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凡慕千凝 作品

第四百二十七章 十尊十灵十药

    一缕灰雾,直接将神灵灭杀。

    而且,还利用神灵的血液,化作了和神灵一模一样的“人”。

    衰败、枯朽、冰冷的气息笼罩着这个灰褐色的“人”。

    它扼住了独孤玉清的咽喉,冷漠如石,似乎没有任何属于生灵的情绪。

    它的出现只为了毁灭,只为了杀戮。

    独孤玉清一身修为,此刻却浑然无所用。

    他几乎窒息!

    大黑狗一直盯着诡异之灵,此刻时机已到,它忽然开口,道:

    “剑片!”

    剑片!

    独孤玉清的手中,一块废铁片已经出现。

    他仅此一念,握住这块废铁片,狠狠刺进了这诡异之灵的躯体。

    刹那间!

    那铁片之上,居然爆发出一种无与伦比的力量。

    仿佛可以撕裂苍穹,好似能够开天辟地。

    无敌的剑光,沛然莫御的剑意,以及一种不可明言的恐怖气机,瞬间爆发而出。

    “轰!”

    忽然间,那诡异之灵,居然直接爆开!

    那剑片,就像是变成了一轮炫目的大日,让场中的所有人,都是暴盲!

    他们完全无法直视。

    现场一片死寂。

    良久,良久!

    场中的众人,才缓缓恢复过来。

    他们的眼睛逐渐适应,终于能够看清周围的景象。

    几乎所有人,都是倒在地上,脸色恍惚。

    就连吴大德都是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目光怔怔地看着独孤玉清。

    独孤玉清看向手中的剑片,眼中也是有些茫然。

    他手中,剑片依旧,但是那恐怖的诡异之灵,却已经消失不见。

    仿佛从来没有存在过一般。

    “师尊料到了一切……他给我这剑片,正是为了让我……灭掉这诡异之灵!”

    他喃喃着。

    紧接着,他深呼吸了一口,已经走到了那苍白巨树之下。

    他看向孤坟,看向巨树。

    在坟前,他看到了一块白色的墓碑。

    那墓碑似乎是用苍白巨树的躯干制成的,已经倒在了地上。

    独孤玉清轻轻拾起,低头看去,只见墓碑上,有着一行行小字。

    “神牛、麒麟、天狼……都已经死去……‘十灵’还剩下多少……”

    “‘十尊’都失散了,神药用尽,也无法救命……”

    “除非阴阳逆转,在阴间的因果海洋中重新追寻他们的影……”

    ……

    “我们被发现了,这方世界被注视着……”

    “我的火熄灭了,但那火不会熄灭……”

    “我将死去,故人凋零,或许将不会有人再记得我的名……”

    最后,是一行大字,那是墓主的姓名。

    “剑灵朱雀红衣之墓。”

    独孤玉清看着这行字,眼中忽然有热泪涌出。

    这行字中描述的大秘,他不知晓。

    但他却感受到了一股凄凉悲怆之情。

    他仿佛看到了那个一身红裙的少女,在苍白巨树下慢慢死去,故友不在,孤单凋零……

    “红衣……”

    “我来了。”

    他轻轻摩挲着墓碑,纵然无数岁月过去,墓碑依旧温热。

    “死狗,这,这怎么回事?”

    吴大德的眼中,写满了惊恐。

    大黑狗喃喃道:

    “诡异之灵,真正的大恐怖、大不祥……只有主人才能磨灭之,他亲手打磨过的剑,当然也可以……”

    但是它并没有多说,抬头,看向独孤玉清,道:

    “诡异之雾,可断绝一切生机、斩灭一切神圣,但如今,这座坟中的诡异之物,已经被那神血诱出。”

    大黑狗一开始,就存了让那神灵来引出灰雾的心思。

    它对诡异之雾……了解很多。

    独孤玉清道:

    “有什么方法,能让她重现?”

    大黑狗道:

    “她死于这方阳间,且与你有大因果,以你之血,可从岁月轮回中唤回一道影,于今世重赋一道命,但代价……”

    独孤玉清一字一句:

    “不惜一切代价!”

    话音落下。

    他以剑片,割开手腕!

    血水如注,浇灌在苍白巨树的根部,淋在荒丘之上。

    忽然间。

    仿佛这方天地,有因果海洋浮现,有恐怖的虚影来袭。

    有未知的神秘生灵,似乎抬起恐怖巨手,要将独孤玉清灭杀。

    苍天黯然,日月无光。

    他这是在向死亡的海洋索取生命,在向枯寂的冰原索取种子!

    此乃逆天之举,冥冥之中,有不可言说的存在,要磨灭他!

    这种恐怖的力量,超越了一切,纵然神,都无法抗衡。

    大黑狗却是忽然跑到木景龙身边,夺过了木景龙手中的神血。

    那是他之前准备用来献祭,打开封印的。

    此刻,大黑狗将狗爪子伸进了神血中,而后抬起爪子,凌空写下一个古老的文字!

    那是一个“凡”字!

    “于冥冥中共尊,于天宇间膜拜……九幽黄泉,颂此名者,镇压一切因果,镇压一切不祥!”

    “主人所向,天不敢挡,地不敢拒,九幽黄泉皆臣服!”

    “汪汪汪汪汪!”

    大黑狗的狗毛都是竖立起来,它的狗嘴之中,更是有一丝血迹溢出!

    它道果未复,如今只能竭尽全力,施展一种大法,帮助独孤玉清抗衡那未知的恐怖。

    那个用神血书写的凡字,刹那间,光焰万丈!

    那些恐怖的鬼蜮之物,那些冥冥中不愿顺从的死亡存在…………

    这一刻忽然都因为这个“凡”字的出现,而彻底消失!

    如鬼敬神!

    一个字,镇压了一切!

    随着那些冥冥中,想要阻拦独孤玉清的存在被镇压。

    荒丘裂开。

    苍白巨树断裂!

    在那坟墓之中,忽然跃出了一团火焰。

    那是一团宛如赤金的火,出现之后,忽然化作了一只火红的小鸟。

    而在原本苍白巨树的根部,更是有一棵小小的树苗出现。

    白色的躯干宛如熔金,叶片如枫,却更加火红!

    火红的小鸟,跃上那小小树苗上,灵动的赤色眼睛,看着独孤玉清,似乎充满了好奇。

    独孤玉清伸出手。

    那红色小鸟,忽然落在了他手中。

    蜷缩,低伏,他的手,宛如这小鸟最温暖的港湾。

    “红衣,是你么?”

    独孤玉清低声喃喃。

    如今他已经明白。

    自己在阳间,有另一世。

    但那一世的自我,已经陨落,已经无迹可寻……

    所以师尊推动了一方阴间的重生轮回,在轮回中寻到自己,赐予自己新生。

    而朱雀……那个名为红衣的女子,曾是他另一世的剑灵!

    另一世,自己剑碎了,人亡了,剑灵朱雀凋零于此,于等待中死去,与守望中凋零。

    她为自己立碑!

    独孤玉清心中大恸,手微微颤抖。

    红色的小鸟,当听到“红衣”两个字的时候,火色的眼中却是忽然流露出一丝疑惑。

    它……也如独孤玉清一般。

    新生,忘却了过去。

    “过去的你,过去的剑灵,如今的你,如今的朱雀……”

    大黑狗坐在旁边,此刻有些萎靡,道:

    “树重现,鸟重生,你也被主人逝去的因果中重新捞起,你若想通晓曾经,必须寻找到更多……尤其是,你的剑。”

    独孤玉清闻言,眼中无比坚定。

    “旧日的一切,我都会找到!”

    他低头,看向手中的红色小鸟,道:

    “关于你……以及我的一切。”

    同时,他转身朝着大黑狗,道:

    “我的另一世,究竟是如何?”

    大黑狗闻言,却是警惕嗅了嗅周围,低声道:

    “方才剑片发出的绝世气机,以及主人之名带来的余威未散,可斩灭一切因果,可屏蔽一切冥冥中的倾听……趁现在,告诉你一些也无妨……反正你随后就会忘记……”

    它当即抬起头道:

    “我曾沉眠无数岁月……我只知晓,昔年你的另一世,以及许多故人一去不复返……”

    独孤玉清道:

    “红衣墓碑上提到的十尊十灵……又是什么?……”

    大黑狗沉默许久,道:

    “神牛、麒麟、天狼、朱雀等十大神话生物……是为十灵。”

    “你的另一世,为十尊之一。”

    “此外,还有十药,蟠桃为其首……”

    独孤玉清若有所悟,道:

    “所以,师父收下十名弟子……意味着……”

    大黑狗言简意赅:“意味着你们全部死了,死得彻彻底底,毛都不剩,主人只能重演因果,亲探轮回,去阴间寻。”

    独孤玉清点点头,道:“九种珍稀植物,除开蟠桃……恰好九种,是了。”

    吴大德也是在旁边听得有些失神,此刻忽然好奇地问道:

    “死狗,那,为何师父只寻找九种珍稀动物?十灵明明有十种才对啊……”

    大黑狗狗嘴一抽,道:“无知的人宠……因为本帝没有死!”

    闻言,吴大德顿时就意外得怔住了,他直勾勾地看着大黑狗,十分不可置信的样子。

    而大黑狗,却是忽然鼻子嗅了嗅。

    这方天地中,那些因为剑片神威,以及大黑狗书写“凡”字而形成的领域,消散了。

    某种大道气机,忽然降临。

    一刹那,这片区域中的一切生灵,都被这种气机斩中。

    独孤玉清、吴大德等,都是瞬间露出了一丝茫然之色。

    他们方才的记忆……被磨灭了!

    彻底忘记,方才大黑狗所说的一切,他们不能承受。

    “怎么回事……有某些不可触碰的信息,被我方才知晓,所以此刻被磨灭了么?”

    独孤玉清愕然喃喃。

    但,他没有多想,捧着手中的小朱雀,眼中无比怜爱、欣慰。

    能找到朱雀,足以。

    小朱雀欢快地叫了几声,忽然飞到了他肩膀上。

    吴大德则是道:

    “珍稀动物、珍稀植物都到手了,我们回去吧!师父他老人家一定会高兴的!”

    独孤玉清点头,他轻轻将那不熄树的树苗挖起。

    他们转身。

    “不……你们不能这样,那些宝物见者有份,我们也要分一杯羹!”

    这个时候,木景龙却是急促地开口!

    他看着独孤玉清手中的红色鸟儿,已经那不熄树的树苗,充满了炽热和贪婪。

    那绝对是无上的神妙机缘啊!

    但,大黑狗却是一抬爪!

    砰砰砰砰!

    木灵皇朝、鸦食部落的无数人,都是瞬间毁灭了。

    “大荒中埋葬的一切,沾染诡异,本该永不见天日,却让这些蝼蚁的先祖,带到了外界……这些蝼蚁还敢觊觎此地,该杀。”

    大黑狗毫不手软!

    很快,他们离开了朱雀墟。

    回头时,两道褐色的山峰,依旧如古老的大门,守护着此地。

    ……

    提前更新一章,是通知大家,更新时间调整。

    从现在开始每天22:00点更新,今晚大家看完这张不要等到00:00点了,明天22:00才更了。

    正如某些读者大佬说的,都写到阳间了,我也不能继续专门阴间时间更新了……

    我也该早睡养养脑子了。

    另外一直扬言要给我寄核桃补脑的大佬,我想我真的需要。

    早点睡大家,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