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凡慕千凝 作品

第六百八十五章 孤单老人

    诡异老者全力出手,那灰雾大手的力量顿时倍增。

    大墟界,那已经被击退的灰雾,忽然卷土重来。

    在灰雾之中,更有诸多恐怖的灰雾异象闪过,似有大军奔驰,似有巨兽怒吼……

    音符化成的诸多神兽,在绝对的力量面前,顿时消散了。

    音符神兽消失,恐怖的灰雾,便要将整个大墟界包裹住了。

    那灰雾大手,缓缓聚拢,犹如握住了一颗鸡蛋般,就要捏爆大墟界。

    这一刻,大墟界所有人都匍匐在地,恐慌至极!

    就连小山村,小院中。

    南风的琴声中,都是不禁有了一丝滞涩。

    琴音微微一变,已经沉浸其中的众人,顿时心有所感,从那种忘却一切的佳境中脱离而出。

    “灰雾……逼近了。”

    “不好,我感觉大墟界……恐怕承受不住!”

    “南风姐姐的琴声,挡不住吗?”

    众弟子都是有些担忧。

    而旁边,李凡淡然听着琴声,此刻察觉到了南风琴声之变,不禁走过去,轻轻用手,握住南风右手,道:

    “心无旁骛,感受琴弦,与琴弦共鸣,人与琴和,破一切障!”

    此刻,南风感觉师尊温暖有力的手掌,她心中不禁轻轻一颤,旋即心中一定。

    她的手放在琴弦之上,轻轻一停,琴声暂落,她在感受琴弦。

    一时间,她感觉像是有泉水从手指上流过,仿佛有清风吹过手心,仿佛有冰雪让指尖微颤……

    那是琴弦自身的无数大道,是这天地间的自然真意。

    她仿佛忘记了一切,琴弦成为了心弦,琴意成为了心意。

    李凡感觉到了南风心境已定,道:

    “琴弦与心弦共振,心意与琴意共鸣……且感受这一瞬!”

    他握住南风的手,轻轻往前一拨。

    这一次,琴弦之上,道意流转!

    素手一挥,顿时七种声调共同迸发。

    如大珠小珠落玉盘,银瓶乍破水浆迸。

    琴弦自带的大道之音,此刻化作一条滔滔大河,奔涌而出,化作银色的瀑布,逆势冲天,直逼苍穹。

    这股琴音,仿佛超越了一切!

    此刻,整个大墟界,生灵皆是有感。

    山间的泉水,此刻翻转跳跃,速度加快,匍匐在一旁的小鹿,不禁弹越而起,轻盈活泼。

    林中的落叶,翩然起舞,像是有了灵,而软倒在鸟巢中的鸟儿,忽然振翅而飞!

    江河奔涌,万灵有感,六种天地源气迸发而出,随着天穹中那道琴音瀑布而舞动!

    那条瀑布,逆天而上,冲击而去。

    灰雾如重重堤坝,琴音似奔涌大河。

    轰!

    琴音所致,那重重叠叠的灰雾,忽然间被直接冲破了。

    仿若决堤!

    已经握住了大墟界的灰雾大手,这一刻直接炸裂开来!

    大墟界,苍生有感,所有人都是震惊了。

    “灰雾被破?”

    “那银白色长河,是什么?”

    “仿佛是最高的自然之道,像是一种令人可以忘却一切的音乐……”

    世人震惊不已。

    而此刻。

    小山村,小院中。

    所有弟子等,也都是震撼无比。

    方才一瞬,李凡握住南风之手,轻轻一拨琴弦,他们感觉到了一种至高无上的真意。

    仿佛一个全新的世界,出现在眼前!

    此刻,天穹之上,灰雾破尽!

    而李凡,已经松开了南风的手。

    南风整个人的心神,已经彻底和琴合为一体。

    之前,她感觉面对这把琴,就像是一个胆怯的孩子,因为这把琴的大道太无上了。

    但方才师尊轻轻一带,她感觉,每一根琴弦,都在争相呼应着她的指法。

    她一往无前,继续弹奏着。

    而此刻。

    旁边的大黑狗,忽然鬼鬼祟祟地走过来,趴在南风脚边,闭上了眼睛。

    在南风琴上流泻出的琴道长河中,顿时多了一条大黑狗,在随之遨游!

    这琴道长河,不断冲出小院,冲上云霄。

    银白色的琴道瀑布,顺着亿万里灰雾轨迹,逆流而生,直接穿越了界壁,朝着神域而去。

    而此刻。

    神域之中。

    无尽的灰雾之上,诡异老者猛然脸色大变。

    “什么?居然有人……破了我的手段?!”

    他惊怒非常。

    “这一界该死,该死,胆敢忤逆灰雾,都是应当寂灭的生灵!”

    他怒吼着,更加疯狂了。

    但,就在此刻。

    从他撕裂的界壁裂缝之中,忽然有一股惊天的琴音响起!

    “什么东西?”

    诡异老者震惊地看去,却只见那裂缝中,银白色的音符长河,冲击而来。

    “这……白雾之道?!”

    诡异老者愤怒至极,他感应到了……

    这音符长河中,蕴含白雾之路的某些恐怖真意!

    “这世间,有前白雾时代的恐怖巨头吗?”

    他怒吼,他全身的灰雾本源都要爆炸般,不由自主,疯狂涌动,裹挟万重灰雾海,镇压这银白色的音符瀑布!

    轰!

    万重灰雾落下,空间都被压塌了。

    黑洞万千里,诡异无数层!

    那银白色的长河,居然要被压制住了。

    “不对,这琴道……不是来自巨头,反而像是……某个低层次的修者弹奏出的。”

    接触到琴道长河,诡异老者顿时吃惊了。

    “这音符,应该是出自一位低层次的神帝……区区一个神帝,怎能发挥出这么强的力量?”

    “除非……除非其手中,有蕴藏白雾大道的混沌宝琴……”

    老者眼中的灰雾,顿时涌动起来。

    “我必得之!”

    他大呼,裹挟无尽灰雾,要亲身冲下界去。

    此刻的银白色音符长河,已经完全被他压制了。

    然,就在此刻,在音符长河中,忽然响起了一声狗叫!

    “汪!”

    这声狗叫,就在他身下的音符长河中。

    诡异老者纵然处在迷失疯狂之中,听到这声狗叫,却依旧是一个激灵,猛然看向身下。

    然后,他看到了一条大黑狗,从音符长河中跃出。

    然后一口……

    狠狠地……

    咬在了……

    “啊!!!”

    诡异老者,顿时仰天痛呼。

    这一声惨呼,凄厉到了极点,简直是传遍了整个阳间。

    老者猛然捂住裆部,跳了起来,这一跳,简直跳了十万八千里啊。

    “我的蛋,我的蛋,我的蛋……好痛啊!”

    诡异老者简直疯了,他的蛋……

    又被咬没了一颗。

    此刻,身为一代道祖级人物,他痛的眼泪都淌下来。

    同时,失去了那颗蛋之后,体内疯狂的灰雾本源,顿时有些安静下来,像是失去了力量,他也恢复了些许神志。

    “尼玛……什么仇,什么怨,你咬我第二次!!”

    “你特么不是人,你是狗,你个狗东西!”

    诡异老者转头,指着那大黑狗,满脸悲愤,怒骂着。

    他恨不得吃狗肉,剥狗皮……

    自己辛辛苦苦,才重新长出来的蛋啊…………

    现在又没了,又没了!!

    自己又成了孤蛋老人……

    有这么损的狗吗?他心态都崩了啊。

    而那大黑狗,却是狗眼中写满了森然,继续追了过来。

    “汪汪,汪汪汪!”

    听到这狗叫声,诡异老者浑身汗毛都竖了起来,他下意识捂住另一颗,转身就逃,毫不犹豫啊!

    他妈的,不打了,就算打得过他也不想打了。

    这狗东西,不讲武德,打个屁!

    而后方,天宇之中,大黑狗兀自追个不停,很久很久,大黑狗才停了下来,兀自愤愤怒道:

    “老杂毛,敢打我,本帝见你一次,咬你一次!!”

    “汪!”

    ……

    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