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凡慕千凝 作品

第五百二十八章 相爱相杀

    星落神主山穷水尽之时,在宇宙的深处,却有一只大手探来。

    这只大手直接震动星河。

    “不好!”

    “这是……神君级的人物出手了?!”

    “肯定是星灭,当年算计陷害了鬼主的那个神域宵小!”

    鬼奇等鬼物,此刻都是愤怒不已。

    战场中,天暗鬼主抬眼,朝着那只探来的大手看去,他的眼中爆发出无语伦比的愤怒。

    一代鬼主,为何沉沦至今?

    昔年,他纵横鬼蜮之中,乃是最具天资的鬼主级强者,已经具备了冲击鬼君境界的资格。

    但是,他的属下亲友,却遭神域镇杀,甚至就连他的红颜……都在他大婚之日,被神域中人抓走。

    所以,他才一怒之下冲出鬼蜮,追杀星灭神主无尽星域。

    在星空下的那一战中,他更是几乎将星灭神主彻底绝杀,但,在最后关头,却有神域中的强者干预。

    那时候,他才知晓,原来一切都是陷阱!

    天地之灵睁眼,让原本已经接近死亡的星灭神主,成功迈出了那一步。

    天暗鬼主功亏一篑,被镇压了几千年。

    几千年过去,他侥幸逃脱,但是却发现一切又是一个局。

    如今,星空之下,和昔年无比类似的一幕发生了。

    自己即将灭掉星落神主的时候,星灭神君……出手干预。

    他愤怒至极,紫极鬼体全面爆发,好似有无数鬼奇凝聚成的凶兽在他身边咆哮,朝着那大手冲击而去。

    他要搏杀神君!

    但是,下一瞬,那不知从何处探来的绝世大手,却是忽然在星河中一招,登时,诸天星辰像是被牵引!

    只见几十个星轮,居然在宇宙中横移,被那恐怖滔天的大手,握在了手中。

    这一刻,被那大手拘禁的数十个星轮,都在哀嚎颤抖,原初道则放弃了星界,想要逃遁。

    但是在神君级的人物面前,一颗星界,只如一粒微尘!

    而后,那只大手中,似有汪洋般的法则沸腾,一瞬间,每一颗星界上,都有恐怖血气爆发。

    这只来自神君的大手,灭杀了无尽的生灵!

    这一幕极其恐怖,须知道,此前两尊血妖鬼,前后也只是灭了四个星轮而已,但是现在……

    这只大手一出手,就灭掉了数十个星轮的生命。

    这就是神君,高高在上的存在,诸天需共尊的绝世强者。

    亿万生灵的生死,对这种人物来说,不过是一念之间。

    在那大手中,瞬间充满了无尽的死气。

    同时,那大手中道则无尽演化,居然将无数个世界的死气,熔炼在一起。

    “呵呵,天暗鬼主,昔年汝助我证道神君,今日,吾也送你一桩大礼。”

    星穹深处,似乎有声音冷冰响起。

    而后,大手轻轻一点,一道流光射处,没入死气之中。

    此刻诸天之上,无数个生灵灭尽的星界中,滔滔死气流泻而出,聚成大海。

    在那大海中,忽然有一道幽魂重现。

    那是一只女鬼。

    一只女鬼,身着大红长裙,宛如嫁衣般,姿容妖异而绝世,星灭神君留下的绝世死气之海,成为了她脚下的衬托。

    这只女鬼……以数十个星轮的死气为躯体!

    此刻,天暗鬼主看着那女鬼,却是神色震惊,失声道:

    “冰若……”

    这女鬼……

    赫然便是他昔年的红粉知己!

    此刻,看着这出现的女鬼,天暗鬼主,激动至极,眼中似有千言万语。

    “冰若姑娘……如果不出意外,她或许会成为我们的主母。”

    “当年,冰若姑娘与鬼主,已订婚盟,但冰若姑娘在出嫁之日,却被神域截杀,被抓走……”

    “几千载过去,本以为冰若姑娘已经丧命神域,没想到……她居然重现了。”

    鬼奇等鬼物,见到这红衣女鬼,此刻也都是震惊感慨不已,说出了昔年的陈年旧事。

    天暗、冰若,曾是鬼蜮中羡煞旁人的一对璧鬼。

    但冰若却在大婚出嫁之日,被神域抓走。

    天暗鬼主因此愤怒滔天,杀出鬼蜮,与星灭神主大战,连星轮都打崩了无数。

    几千年来,几乎所有人都认为,冰若应该已经遇害了。

    但是今日……她居然重现。

    “多年来,这只女鬼,已被吾彻底炼化,今日,便让她以诸多世界的怨气为躯,以诸世界之力为魂……”

    “你若杀了她,与她连在一起的诸多星轮,将会爆炸,‘星轮嚎哭’的仪式,将由你一手推动。”

    “她若杀了你,她亦会毁灭一切,成为这方星域的祸乱,‘星轮嚎哭’的场景,同样会出现。”

    在星穹深处,传来了星灭神君得意的笑声,似乎很期待:

    “天暗鬼主,你以为你逃得掉么?”

    “就算本座明明白白地将一切告诉你,你又能如何?”

    “蝼蚁就是蝼蚁,纵然知晓了一切,也无法抗衡自己那卑微弱小的命运!”

    听闻如此话语,天暗鬼主怔住了。

    他看向无尽死气之上,那一身红裙的女鬼……

    她那么冷艳,一如当年,自己刚刚见到她的时候……

    那时候,她甚至还只是一只真级鬼魂,但后来,她却一直惊艳着他的岁月,他们一起成长,一起在鬼蜮中闯荡……

    他声名鹊起,她绝代佳鬼。

    但是,却在新婚之日,在他认为鬼生最幸福的时刻……

    因为神域的算计,一切轰然而变。

    曾为她征战千万里,曾为她令星轮嚎哭,曾为她被镇压数千载……

    如今再见……她,却已经不再是她了。

    冰若……已经被星灭神君炼化,彻底成为了傀儡。

    杀戮的傀儡!

    “不……”

    这一刻,天暗鬼主犹如受伤的孤狼,发出了一声低沉的怒吼,这怒吼中,分明藏着无尽的悲怆……

    “是你逼本座的,本来,你乖乖的变成幽冥奴,完成这场仪式,那便不必如此痛苦……”

    “若不是被逼无奈,本座还真舍不得这只女鬼傀儡,毕竟,她虽然为鬼,但本座的元神,曾日夜与她合欢交修……不得不说,这只女鬼的滋味……的确很不错!”

    星灭神君冷笑着,话语中竟似有一丝惋惜!

    “品味本座赐予你的痛苦吧……”

    “生与死,爱与恨,相爱相杀……世间还有比这更好看的大戏吗?”

    话音落下,星灭神君的法力凝聚处的那只手随即逐渐消失,居然在退出这方宇宙。

    ——三十三重天上的存在,不得私自下界,更不得私自对下界出手。

    他若出手太久,在他身上将染上这方世界的气息,到时候重返神域,将会被司神天察觉,难以善了。

    所以,他离去了,因为一切布局已经完成,没有留下来的必要了。

    此刻天穹上,那种恐怖的威压已经消失了。

    但是,一只红裙女鬼,却踏着无尽的死气,一步步朝着天暗鬼主逼近。

    她的眼中只有冷漠,似乎根本不认识天暗鬼主一般。

    “不!”

    天暗鬼主眼中悲怆,他抬手,似乎想要靠近,想要去触摸冰若的脸庞。

    但是,冰若却只是朝着天暗鬼主一指指出。

    天暗顿时被这种恐怖的鬼力击中,倒飞而出,他的鬼体,胸膛上都是已经多了一个混乱的窟窿!

    若非他如今进化出紫极鬼体,这一指恐怕会令他魂飞魄散。

    天暗鬼主鬼躯颤抖,他看向冰若,他想要出手,他本该出手,但……

    如何能够!

    她已经不记得了一切,但是,他却从未忘记。

    他记得她的笑,记得她的美,记得她答应嫁给他的那一天,说过的每一句话!

    现在……

    一代鬼主,曾经压得星灭神主无法抬头,但是如今却如一个无助的孩子,手足无措。

    “鬼主大人!”

    鬼奇等见状,都是焦急担忧到了极点!

    “恩人……可否请您,再燃黄纸,救下我们的组母?”

    鬼奇转头,看向了云溪等,眼中充满了希冀。

    方才,天暗鬼主已经被幽冥本源侵蚀,但是却依旧能救回来……

    现在或许能让冰若也重新归来。

    “我们试一试!”

    云溪和紫菱,也是无比气愤,星灭神君太过残忍,拆散了天暗两人,还布下如此血腥的局面!

    紫菱燃起凤凰真火,再烧黄纸!

    “冰若……”

    她按照方才的方式,就要呼唤。

    她口中两个字刚刚出口,在天地间,一股黄烟已经出现,朝着那红裙女鬼落下。

    但是,这股黄烟所到之处,却毁灭了一切,包括无尽死气,包括天地规则……

    似乎要将冰若以及她身遭的一切全灭!

    “啊——”

    红衣女鬼,发出了一声凄厉的哀嚎,狰狞无比,似乎要死亡一般!

    这一幕让所有人都是震惊无比。

    “不对……这是什么烟?居然如此恐怖……”

    星落神主见到这一幕,骇然失色,他不可思议的看向了云溪紫菱!

    一开始,他并没有注意这两个少女,因为在他眼中,这两个少女实在太弱了。

    但是现在……

    她们手中的黄纸,居然能引发这么恐怖的景象?

    简直是要灭世一般,就让他都感觉到了一种神魂悸动之感,仿佛那黄烟代表着一切的终结。

    “不!”

    天暗鬼主则是失声大呼,他眼中写满了不忍!

    怎能忍见红颜被诛杀……

    而紫菱和云溪,见到这一幕也是吃惊了,急忙熄灭了火焰。

    黄纸不再焚烧,那股纵横天地间,似乎要毁灭一切的黄烟,也瞬间消失了。

    “这是怎么回事?”

    云溪和紫菱都是疑惑到了极点。

    这黄烟,明明可以让天暗鬼主从迷失中归来,为什么对冰若,却是要诛杀之?

    这个时候,心宁微微一叹,明明稚嫩的小脸上,却是写着一种怜悯和同情,道:

    “这只鬼已经不是冰若了。”

    “真正的冰若,已经被天暗鬼主彻底炼化,一丝魂一丝魄都不存,情况与天暗鬼主不一样,所以产生了某种变化,黄烟的作用反而是镇杀之……”

    “这或许唯有大哥哥,才能通晓其中的奥秘。”

    这只是心宁的猜测。

    说着,她看向了前方的天暗鬼主,道:

    “她必须死。”

    “你无法出手,让紫菱姐姐和云溪姐姐燃烧黄烟,替你了了这件事吧。”

    “若不杀她,她将毁天灭地,你会死,无尽的苍生更是会死,这,也将成为她的罪孽!”

    这是一种怜悯,也是一种慈悲。

    冰若救不回来,便只能镇杀!

    而心宁已经看出,天暗……动不了手。

    但是,天暗闻言,却是沉默着,他看向天穹上那红衣女鬼,眼中有浊泪闪烁,一往情深,但此刻,却毅然决然,道:

    “我自己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