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凡慕千凝 作品

第六百五十八章 逆推因果

    众人都是意外了。

    梵祖居然没死透?

    他不是已经被者行孙斩下了头颅,彻底寂灭了吗?

    “死狗,你说啥?梵祖的人头都没了!”

    吴大德纳闷地开口。

    众人也都是疑惑地看着大黑狗。

    大黑狗却是不屑道:

    “人宠,收起你的无知。”

    而后,它迈步上前,一抬爪,灵山废墟中的那颗人头,顿时被他抓了过来。

    “这只是梵祖那小秃驴的分身罢了。”

    “他用某种幽暗之法,隐匿了分身与主身之间的因果……”

    大黑狗狗眼中十分轻蔑,道:

    “但可惜,在本帝面前玩因果,班门弄斧!”

    说完,它忽然人立而起,前爪间不断舞动,伴随着某种旋律的狗叫:

    “汪,汪汪,汪汪汪汪汪!”

    刹那间,在这方时空之中,忽然有因果长河浮现!

    人立而起的大黑狗,一脚将脚边的梵祖人头,踢进了因果长河之中。

    顿时,因果长河有浪花翻腾,与梵祖分身有关的因果,被震荡而起。

    大黑狗在借因果长河,推演梵祖的真身。

    清尘也是脸色冰冷,手持烧火棍,他盯着因果长河,只要找到,不用多言,一棍灭之!

    因果长河之中,顿时一幕幕画面闪过……

    那是万古之前,梵祖从自己身体上,取下了一根骨。

    他将那根骨变成了一具分身,一个女人!

    然后,把那女人丢进了岁月之中,承受各种淫兽的践踏……足足十万年!

    见状,所有人都是震惊了,大黑狗更是急忙挥爪,用神通遮蔽了云溪、紫菱、南风等所有女孩子的视线。

    它可不敢让这些肮脏的东西,脏了云溪等人的眼,不然主人一发怒,自己铁定没了!

    “这……梵祖老儿,这么狠吗?”

    看到因果长河中的画面,大家都是有些震惊了。

    “变态,没想到这世上,居然有比我吴大德还要变态的男人……可怕。”

    吴大德都是服了!

    “梵祖好大的气魄,受尽践踏,分身被世间淫兽的秽物洗尽全身,所以,因果都被掩住了……想要穿因果,灭他真身,就得过这片脏臭的因果海洋……”

    妖帝都是震惊地开口,神色复杂,又佩服,又觉得……真狠!

    清尘也是都有些犹豫了,手中的烧火棍棍哥,貌似对这种因果,也很恶心、很抗拒。

    很快,十万年因果一闪而过。

    紧接着,更加荒谬的画面又出现了!

    那具分身,居然在屎溺之间浸泡十万年,以之为饮食!!

    “我草!”

    陆让直接震惊了,赶紧闭眼,同时,把自己那株草都给捂住了。

    这太辣眼睛了!

    “可怕可怕!”

    江离、龙子轩等,也是直接不看了!

    清尘更是感觉到,手中的烧火棍居然轻轻一颤,然后直接消失了,进入他衣袖中,躲藏起来。

    就连根烧火棍,都受不住这种恶心。

    “死狗,快关了吧,这特么谁受得了,都快吐了!”

    吴大德也是一脸恶寒地开口,他见惯了大黑通天彻地大神通的,都觉得看不下去了。

    大黑狗也是有些慌啊,急忙挥动爪子,关闭了因果长河!

    就连它……都觉得受不住啊。

    顿时,那诸多恶心的画面,才消失了。

    “梵祖老儿……如此奸猾!”

    者行孙握紧拳头,心中无比不甘!

    他没想到,几千年后,杀掉的,又是梵祖的一具分身。

    此人,绝对是阳间最老奸巨猾的存在。

    “这是个狠人,真是个狠人!”

    陆让开口。

    “此前亡土之时,梵祖老儿的法身,曾说过屎尿可饮之如甘露……”

    林九正则是神色复杂,道:

    “当时还以为他吹牛,没想到,人家还是个老实人,实话实说啊!”

    “这种老实人,这世上真不多了。”

    而江离则是看向大黑狗,道:

    “大黑,有别的办法吗?”

    梵祖此人,绝对算是他们所遇到最奸猾的敌人!

    大黑狗狗眼阴沉,道:

    “当然有!”

    它话语中有着一丝愤怒,道:

    “真以为用这些下三滥的手段,就可以自保吗?”

    “在本帝面前玩因果,找死!找死!”

    它往前一站,狗眼中再度开启因果长河,道:

    “肮脏因果又何如?本帝照样要镇杀你!”

    它满是大无畏!

    见状,众人却都是震惊了。

    “大黑,三思啊!”

    “那些肮脏的因果……还是别沾了吧?”

    林九正等人劝诫。

    毕竟,想要逆推因果长河,找到梵祖真身,就必须扛住梵祖与分身间的那诸多脏臭……

    被淫兽践踏、饮用……食用……

    想想就头皮发麻啊!

    吴大德更是眼都直了,道:“死狗,你该不会是看人家吃了十万年的那啥,动心了吧……”

    但他话语还没说完,直接被大黑狗一爪子拍晕了!

    然后,大黑狗一回头,盯住了妖帝!

    妖帝顿时就是惊了,全身的毛都炸了起来。

    它慌了,这一刻,真的慌了啊,弱弱道:

    “大帝,大帝哥哥我不行啊。”

    “那因果,我承受不住,求放过!!!”

    它的身躯都在颤抖,那叫一个害怕。

    “别怕,让你挡一下因果,又不是让你死。”

    大黑狗却是不屑,然后,直接一口叼起妖帝,扔进了因果波浪中。

    妖帝亦是帝者,足以挡住那桩因果!

    顿时,因果沸腾,逆流而上。

    清尘手握烧火棍,盯着岁月长河,此间万千因果,聚于一点!

    那是一处冰冷死寂的虚空,仿佛宇宙中被人遗忘的荒凉之地,距离梵庭,恐怕足有亿万万万里的距离!

    在那虚空之中,隐约间,有一尊梵影盘坐于十二品金色莲台之上。

    清尘握住烧火棍,一棍斩向因果长河!

    ……

    此刻。

    虚无冷寂之地。

    “灵山已灭,彼岸已崩,分身已死。”

    梵祖低语,他有一丝惋惜,但,却没有过多的惊讶。

    这一切,早就在他意料之中。

    甚至,这本就是他的计谋。

    用分身,假装自己被杀。

    然后,者行孙等人,才会放心地去找隐秘之地,去找神猴石像。

    而自己,将悄然出现,夺走石像。

    他相信,自己这一招金蝉脱壳、黄雀在后,纵观整个阳间,也绝对是顶级的计谋啊。

    牺牲了整个梵土、灵山、彼岸……甚至一道珍贵的分身。

    只是为了他的欲望!

    “这个世界,光有实力,没有脑子,是多么可悲……”

    他冷笑着,仿佛自己已经抢到了神猴石像一般!

    然,下一瞬,他却忽然抬头,看向浩荡宇宙,眼中有一丝惊色闪过!

    “怎么回事?我心不宁……”

    “不可能,我与分身之间,有那么多脏臭的因果阻隔,纵然有人能发现问题,也不可能通过分身推演到我……”

    他感觉事情不对劲,急忙一拂手,展现因果。

    只见因果长河中,一条斑点狗,正在疯狂大叫,而自己设下的那么多脏臭因果,都被这斑点狗挡住了!

    “妖帝?!”

    梵祖顿时就震惊了,他看着因果长河中的妖帝,感觉都懵逼了,道:

    “苟灵,我特么与你什么仇什么怨?!”

    “就为了找到本帝,你有必要这么拼吗?”

    “我草,本帝以为自己已经够狠了,你这条狗比我还狠?”

    梵祖顿时有些慌了,妖帝苟灵,居然甘愿受那么多肮脏因果,来找自己!

    太疯狂了,太疯狂了!

    不对劲,不对劲。

    他直接就想跑!

    然而,此刻,那因果长河中,一根恐怖的滔天棍影,已经穿越因果时空的限制,轰然落下!

    看到这恐怖的棍影,梵祖忽然感觉到了一种滔天恐惧!

    有生以来,他从未感受过的极致恐惧,仿佛自己已经被死亡锁定。

    天地虽广,无处遁逃;宇宙虽大,无处藏身!

    无法抵抗,无法逃遁!

    “不!”

    梵祖惊恐大呼,全身梵光发作,万般手段爆发,想要抵抗这棍影。

    然下一瞬。

    巨大的棍影直接扫过!

    摧枯拉朽,毫无停滞。

    梵光消弭,莲台不见,梵祖的肉身,直接一块渣、一滴血都看不见了。

    梵祖……直接被打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