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凡慕千凝 作品

第八百三十一章 无蛋大军新成员

    一曲琴动,笼罩整个音荒的恐怖杀劫,直接消失了。

    漫天血海,无尽石山,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

    “这是什么琴!?”

    倾城不可思议地看着南风,她扯着的几根头发,都是瞬间断了!

    她……已经无法再弹奏!

    她的眸子中,写满惊骇之色。

    那把琴……太过恐怖了。

    明明只是一把琴而已,但却像是凌驾于诸世之上,随便散发出的一丝力量,都可以摧毁一切。

    甚至,身为音道至强者的她,此刻居然生不起一丝反抗之心,身不由己,只想跪地,只想臣服!

    那把琴的位格……惊天!

    而南风,却没有停下。

    梅花一弄催人泪!

    梅花二弄断人肠!

    梅花三弄魂已殇!

    一曲终了。

    得聆此音的倾城,瞬间失魂落魄。

    她呆呆地看着南风,整个人,都像是已经傻了。

    神为之夺!

    梅花三弄,本就有夺魂之效。

    以南风的境界,当然不可能将倾城这样的绝世高手夺魂,但是,配上李凡亲手铸造的那把琴……

    直接震慑住了倾城的魂魄。

    “南风姐姐……她?”

    紫菱有些疑惑地发问。

    南风道:

    “嗯……一个精神病!”

    精神病?

    闻言,紫菱瞬间全明白了!

    “哦~~原来是精神病啊。”

    她朝着倾城道:

    “精神病……我们带你去住疯人院,去不去?”

    倾城此刻,失魂落魄地起身,宛如木偶,只是跟着南风。

    “我们走吧。”

    南风开口,她直接转身。

    倾城好似一具傀儡,亦步亦趋。

    他们走出了仙音山。

    大黑狗、江离等人都是迅速赶来。

    “师姐,没事吧?”

    他们开口发问。

    南风道:

    “没事。”

    “邪尸已经转醒,前往天渊,精神病也找到了,我们,可以回去了。”

    江离等人,都是好奇地看向倾城。

    “怎么这么丑啊……满脸的大蜈蚣!”

    吴大德不禁开口,眼中写满了嫌弃啊。

    而南风则是简短地将倾城的身世说了一下。

    听完,吴大德顿时脸色变了,看向倾城的眼中,都是充满了忌惮!

    这绝对是一个疯子、一个狠人。

    对敌人狠,对自己更狠。

    “师父!”

    “师父!”

    而此刻,仇清和雪恨,却是急忙上前,焦急地看着倾城。

    她们两人,乃是倾城在音荒所收的徒弟。

    两人的身世,或多或少,都与倾城有些相似,所以,她们得到了而垂青,被倾城赐下大道。

    “你们师父是精神病……你们两也好不到哪里去,随我们去治病吧!”

    吴大德直接开口。

    这两个女子,经历同样很坎坷,但却也很疯狂。

    杀人如麻!

    不治不行。

    闻言,两人却是都怒了,看向吴大德,道:

    “你大胆!”

    她们朝着吴大德就要出手。

    但,琴瑟之音只是一动,一只大黑爪已经拍了过来。

    两人直接被拍晕了!

    大黑狗出爪了。

    吴大德当即将仇清、雪恨给用绳子绑着,拖着走。

    “快,启动血咒大阵,就是现在!”

    而此刻,下方的原野之中。

    宁曲思看向探禁者的穿山长老,急忙大呼!

    仙音山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他们并不知晓。

    穿山长老闻言,也是艰难起身,喷出一口精血,道:

    “血咒天荒,炼化一界!”

    他在召唤阵旗。

    但却发现,居然毫无回应。

    怎么回事?

    难道阵旗,让人给毁灭了吗?

    这不可能啊……

    “不对……不对劲,快走,撤!”

    感觉到不对,穿山长老直接就要逃!

    但是,天宇上,大黑狗的爪子已经落下。

    瞬间,穿山长老、宁曲思等,都是一声惊恐的大呼,然后爆体而亡。

    “宵小清理完毕……走吧。”

    南风等人,当即离开了此地。

    刚刚离开音荒。

    “啊……”

    “不!”

    宇宙虚空之中,却传来了阵阵挣扎咆哮的声音。

    大黑狗鼻子一嗅,瞬间发觉了什么,它道:

    “你们在这里等我一下!”

    然后直接朝着这声音的方向而去。

    此刻。

    “混沌射日弓……救我!”

    一个老者,在虚空中哀嚎,挣扎。

    他的双眼中,灰雾弥漫,时而清明,处在清醒与疯魔之间。

    此人,赫然便是武江河!

    他本来要来音荒,寻找机缘。

    结果,还未入音荒,音荒中爆发出的气息,就已经让他气息失衡,直接快要陷入疯魔中了。

    “救我……”

    他大声呼唤着,整个人都是充满了痛苦。

    灰雾弥漫,他整个人,都快要陷进去了!

    然而,就在此刻。

    他忽然眼前一花。

    似乎有一条大黑狗,从眼前窜出。

    然后,他猛然感觉到了一种不可言说的疼痛!

    仿佛什么东西……

    被咬掉了!

    “啊!”

    这一刻,清晰的痛感,瞬间将武江河从疯魔中拉了回来。

    那种躁动的灰雾本源,居然都被压制住了。

    “你……你是谁?!”

    武江河惊恐地看向那只大黑狗。

    这一刻,他都双腿,都在发颤啊。

    因为,那条狗……

    居然把他的蛋……

    给咬没了一颗!

    这什么狗啊,太特么缺德了,趁自己疯魔,偷袭自己?!

    然而,大黑狗却是冷冰地道:

    “你和那个打过本帝道果的老东西,是一起的!”

    “好久没有遇到那个老东西了,先咬你一口,收点儿利息!”

    “汪,别让本帝再见到你,否则,本帝见你一次咬你一次!”

    说完,它的身影直接从原地消失了。

    咬完就跑!

    见状,武江河直接发狂了。

    妈的,这狗什么鬼啊。

    哪个不开眼的,居然去招惹这么一条狗,搞得自己给他挡灾了。

    “该不会是姬无淡、或者长孙不灭吧?”

    武江河有些愤愤的,道:

    “狗东西……咬蛋之仇,你给我记住!”

    说完,他却忽然道:

    “怎么感觉,没蛋之后,灰雾本源没那么躁动了?”

    ……

    此刻。

    遥远的血荒。

    一个浑身诡异气息的老者,正守在一处山洞之外。

    “阿嚏!”

    忽然,这老者打了一喷嚏,莫名看了一眼自己的双腿间。

    还好还好,蛋还在。

    他心中忽然浮起一抹愤怒,妈的,自己这都被那狗给咬出阴影了。

    居然会莫名感觉到心悸?!

    那条狗……这是要成为自己的心魔啊!

    他恨恨地,道:

    “狗东西,早晚我吃狗肉!”

    说完,他不禁朝着山洞中看了一眼。

    “雪姑娘已经处在最重要的关头,希望她能成功破境……”

    他喃喃着,继续为山洞中的人护法!

    ……

    同时。

    另一处虚空中。

    “真是危险啊!”

    宋纪远拍了拍胸口,看着旁边的敖无双,不禁竖起了大拇指,道:

    “敖兄弟,你是真的机智啊!”

    “如果不是你,老宋这条命,就送在音荒了。”

    敖无双也是心有余悸。

    “那个……主使大人,我看稍后,让我再回去一趟吧?”

    “禁主之骨,还需要找到邪气呢!”

    他眼中写满了迫切啊。

    虽然说,小山村的人在那边,他着实很害怕。

    但,为了升级,他决定拼了!

    反正,小山村的人迟早都会离开这音荒的。

    闻言,宋纪远更是敬佩了,道:

    “敖兄弟,你真是忠心耿耿,胆色过人,居然还想着重新进入虎穴……我不能不成全你啊。”

    “来,拿着,禁主的骨骼交给你了,我相信你一定可以的!”

    “对了,回去记得找一下宁家的人,带的一个白玉瓶,把那瓶子带回来!”

    敖无双闻言,点点头,道:

    “放心,包在我身上!”

    当即,他拿着装有禁主之骨的玉盒,转身朝着音荒而去了。

    ……

    太冷了,手都冻僵了,不写了。

    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