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凡慕千凝 作品

第六百一十一章 金身成

    此刻。

    在无垠的鬼蜮之中,某处隐秘的空间之中。

    “参见完世尊者!”

    梵王了尘,以及一众梵君,激动地朝着一位老梵僧行礼。

    这老者看上去慈眉善目,手持一串紫色梵珠,轻轻捻动,头上顶着层层黑色肉髻,那黑色肉髻就像是黑色的算盘珠子堆在一起。

    这是……一位尊者。

    完世尊者微微一笑,道:

    “不必多礼。”

    “阴阳土,可凑齐了?”

    闻言,了尘激动地点点头,道:

    “启禀尊者,如今的阴阳土,足以为梵尊塑像了。”

    他当即取出了一个个玉盒。

    在盒子中,全都是黑黑黏黏的阴阳土。

    ——这段时间,了尘等人一直按图索骥,跟着莲台的感应,抵达了鬼蜮之中。

    在他们勤恳认真的努力下,终于,前后收集了二十多次阴阳土啊。

    见状,完世尊者老眼中一凛,道:

    “果然是阴阳土!”

    “很好……倒出来吧!”

    了尘当即将阴阳土倒出,足有人头那么大一小堆。

    味道,也随即散发而出。

    “还是这股令人垂涎的味道!”

    “存放了一段时间,感觉这阴阳土的味道,更加的令人神清气爽……”

    “以阴阳土塑造梵尊金身,梵尊必然大悦,这是我们对梵尊的最佳献礼!”

    伽十伽叶等梵君,也是眼中发亮,写满了期待。

    “梵尊慈悲!”

    完世尊者,此刻也是有一丝激动,道:

    “以阴阳土为梵尊塑像,这尊塑像,必然天地间独一无二,对整个梵庭来说,都是要载入史册的,是史无前例的大事!”

    了尘也是写满了期待,道:

    “请尊者出手,为梵尊塑造金身吧!”

    进入亡土中,轮回……就可能出现了。

    梵尊的金身不能再等,必须现在就塑造!

    “好!”

    完世尊者点点头,道:“吾将为梵尊塑像!”

    “把轮回莲台取出来,我要在莲台上完成这桩大业。”

    闻言,了尘当即唤出轮回莲台。

    莲台光滑透亮啊,看上去,神圣非常,丝毫的灰尘都没有,干干净净!

    完世尊者有些意外,这了尘,果然殷勤忠心,莲台能够如此干净,足以说明,了尘肯定经常拂拭清扫!

    完世尊者不禁感叹道:

    “这莲台如此干净,足见你殷勤,禅语有言:‘时时勤拂拭,勿使惹尘埃’,看来,了尘你已经领悟了这句话!

    “有慧根,在梵道之上,将来必成大器!”

    他不吝夸奖,这种后生,不多见了!

    闻言,了尘怔了一下,脸上微微有些发烫,但还是厚着脸皮,道:

    “都是了尘应该做的,保持莲台干净整洁,乃是小僧分内之事!”

    而此刻,那莲台却在轻轻颤抖啊,仿佛都震惊了,错愕了。

    它很想说,它都快被这群家伙舔坏了好嘛?!

    还能这么不要脸?

    完世尊者见状,却更加满意,拍拍了尘的肩膀,道:

    “莲台轻鸣,都在表示对你的满意,你不必谦逊!”

    莲台:“……”

    但,紧接着莲台颤抖更加剧烈了,因为,那一堆阴阳土,又被放在了它上面!

    “我要先净手。”

    完世尊者开口,挥手间,出现了一个神圣的金盆,他又取出梵庭净水,倒在盆中,当场洗了手。

    那金盆以及梵庭净水,都是世间至宝。

    替梵尊塑像,乃是一件极为神圣、尊崇之事,必须以最高规格!

    完世尊者,跪了下来,用梵庭净水,将阴阳土湿润。

    而后,他珍而重之,拿出了一个散发着梵光的玉瓶。

    玉瓶出现刹那,了尘等所有人,都是跪下了,对着那玉瓶行大礼。

    “梵尊慈悲!”

    “梵尊慈悲!”

    他们虔诚开口!

    那玉瓶中,装的乃是……梵尊的一滴血!

    那血看上去,宛如金珠一般,散发着滚滚神圣气息,似乎能够压塌诸天,能够击穿神域般。

    “以梵尊之血,与阴阳土和在一起,塑成金身,如此,这金身便与梵尊有了感应……他可随时降临此金身,亦可凭此金身,入主轮回!”

    完世尊者也是激动起来,将梵尊的那滴盖世精血,滴进了湿粘的阴阳土中!

    而莲台,本来一直在轻颤呢,此刻却都是震惊得呆滞了,一动不动了!

    这一刻,它……仿佛就就沉默……彻底躺平了……

    而完世尊者,则是跪着开始塑像,用手抓起一坨坨阴阳土,捏啊,揉啊!

    了尘等,全程跪拜,虔诚无比,看着那逐渐成型的梵君塑像,眼中写满了狂热……

    伽十还偷偷吞了下口水……

    许久许久后。

    “梵尊之金身……成型了!”

    完世尊者手舞足蹈,他的手上,都是黑糊糊的“阴阳土”!

    一尊人头大小的梵像,已经定型。

    “太好了!”

    “梵尊慈悲,梵尊无敌!”

    “梵庭当兴!”

    了尘等大呼。

    而完世尊者,压抑着激动的心情,又用梵庭净水洗了洗手。

    那净水……顿时变得黑黑的。

    “最后一步……抹金!”

    完世尊者,取出梵庭金粉!

    这金粉,同样及其珍稀,只有塑造梵庭中至高人物的金身之事,才能用得上!

    他将金粉,一点点抹在了那黑黑的塑像上。

    不得不说,这金粉却是很亮眼,抹在黑黑的塑像上之后,塑像居然变得金光闪闪!

    一尊金色的梵道大修,盘膝而坐,手捏莲花宝印,庄严肃穆!

    看上去十分神圣!

    “梵尊威严!”

    “梵尊威严!”

    了尘等,顿时都是伏地大拜。

    “此塑像,已融入梵尊之血!”

    完世尊者满意地笑了,道:

    “这已经是真正的梵尊法像,待轮回现……梵尊便可降临!”

    “收拾收拾,我们也该前去亡土了……”

    他收起了这尊宝贵的梵尊金身,转头,看向了鬼气弥漫的鬼蜮深处。

    了尘等人当即清扫起来,而那莲台,更是直接飞到了尘怀里。

    了尘一看,上面全是塑像留下的湿黏痕迹,顿时狂喜。

    而伽十更是忐忑地看向完世尊者,道:

    “那个……尊者,您刚才洗手的水,可以赐给我们吗?”

    那堪称至宝啊。

    完世尊者笑了笑,道:

    “你们辛苦了,当然可以的。”

    ……

    此刻。

    亡土之中,黄泉地。

    江离看着前方的黄泉河床,眼中无比笃定。

    “我们走!”

    他们当即上前,瞬间,周围有黑白色的棋线浮现,重重棋阵,已然落下。

    他们,也已经要被困于棋阵之中,进入棋阵的空间内。

    但,江离的脚下,却也有同样的棋线释放,刹那间,两种黑白棋线,居然在交融,鸣动!

    宛如有万般道则交感,空间在虚幻,黑洞在湮灭。

    不过一瞬,这棋阵就已经消解。

    他们重新出现在黄泉河床之上。

    “……这,这是曾经,得到师尊指点的那位……”

    “黑白天王?!”

    林九正不禁失声开口!

    就连他不通棋道之人,也已经看出来了。

    太熟悉了!

    因为,他们在阴间的时候,曾与黑白天王有过交集,黑白天王还曾入过小山村,得到李凡赐予的机缘。

    “狠人……就是他?”

    吴大德也是有些发怔。

    而大黑狗也是喃喃道:

    “唔……的确是他,来自其它路上的至强,少数敢踏上平乱之路的存在……”

    “可惜,也死了,被主人从因果长河中捞起……”

    大黑狗说着,忽然有些悚然,道:

    “主人似乎在推动这些曾经参战的强者,重回巅峰……我为何有种不好的预感?”

    它狗眼中似乎布满疑云。

    “走吧,我们入内!”

    “黄泉深处……一定有大秘!”

    江离则是开口。

    他们当即一路前行。

    干涸的河床,似乎拥有某种永恒的力量,坚硬至极,越是往前,河床的沙土,便越是朝着黑白二色靠近……

    “嗯?不对……什么味道?”

    几人正走着,忽然,都嗅到了一种莫名的味道。

    如同黄酒般。

    “从这地里面发出来的?”

    吴大德指着河床的一处,和其他地方不同,这里有着一方黑白色的土壤!

    “阴阳土?”

    林九正意外了,阴阳土……居然是生长在黄泉河床之上?

    而江离手上,小乌龟更是化作一道流光,此刻落在了这方阴阳土上,一顿狂啃。

    但是,它紧接着就懵了,因为,啃不动!

    这方阴阳土,凝结得太死,成石头了。

    坚硬的程度无法想象!

    但,乌龟眼珠子一转,忽然激动了,挥舞着小爪子道:

    “这……阴阳土凝结为阴阳石……我明白了,其中孕育出了黄泉宝液!”

    江离等都是一惊,黄泉,居然是从阴阳土中孕育出来的?

    而且,孕育出黄泉之后,阴阳土会发生某种变化,成为阴阳石,从而将黄泉宝液包裹其中,将其保护起来。

    阴阳石乃是世间至坚,乌龟的牙……现在还啃不动。

    “我来!”

    吴大德举起熔金树,便是砸了上去。

    一砸一个印子,的确砸下来些许石屑,但……基本上只是九牛一毛!

    “妈的,我拼了!”

    吴大德疯狂轰锤啊。

    但,很快他气喘吁吁了,巨大的阴阳石,才被砸下来小拳头那么大一块。

    主要是他修为还太低,无法发挥熔金树的实力,同时,熔金树也还在成长,现在只能算是幼树苗呢。

    “不行……黄泉宝液,本龟要定了!”

    乌龟捏紧了爪子,忽然转头,看向大黑狗,道:

    “哥,动爪吧!”

    大黑狗高昂着头颅,道:

    “无知的人宠,闪开!”

    吴大德等,当即都是退开了。

    “本帝让你们看看,什么叫做战天斗地的无上宝术!”

    大黑狗站在这一方阴阳石上,威武不凡,气势逼人啊。

    江离等,都是神色郑重,看来大黑要动真格的了!

    但,下一刻,只见大黑忽然一低头,然后……爪子疯狂刨动起来!

    “我擦……这……这就是战天斗地的无上宝术?”

    吴大德都是无语了,这死狗,把大小便称为通天彻地的大神通,把狗爪刨地,称之为战天斗地的无上宝术……

    真是够了!

    但,紧接着,他们都惊了。

    因为,大黑狗,居然真的把阴阳石,给刨开了!

    在大黑狗面前,那坚硬无比,连熔金树都难以撼动的阴阳石,居然像是松软的沙土一般,被刨的砂砾翻飞!

    “这是……这是挖掘狗啊!”

    林九正和江离,神色复杂。

    “我草……这死狗,爪子得有多硬,多锋利?”

    吴大德却是一阵冷汗,他以前一直以为,大黑狗牙是最可怕的来着。

    现在看来,这爪子,也逆天了。

    随着阴阳石被刨开,黄泉宝液的味道,越发浓烈。

    最终,大黑狗停爪了。

    阴阳石已经出现了一个深坑,直接触及最中心。

    在中心,隔着最后一层近乎透明的石膜,可以清晰地看到其中包裹着的一团玄黄宝液!

    黄泉!

    ……

    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