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凡慕千凝 作品

第六百八十七章 去神域

    神域。

    某处秘地中。

    这方空间,像是和外界彻底隔绝了,时间和空间上的联系,都已经不存。

    这一重乾坤之上,一个佝偻的老者,负手而立,默立于青铜巨门之前。

    已经过去了数月,他却纹丝不动,就像是化成了雕像。

    似乎他所有的生命、意志、能力,都已经绷紧,如同拉满的弓,只要当青铜巨门被打开,他就会如快箭一般射出。

    在他身后,一群尊者,惴惴不安。

    景道尊者等,面面相觑。

    “青铜巨门后,真的有帝者归来了吗?”

    “我们已经守了数月,应该不至于吧……”

    “帝庭消隐,神域恐怕生乱……”

    一秒记住https://m.

    众人都是低声议论着。

    忽然,青铜巨门前佝偻的老者,猛然回头,看向了他身后的时空。

    他的老眼中,闪过一抹震惊之色。

    “怎么回事……阳间的方向,为何传来了剧烈的不祥之感?”

    “看波动,像是上路了的灰雾生灵……”

    阳初低语着。

    他以大法力,将帝庭与整个阳间隔开了。

    阳间之人,不可能再感知到帝庭,但是,他却能感应到阳间的波动。

    就在方才,他感应到了阳间的灰雾气息……

    “难道说,已经有奸细,渗透进入了阳间?”

    阳初神帝的脸上,无比郑重。

    这一刻,他握紧了拳头,想要杀回去。

    但,就在此刻,他手中的黄钟,忽然一声轻响!

    “不好……青铜巨门后,也有人接近了!”

    他凝重开口,道:

    “大战……要开启了吗?”

    ……

    此刻。

    青铜巨门后。

    到处都是残破的世界沉浮,独立的岁月碎片,构筑了一条条彼此不想通融的天堑,让青铜巨门后的时空,显得光怪陆离。

    此刻,一条大黑狗,正趴在青铜巨门后睡觉。

    忽然,它耳朵一竖,目光穿越沉浮错乱的时空世界,看到了某条归路之上,正在走来的生灵:

    一位浑身黑色长袍的强者,身上散发着滚滚魔气,但长袍上却充满了虫洞,几乎快要腐朽,手中持掌着一方魔印,那印已残缺!

    一尊身上有黄光散发的老者,摇摇晃晃,脖子上挂着九个锈蚀了的黄环,他呼吸的每一口生气,都在黄环中轮回,重入他的躯体……

    一个狼狈削瘦的中年道人,道人手中提着一把破桃木剑,桃木剑上,已经长满了腐烂的白毛……

    大黑狗以神目,看到了这些来者,狗眼中也有一丝凝重。

    “有人想要以这几颗棋子,试探此界?”

    它低语着,道:

    “有得玩了……汪!”

    ……

    而此刻。

    阳间下界。

    第四十九星域,大墟界。

    一切危机都已经破除。

    大墟界生灵无不欢腾,惊喜非常。

    “是荒天之主!”

    “一定是他老人家出手了,那琴道长河,正是从葬神大荒的方向腾起的!”

    “荒天之主在,大墟界永无忧愁!”

    全界的生灵,此刻都是在朝着葬神大荒的方向,膜拜着!

    南域与中州的交界处,妖帝和陆守石,都是恍惚不已。

    “这便是那位隐士高人的手段吗?”

    陆守石眼中写满了敬畏,道:

    “不愧可布局万古的人物……”

    妖帝更是有些发抖,道:

    “看来黑大帝身后的,是真巨佬……真巨佬啊!”

    它狗眼中充满了羡慕,道:

    “汪,我终于知道,黑大帝为什么这么厉害了,要是能舔到这种巨佬……我也行啊,汪汪汪!”

    它羡慕的狗眼流泪啊。

    而另一边的昊鸣尊者等人,则是直接呆滞了,久久不能自语。

    这一幕,已经超出了他们的认知。

    “灰雾重现,灾厄纪元几乎要重演了……”

    “但是这一界,却有这等高人,能镇压灰雾……”

    昊鸣尊者深呼吸了一口,而后,他朝着葬神大荒方向,深深行礼。

    谵璇等人,也是同样行礼,不敢不尊。

    尤其是谵璇,此刻她的心中,已经被震撼得无以复加……

    她现在才发现,自己,依旧低估了这一界!

    弹出那琴道长河的人,才是这一界真正的大佬!

    “这位女皇,如今神域大乱,灰雾祸世,真的需要这一界的前辈,出手镇压啊……”

    昊鸣尊者朝着葬神大荒一礼毕,转身看向木婉清,老眼中写满了希冀。

    木婉清闻言,却是摇摇头,道:

    “世间一切,皆在李前辈掌中,我等,不必担心。”

    她相信,所谓的灰雾降临、阳间大祸等,都必然在李前辈局中,他老人家,自有决断。

    ……

    小山村。

    小院中。

    南风琴音已停,她的脸上,已经有了一层微微细汗。

    弹奏此琴,她的一身神力,几乎都耗尽了。

    她的修为,还不足以支撑她弹奏完忘尘曲,方才演奏的,只是一个序曲。

    而小院中的众人,都是深深震撼。

    “那诡异灰雾,堪称阳间大祸,神帝来了,都未有匍匐等死……但是,南风师姐却能镇压之……”

    “主要是这把琴……太逆天了。”

    众人纷纷开口。

    而李凡此刻,也是笑了笑,道:

    “且借琴声忘尘俗,何愁乾坤满灰雾。”

    “大家喝茶。”

    当即兀自坐下了,品着一杯清茶,怡然自得!

    见状,众人都是不禁心生敬仰!

    “这,便是师父的风度……乾坤满灰雾又如何?在他老人家看来,根本不值一提!”

    苏白浅的眼中,闪过一丝崇拜之色。

    “师父在,妖魔鬼怪都不怕……”

    紫菱更是欢喜,道:“师父我也要喝茶。”

    “何为高人?面对惊天巨变,依旧有波澜不惊的气度,有淡然饮茶的胸怀……这就是真正的高人啊。”

    云辰也是感慨着,不禁开始喝茶了。

    一群弟子也都是彻底淡定下来。

    “对了师父,”

    这个时候,南风起身,再次开口道:

    “还有一件事,想要请您老人家示下。”

    李凡闻言,道:

    “何事?”

    南风道:

    “神域有修者前来,声称灰雾祸乱世间……想让大墟界搬迁至神域,不知师父意下如何?”

    她发问。

    云辰此刻也是紧张地看着李凡。

    李凡闻言,思索了一下,很快就明白了南风言下之意!

    看来,应该是大墟界的生态环境恶化了,所以,神域的修者,想要把大墟界搬走,以此改善环境。

    想到此处,李凡不禁感慨,不愧是修仙世界,修者果然厉害,厉害啊!

    看看自己,当初为了治理村里的一点点雾霾,种树挖沟、开渠建墙……啥都干,可累了!

    人家神域来的修者,面对整个大墟界的雾霾,却是如此的直接,把整个世界搬走!

    强,太强了。

    这就是修者的魅力吗?

    李凡心中充满了向往,充满了羡慕啊。

    同时,他也不禁叹了一口气,自己这个练气一层,什么时候才能有这样的本事?

    一辈子都不可能实现了吧……

    自己在这个世界,真是个废柴啊……也就是这些弟子,才会对自己如此尊敬,把自己视作主心骨,遇到世界存亡的大事,还来问自己……

    实际上呢,自己哪儿有资格,去关心世界搬迁这种大格局的事情……

    不过,既然弟子发问了,他也就随便答道:

    “挺好的,既然神域修者来了,那去了神域,免得雾霾滋扰,也是一件好事。”

    闻言,众人都是一凛。

    “李前辈……答应去神域了?”

    云辰顿时激动了。

    也就是此刻,在大墟界,忽然有一株金色的巨树,从葬神大荒中眼神而出,铺天盖地!

    那是……世界树!

    此刻,世界树仿若承载万千大道,每一片叶子,都绽放出大道之力。

    大墟界,忽然自第四十九星域中……开始跃迁!

    朝着神域……跃迁!

    速度极快!

    这一刻,大墟界所有人,无不是震惊非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