐带几个回来,那是最好不过了。

    众人闻言,却都是一震。

    师尊……还有些小术?

    “师尊所说的小术,只怕又是某些恐怖大道啊……”

    独孤玉清喃喃。

    “师尊前后教授了音乐、绘画、书法、种养等各种大道……而今,师尊还需要传人,他老人家,当真是学究天人,无所不通啊……”

    龙子轩感慨。

    “真佛无所不能……”

    清尘更加佩服。

    “师父放心,我一定带几个合您心意的人选回来!”

    陆让已经是摩拳擦掌,眼中放光了。

    两人当即和火灵儿等人一起离去了。

    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李凡身后,宫雅都是神色复杂,美眸中简直羡慕!

    要是能学到这位前辈的任意一种小术……那都是受益终生啊……可惜,自己没有这样的福缘,只能在这儿当丫鬟!

    “宫雅啊,你虽然只是丫鬟,但有些东西,也不可不学,譬如这茶道,你便火候欠缺得很。”

    这个时候,李凡忽然开口,看着她,道:“来来,我教你泡茶。”

    闻言,宫雅瞬间震惊了,而后是狂喜!

    这位前辈……终于看穿了自己饥渴的内心,愿意教自己一些东西了吗?

    给大人物当婢女,果然有收获啊!!

    “是……多谢,多谢前辈!”

    她话语都有些结巴了!

    ……

    陆让和独孤玉清,跟着火灵儿、慕千凝一起离开了小山村。

    独孤玉清一身白衣,看上去颇有翩然之意,而陆让则是皮肤黝黑,背着一盆草,看上去装束十分怪异。

    他们很快抵达了太衍圣地。

    刚到太衍圣地,元阳圣主等人就已经迎了出来,灵超圣主道:“李前辈那边,可有回应?”

    火灵儿道:“李前辈派出了他的两名弟子,前往黄天州!”

    元阳圣主等人也是大喜。

    独孤玉清和陆让,他们都不算陌生。

    陆让此前和龙子轩一起出现过,一根筷子杀真仙,他们记忆犹新;而独孤玉清,乃是独孤家的嫡子,他们原本就知道。

    “太好了!我们立即打开传送阵,另外,我等护送两位公子前往黄天州!”

    元阳圣主道。

    “不必了,”

    但独孤玉清却是笑了笑,道:“我师兄弟二人自己过去就可以,不劳烦诸位前辈了。”

    闻言,元阳圣主等人怔了一下,但随即明白了。

    “李前辈派出的高徒,实力何等恐怖,怎会需要我们的护送?我们一起,反而是他们的累赘呢!”

    几人都是醒悟,当即道:“好!两位公子这边请!”

    不多时,他们就已经出现在了传送阵旁。

    按照姬元青此前留下的坐标,灵超圣主等人,启动了大阵!

    不多时,神奥空间规则不断出现,独孤玉清和陆让站了上去,他们随即消失了。

    “李前辈派出高徒,这次黄天州的事情,我等都不必担心了!”

    灵超圣主一脸的放松。

    “不过,那陆让倒是颇为奇怪,居然背着一盆草……”

    慈航圣主则是疑惑地开口。

    “草?”

    独孤沉陆却是长叹一声,道:“那些草……威势恐怖非常!每一片草叶,都蕴含恐怖剑气……”

    “面对那些草……恐怕天仙都要忌惮!”

    众人都是一怔!

    ……

    黄天界。

    某处山脉中,空间一阵扭曲。

    紧接着,一道光洞忽然出现,两个青年从中踉跄。

    “娘的……这空间法阵,也太让人晕了……”

    陆让直接在空中呕吐了。

    在空间隧道中翻来覆去,他实在受不了了。

    独孤玉清也是脸色有些发白,本来还能憋着,当陆让吐出来之后,他也忍不住了。

    “呕——”

    两人狂吐!

    就在此时。

    这片天宇中,却有一艘巨大的空间飞船接近。

    在飞船之上,乃是一群俊男靓女!

    这群年轻人,气息无不强大非常。

    此刻,一个丰神如玉的青年男子,正陪在两个少女的身边,露出了一抹春风般的笑,道:

    “清岚姑娘,我见你一路上不见欢笑,可是端木招待不周?”

    他看着其中一个少女,那少女一身白裙,气质有些冷淡,但是容颜却是倾国倾城,肤若凝脂,一双剪水双瞳中,似有轻雾缭绕。

    而另一个少女,则是一身绿罗裙,显得调皮可爱,此刻听到男子的话语,她皱了皱鼻子,似乎不怎么喜欢这个青年。

    “端木公子客气了。”

    白裙女子清岚淡淡开口。

    “佳人不悦,端木心中过意不去啊……”

    男子却是笑了笑,他招招手,一个中年人端着一壶酒、三个酒杯走来。

    他自顾自倒了酒水,道:“此乃我端木家的神酿,有安神之效,而且还能助人悟道……我想两位姑娘,都应该有些乏了,喝上一杯解解乏如何?”

    他将芬芳的酒水,递给了眼前的两个少女。

    他的眼底,一抹期待之色闪过。

    “此乃端木家的神酿,无功不受禄,我姐妹二人,谢过端木公子了。”

    清岚却是拒绝了。

    “清岚姑娘,何必拒人千里之外?”

    青年男子依旧不懈地缠着。

    绿裙少女忽然指着前面,道:

    “端木阳,你看前面有人在呕吐,你还喝得下酒?……”

    端木阳闻言,转头朝着前方看去。

    果然,在前面的空域之中,居然有着两个人,正在疯狂地呕吐!

    关键是,这两人是……凌空呕吐!

    画面一度十分唯美!

    “我靠……”

    端木阳看着这一幕,差点儿都是也吐了。

    “停下,停下!”

    他急忙大呼,道:“绕开前面那两个恶心的家伙!”

    飞船当即一停,紧接着准备转向。

    但,就在此时,前方空域中的那两个青年,忽然飞速临近,其中一个背着一盆草的,大呼着道:

    “且慢!”

    “敢问诸位,可是去葬仙山脉的吗?”

    “捎带我兄弟一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