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凡慕千凝 作品

第四百二十六章 诡异之灵

    这一方天地,似乎存在于虚幻的时空中。

    但一切已经是如此的真实。

    落英缤纷,香草如瀑,一棵巨大的火焰神树,撑开天天宇,让苍穹上充满烈焰。

    此树,熔金为干,火焰为叶,似乎永不熄灭。

    少女一袭红裙如火,她就像是这天地间的精灵,仿佛是至高无上的火神。

    细腰盈盈一握,修长的身材,火焰长裙如瀑布一般拖曳在芳草地上,五官精致到了极点。

    她的眸子是红色的,火焰一样的红,赤金一样的真。

    她抬眼,目光便落在了独孤玉清的身上。

    她看向独孤玉清的手中。

    独孤玉清的手中,没有剑。

    “你的剑呢?”

    她忽然低声呢喃。

    这一刻,她炽热的双眼中,似乎有泪水滑落。

    “你没有剑,剑在人在,剑碎了……你也走了……”

    她飘然落在独孤玉清的面前。

    她伸出纤纤玉手,似乎想要抚摸独孤玉清的脸。

    独孤玉清看着眼前这红裙女子,他的眼窝有种热意,但是他竭力思索,大脑中却只有一片空白。

    “你是谁……”

    “我又是谁……”

    他喃喃着,忽然伸手,想要抓住这红裙女子的手。

    但是,他伸手刹那,什么都没有。

    他的手从红裙女子的手中划过。

    对方……竟然像是空气!

    红裙女子明眸善睐的眼中,流露出一丝悲伤。

    紧接着,她的身影便淡了下去。

    “我等你……”

    “等你……”

    “你……”

    她的声音微弱响起,紧接着,这一方世界,便轰然不见。

    独孤玉清的身影,重新出现在朱雀墟中,苍白巨树之前。

    他恍惚地看着那苍白巨树,眼中莫名地失魂落魄。

    “你见到她了?”

    大黑狗忽然开口。

    “她是谁?”

    独孤玉清盯着大黑狗。

    大黑狗沉默了许久,道:“你曾经的剑灵。”

    独孤玉清同样沉默了,“我又是谁……”

    大黑狗道:

    “我不知晓,你是曾经的他,还是现在的你……主人在阴间因果中捞起你……一切答案,需要你自己去找。”

    独孤玉清若懂非懂。

    他朝着那孤坟走去。

    曾经,不熄火树,照耀天宇,她是个世界的精灵。

    如今,巨树苍白,火焰散尽,孤坟孑立,芳草不再。

    她……可在坟中么?

    “请神灵降世!”

    但,就在此刻,旁边木景龙却是大声疾呼!

    他的手中,多出了一尊泥塑!

    那是神灵的塑像。

    此刻,他的手上,鲜血淋漓,浇灌在神像上。

    ——他们木灵皇朝这一次,之所以敢进入大荒,最大的依仗,就是这尊神灵塑像。

    大墟界中,几乎所有的势力,都会供奉神灵。

    神灵,是最超然的存在,是无敌的代称,是一个世界的主宰!

    当对神灵的信仰足够虔诚,或者香火达到一定的数量,便能得到神灵的赐福。

    某些受香火、供奉的神灵塑像,更是能成为一道神灵的法身,拥有神灵的部分力量。

    虽然这远远不是真正的神灵,但在整个大墟界而言,也是无上的力量!

    随着他血祭塑像。

    大荒之上,天穹之下,忽然被一片绿色的光芒笼罩。

    日光黯然,天地间只剩下这种绿芒。

    所有人,这一刻都感受到了一种莫名的恐怖威压!

    这……来自神灵!

    “神灵将至……神灵显化!”

    “无上的神灵……居然来了!”

    “恭迎神灵!”

    鸦食部落、木灵皇朝的人,都是跪地大呼。

    绿云滚滚,开合如一,一尊笼罩在绿色光芒中的存在,忽然出现在这片天宇上。

    气息威压四方。

    在绿色光芒之中,乃是一个男子,他一袭绿色的神袍,出尘无上。

    这是一尊……神灵!

    他的目光,落在了前方的那巨树,以及孤坟之上。

    “这棵树……难道是传闻中的不熄树……”

    这神灵喃喃着,他的眼中,闪过炽热的光芒,道:

    “远古的传说,无上的机缘……这是属于我的!”

    他大手朝着那苍白巨树抓去!

    同时,一股强大的灵力更是从他手中发出,他要裂开孤坟,寻找宝物!

    “你敢!”

    独孤玉清,却是睚眦欲裂,他整个人化作一股冲天剑意,直逼神灵!

    “蝼蚁,也敢逞威!”

    绿色神灵弹指!

    宛如惊雷滚滚,这是可以灭杀一切的一指!

    面对这一指,独孤玉清宛如风中的枯叶!

    他,不过圣道圆满窥途而已,而此刻出手的,却是一位神灵的法身。

    独孤玉清顿时倒飞而出!

    “汪!”

    大黑狗一声大吼,爪子挡住了无数神灵的灵力,接住了独孤玉清。

    那神灵淡漠看向大黑狗,眼中闪过一抹惊异之色。

    “曾经的一尊神?”

    但,他紧接着摇摇头,道:

    “如今你已跌落神坛之下,道果已废,如蝼蚁。”

    高高在上,根本不在乎大黑狗。

    大黑狗狗眼一沉,道:

    “小小游神,也敢蔑视本帝……该杀!”

    绿色神灵却是一笑,道:

    “竟敢自称帝?可笑啊……蔑视你,又如何?”

    听到这话,吴大德都是忍不住了,恨恨地道:

    “妈的,我忍不住了,从来没见过这么狂妄的孙子,居然敢蔑视我的狗子,来来来,我给你行个大礼!”

    他当即上前,就要行礼。

    但是,大黑狗却一抬爪,拦住了他。

    大黑狗看着绿色神灵,道:

    “你想要坟中的东西?”

    绿色神灵冷道:

    “都是本神的!”

    话音落下,他大手抓向坟茔!

    然,就在他的手落下刹那。

    那低矮的孤坟之中,忽然有一缕淡淡的灰雾飘出。

    那灰雾如跗骨之蛆,瞬间穿过绿色神灵的灵力,飘到了他的身前。

    “嗯?这是什么东西?”

    绿色神灵吃惊。

    就在他犹豫一瞬,那灰雾便进入了他的身体。

    “啊……不!”

    刹那间,绿色神灵忽然惨呼起来。

    他的身体,居然瞬间裂开了。

    看到这一幕,众人都是震撼了。

    “发生了什么?”

    “那是什么……可裂神躯?”

    须知,神灵俯视苍生,神躯更是无暇,一根发可灭一界生灵,一滴血可摧世间至坚。

    众人瞩目之中,鲜血从神灵身体中裂出,倾泻而下。

    而那孤坟之中,诡异的灰雾接二连三,一缕又一缕,宛如一只躲藏的幽灵,终于爬了出来。

    那些灰雾,渗透进入了神血中。

    神灵……已经陨落!

    面对这灰雾,神灵甚至连一丝反抗的能力都没有,犹如土鸡瓦狗!

    “不!”

    “这是什么东西?!”

    “太可怕了,这……居然能杀掉神灵?”

    这一刻,老乌鸦、木景龙等,都是骇然失色,惊恐到了极点。

    那可是神灵啊。

    但是,居然就这样死了!

    诡异的灰雾……

    “诡异……这是祖训中提到的诡异?可以轻松弑神……不!”

    木景龙浑身发抖,这一刻,他想起了祖训。

    不得再探大荒,不得出大荒,更不许让这里的东西,出现在大荒之外……

    除此之外,只有两个字。

    诡异。

    诡异!

    而那灰雾渗入神血中,神血就像是获得了另一种生命……

    一个与方才那绿色神灵一模一样的生物出现了,只是,它的身上没有神圣的气息,只有死寂的味道,没有生命的灵动,只有木然的冰冷。

    这尊生灵出现的刹那,场中所有人,忽然都匍匐在地。

    恐慌,无比的恐慌。

    老乌鸦、木景龙、木婉清等,这一刻屎尿齐流,宛如绵羊面对猛虎,彻底失去了一切心神!

    这股恐怖的气息,更是横穿整个大荒!

    无数凶狂的猛兽,此刻跪地哀鸣,正在展翅的飞鸟,堕落而下,凄厉的叫声震动长空……

    百万里大荒,生灵颤抖!

    这是一种最本能的恐惧!

    而朱雀墟中。

    吴大德怔住了,道:“这,这究竟是什么鬼东西?”

    大黑狗的狗眼中,写满了前所未有的凝重,道:

    “诡异之灵……”

    那诡异之灵,已经一步步朝着独孤玉清走去。

    它与此前的绿色神灵长相别无二致。

    但是,它的气息是这么的冰冷、衰败,灰色的皮肤宛如异鬼。

    它伸手,扼住独孤玉清的咽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