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凡慕千凝 作品

第四百三十八章 神体出

    小院中。

    自从李凡教授了南风等人新的知识,她们都在加以练习,进境很快。

    南风忘尘曲一起,可令人悟道,极具神妙之意。

    短短数日,她已经突破到了融道境界四重天。

    紫菱不遑多让,她现在每天都在安心画画。

    尤其是,那些土鸡……每次都挺配合的。

    一趴就是趴下一天,任凭她观察,动都不敢动啊。

    她境界抵达融道三重天。

    龙子轩每天都在捕鱼,对水瓢运转得越发得心应手,水瓢所过之处,那些鲤鱼不时跳过。

    他收获极多,以及初步掌握了那本《一百天成为捕鱼达人》书中的一些技巧,跃入融道四重天。

    林九正苦练天之符,符箓变化越发玄奥复杂。

    清尘就比较惨了,现在明天都是在地上捉蚂蚁。

    一边捉蚂蚁,还得一边继续对付三只蜘蛛,每天都忙得满头大汗啊。

    不过收获也是极多。

    吴大德一直觉得很委屈,因为没有学到新的东西,但是,当他被大黑狗又咬了一次之后,他才幡然醒悟啊。

    在炼体这条路上,他估计可以走到死。

    而且,随着他身体不断变强,大黑狗每一次下嘴的力度也在加强,完全足够他淬炼身体了……多么痛的领悟!

    在大黑狗的牙齿磨练下,他也进入融道境界三重天。

    江离每天都在下棋,他在练习防守,周遭都形成了一个棋域,玄妙非常,宛如不可踏足的禁区。

    而且,据南风等人观察,江离棋艺的进步,居然让那老玄武的实力,似乎也在提升,仿佛某种封印被解开一般。

    它最近都不怎么啃泥巴了,间歇性地进入了休眠。

    除此之外,小院里面的小动物们,也在飞速进步。

    大黑狗除了每天痛咬吴大德之外,偶尔会去南风的小狼身边,像是在传授什么。

    当林九正开始修炼天之符,小麒麟的身上偶尔有光芒闪过,与他在共同进步。

    陆让终于逐渐掌握了施肥的基本方法,他的草终于不蔫了,叶片越发茂盛,在叶片边缘,更是长出了一道锯齿,锋利非常。

    在草的带领下,陆让也进入融道境界二重天。

    世界树、麒麟果树、神血草、不熄树等珍稀植物,也被他照料得很好。

    他的牧草长得更加茂盛,小金牛长得越发健壮了。

    宫雅自从得了李凡给了她的那些书,每天沉迷其中,修炼技巧,厨房成了她的乐园。

    她每天都在翻着花样给李凡他们做好吃的,修为居然也大幅提升,融道四重天了。

    至于心宁,依旧跟着李凡学诗歌。

    无他,诗歌是一片世界,其中蕴含了万般道、千般法,不同的人生感悟,精深的天地至理均在其中了。

    “书法的基本功,你也掌握得差不多了,从今天开始,你可以学习书法的第二个阶段。”

    “临摹。”

    李凡也在教授独孤玉清新的书法技巧。

    一横一竖、一撇一捺……这些是书法的基本功而已。

    在掌握了基础之后,就是临摹,学习古人的笔法、构造。

    正所谓观千剑然后识器!

    最后融万千名家笔法于一炉,才能创建出属于自己的书法大道。

    这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

    说着,他取出了一个一沓纸张。

    这纸张之上,乃是唐代书法大家柳公权《玄秘塔碑》的拓印字帖!

    “学习书法,临名家碑帖,乃是最好不过,但你刚开始,先从拓印版临起。”

    李凡开口。

    书法的临摹,一开始最好选择柳公权或者颜真卿的作品,因为此二人笔法最正,骨力最强!

    楷书临摹完毕,才能临行书、草书等。

    独孤玉清接过拓印字帖,看了一眼,顿时神色一震,目光宛如被锁死了一把,沉醉其中了!

    每一个字,笔法都沛然莫御!

    “正气浩然,不必走偏锋之剑;如磐如木,不惧大浪狂风!”

    他分明感觉到,这些字中藏着的剑法,乃是浩然正气,乃是堂堂正正。

    如君子浩荡!

    他开始临摹!

    每临一笔,他身上的剑气,都厚积了一分。

    而他带回来的小红鸟,时而飞到他的肩膀,似乎对他练字有兴趣极了,时而又飞到鸡群那边,喳喳叫着,鸡群也不排斥它。

    诸多弟子中,反而是苏白浅有些懊恼。

    因为,她已经在学习治病的法子了,但是……没有病人啊!

    她怀疑自己这辈子,还有没有机会救人了^

    而此刻,外面一道声音传来。

    “木灵村木燃天,前来拜见李前辈,请李前辈救命!”

    是木燃天的声音,带着一丝伤痛。

    李凡闻言,道:

    “请进!”

    小院的门打开了。

    只见木燃天抱着昏迷的木婉清走了进来,木南山跟在他身后。

    走进小院,木燃天直接跪下了,老泪纵横,道:

    “前辈,求您救婉清一命!”

    见状,李凡吃惊不已,急忙上前,道:

    “快快请起,何至于此!”

    他一眼看去,木婉清脸色苍白,虚弱不已……

    “她失血过多。”

    李凡好歹通晓医术,所以一眼就能看出来。

    木婉清这姑娘,病危了啊!

    顾不得那许多了,他直接道:

    “送我卧室,白浅,随我来!”

    救命要紧!

    这么紧急的病人,当然是得送icu了!

    闻言,木燃天激动不已,急忙按照吩咐,把木婉清抱到了李凡床上。

    “都出去吧。”

    李凡道了一声,众人便出了去,在外面等待着。

    “白浅,为师教你做手术,你给为师……打个下手。”

    李凡开口。

    苏白浅郑重点头,紧张地站在旁边。

    “失血过多,必有伤口,伤口处理不当,则后患无穷。”

    李凡一边说着,一边道:

    “剪刀淬火,可消毒,给我。”

    旁边苏白浅顿时照做,将剪刀在火焰上淬过,递给李凡。

    李凡剪开木婉清的衣服。

    漂亮的胴体一览无余,但是在李凡眼中,此刻她只是一个病人。

    心脏处,伤口淋漓,尚未结痂!

    李凡接着下一步。

    终于,伤口处理完毕。

    “这是为师调制的金疮药,对创伤颇为有效。”

    李凡拿出一瓶红色的药粉,轻轻倒了一些再木婉清的伤口上。

    苏白浅凝神看去,顿时惊讶无比。

    因为,木婉清的伤口,居然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

    这伤口,乃是道伤啊,灵药无用,但是师父的金疮药,却如此神效。

    师尊果然是一代医神,自己需要学习的东西太多了!

    只是木婉清依旧在昏迷之中。

    李凡转身,推门走了出去。

    “前辈……婉清,可还有救么?”

    木燃天紧张发问。

    李凡点点头,道:

    “送来还算及时,稳住了,没什么问题。”

    说着,她又转身看向宫雅,道:

    “宫雅,去熬一碗红枣阿胶小米粥。”

    现在木婉清是稳住了病情,但失血短时间内难以康复。

    只能让她吃点儿补血的药膳,慢慢调养了。

    “是,主人。”

    宫雅当即去了,不多时,粥已经熬好,李凡回到房间,伸手点了木婉清三个穴道。

    “咳咳……”

    顿时,木婉清咳嗽着醒来,眼神恍惚,道:

    “我……在哪里……”

    “婉清,你终于醒了!”

    木燃天激动地道:“这里是李前辈的小院,是李前辈救了你!”

    木婉清看向李凡,眼中是无比的感激,道:

    “李前辈……多谢……”

    李凡却道:“不必言谢。”

    “来,吃点儿东西,你太虚弱了,需要多补补。”

    宫雅当即上前,将粥喂给木婉清。

    木婉清喝着粥。

    粥入体,木婉清却是神色微微一怔。

    因为,她分明感觉到,一股无与伦比的神圣气息,居然在滋润她的身体!

    尤其是心脏,这一刻被神圣气息包裹了,仿佛正在演化着什么!

    她继续吃着粥,脸色逐渐红润。

    “不对……我感觉到,我的心脏处,有新的血液孕育而出……”

    她喃喃着。

    同时,她的气息陡然一变!

    全身上下,被一种宛如水波的神圣气息笼罩。

    木燃天、木南山脸色大变,他们此刻,差点儿直接跪在了地上。

    因为,此刻木婉清的体质无与伦比的强大,对他们……有种无上的压制感!

    而且,她的修为更是在飞速攀升,从窥途境界,破入融道,而后直接从融道境界一重天,冲到了融道境界九重天圆满!

    只差一步,就能迈入凝神境界。

    “不……我怎么感觉,婉清比此前觉醒木灵天体,更强了??”

    木南山不可置信。

    “这难道是……木灵神体?木灵神体!?”

    木燃天则是传音,话语中激动得无以复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