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凡慕千凝 作品

第一百三十一章 杀穿仙域,斩遍仙王!

    陆让和独孤玉清,终于一步步,走到了大殿之上。

    这个过程中,独孤玉清又感受到了两块台阶。

    显然,在第一天界中,从剑道入不朽,成为仙君的人,并不少!

    但陆让却持续郁闷,因为,这台阶都走完了,他还没有遇到过一阶有感应的台阶……

    “难道种养大道,在第一天界古往今来几万年的历史中,都没有一个人证道过不朽?”

    陆让感觉一阵寂寞啊。

    幸好,自己遇到了师尊,纵然是种菜这样别具一格的爱好,师尊都能引领自己,走上无上之路……

    踏入了白骨大殿之中,却见前方一座古朴的石桌上,深深插着一把古朴的长剑!

    长剑已断为两截,剑尖部分坠落于地,已是尘封。

    在石桌上、长剑的旁边,有着一层骨粉!

    见状,陆让和独孤玉清,都是疑惑了。

    这是什么情况?

    一把残剑,一层骨粉?

    就在两人疑惑的时候,他们身后,姬元青也已经赶了上来,道:“那截骨还在吗?”

    他话语中充满了紧张。

    但是,当上前,看到了石桌上的器物……

    姬元青瞬间怔住了,脸色如死!

    “这……怎么可能……”

    他宛如遭到了雷击,瞳孔大睁,脸色刷白!

    “此地,怎会有残剑……那截骨……怎会化作了齑粉?”

    他的话语中,充满了莫大的悲怆,莫大的不甘!

    “为什么!”

    他猛然跪在了地上,悲恸怒吼!

    按照祖籍记载,不朽道宫中存放着第一天界不朽之王的一截骨,是那位不朽之王,为了铭记无数不朽者的牺牲和奉献而留下的,其中更是蕴含着他的道……

    但是现在,那截骨化作了齑粉……

    一把不知道从何而来的剑,更是插在了石桌之上。

    难道昔年的那一战,不朽道宫,终于还是被仙域给摧毁了吗?

    他不敢相信,不愿意相信!

    这是第一天界唯一的传承……

    怎能就此而断啊!

    陆让和独孤玉清,都是眼中疑惑不已。

    “姬前辈,这……究竟怎么回事?”

    独孤玉清发问。

    “我不知道……按照祖籍记载,此地的石桌之上,应该供奉着不朽之王的一块骨,其中蕴含他的道……”

    “如今,我什么都不知道了……”

    姬元青的老眼中,写满了绝望!

    深重的绝望!

    “看来时间太久,骨骼也化作了齑粉……这也正常嘛。”

    陆让却是大大咧咧,道:“这么说来,此地的机缘,怕是早就没有了?”

    说着,他走上前去。

    他刚刚上前,忽然,那石桌上一层骨粉,无风自动,朝着陆让飘来!

    直接飘进了陆让背上背着的那盆草里面!

    “嗯?”

    陆让见状,顿时疑惑了。

    这……这“骨灰”怎么飞进自己的草里了?

    地上的姬元青见状,却是瞳孔中,顿时一缩!

    他不可思议地看着,道:“不可能……那骨粉纵然失去了神性,但也毕竟来自不朽之王……怎会依附于草下?”

    他惊恐地看着那盆草,道:“这……这是什么草?”

    难道,这草是传说中的那种吗?!

    不可能,那种草,仅限于传说中,无人得一见过!

    如果真的是那种草,那就太可怕了吧……

    “这?这是我师尊给的草种啊,师尊说是种的牧草,将来可以用来养猪、喂牛什么的……”

    陆让回答。

    闻言,姬元青却是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

    连仙王的骨灰都要自动依附的草,在人家眼中,居然是牧草?

    用来喂猪?养牛?

    这什么人家啊!

    他深深感觉到,在陆让身后的那位……强的可怕啊。

    独孤玉清也是上前,他的目光落在了那断剑之上,因为,他感受到了一丝异样。

    当他靠近的时候,那断剑,忽然剧烈地颤抖起来!

    “呜——”

    断剑犹鸣!

    一股磅礴浩瀚的恐怖剑意,随着剑鸣轰然传出,震撼了这一方天地,震动了诸天万界!

    不朽道宫之外,数百个正在台阶上悟道的众人,都是忽然忍不住跪地!

    这是一种发自灵魂的叩拜!

    这是一种无法抵抗的气息!

    这是一种真正无上的存在!

    超越……不朽!

    所有人匍匐在地,颤抖着!

    “不……这股剑意……这股剑意……传说是真的,无极仙王背叛了仙域,帮助了第一天界……!”

    肖岩的体内,第一仙将杨灭尘大惊,声音都在颤抖!

    他失声道出了一则密辛!

    外界,一道血影,此刻都是被这股恐怖的气息,迫得跪在了地上!

    它艰难抬头!

    “无极仙王,来自南仙域的仙王,与第一天界不朽之王关系莫逆,最后一战,第一天界不朽之王陨落,传闻他为此勃然大怒,拔剑向仙域诸王……最终……下落不明……”

    血影喃喃着,道:

    “他的剑,遗落在此地,他死了么?选择了与第一天界不朽之王同归一处……”

    它轻声道出了一则万古密辛,此刻,血影似乎也陷入了某种悲恸中……

    ……

    天界,黄天州。

    不朽道宫中。

    断剑轻鸣,威势不凡。

    独孤玉清下意识地伸出手!

    残剑,忽然从石桌中飞出,落在了他的手中!

    残剑是如此古朴、斑驳,甚至已经看不出是什么材质,但入手,独孤玉清却感受到了一种气吞九天的慷慨之意!

    “冲冠一怒为知己,血溅仙域又何妨……”

    独孤玉清忽然低声开口,他从断剑之上,感受到了一丝残存的意志。

    他恍惚间,看到了一尊盖世剑尊,提剑斩向诸天仙王,一往无前,无所畏惧……

    血染仙域,杀到狂!

    知己陨落,人断肠!

    ……

    一代剑王,杀穿了诸天,最终却还是寡不敌众,化作尘土,终究陨落……

    在死后,他的意志,带着他的剑,来老友的道宫,在此埋没。

    无数岁月中的虚影和感叹,出现在独孤玉清的心头,当他持剑刹那,他明晰了很多岁月中的密辛。

    独孤玉清忽而感慨到了那一丝悲凉之意。

    当得知最好的朋友被仙域诸王谋害,一代剑王冲冠大怒,拔剑而起,战穿了诸天,杀遍了一界又一界……

    却换不回知己一命,自己也陨落了!

    “虽死,吾道已传,世间犹有真剑种,终有一日将携吾剑,杀穿仙域,斩遍仙王……”

    残剑之上,属于一代剑王的最后一道意志,忽然轻轻响起!

    随之而起,断剑轰鸣!

    独孤玉清忍不住,举起了手中断剑!

    他举剑,仿佛要刺穿诸天!

    刹那!

    一股恐怖剑意,冲宵而起,宛如一道恐怖的瀑布!

    这股恐怖的剑意,直接贯穿整个天界,穿过万道虚空之海。

    直抵仙域!

    如冲天彗星!

    一剑破仙域界壁,出现在仙域之上!

    剑意横陈百万里!

    其中战音,轰动诸天!

    “虽死,吾道已传……”

    “世间犹有真剑种,终有一日将携吾剑……”

    “杀穿仙域,斩遍仙王……”

    这股剑意,冲上仙域,仅为传音!

    传下……昔日一代不朽之王——无极剑王的战音!

    他已死去。

    但,他的道,却已有人继承!

    他日,将杀穿仙域,斩遍仙王!

    这一日……仙域大震动!

    宛如滔天巨浪!

    仙域!

    某处恐怖仙宫,处在浩渺的云海之上!

    当剑意出现在仙域之上,在仙宫之中,某双恐怖如大日的眸子,忽然睁开!

    “区区下界,也敢称‘真剑种’?能杀你,便能杀你传人!”

    “真以为当年杀你,本座没有留下后手吗?”

    恐怖存在,忽然一念起!

    此一念起,因果崩塌,道则蒸腾,仙域都在颤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