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凡慕千凝 作品

第五百一十章 映照诸天

    一根荆棘之树,长在了诸多的坟墓之中。

    远远望去,就像是一根矗立着的狼牙棒一般,石化的躯干上,涨满了长长的荆棘之刺,每一根,都足有婴儿小臂那么粗!

    吴大德一步步朝着这荆棘之树走来,他的眼中有一丝复杂。

    这……这玩儿意就是自己的宝贝?

    不对头啊……

    看上去就让他觉得有点儿,头皮发麻。

    院子里的珍稀植物,不是神草,就是神树,而且都还能结果子,吃了有极大的好处。

    自己这个……跟个狼牙棒似的。

    但,他才刚刚接近呢,身后就已经一阵神力的大浪穿来。

    六耳猕猴族的陆奏斋出手了,他大手朝着吴大德拍下。

    吴大德脸色一变,急忙闪避。

    “嘭!”

    大手轰在了坚硬的白沙之上,让白沙随之飞舞,吴大德倒飞而出,重重砸在了一座沙丘边,口中吐出了一口鲜血。

    “死猴子……你找死!”

    吴大德怒吼。

    但这个时候,陆奏斋已经落在了那“狼牙棒”一般的荆棘之树面前。

    他的眼中,闪过了无与伦比的热切。

    “天生神刺,吞噬世间一切金属……难道,这是传说中的那种神树吗?”

    “熔金树?!”

    他想起了很多传说。

    在古籍中记载,天地间生长着某些树木,极为神异,可吞噬世间神金生长,不朽不灭,永恒不死。

    那种树木,本身就是一种绝世神兵。

    眼前这根树木……生长于这等坚不可摧的白沙之中。

    绝对就是那种传说中的神树!

    而且,整根树木的表面,金色的神光萦绕流转,显然就是神物啊。

    绝世神物!

    “这……若能得到,或许不弱于五行山下那位的铁棍!”

    他贪婪伸手,就要将树木抓在手中。

    “陆奏斋,住手!”

    “这是属于我们的!”

    龙盘云和龙盘天大喝,朝着陆奏斋出手。

    但他们终究是慢了一步。

    陆奏斋,已经一把握住了那树木的根部。

    也就是这一刻,

    忽然间,这神树表面的那层淡金色神光,忽然全部消失不见了。

    神树骤变,露出了灰扑扑的本体,看起来就像是石头雕刻而成,受到了岁月和水气的侵蚀一般,浑身上下,布满了诡异的石斑!

    这一刻,狂豹的诡异灰雾,疯狂席卷而出!

    灰雾凝聚出一只大手,一把抓住了陆奏斋的手,陆奏斋的手,顿时全部石化,他眼中惊恐到了极点。

    “啊——”

    随着这一声惊呼,他整个人化作了一具石雕。

    嘭。

    陆奏斋砸在了地上,彻底失去了生机,连神魂都不复存在。

    “什么?”

    “那是什么东西?!”

    龙盘云和龙盘天,都是脸色大变,惊恐到了极点。

    所有人骇然。

    须知道,陆奏斋乃是一尊强大的妖主,出自绝世妖族六耳猕猴族啊,居然在这诡异灰雾之前,没有任何的反抗之力。

    触之则死!

    “趁这东西还没有成型,杀了它!”

    “祭出祖器!”

    龙盘天和龙盘云大呼!

    蛟龙妖族的很多强者,冲杀而去。

    但只毁灭了陆奏斋的灰雾之手,只是轻轻一抬。

    几十尊真妖、天妖,这一刻直接在空中就化成了石像。

    而后落地,砸的粉碎,变成了泥尘。

    “死!”

    龙盘天祭出了一道恐怖的妖器,那是一把巨大的妖剪,似乎要切割这诡异灰雾一般。

    但是那妖剪才刚刚接触那种雾气,也瞬间石化腐朽,消散了。

    “这到底是什么鬼东西?!”

    龙盘天颤抖了,这一刻,他恐惧到了极点。

    “不……难道,难道这是灾厄纪元传说中的……那种东西?!”

    龙盘云更是骇然,他不住地退后,冷汗涔涔,道:

    “大破灭,大死寂,大末日……不是已经消失在历史的迷雾中了吗?为什么今日重现?!”

    “我们……我们究竟放出了什么东西?!”

    他话语中颤抖着!

    就连大黑狗,此刻狗眼一瞪,道:

    “汪,完犊子了,玩大了……熔金祖树当年太狠,将所有的诡异灰雾,都熔炼进了体内,这部分,是它没熔炼的……”

    “他妈的,万古纪元的存货……要是放出去,整个阳间都要完蛋!”

    “本帝的道果还没拿回来……现在玩不过这东西!”

    它狗眼闪烁,简直想撒丫子逃了算了!

    在所有瞩目之下,那荆棘石树中,涌出浓郁的灰雾,灰雾逐渐凝聚,缓缓化作一道人形。

    他与方才死去的陆奏斋……一模一样!

    不过,却没有丝毫人类的情感。

    冷漠而妖异。

    随着这尊妖异生灵出现,在它的身后,就像是出现了一片灰雾的汪洋大海,弥漫了整个星空!

    这方天地间,忽然一切的道则,都消失了,甚至,众人感觉自己脚下的白沙,都已经不见。

    灰雾现,天地间便仿佛陷入了大虚无之中。

    一切都是不该存在的,虚无死寂,才是最终的归宿。

    这灰雾之灵,似乎代表了最永恒的寂灭!

    这种气机,仿佛超越了世间的一切,穿越了整个大福星界,传向浩荡星域中!

    冰冷的宇宙空间,无数的阴暗之源、光明神则等,此刻忽然都虚化了,整个星穹,仿佛都要从阳间消失了!

    这一刻,无尽的苍生颤抖,整个星穹下,都陷入了末日般。

    “不……怎么回事?我为何感觉到了苍生的大悲……难道整个世界都要消失了吗?”

    某座星轮的恒界中心,有强者颤抖着,面色惊恐,看向苍天却无处可去。

    “究竟怎么回事?!这一角星域发生了什么?”

    在虚空中的某处,一个正在闭关的绝代神主,更是蓦然惊醒,他骇然地发现,自己整个人,都仿佛要虚化了!

    这怎么回事?

    “天地间一切道则都消隐……怎会如此?难道远古记载中的大破灭,要降临这一世吗?”

    “这种气机从何处传来……不,快禀报神域,快禀报神域,将有大祸发生!”

    “灾厄,大灾厄!”

    整片宇宙都在颤抖,一大星域匍匐!

    这种气息轰然,传遍了诸域。

    无尽天穹。

    一片浩瀚天域,衬托在万重祥瑞气息上,神国林立,广袤无边。

    此乃神域!

    而这片浩荡神域的云端,千万天宫林立着。

    三十三重天,凌驾于神域之上,阳间的无尽巨头,都端坐于三十三重天上。

    而此刻,某座巨宫中。

    一尊不可言说的恐怖存在,仿佛已经枯坐了无尽的纪元。

    此刻,一双苍老的眼眸缓缓睁开了,仿佛这方天地,都因为此刻的睁眼而颤抖起来,万重神云崩裂。

    “惊世气机,自第四十九星域传来……难道古老传说中的灾厄之雾,在下界中重现吗?”

    这尊存在,气机滔天,无法想象究竟是何等存在。

    他喃喃道:“下界灾厄之气,惊扰我心……”

    “吾镇守此天,当映照诸天,寻此灾厄源头……”

    他一声大喝!

    刹那间。

    神域之下,万界星域上。

    忽然有一双巨大的眼球,宛如两轮烈日般,扫视诸域!

    这双眼球在寻找那种灭世气机的源头!

    无尽的星系、星轮、恒界等,此刻一方方小世界中,都出现了一双眼球。

    巨大的眼球,映照诸天,显化于万界中!

    “那是……来自神域的注视吗?”

    “映照诸天,万界显化……这是……这是三十三重天上的绝世人物!”

    “太好了,神域关注,一切灾厄皆可平!”

    万界苍生无不激动了。

    大墟星轮所在的一角星域。

    一尊绝代的神主,此刻看到那显化的眼球,猛然下跪,行五体投地之大礼!

    “是他老人家吗?映照诸天,显化万界,他老人家必将镇压一切!”

    神主激动无比。

    ……

    大福星界。

    太阳的光辉,都已经彻底被掩盖了,在天空上,两颗眼球犹如两颗巨大的恒星,窥遍了一界所有……

    而此刻。

    十万大山,白沙秘境。

    浩荡的灰雾,不断弥漫,似乎要吞噬这一界。

    和陆奏斋一模一样的诡异之灵,一步步走出,代表着死寂与虚无。

    诡异之灵抬眼,淡淡看了那天穹上的两颗巨大眼球一眼。

    刹那间。

    那恒星般耀眼的眼球,像是承受不住这一眼!

    “轰!”

    那眼球乃是道则形成的,此刻直接化开,宛如大道的烟花。

    这只是开始,这种炸裂,弥漫了全宇宙。

    轰轰轰轰——

    从星界到星轮,从星轮到星系……

    那令万千星界敬仰,令百万星域颤抖的眼球,映照诸天的瞳孔……此刻全部炸裂了!

    无尽神域上,天宫之中。

    一尊恐怖得无以言说的巨头,忽然发出了一声闷哼。

    他那双恐怖的眸子,猛然闭上了,感觉双眸一阵刺痛!

    “不……”

    “居然可以毁灭我映照诸天的眼瞳?!”

    他眉头紧皱,这下界的灾厄,超出了他的想象!

    “这一次出现的灾厄之雾,难以想象!”

    他喃喃着,忽然眸子中神光绽放,其气机,似乎可以击穿神域般。

    “出现的灾厄之雾越是强大,说明吾寻找的东西,越有可能出现……绝密之典中记载的世尊、祖灵药……果然有可能出现在第四十九星域吗?”

    “看来在那一域布下天机大阵是正确的的!”

    他喃喃着,眼中露出了一抹贪婪和狂热:

    “只要能找到那些世尊的葬骨地……吾将称霸阳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