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凡慕千凝 作品

第八百二十八章 春日见君君如梦

    一曲高山流水,南风与音尊邪尸之间,识海互窥,得见彼此内心的真相。

    南风得见音尊记忆中的景象,她虽然为之震惊,但道心终究坚定。

    而此刻,音尊在观南风的识海。

    当她翻阅南风的记忆之书,在南风的脑海之中,却有一道琴音忽然响起。

    “不……!”

    感受到这琴音,音尊瞬间一震,空洞的眼窝之中,都流露出一种不可置信的骇然之色!

    “这琴音……”

    “是那位?是那位吗?!”

    音尊不可置信地开口。

    纵然,在她的认知之中,那位已经变成了鬼,已经迷失疯魔,但,现在听到那位的琴声,她依旧心为之惊、神为之夺!

    恍惚间,音尊分明看到了一位不可言说的存在,存在于南风的记忆之中。

    此刻,只因为她观南风之识海,故而得见南风记忆中的那人!

    音尊看到,那是一个飘逸而出尘的青年,于小院中弹琴,琴音肃杀,似乎可斩灭天地间的一切道!

    ——那是南风记忆中,师尊李凡第一次弹奏“帝尊破阵曲”时的画面。

    音尊看到,那是不可言说的无上存在,随手拨动三两琴弦,却化尽世间的一切俗念,让人心境超脱,忘却一切。

    ——那是南风记忆中,李凡教授“忘尘曲”时的琴音。

    那是一座小院,一个小山村……

    光影流转,无尽时空,音尊恍惚觉得,那小山村,似乎在岁月长河中漂流,无处不在,无刻不有。

    而此刻,那小山村,小院中,那正在弹奏的青年,忽然抬眼,

    “一生思破红尘路,剑藏庐轩隐迷踪。”

    “万战自称不提刃,生来双眼篾群雄。”

    “春日逢君君如梦,笑无痕,语无踪,雾蒙关山雾蒙风。 ”

    “低头欲思量,却迷惘,”

    “原本虚无界,上下两茫茫,”

    “无人慰,心冷如霜。”

    那青年似在低语,似在叹息,一语落下,那青年举杯而饮,无人对酌。

    这一刻,音尊有种感觉,一切都已经虚幻,这世间满是疮痍苍凉,却唯有那存在,在真实中中远去,在荒凉中独存,守着无尽寂寞,唯有寂寥的岁月相随。

    “春日逢君君如梦,笑无痕,语无踪,雾蒙关山雾蒙风……”

    音尊忽然低语,这一刻,她空洞的眼窝中,浓郁的灰雾,忽然消散!

    “春日逢君君如梦……雾蒙关山雾蒙风……”

    她反复吟咏这这一句,忽然,空洞的眼中,居然无声落泪!

    这一刻,她浑身都是颤抖起来,身上的灰雾气息,瞬间消散,同时,某种黑色的印记,更是彻底毁灭了!

    瞬间,音尊气息陡然一变。

    方才,诡异气机纵横天下,令是四域八荒,都有种濒临毁灭之感,而此刻,她的气息却变得圣洁无上!

    “春日逢君君如梦……原来是我在做梦,是我……”

    “雾蒙关山雾蒙风……我们,都不曾见到真正的真相吗?”

    “那位还在,他还在!”

    这一刻,音尊忽然起身,她的躯体,瞬间全复!

    全身光华如洗,灰暗尽消,风姿绝世。

    她的样貌,分明与南风一模一样!

    但,她却多了一种看尽沉浮的沧桑,历经大难的淡泊,以及一种释然万古的平静和喜悦!

    音尊看向南风,美眸中露出了一种羡慕而释然的笑,道:

    “我才是早已死去的人。”

    “你才是真实的我。”

    南风看着音尊,此刻有些恍惚,道:

    “你昔年所见……”

    音尊摇摇头,道:

    “无论我昔年见到了什么,这一世……才是最重要的。”

    “那位在,这一世……便有希望!”

    南风点头。

    而话音落下,音尊忽然弹指。

    琴音遄飞!

    此刻,她在演化她的道!

    “上一世,不及证道,便已身死,苦悟‘四见’,略有所获,或许能为你留下一些东西。”

    大道爆发,音律舞动九天。

    这一刻,整个音荒,仿佛都已经被化成音符的大道笼罩,一曲可忘尘、一音可破障。

    音符中,分明演化了无尽的异象,战场无尽杀伐、山川万里江河……飘飞于九天之上,绽放于混沌之间。

    而南风,如有所感,她亦不禁以五脏六腑之气,化作琴弦,闭上了双眼,在弹奏。

    她在以前世的道为基,悟如今的大道。

    高山流水觅知音。

    梅花三弄九州沉。

    春江花月满天地,

    ……

    十面埋伏,万里尽孤坟!

    南风已经进入了忘我无神之境界,万古十音,在她的手下不断演化而出,展现出诸天异象。

    音符演化,响彻云端,从高山流水的寂寥,到梅花三弄的静谧,再到春江花月的美好,再到十面埋伏的肃杀……

    整个世界,都随着琴音而演化!

    琴音化作无尽天梯,延伸万里云端,最终更是连接出了一座恐怖的殿堂!

    那座殿堂,宛如一条路的终点,仿佛不属于这一世,这一界,在万古难见、诸世不现之地,但,却真实存在。

    殿堂一出,天下大震!

    “终极天象……”

    “琴道终极天象……居然出现了?!”

    “不可能……难道,传说中的前白雾时代的那位琴道至尊……复苏了吗?”

    整个武荒界,世人齐齐跪拜!

    穿插镇压于整个武荒界的十八杆恐怖血咒大阵阵旗,此刻都被那种不可侵犯的恐怖琴音,直接震碎了。

    不只是武荒界,此刻四域八荒,乃至真祖界……

    无尽诸天,皆在聆听这一曲!

    一曲通天!

    “琴道终极天象……”

    大梵荒,一座古刹之中,一个老僧莫名低语,道:

    “万道终点的那位,她难道窥见了这一世吗?否则……她怎会料定,后世还有这样的人物出现……”

    说着,老僧毫无波动的面容上,忽然有了一丝期待之色。

    “此生难入佛,唯有待来人,超度老僧了。”

    他双手合十。

    同时,其他荒界,亦有所感。

    “天既生我尹徐安,剑道万古如长夜。”

    剑荒,一个气质出尘的书生,行走在闹市街头,此刻,街头无数的修者,都已经为琴道终极天象而怔住,但,他却只是微微一笑。

    他的背上背负着一具棺材,那棺材上,密密麻麻画满了笔画,但隐约间看去,却像是一道道剑痕般。

    “年轻人,你有练剑的天赋。”

    忽然,这书生停在了一个少年面前,端详了少年一眼,道:

    “这种天赋只会害了你,剑道无前路,我替你斩了你的剑道天赋吧。”

    他提笔,从那少年面前一划而过。

    少年混若不觉,看着书生如看神经病一般,远远走开了。

    然而,那少年却永远不会知晓,只是因为今日,他的整个人生轨迹都已经改变。

    看着少年远去,书生才叹了一口气,他将背上的棺材放了下来,然后把腰间的葫芦取了下来,往棺材上浇了一些酒水,这才自饮起来,道:

    “剑道注定了寂寞,可惜你死得早。”

    “不然我尹徐安,何至于一人面对,这剑道的黑暗呢?”

    喝完酒,他继续背起棺材,从剑荒中走过。

    “学什么也不要学剑,剑道万古如长夜……”

    尹徐安开口,看了一眼音荒的方向,喃喃道:

    “谁能一剑破永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