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凡慕千凝 作品

第七百七十章 大黑狗被坑

    拍卖开始!

    顿时,整个拍卖厅都是一静。

    所有人都期待非常。

    这场拍卖万众瞩目。

    “这场拍卖的宝物,大家想必都已有耳闻。”

    “萱吟也不耽误了,下面开始拍卖第一件拍卖品。”

    “第一件,乃是一柄短剑的剑柄。”

    随着白萱吟的话语,两个角色丽人,端上来一个玉盘。

    玉盘中,有着一柄烂竹管似的东西,乃是一个破剑柄。

    “根据鉴定,着剑柄中已经不存在神性气机,”

    “但是,这剑柄乃是研究前白雾时代那位大人物的绝好材料,剑柄之上,有可能留有他武道的痕迹!”

    “剑柄起拍价,五十万低级源石,每次加价不低于五万源石,现在开始!”

    白萱吟的话语落下。

    但是,在下方的拍卖大厅中,却竞拍者寥寥。

    因为,镇世阁鉴定都说已经没有神性的东西,普通人拿着,又能研究出什么东西来?

    最终,也只有两三个人竞拍,那剑柄被人以七十五万低阶源石的价格拍走。

    紧接着又拍了几件古物,都号称与前白雾时代的武尊有关,但,都没有引起波澜。

    “接下来是一块布片!”

    白萱吟微笑道:

    “布片之上,染着血迹,有人猜测,是武尊遗留之血,也有人认为,是武尊生前敌人的血!”

    “起拍价一百万低阶源石!”

    这份拍卖品,顿时让等待已久的场中热起来。

    “一百一十万!”

    “一百二十万!”

    ……

    最终,这拍卖品被人以一百八十万低阶源石拍走。

    堪称一份小天价!

    “下一件藏品,乃是一堆泥土,这些泥土,也沾染上了武尊的气息,有可能是武尊生前修行地的。”

    “而且,这些泥土还拥有一定神性,根据鉴定,用这些土,有一定几率,培养出六星级宝药!”

    白萱吟接着开口。

    这一次上台的,乃是一堆淡黄色的泥土,泥土用一块古兽皮兜着。

    “所谓的有一定几率……是多少?”

    白萱吟话音刚落,下方就已经有人发问。

    这……很关键。

    白萱吟没有隐瞒,道:

    “百分之五左右!”

    百分之五!

    这个数字一出,很多人心中一沉。

    百分之五,未免……太低了。

    “正常,但凡概率高一点儿,这种东西,根本不会流出。”

    “说的也是,百分之五……也是一场赌。”

    “对于很多卡在五境瓶颈的修者来说,百分之五的概率,值得一搏了。”

    众人议论纷纷。

    纵然只有百分之五,这些泥土,依旧不减其吸引力。

    “起拍价一百二十万低级源石!”

    白萱吟接着开口,道:

    “现在开始起拍!”

    她话音落下,顿时各种出价声此起彼伏。

    “一百三十万!”

    “一百六十万!”

    “两百万!”

    场中热闹了起来。

    毕竟,六星级灵药太少了,但凡出现一株,都会引发大争抢。

    因为一株六星级灵药,意味着一位六境高手。

    这对那些五境势力来说,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这些泥土,我拓拔流雪要定了,五百万源石!”

    一道清丽的声音直接响起。

    拓拔流雪!

    很多人神色微微一变。

    拓拔流雪,北临皇朝的公主,来了!

    她自报姓名,显然是要代表整个北临皇朝,拍下这些泥土。

    如此一来,很多势力,或许会知难而退。

    “五百一十万!”

    “五百二十万!”

    但依旧有人跟!

    毕竟,相比于六境宝药的吸引力,北临皇朝的震慑,压不住。

    “一千万!”

    拓拔流雪的声音再次响起。

    场中暂时一停。

    “呵呵,听说北临皇朝的老祖,时日无多,再不突破六境,就要化道了……看来北临皇朝急了。”

    “这泥土所剩多少药性,存疑,为了百分之五的概率,花这么多源石……有些不智了。

    “一千万……还在范围内,可以再跟一跟。”

    很多人低语。

    紧接着,还是有人跟价。

    “一千一百万!”

    “一千二百万!”

    但,虽然还有人跟价,但已经很少了。

    一千万以上,四境势力根本无法角逐。

    都是六境、五境势力在跟。

    “三千万!”

    拓拔流雪的声音再次响起。

    清丽之音,却每一个价格都惊人至极!

    这个价格一出,很多五境势力都犹豫了。

    一个五境势力的积累……当然拿得出三千万。

    但,那样代价太大!

    一般的五境势力,必然元气大伤,数年乃至数十年都会停滞。

    付出这么大的代价,就为了赌那百分之五?

    似乎……并不值得!

    “三千万?有些意思,可惜了,老夫不是很想看到北境再多出一个六境势力。”

    某个角落中,一个老者低语,他乃是来自太灵宗的长老,名为郭万轩。

    “三千一百万。”

    他淡淡开口。

    “三千五百万!”

    拓拔流雪咬牙硬撑。

    这泥土……对北临皇朝太重要了。

    甚至可以说,关系到了北临皇朝的兴衰。

    “四千万。”

    郭万轩微微一笑,继续开口。

    这个数一出,拓拔流雪的那边,顿时陷入了久久的沉默。

    这个数字……是个分水岭。

    继续跟下去,北临皇朝也不是不可以。

    但,那意味着……北临皇朝都会元气大伤!

    伤筋动骨,就为了百分之五的概率……她纵然想赌,也有一个度。

    “四千万一次!”

    而台上,白萱吟已经美眸放光,开始倒数!

    这个数字,远远超过预期。

    本来,镇世阁预测,这泥土最终拍价应该在二千八百万左右。

    现在……多出了一千二百万。

    血赚。

    同时,她也不禁期待起来,她可是知晓,在这场拍卖会最后,还有逆天的宝药会拍卖……

    区区百分之五诞生六星灵药的概率,都卖出这等高价……那等灵药,无法想象。

    到时候,该是何等场面?

    “四千万两次!”

    她一边想着,一边继续倒数,定音锤即将落下。

    “五千万。”

    但就在此时,在某个二楼包间中,却起了一道声音。

    瞬间,所有人都是一震。

    五千万?!

    这是哪个势力?

    这是拼命了吗?

    拓拔流雪不禁转头看向二楼,是谁……这么大的魄力?

    声音……为何有种熟悉感?

    郭万轩也是看向二楼。

    北境,还有比北临皇朝,更迫切想要突破到六境势力的?

    他冷笑,无论是哪个势力……他不会允许对方得到这种机会。

    “五千五百万。”

    他直接跟。

    众人都是一惊。

    这两人……耗上了?

    听到这,白萱吟高兴得整个人都快跳起来。

    六千万!

    真赚大了。

    她不禁朝着二楼看了一眼,美眸中甚至感激,这二楼托了一手,赚了更多钱。

    如果不是知晓,镇世阁从来不做这种事,她都要怀疑二楼是阁内的托了。

    “六千万一次!”

    “六千万二……”

    “次”字尚未说出,二楼隔间中,声音已经继续响起:

    “一亿。”

    一亿这个数字一出,场中猛然一静。

    这……这太败家了吧?

    这是某个五境势力,拼着元气大伤也要争吗?

    值得吗?

    一个亿的源石,足以耗尽一个五境势力的积累!

    而且,此刻把源石都耗尽了,还如何竞争后面的武尊法?

    就连郭万轩,都是怔了一下。

    一个亿……

    纵然他想狙击,也无奈了。

    带来的源石,不可能在这泥土上花光。

    “老夫不……”

    他准备开口,说不争了。

    但二楼的声音直接打断了他。

    “两亿!”

    两亿……

    又翻了一倍?

    场中众人,都是有些炸毛了。

    草,这谁啊,疯了吧?

    有必要吗?

    拍卖台上,白萱吟都是怔了一下。

    两个亿?

    没听错吗?

    她都要怀疑,是不是有人乱出价了。

    但,她却深深知晓,喊出两亿天价的人,乃是真正的贵宾!

    这一刻,白萱吟感觉自己浑身的细胞,都有些战栗起来。

    这是她拍卖以来最大的一单。

    职业巅峰啊!

    她深呼吸,不可说的部位起伏不定,道:

    “两……亿……一次!”

    “两亿……两次!”

    “两亿……三次!”

    “成交!”

    她敲下定音锤。

    实际上,全场没有任何疑问。

    两亿天价……无人能竞争。

    “二楼的这个家伙,看来财力非常雄厚,后面竞争武尊遗法,要重点关注他们!”

    “究竟是哪个势力……这令我很好奇!”

    “哪个势力敢如此挥霍……?”

    很多人在猜测。

    一堆泥土,以及那张古兽皮,被人很快送到了二楼,龙子轩等人所在的房间。

    韩和亲自送来!

    “诸位贵宾,这便是您们拍下的藏品。”

    他脸上带着一抹复杂之色。

    妈的……暴发户花钱就是猛啊。

    两个亿买这么个玩意儿……

    他感觉佛了。

    “好,辛苦了。”

    龙子轩说着,接过那兽皮,及其中包裹着的神土。

    韩和关上了门,离去了。

    “死狗,快看看,这是谁的遗书啊?”

    吴大德好奇地开口。

    众人都是围了过来。

    他们进入拍卖会,可以说,主要的目的……就是这兽皮。

    大黑说,可能是十尊或者十灵的遗书!

    大黑狗人立而起,一挥爪子,那些所谓神土,都洒落在一边,然后,它……忽然伸出大舌头,猛然舔了几口那古兽皮。

    见状,吴大德等人都是懵了,大黑狗这是干啥?

    但是很快,在那古兽皮上,居然浮现了一些淡淡的印记。

    众人凝神审视。

    那些印记逐渐明显。

    “咦,这……怎么像是乌龟的爪子印?”

    清尘开口。

    “对……真的很像啊。”

    龙子轩也是道。

    这古兽皮上的痕迹,和江离的小乌龟……爪子非常相似。

    大黑狗见状,却是急忙往外喷口水,道:

    “汪……呸!这特么……是哪只死乌龟留下的!”

    “都是它的脚印……汪,本帝白舔了!”

    大黑狗愤愤然,它感觉被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