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凡慕千凝 作品

第六百八十四章 南风的新琴

    葬神大荒,小山村中。

    清越的琴声响起,宛如新春燕鸣,流水叮咚。

    此刻,李凡正在端坐于一把新制的古琴前,刚刚试了琴音,他的脸上不禁露出了一抹满意的笑。

    --前几日,南风等人去救小猴子,南风的琴被弄没了。

    所以,李凡闲来无事,便砍了些桐木、梓木,取了些丝线,经斧凿之工、磨炼之事,制成了一把新的七弦琴。

    如今七弦琴彻底完工,他刚刚试了一下音准,还不错。

    自己从系统那里学来的手艺,还没有生疏嘛。

    实际上,系统此前让他学琴的时候,奖励了一把琴,但那把琴虽好,弹奏起来却难,当下南风还不适宜用。

    音准调试完毕,他起身坐到一边,悠闲地喝起茶来,顺路看了看一院子的小动物们。

    一群小动物,此刻玩得不亦乐乎。

    新来的小金猴,十分活泼调皮,已经和小麒麟、小金牛等打成了一团。

    它经常跳到小金牛背上,有时睡在小麒麟的麒麟树边,甚至,偶尔还去水池边,对着水池中的小黑鱼呲牙,但那小黑鱼轻轻跃出水面,猴子往往就被吓跑了。

    在小动物中,它地位貌似还挺高的呢……

    不过,李凡刚看过去,却见那小金猴,正乖乖地立在小白猫前面,把一颗果子递给小白,好像在讨好呢。

    小白伸出小爪子,摸了摸小金猴,没有接它的果子,然后很悠闲地逛到李凡身边,轻轻一跃,趴在李凡大腿上,开始睡觉觉了。

    “小懒猫。”

    李凡不禁笑了,撸了撸小白,抬眼看向一边的天灵儿,道:

    “游子吟会背了吗?”

    天灵儿闻言,当即点头道:

    “大哥哥,我会背啦!”

    “慈母手中线, 游子身上衣。

    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

    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

    天灵儿充满稚气的声音响起。

    这首游子吟背完,她当即充满希冀地看向李凡。

    李凡不禁笑了笑,道:

    “背得不错。”

    “想吃什么?还是瓜吗?”

    但,天灵儿却是摇头,道:

    “大哥哥,我想喝酒……我想喝精酿酒。”

    她水灵灵的大眼中写满了期待。

    通过吃瓜,她直接演化出了六种本源,堪称逆天。

    但,她通过吃瓜的提升速度,已经放缓。

    而精酿酒的效果……却非常好。

    其中蕴含的大道本源,比单纯的西瓜还要浓郁,还要深奥。

    毕竟,那可是李凡取六谷精华,亲自酿造而成。

    闻言,李凡怔了一下。

    这小丫头,要喝酒??

    年纪轻轻的不学好,学喝酒……将来不会成为个酒蒙子吧?

    他挺担心的。

    但,出于对天灵儿的奖励,他还是点点头,道:

    “你可以尝一点点,但,不可贪多。”

    天灵儿闻言,欣喜非常,顿时跑去将酒壶抬了出来,双手握着酒壶自己倒酒,一边朝着李凡道:

    “大哥哥,我不贪杯的,就倒一点点哦!”

    说着倒了一小半杯,端了起来,嗅着酒香,她满是兴奋,一小口喝了下去。

    顿时,她的小脸都是红了起来。

    酒上头了。

    一边品尝着,她一边问道:

    “大哥哥,刚才那首《游子吟》,是什么意思啊?”

    李凡颇为满意,这天灵儿,也学会求知了。

    他当即道:

    “游子吟,描写的是孩子临行之前,母亲为孩子精心缝补身上的衣服,深怕孩子归来太晚。”

    “而母爱,犹如三月阳光,让子女茁壮成长,所谓‘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是也。”

    他一边解释着,却发现天灵儿似懂非懂,便道:

    “你回想回想你娘亲对你的爱,就懂了……”

    天灵儿却是茫然道:

    “可是,灵儿没有娘……”

    没有娘……

    听到这话,李凡顿时怔住了。

    天灵儿……是单亲啊?

    没娘亲?

    “那,你爹呢?”

    “灵儿……也没有爹。”

    李凡心中,不禁顿时充满了同情啊,这不是单亲,这是孤儿啊!

    他小心翼翼地试探道:

    “那……你还有别的亲人吗?”

    天灵儿这才道:“爷爷……”

    她说着,眼睛忽然有些红红的,道:

    “爷爷让坏人打伤了,不知道去哪儿了,我想爷爷了……”

    “灵儿现在可以保护爷爷了……”

    李凡不禁起身,轻轻摸了摸天灵儿的头,道:

    “放心吧灵儿,你会找到你爷爷的。”

    灵儿也是擦擦眼泪,点着头。

    忽然,天灵儿像是感应到了什么,抬眼看向天穹之上,顿时大眼睛中写满了惊恐,道:

    “大哥哥……你快看,天上,天上那是什么……”

    李凡闻言,抬眼看去。

    只见天宇之上,雾蒙蒙的一片,灰色的铅云,遮天蔽日。

    李凡不禁心中一惊啊,这……好大的雾霾啊!!!

    这异界,怎么环境这么恶劣啊??

    又没有遍地工厂,没有高楼大厦、城市集群……生态怎么这么糟糕??

    这可糟心了啊,覆巢之下无完卵,现在雾霾还在天空上,要是落下来,那还得了。

    村里都要被牵连!

    糟心啊!

    “师父,我们回来了。”

    这个时候,门外一道声音响起,南风等人已经推门而入。

    李凡心情不禁好了些,弟子们回来了就好啊,不然雾霾来了,在路上赶路可难。

    “一切可还顺利?”

    他当即发问。

    南风道:

    “师父,麻烦已经解决了……”

    “不过,如今灰雾来袭,整个大墟界人心惶惶,师父,该当如何?”

    众人也都是期待地看着他。

    李凡闻言,却不禁苦笑了一声。

    南风说的灰雾,就是雾霾嘛,异世界的人都喜欢这样称呼,他已经习惯了。

    不过,面对这种级别的雾霾天气……只能躺平啊。

    或许那些修仙有成的高手,还能出点儿力,做点什么,自己这样练气一层的渣渣,以及一群凡人徒弟,实在是有心无力。

    他当即道:

    “不必多管……且随之去吧!”

    只能看命。

    闻言,众人却是一凛,顿时都是放心了啊。

    因为,师父这样说,那就意味着,这灰雾……他老人家根本不放在眼里啊!

    “南风,为师给你做了把琴,来试试琴音吧!”

    李凡接着开口。

    与其操心灰雾,还不如听上一曲,静心养性。

    南风顿时惊喜,师父做的琴??

    她朝着那把七弦琴走了过去,目光彻底被琴吸引了。

    众人见状,同样也都是震惊不已。

    “这琴……似乎蕴藏万古大道!”

    江离喃喃。

    “这是何等木料……太惊人了,比起桃树,都差不了多少啊。”

    林九正也是惊奇非常。

    “琴身如乾坤,通天地之势,琴弦如神线,切时间宇宙……这把琴…了不得!”

    云辰更是赞叹不已,他感觉这把琴,超越了阳间一切神器!

    “时间仓促,你先试试,将就用。”

    李凡朝着南风开口。

    闻言,众人却都是心中复杂了,时间仓促?将就用???

    在李前辈眼中,得什么层次的宝物,才能算是“不将就”?

    南风深深点头,道:

    “弟子尽力一试!”

    她当即坐下,纤纤玉手,放在了琴弦之上。

    轻轻一拨,琴声响起。

    就像是秋天晨露中吹来的一缕风,让场中所有人,都是感觉心中蓦然一清。

    刚开始的几个音节,她尚有些生疏,因为这把琴中,每一根琴弦之上萦绕的大道真意,远非她此前所用的琴所能比。

    但很快,南风渐渐熟悉,手指翻飞,似蝴蝶飘舞,似蜻蜓点水,整个人,几乎都与琴融为一体。

    琴声变得自然清越,犹如清泉石上流,好似山风吹古松。

    场中众人,都是不禁被这种琴声所吸引,一时间,忘记了一切俗念般。

    “这把琴……可以让我演化更高层次的琴道力量。”

    南风喃喃着,她素手轻拨,无形的音符,飞出了山村,飞向大墟界的天空。

    那些音符,化作了一只只神异的奇兽。

    有神光湛湛的凰鸟,有翻江倒海的真龙,有对天长啸的奔狼……

    音符化成的神兽,扑向天宇上袭来的灰雾。

    此刻,浓厚的灰雾,已经要降落大墟界上,这些神兽所至,居然将那灰雾震退!

    神域,某处天宇下,无尽灰雾之上,诡异老者感受到了阻挡,不禁狂怒:

    “谁敢阻我!”

    他气息滔天,探向下界的灰雾大手,爆发出滔天之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