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凡慕千凝 作品

第七百八十三章 玄武密文

    小狼、小马、小黑鱼、小金牛、小红鸟、小猴子、小乌龟、小麒麟、小狐狸,九种珍稀动物,全齐了。

    神血草、原始神葡、不熄树、熔金树、菩提树、九转宝竹、麒麟树、两叶草……共计八种。

    只剩下最后一种珍稀植物了。

    想到这里,李凡感觉心中终于有了希望。

    只差一种了!

    再收集最后一种,自己就能迈过炼气期。

    下一个境界……筑基?!

    到了这个境界,在修炼界中,终于不算最底层了。

    李凡可是知道的,一般来说,金丹期就算是高手了,元婴期则是真正的大佬,大乘期……那简直不敢想呀。

    而自己,即将筑基!

    筑基……在一般点儿的门派中,都算是中层了吧?

    他不禁深吸了一口气,告诫自己,苟住!

    等,等到自己成为金丹期大佬那一天,世人将会明白,在这不起眼的小山村中,也藏着一位高人呐!

    悄悄修炼,然后惊艳所有人!!!!

    “有线索了?在何处?”

    李凡不禁发问。

    龙子轩道:

    “启禀师父,最后一种珍稀植物,是莲花。”

    “生长在南海。”

    李凡一听,不禁意外。

    不愧是珍稀植物啊,生长在海里的莲花?

    还……真是没有见过。

    不过,南海,这听起来,就很遥远的样子啊……

    “明日再出发吧,今天晚上,为师给你们做一顿好吃的。”

    “宫雅,把冷箱里面的肉,都拿出来,好久没好好吃顿肉了。”

    李凡心情颇畅,当即开口。

    闻言,诸多弟子都是欣喜高呼。

    晚上,李凡亲自下厨,云溪和宫雅在一边帮忙。

    趁着李凡去做菜,吴大德、龙子轩、清尘三人,以及大黑狗,却是走了过去,围住了江离的乌龟。

    小乌龟正在慢悠悠地吃着桃树掉落的叶子,此刻见状,顿时头一缩,道:

    “你们……你们想对龟爷干啥?”

    它很警惕啊,道:

    “大黑啊,咱哥两可不兴互坑啊!”

    大黑狗冷幽幽道:

    “放心,本帝才不坑你。”

    “有个东西,找你认一下。”

    说着,他们将在镇世阁拍到的那张古兽皮拿了出来。

    小乌龟看到那古兽皮,顿时怔住了,道:

    “不对……这玩意儿……怎么看着这么眼熟啊?”

    它有些迷茫了。

    “玄武密文,应该是你失忆前……自己写的!”

    大黑狗接着道:

    “就算你失忆想不起来了,你应该也能读懂啊,快认认!”

    小乌龟点点头,道:

    “懂……本龟爷倒是能看懂的……”

    它当即低头,开始仔细地辨认兽皮上的“龟爪印”。

    这一刻,众人都是好奇地围了过来,就连桃树,都是有一支树枝低垂过来,一支老母鸡抬眼,似在等待,一条金鲤紧贴水面,如在聆听。

    小乌龟看着古兽皮,一字一句念道:

    “大事不好了。”

    “她把自己斩了。”

    这两句话一出,所有人都是一惊。

    谁?

    谁斩了自己?

    “快,接着说!”

    大黑狗着急了。

    小乌龟接着道:

    “白雾的尽头是灰雾。”

    “绝命十二赌,换十二强者镇十二邪尸,守一世太平。”

    “我担心……‘那位’已成鬼!”

    它念完之后,抬起头,眼中都是有些发毛,道:

    “我……我念完了。”

    它看向大黑,道:

    “大黑哥哥啊,这是怎么回事,我怎么感觉心里发毛……不踏实啊。”

    而闻言,众人都是面面相觑。

    ——“白雾的尽头是灰雾。”

    ——“她斩了自己。”

    ——“绝命十二赌,换十二强者镇十二邪尸,守一世太平。”

    ——“‘那位’已成鬼。”

    ……这些文字,每一句细想下来,都让人毛骨悚然。

    因为,他们都已经明白,前白雾时代,诸多强者口中所指的“那位”……

    很有可能就是师尊!

    然而,乌龟当初留下的密文却说,“那位”已成鬼?

    ……这,怎能令人不惊悚?

    “不……师尊绝不可能是鬼。”

    南风笃定地开口。

    “对……师尊如果真的是‘那位’,那么这书信中所说的,就不成立。”

    “师尊无敌!”

    一群弟子,都是不禁摇头。

    对乌龟所留的这句话,他们都不信!

    因为,师父对他们来说,就是无敌的信念。

    “桃姐……”

    大黑狗却是有些忐忑地朝着桃树那边看去。

    它也有些拿捏不准,在请桃姐解惑呢。

    但,却只有一道清丽淡然的声音,在众人脑海中响起:

    “万古诸天之文字,不可涉主人。”

    只此一语。

    “汪……对啊,主人的境界,早已是不可书写、不可探查!”

    “除非主人自己书写,否则世间何人能留下与他有关的文字?又有何种文字,可以承载那种伟力?玄武密文也不可能!”

    闻言,大黑狗顿时放心了,它笃定地道:

    “这兽皮上写的‘那位’,肯定不是主人!”

    “是本帝格局小了……”

    众人闻言,也不禁点头。

    “大黑哥哥啊,那我写的‘那位’会是谁啊?”

    小乌龟却还很不安地发问。

    “很简单,你见到了别的鬼,以为是主人。”

    大黑狗猜测了一下。

    众人闻言,都觉得……应该是这样。

    乌龟当年,肯定见到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让它误以为是“那位”。

    “那其他的文字,又是什么意思?”

    吴大德挠挠头,很疑惑。

    众人也都是不解。

    但这一次,桃树却并没有再解答。

    鸡群也照常啄食着地上的玉米,锦鲤恢复了游动。

    “当年,乌龟应该是让她救了……”

    大黑狗兀自低语,道:

    “被她所救,失去记忆前看到的画面,应该与她有关……”

    “她斩掉了自己?”

    “绝命十二赌?她和别人打赌了?……十二邪尸……这个可能与十尊前世的死有关系……”

    想着想着,大黑狗怒了,道:

    “汪,本帝的狗脑袋都大了!你个死乌龟,写遗书也不写明白点儿,搁这儿让大伙猜谜呢?”

    闻言,乌龟也是用爪子挠挠头,道:

    “我也不知道啊……说不定我当时都快断气了,所以只能留下最关键的信息。”

    “乌龟说的有道理。”

    这个时候,清尘则是开口,他道:

    “混沌祖界,后白雾时代笼罩着的迷雾,必然与这上面所写的内容有关。”

    “等明天我带着乌龟,和龙师兄走一趟,或许能有什么收获,也说不定。”

    闻言,众人也是点头。

    现在,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可以吃饭了。”

    这个时候,厨房里,李凡则是端着两盘菜走了出来,云溪和宫雅,紧随其后。

    顿时,诸多弟子都是将乌龟谜语放在了一边,围坐在一起,开始吃饭。

    今天的饭菜十分丰盛,各种肉菜、硬菜很多。

    小院中,一片欢声笑语。

    夜幕四合,已是夤夜。

    李凡和弟子们,都已经熟睡。

    寒凉的晚风吹过,空荡的小院中,老母鸡的声音响起:

    “她跟随主人的步伐,也踏出了那一步。”

    “斩去白雾身,踏上灰雾路……她创立了九法,想来应该是成功了。”

    “十二强者镇十二邪尸……应该是她当年离开祖界时留下的后手。”

    桃树枝条轻垂,道:

    “祖界之外,大幕重重,我已察觉到了诸多的猩红鬼眼,窥伺了无数的纪元。”

    “她昔年面对的大祸,比我们想象中……要更难。”

    “四域八荒为阵,十二强者为城,护住了混沌祖界,等待主人归来。”

    “当年她若没有挡住那场大祸,没有为主人留下归来的灯……或许主人真的会……”

    老母鸡也是默然良久,道:

    “待大幕揭开,战争,或许也该降临了……”

    池塘边,龙影震天,一头神圣真龙怒吼:

    “我龙族……早已备战多时了!”

    战意惊天!

    “不要每次都大呼小叫,显得你很憨哎……”

    桃姐却是开口,话语中似乎有些嫌弃,道:

    “友情提醒一下……主人他们冷箱中的肉,不多了。”

    那真龙怔了一下,紧接着没入水中。

    月色如水,小院安静。

    ……

    同时。

    武荒界。

    东荒某处,山川起伏连绵之地。

    此地极为恐怖,散发出浓郁的禁忌气息,在这片禁地入口处,一块通天的巨石上,隐约间写着三个荒古大字:

    “武荒禁!”

    ——自古以来,武荒禁,一直是武荒界的禁地。

    无人敢踏足!

    然,月前,却有一具石棺,自天外飞来,落在武荒禁的最高峰之上。

    武荒禁中,无数的荒奴,正采摘着一株株禁地中的宝药,送到那石棺所在的山峰之前。

    在山峰之下,无数强大的荒奴,深深一跪之后,当即离去。

    随后,却有两个少女,自山峰上走下,取走那些禁忌宝药。

    “灵儿姐姐,棺木中的那位,究竟是什么存在?为何要赐给我们这么多宝药?”

    其中一个少女,好奇地发问。

    另一个一身如火长裙的少女,却是摇头道:

    “不知道。”

    “但你我不必多问,那位显然与李前辈有旧,应该是念在那两幅画的恩情上,才对我们这般好。”

    这两个少女,赫然便是慕千凝、火灵儿!

    ——自从阴间进入阳间之后,她们本来一直在等待小山村的出现。

    后来,在阳间神域,听到了荒天联盟的消息,她们赶赴的途中,却恰逢异道者出世,阳初神帝、祖天道战异道者失败。

    当时,她们准备用李前辈赐予的白虎帝峰图等,相助阳初神帝等人,却引动了石棺。

    李前辈所画的画作,被棺木中的存在拿走,而她们两人,以及阳初神帝,更是被卷着到了混沌祖界,出现在武荒禁中。

    这段时间,她们已经习惯了这种生活。

    守在石棺周围,武荒禁中的荒奴会送来很多宝药,供她们修炼,同时,棺木中偶尔会有经文显现,供她们学习。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见到李前辈,才能再见到南风姐姐她们……”

    慕千凝微微一叹,美眸中写满了思念。

    她们取了灵药,回到那山峰之上。

    石棺屹立于上,阳初默然侍立在一边,距离约十几步远,每天恭敬肃穆如此。

    “前辈,宝药取回来了,快请服用吧。”

    慕千凝朝着阳初开口。

    阳初点头道:

    “好。”

    说完,他对那石棺行三叩九拜之大礼,完了之后,才过来开始吸收宝药。

    ——当年,阳初神帝乃是追随十灵等前往阳间的老兵,后来,故人死绝,阳初为了能在阳间藏身,守护净土和火种,他自斩一刀,斩去了混沌境界的修为。

    如今,他的修为已经重新迈入混沌,正在重走修行之路。

    他等于活出第二世,这一世的修行,远远比前一世更加强大。

    三人默然运转玄功。

    然,此刻。

    禁地深处,一道声音响起。

    “呵呵……昔年你与我有赌约,我为你镇守邪尸,直至后世有人来,为我指明前路……如今已经到了大变之世,恐怕没有你说的那后世之人了。”

    “就连他留在海上的药,都要被灰雾生灵占据、炼化了。”

    “他死了。”

    禁地在躁动,仿佛有某种恐怖的存在要出来一般,一只大手,朝着那山峰上而石棺探去。

    然,石棺中却只是一道气机垂落。

    瞬间,这大手直接被压散了!

    地底的恐怖存在,不甘地低吼,道:

    “……该死的,居然还这么强……”

    “看在你拳头大的份上,我就再等几天!”

    “倘若到时候,没有人来为我接续断路……我要屠灭整个祖界!”

    ……

    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