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凡慕千凝 作品

第八百三十三章 解读大师

    此刻。

    敖无双已经离开音荒,找到了宋纪远。

    “无双兄弟,你可算是回来了,哥哥我想死你了!”

    宋纪远看到敖无双回来,那叫一个激动,道:

    “怎么样,这次搞定没?”

    敖无双点点头,道:

    “主使大人放心,一切顺利!”

    说着,他拿出了装着禁主之骨的玉盒。

    宋纪远接过盒子一看,只见禁主的骨骼上,裂缝等已经消失了,布满了新生的血线。

    他瞬间大喜过望。

    “成功了……禁主之骨骼,得到了新生!”

    他不禁拍了拍敖无双的肩膀,竖起大拇指,道:

    “敖兄弟,你简直是上天给我派来的福星啊!”

    “你干使者,实在太屈才了,你放心,这次回去,我会向组织推荐你当主使!”

    “以后有哥哥一口吃的,就少不了你的!”

    他那叫一个热切。

    敖无双一听,也是感激道:

    “宋大哥,你也是上天给我送机缘的好人啊!”

    “我们兄弟二人,携手为作死者……不对,探禁者谋福!!”

    这一刻,两人简直相见恨晚,直接想撮土为香,当场结拜了。

    这是双赢的合作关系啊。

    “到了,敖兄弟,宁家带来的那个玉瓶,找到了没有?”

    宋纪远接着发问。

    宁家的玉瓶中,装着混沌迷雾。

    那混沌迷雾,乃是从宁家终极者,宁天极的内景中取出的。

    据宋纪远所知,在上路之前的一个境界,名为开门。

    开门境界,修者会开辟出属于自己的“内景”。

    内景,又被称为道景。

    道景乃神秘莫测之地,若虚若实,缥缈不可寻,唯有推开门的修者,才能真切可感。

    道景地之中,一般而言都有一条古路,被混沌迷雾萦绕,找到路,踏上路,就堪称世间法的终极了。

    所以,上路者,在真祖界又被称为终极者。

    上路者的道景,本就是处在冥冥虚实间,所以其中的混沌迷雾,是可以释放到真实世界的。

    这次,探禁者来音荒,除了放出音尊邪尸之外,最重要的一个目的,就是为祭世神殿那边测验一种法。

    看那种法,是不是真的可以冲净混沌迷雾。

    所以,宋纪远很关注。

    敖无双闻言,心中不禁微微有些紧张。

    “玉瓶是找到了……但是,其中的迷雾,似乎不见了啊。”

    敖无双不禁忐忑地开口。

    他现在是越来越虚了,他感觉,自己很危险啊。

    先是把禁主之骨给搞坏了,如今又弄没了混沌迷雾……

    要是让祭世神殿、探禁者查出来,自己完犊子了。

    说着,他将那玉瓶递给了宋纪远。

    宋纪远拿起一看,却是瞬间大喜过望!

    “好,好,好!”

    “混沌迷雾,果然被炼化了!”

    “哈哈哈,这一界的生灵之血,真的有效。”

    “如此一来,祭世神殿那边,必然会和我们全面合作……”

    “敖兄弟,你又立一功啊!”

    他越看敖无双,越是满意。

    敖无双心中越发感觉诡异了,这,怎么又立功了?

    他感觉事情的发展,似乎有些邪门……

    他本来想告诉宋纪远,音荒的生灵并没有全部死去的……

    但是,现在他决定沉默了。

    多说多错,而且,要是让探禁者组织知晓,音荒的生灵都还活着,说不定会再来一次,到时候,没人能救啊……

    就让探禁者,继续以为他们的血咒大阵,已经灭了整个音荒吧。

    “我要立即禀报组织!”

    宋纪远当即联系探禁者。

    此刻。

    真祖界,某处秘而又秘的空间中,一座散发着滔天灰雾的白骨大殿。

    灰雾腾腾,在最中心的大殿之中,摆放着一具棺材。

    棺材乃是用各种生灵的白骨铸造而成。

    此刻,大殿中九位长老守护着白骨棺材。

    “禁主的骨,这一截复苏了……”

    一个长老开口,他乃是探禁者的太上长老,晖暗!

    他的手中,乃是一截手骨。

    赫然便是上一次,宋纪远从武荒界送回来的。

    送回来的这段时间,探禁者的几位长老,并没有直接送回棺材中。

    而是一直在观察。

    因为,必须确保万无一失!

    而到了今天,他们基本确定,那骨骼没问题。

    可以放进棺材了。

    “我们得加快速度!”

    “等到天渊彻底填平之日,灰雾海将占领这方世界……禁主将复生!”

    另一个长老开口,他名为晖贺。

    话音刚落。

    “报!”

    “禁主的第二节骨,从前线送回来了!”

    一个灰袍老者,从外面激动地赶来,手中捧着一个玉盒。

    这灰袍老者,乃是外门长老之首,万崇云。

    闻言,晖贺、晖暗等太上长老,都是一喜。

    “这么快!”

    “第二块骨,居然已经复苏了!”

    “天助我也!”

    他们大喜,晖暗接过了那禁主骨,细细查看。

    “和上一块一样,没问题!”

    “恢复得非常好,堪称完美!”

    晖暗不禁赞叹,道:

    “禁主的骨骼,看来吸收到了足够的邪气啊。”

    晖贺则是笑道:

    “速速送进棺材去。”

    “一次性复苏两截尸骨,禁主一定会很开心的!”

    当即,他们开启了阵法。

    那座白骨棺木的棺盖,忽然轻轻挪开了一些。

    隐约间,可以看到灰雾升腾的棺木中,躺着一具惨灰色的尸骨。

    尸骨上密密麻麻,都是裂缝。

    “送禁主之骨!”

    晖贺一声低喝。

    顿时,两截骨骼,瞬间没入棺材中。

    “锁!”

    晖贺接着开口。

    顿时,大阵落下,封锁死了棺木。

    ——这白骨棺材,乃是蕴养尸骨的绝佳容器,每一次打开,都会导致其中的本源气散溢,所以,他们很谨慎,每一次打开都要及时锁死。

    然此刻。

    两截骨骼刚刚没入棺材中。

    砰砰砰砰砰!

    棺材中,忽然发出了剧烈的撞击声。

    就像是棺材中的尸骨,正在敲打棺材一般。

    “这……怎么回事?!”

    晖暗等人,都是一惊。

    禁主……从来没有这样的动静啊。

    同时,在棺木前,悬挂着的一面石镜忽然发光。

    ——那石镜,乃是外界之人,与禁主联系的唯一宝物。

    禁主的状态非常诡异,几乎死绝了,只有识海还有微弱的波动。

    这石镜,可以连通禁主的识海。

    每当石镜亮起,意味着禁主,有指示了!

    不过,禁主的状态很诡异,所以,其指示也往往很难解读!

    此刻,所有人都是静心凝神,等待着石镜的画面。

    只见石镜之中,首先的出现的画面,居然是这样:

    那两节已经焕发生机的新骨,此刻是压在其余旧骨上面,不断敲打,仿佛按着其他部分打一般!

    众人有些发懵,禁主的尸骨……居然像是在打架?

    “这……什么情况啊?”

    众人面面相觑。

    “晖贺兄,您乃解读大师,快,解读解读禁主的意思!”

    晖暗朝着晖贺开口。

    一直以来,晖贺解读禁主的意思,最准确!

    晖贺闻言,也是不禁上前,喃喃道:

    “如果我没有猜错,禁主他老人家,在活动身体?!”

    “等待了万古,终于有两截骨骼重生,所以,禁主他老人家欢喜啊。”

    “而且,你们看新骨与旧骨碰撞,新骨大占上风,这说明,他老人家恢复得真不错呢!”

    他话音刚落,石镜上更是忽有一幅画面亮起。

    那画面描绘了一幅景象:

    一个长老,走到棺材边,把禁主之骨的旧骨,都取了出来。

    这幅指示图,让众人都有些懵。

    晖贺不禁道:“禁主的意思,是让我们,快点儿把他的旧骨都取出来?”

    闻言,那镜面上顿时出现了一颗骷髅头,上下点动,仿佛很急切。

    但是这骷髅头的画面很淡很淡。

    因为,棺木中,一节新骨,正在猛烈敲击着尸骨的头颅呢,禁主的头颅,几乎快被被敲晕了!

    这导致禁主根本无力向外传递信息了!

    当然,这一幕众人并没有看到,因为禁主头颅被敲晕后,石镜恢复常态,再也没有任何动静。

    骷髅头点头,就是众人所看到最后的画面。

    “禁主确认了!”

    晖贺更是一脸的醒悟之色,道:

    “我猜的没错,禁主对新骨特别满意,所以,让我们加快速度,他老人家,想快点儿重生啊!”

    闻言,众人也都是点头啊。

    肯定就是这意思了。

    而听到他们的话语,石镜上再无画面,但棺材中,噼里啪啦的撞击声更加激烈了。

    “看到没,禁主赞同了!”

    晖贺一脸的得意,道:

    “我们赶紧再取一块骨,让前线的人,带到其他荒界!”

    众人一听,不禁都是竖起大拇指。

    “不愧是解读大师啊!”

    “若没有晖贺兄,禁主不知何时,才能重见天日!”

    他们恭维不已。

    “呵呵,诸位抬爱了,我们按照禁主的意思,来,再取一块骨骼,送到前线去!”

    当即,他们驱动阵法,请禁主之骨。

    但棺木中却始终没有动静!

    “怎么回事……禁主之骨,怎么还不出来?”

    众人都疑惑。

    他们并不知晓,此刻,棺木中,禁主的尸骨瑟瑟发抖,缩成一团啊。

    这一刻,禁主的识海中,那微弱的意识简直想要骂娘了。

    他明明是被那两节新来的邪骨打怕了,所以让晖贺等打开棺木,这样,它才能全部逃出去……结果,晖贺等人居然开启阵法。

    这样,他只能送出去一两根骨。

    送出去,又变成那种邪骨回来?

    禁主简直是怕了,怕了!

    现在,好歹它勉强还能抵抗住那两根邪骨的进攻,要是多有就几根骨骼,变成邪骨,自己不是废了?!

    要么全部逃出去,反正绝对不能再一根根往外送了!

    但是,另外两根长满血丝的新骨,却是“霸道”,冲了过来,把禁主的大腿骨敲了下来,然后抛了出去。

    ……

    晖贺等人见大腿骨出来了,顿时都是大喜。

    急忙将大腿骨用玉盒装了起来。

    ——一旦离开了白骨棺木,骨骼便失去了禁主识海的支配,所以,很安静地躺着,毫无波动。

    “禁主对复苏的欲望很强烈!”

    晖贺将玉盒,郑重地拿起,看向外门长老万崇云,道:

    “通知前线,加快速度!”

    闻言,万崇云也是点头,道:

    “请诸位太上长老放心!”

    他恭敬地接过玉盒。

    同时,他不知又想到了什么,道:

    “对了,前线还送回来了宁家的玉瓶。”

    “玉瓶中的混沌迷雾,已经彻底消失了。”

    “但宁家众人和穿山长老等,都死了……我们探禁者组织,也只有宋纪远和敖无双两人存活。”

    “上一次,就是他们两人将禁主之骨,从武荒界带回来的。”

    闻言,晖贺等人都是神色一凛!

    “把宁家的玉瓶拿来,我们仔细瞧瞧!”

    晖贺淡淡开口。

    “另外,你说的那两人,宋纪远和敖无双,要好好嘉奖!”

    万崇云恭敬地道:

    “遵命!”

    ……

    昨天在微信公众号请假了啊。

    大家闲着没事还是关注一下“归心的小窝”,请假小心我会及时在上面说的,不能开单张请假比较麻烦。

    wan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