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凡慕千凝 作品

第四百零八章 一念无敌

    整个世界都在哀嚎。

    从禁忌海,到魔域,到仙域,到无垠的虚空海域……

    毁灭在飞速进行。

    这方世界,进入了真正的末日。

    ……

    而此刻。

    北仙域,北大荒,小山村中。

    李凡闲着没事,正在给小院中的花花草草浇水。

    浇完水后,他又从厨房里,煮了一些食物,端了出来。

    “小白,吃午饭了。”

    李凡开口呼唤,小白顿时跑了过来,吃着猫粮。

    李凡坐在了桃树下,淡然饮了一杯清茶。

    茶是清明节采摘的,嗯,味道很不错。

    喝着茶,他又不禁想起了一群弟子。

    弟子们这次出去的时间,比以前都长哎。

    或许是习惯了弟子们在一起热热闹闹的氛围,此刻李凡居然觉得,小院中有些空荡。

    哎,也不知道大德他们,走到哪儿了,找到路了没有。

    也不知道他们旅途辛苦不辛苦,吃得好不好,穿的暖不暖……

    紫菱、云溪、苏白浅她们,都是些未经人事的姑娘家,身体娇弱。

    而心宁更是个小孩子。

    真担心他们路上过得好不好啊。

    “旅途遥远,应该多让心宁他们带点儿盘缠的。”

    他不禁有些懊悔,自己才给了心宁一幅书法,而且,在外界不晓得能不能卖上好价钱,够不够他们一路花费用度。

    想到这里,他不禁有些不忿,都怪那些王八蛋穿越者,好好修他们的仙不好么?居然想毁掉这个世界,害得自己不得不跑路,害得自己和弟子们分开。

    要是自己会修行,非得一剑劈了这群恶人不可!

    他不禁有些怨念!

    但可惜,自己一个炼气一层的渣渣,最多也就写点儿书法发泄发泄了!

    一剑劈开生死路,苍生同渡鬼门关……正是他的愿望啊!

    他并不知晓!

    就在此刻。

    就在他心中一念起之时!

    亿万里外!

    已经沉默的魔域上空。

    被禁锢住的心宁,忽然感觉到了什么!

    她低头看向了手中的画卷!

    她感觉……画卷居然在自动打开?!

    她大眼睛惊讶了。

    而此刻。

    盘坐于九天之上的天玄老祖。

    他高高在上,淡漠俯视这方阴间毁灭。

    “呵呵,阴间已经毁灭了三分之二,大阴灵啊大阴灵,你又能藏到几时?”

    “纵然你无敌,也不过无敌于阴间岁月时空而已,在本座之前……你,不值一提!”

    他冷笑着!

    但是,下一刻。

    他却不知感觉到了什么,低头朝着那群被他制住的小阴灵看去。

    他的目光落在了那小女孩手中。

    那副画卷……

    居然在自动打开?!

    “不对!”

    这一刻,天玄老祖忽然感觉到了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仿佛那画卷中……即将出现难以想象的恐怖事物。

    “把那画卷给本座关上!”

    他不禁急忙开口!

    同时,更是大手猛然朝着心宁抓去!

    他要彻底毁灭心宁,以及那诡异的画卷。

    但是,这一刻!

    那画卷……第一个字,已经出现!

    “一”!

    恐怖的剑意,猛然从画卷中席卷而出。

    仿佛那是一个剑道的世界。

    仿佛那是一柄至高无上而神剑!

    天玄老祖的恐怖大手,这一刻瞬间被恐怖剑气绞得粉碎!

    “不!”

    天玄老祖眼中有些惊恐,他无法在安然盘坐,手中拂尘,猛然挥动!

    他感受到了威胁,所以已经是竭尽全力,炼神境界的修为全数爆发!

    他周围的虚空直接化作黑洞,天地承受不住这种超出极限的威压!

    灭世之威,仅针对心宁、画卷!

    画卷中,第二字已出现!

    “剑”!

    剑威宛如长河浩荡,剑气震九天!

    天玄老祖的恐怖拂尘,直接炸裂,而他整个人更是倒飞几万里,大口吐血!

    这一刻,他彻底惊恐了!

    这是何等剑道啊?!

    仅仅是展现两个字而已……就败了他!

    不……

    而纵然隔着万里,他也能看到,在那画卷中,第三个字出现了……

    “劈!”

    此字一出!

    横陈几千万里的恐怖剑光,猛然席卷斩下!

    这一剑,

    劈断了仙域因果!

    劈沸了禁忌海地!

    劈灭了日月星辰!

    一切禁忌,一切诡异,一切不祥,随着这横陈三千万载岁月的一剑劈下,尽数消亡!

    “不!”

    天玄老祖颤抖了,这一刻,他颤抖了。

    这种无上的剑意,这种恐怖的剑光!

    他从未想象到,在这阴间,居然有这个等级的力量!

    足以毁灭自己!

    这一刻,他已经彻底放弃了抵抗,而是猛然转身,看向了禁忌海岛遍布的区域,朝着那无数的阴阳灰雾,发出了一声最后的哀嚎:

    “快逃!”

    ——他只是一道法身!

    真身,堵在这方阴间与阳间的交界口。

    他不想死!

    但是,他的一切念头,一些呼喊,瞬间被身后席卷而来的恐怖剑光,彻底粉碎!

    连同他本人,直接化作了大虚无!

    剑光直斩整个世界,从原本禁忌海的上空轰然而过。

    禁忌海中的一切禁忌海岛,都如烟花一般炸裂,被摧毁!

    剑光,直抵那分割阴阳两界的阴阳灰雾边缘!

    而此刻,魔域上空。

    心宁手中的画卷,继续打开!

    “开!”

    “生!”

    “死!”

    “路!”

    一剑劈开生死路!

    剑意如浪涛,奔腾不退,一往无前!

    这一刻,虚与实的界线被斩碎。

    光与暗的边际荡然无存!

    一剑破天,破地,破因果,破阴阳!

    浓郁的阴阳灰雾,曾被阴间视作不祥和诡异的来源,纵然至强者都难以穿越,更可分割阴阳!

    然而此刻……在这一剑之下,灰飞烟灭!

    阴阳贯通!

    此刻。

    一方阳气浩荡的大世界。

    山脉交错的大荒中。

    一片山岭处。

    一个老者盘坐于此。

    天玄老祖的真身!

    这一刻,他不知感受到了什么,猛然睁开了眼睛!

    “嗯?本座的一道法身,居然被灭了?!”

    “那大阴灵这么强?”

    他意外无比,思索着。

    须知道,自从三年前,他以一道投影进入阴间,推测出阴间的岁月下游,有着一只大阴灵之时,他就在做准备了。

    杨断峰等人手中画像里的那道法身,足有近自己一半的实力!

    绝对足以震慑一个小小阴间了啊。

    毕竟,阴间的极致,就是圣道而已!

    那阴灵,最多也就是一尊圣帝,再强,又能如何?

    “不,本座得亲自去看看!”

    “这只大阴灵越特殊,得到了之后,本座的成就就越不可想象,甚至有可能成神!”

    他眼中炽热了,当即起身,准备朝着灰雾深处探索。

    但是,就在此刻。

    无尽的灰雾深处,宛如有恐怖的巨兽横行!

    他感觉到灰雾像是被什么东西搅乱了,铺面而来!

    “什么妖孽,敢尔!”

    他手持拂尘,身上发出无数光芒,修为全开!

    但是,紧接着……

    一股恐怖到无边的剑意,斩碎一切阴阳灰雾,席卷而来。

    他直面这股剑意!

    这一刻,他分明感觉到了源自灵魂的颤抖!

    “不……”

    他眼瞳大睁,恐惧充满了全身。

    他下意识转身就要逃!

    但是,剑意已至!

    轰!

    他整个人瞬间被斩灭了!

    彻底灭亡!

    滚滚剑意之下,他宛如一只无力的蝼蚁。

    剑意横陈于这方山脉,刹那间,灰雾斩绝!

    这一剑……贯通了阴阳两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