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凡慕千凝 作品

第一百三十二章 大日道图锁仙王分身!

    天界!

    黄天州,不朽道宫中。

    独孤玉清举着手中的断剑,这一刻,他感觉自己,仿佛变成了这世间独一无二存在!

    唯有手中一剑,可斩诸天!

    剑意凌霄!

    然而,就在此刻!

    不朽道宫中,忽然,那落在石桌下的断剑剑尖,倏然颤动起来!

    一道恐怖的光芒,从中发出,恐怖的道则和光芒,组成了一道虚影!

    那虚影一出,瞬间整座不朽道宫都在颤抖!

    那是一个朦胧的人影,看不真切他的模样,但是却依稀能感受到那种伟岸威武之意,仿佛一尊天上地下无敌的尊主!

    那道人影负手而起,当他出现的刹那,断剑的剑尖瞬间化作了齑粉,不复存在了。

    “可以传承无极剑道的真剑种?”

    “于本座之前,都不过飞灰——”

    那人影忽然抬手。

    就在这一瞬,道宫之中,陆让、独孤玉清、姬元青三人,都是感受到了一种恐怖无比的威压!

    仿佛一尊人世的主宰,已经宣告了自己的死亡。

    战栗得几乎要跪下!

    此刻,陆让背上背着的那盆草,发出了莹白如骨灰般而光芒,似乎想要抵抗。

    而独孤玉清手中的断剑,更是轻轻响起,似乎有一股不屈战意。

    第一天界不朽之王的骨灰,以及南仙域无极剑王的断剑,此刻感受到了昔日大敌的逼近,自主抗敌。

    但是,却无法阻止那人影,一步步走近。

    “生,且死于我手,死,有怎能奈何于我?”

    那人影中,一股漠无表情的宏大声音响起。

    他抬手。

    断剑低垂,青草颤抖!

    独孤玉清的心中,对眼前这个人影,涌起了无尽的杀意!

    “无论你是谁,今日,必须死!”

    他一声暴喝,猛然间,从怀中,取出了一卷宣纸!

    那宣纸飞速打开,只见在宣纸之上,有着一轮夕阳!

    山脉起伏,天地间夕阳如血。

    当这幅图出现的时候,迎着他们一步步,宛如君王般走来的那人影,忽然一怔!

    独孤玉清手中的图,忽然展现出千万种恐怖道则,仿佛一轮炽热的大日,出现在了宫殿之中!

    “大日道图……西仙域的佛陀?居然敢干涉我的事情?!”

    那人影发出了一声意外的声音,紧接着,他都是一抓,朝着大日道图抓来!

    恐怖的一抓,整座道宫都轰隆作响,天地法则都几乎因之而崩塌!

    独孤玉清毫不畏惧,举着手中的夕阳图,往前一步!

    “轰轰——”

    忽然间,那恐怖的大手,化作千万种道则消弭不见。

    “这怎么可能?!”

    这道人影吃了一惊。

    而且,就在这一瞬,他分明感觉到,那道图之中,蕴含着一种恐怖的力量,居然宛如漩涡一般,想要将他吸纳到道图之中!

    “敢尔!”

    他身上仙道法则千万条垂落,整个世界都在随之颤抖!

    他抵抗住了这种恐怖的吸引之力。

    但是,大日道图,在这一瞬却是瞬间无限扩张,仿佛化作了一方世界,主动笼罩向这道人影!

    “吾可破万界——纵然你能锁我入此一域,我亦能破之归来!”

    这道人影,留下了最后一声怒吼,而后,飞速消失!

    下一刻,大殿之中,忽然安静下来。

    恐怖的大日道图,从空中缓缓飘落。

    最终落在了独孤玉清的手中。

    那尊天上地下,恐怖无双的人影,已经消失了。

    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

    “这……这是什么道图?为何如此恐怖……居然能将一尊不朽之王等级的存在,吸纳入其中?!”

    姬元青颤抖了,他不可思议地看着那张图画,这一刻,忍不住顶礼膜拜!

    独孤玉清此刻也是怔住了,他的神色有些恍惚,方才发生的一切,宛如大梦一场……

    他分明感受到,自己的心神,仿佛与剑意合一,冲上九霄,破入仙域……

    他分明感受到,当方才那道人影出现的时候,从心底流露出了一种强烈的恨,强烈的不甘……

    他明白,这一切,都是因为手中的这把断剑。

    源自一代……仙王!

    “这就是师尊让我来此的原因么?”

    独孤玉清喃喃着,这一刻,他才发现,原来师尊的每一个安排,都是如此独具深意!

    “师尊是想让我得到无极仙王的剑以及道,替他们报仇么?师尊与无极仙王等,又是什么关系?”

    他的心中,也掀起了无尽的想象。

    师尊,难道也是一位不朽之王?!

    他忍不住揣测,但是却没有结果。

    “娘的,这家伙总算是消失了,方才吓死我了……”

    陆让拍了拍胸口,一脸惊魂未定的样子。

    刚才的那道人影,给了他太大的威压!

    尤其是,他种的草,方才居然都有异变。

    “我的草怎么了,感觉有点儿变化……不行,我得赶紧回去,找师尊问问。”

    他开口,自从那骨灰落尽盆中,他就觉得草,似乎发生了某种奇妙的变化……

    “我相信,这一切必然都在师尊的意料之中!这些,都是他想让你我二人所得到的……”

    独孤玉清开口,拿起手中的画卷。

    师尊早就预料到这里会有一尊超越不朽的存在,所以才会让自己带着他的道图来啊……

    “嗯?”

    忽然,他神色一震,因为他发现,在师尊所化的大日道图中,居然多出了一道朦胧的人影!

    那道人影,处在半空中,似乎正在朝着那红日飞去!

    “这……这怎么回事?”

    独孤玉清震惊。

    陆让见状,也是有些发毛,道:“这不会是刚才那老小子吧?他怎么进入了师尊的画里面?!”

    姬元青上前,看了一眼,也是失声道:“这道图……自成一方世界,将不朽之王的分身锁在了其中?!”

    他神色惊骇!

    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

    不朽之王,那是什么等级的存在?!

    那是无敌的代称!

    堪称万界最强。

    这等人物,一念起,万界都会崩塌,但是,如今却被一张图,锁住了……

    这张图中,究竟蕴含着何等恐怖的力量?

    他发呆了半晌,才猛然地反应过来。

    “这张道图的主人……与无极仙王、第一天界不朽之王……有旧?”

    他心中一动。

    很明显,陆让、独孤玉清是得到了他的号令,来此地接受两位仙王的传承!

    而且,他还预料到了此地会有仙域不朽之王的分身存在,所以赐下道图!

    “难道说,他们身后的那位恐怖存在,与第一天界有关?至少……对第一天界十分友善!”

    姬元青神色激动,忍不住发问,看向独孤玉清,道:“敢问二位公子,尊师……可是与第一天界有旧?”

    闻言,独孤玉清眉头微微一皱。

    他也不知道啊!

    不过,他看出来了,姬元青似乎与第一天界有关,而且,应该还是这不朽道宫的传承守护者之类……

    他不忍对方失望,便道:

    “师尊深不可测,我等也不知,但……新的大世界,之所以名为天界……正是出自他老人家的法旨!”

    独孤玉清告知。

    闻言,姬元青激动至极!

    “果然,果然啊!”

    “在他们身后的,就是天界之主,就是玄天州的那位存在……对方,与第一天界有旧!”

    “第一天界不朽之王预言中,不朽道宫再次出世,将会有人平定一切,一定就是指这位前辈了,如今,他是在布局……”

    他老泪纵横,这一刻,只觉得自己这一脉,几千代人忍辱负重的守候,终于有了结果!

    “画中居然进去一个人影……这件事很蹊跷,我们得立即回去玄天州,向师尊禀告!”

    独孤玉清继续开口,收起了断剑!

    陆让也将草给背了起来,道:“嗯嗯,我也觉得该离开了,这地方太有问题了!”

    几人随即走出了宫殿。

    走出宫殿,却见道宫外的台阶上,几百个天界的人,此刻都是跪在地上,还颤抖着!

    方才,不朽道宫中,连续出现了数道超越不朽的气息,对他们来说,太过恐怖,所以,此刻还沉浸惊骇中。

    “清岚姑娘、夏瑶姑娘,可以起来了,此地无事了。”

    独孤玉清上前,朝着清岚和夏瑶开口。

    清岚夏瑶闻言,这才恍惚地抬眼,起身。

    此刻,方才殿内传出恐怖绝巅的气息,才缓缓消散。

    不朽道宫前,跪伏在地,不断颤抖的数百人,此刻才缓缓平静了下来。

    “方才,发生了什么?”

    “天,那是何等存在,比不朽存在还要恐怖……这怎么可能……”

    “这座白骨宫殿,究竟涉及到了何等存在啊……不可想象……”

    众人都是恍惚,震撼到了极点。

    今日,他们受到的冲击,实在是太多了!

    在结界外面的时候,就已经出现了不朽级的存在!

    而进入了此地之后,更是阴兵出现,守护不朽者骨骼铸成的道宫。

    在道宫之中,居然涉及到了不朽之上的存在……

    “机缘,他们得到了么?”

    此时,众人的目光,也都落在了陆让和独孤玉清的身上。

    一时间,众人的目光中,或多或少,都出现了一抹炽热!

    须知道,那可是涉及到不朽之上的机缘啊!

    如果得到,会是何等前途?

    “这二位,乃是真正的有缘人,同时,他们更是天界之主的徒弟!”

    这个时候,姬元青忽然沉声开口,道:“今日得到此地的机缘,尔等便是第一天界之传人,当尊天界之主!”

    “不尊者,必死于非命!”

    闻言,场中所有人,都是为之巨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