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凡慕千凝 作品

第八百五十七章 没有鬼,只有凡

    灰犼真身,已经现世。

    它怒火滔天,散发出滔天之威,让道景地,都是剧烈摇晃起来。

    若非道景地笼罩此地,与外界真实的世界隔绝开来的话,单凭它此刻的威势,足以震破亿万里大地了。

    “尹徐安,我要吃了你!”

    看到尹徐安居然转身想走,灰犼更加愤怒,直接从道则小路上冲击而来,转瞬即至!

    “狗东西,还不出手吗?”

    尹徐安看着大黑狗,忿忿开口。

    从实力上来说,他依旧只是见鬼,未曾迈过那个关卡,但他同样不惧这灰犼,纵然对方已经“见仙”,他依旧有斩杀之的信心。

    但,他向来只对比剑有兴趣,对剑道之外,打架战斗等,兴致缺缺。

    眼见灰犼恐怖的獠牙已经袭来,大嘴已经张开,喷吐出滔天的道则之力,尹徐安只好转身,以身化剑准备再次迎敌。

    然,就在此刻。

    “汪,汪嗷嗷汪汪嗷嗷汪!”

    “嗷嗷嗷嗷嗷汪汪汪!”

    一连串如雷霆般的狗叫声,夹杂着某种古兽的吼声,忽然响起。

    这种狗叫声,简直是震耳欲聋,几乎将人的魂魄,都要震碎了。

    那疯狂冲杀而来的灰犼,此刻忽然都是一震,宛如被什么东西,慑走了心魄一般,呆滞了,停顿了,下意识抬眼,朝着前方看去。

    只见前方,一头宛如山岳的大黑狗,不知何时出现,它趾高气昂地坐着,高贵的狗头,写满了不屑之色,眼中发出惊魂夺魄的光芒!

    “犼祖……”

    灰犼下意识地喃喃,这一刻,它居然像是失神了,在它的体内,一道元神离体而出。

    也就是此刻,大黑狗朝着独孤玉清道了一句:

    “动手!”

    独孤玉清不再等待,手中的凰天笔,猛然划过。

    一股金黄色的赤焰,瞬间席卷而去。

    “不……!”

    那灰犼的元神,此刻陡然苏醒,眼中闪过惊骇之色,见那金色火焰袭来,更是肝胆俱裂,失声道:

    “凤凰真火?!”

    “这怎么可能……这世间怎么可能有凤凰?!”

    金色赤焰,灼烧了它的元神。

    “啊……”

    灰犼凄厉的惨叫声,顿时响起。

    凤凰真火,可以焚灭世间一切。

    包括元神!

    一经点燃,灰犼的元神便根本无法逃脱,急速被吞噬。

    “不……我不想死……”

    “你这只死狗……冒充我族的始祖……我要杀了你……”

    灰犼简直疯狂了,它艰难举起蹄子,想要踏死大黑狗。

    它对大黑狗,简直恨之入骨。

    它堂堂一位见仙者,在这一界都该是无敌的存在,结果,居然被阴了,即将死去,死的这么憋屈、这么荒谬!

    它连真正的实力都还没有发挥出来啊。

    但,它的蹄子终究没有踏出,金色赤焰已经彻底将它元神吞噬。

    最终,灰犼的元神只来得及发出一声惨叫,就烟消云散了!

    被凤凰真火焚灭,彻底死去。

    轰隆!

    这一刻,就像是潮汐消退,周围的迷雾世界,忽然急速消失了!

    灰犼死去,他的道景地,也将从真实的世界中离开。

    武荒界的日光,瞬间照射而来,众人的眼中,出现了原本残破的大地。

    方才道景地降临的一切,宛如一场梦境般!

    但是,在前方的大地上,却真真切切地躺着一具巨大的尸体。

    足有一座小山那么高!

    那是灰犼的尸体,元神死去,躯体却毫发无伤。

    “汪……发达了发达了,好多年没吃过了……怀念啊!”

    大黑狗变回了正常的大小,看着那灰犼,狗眼中满是垂涎。

    而旁边的吴大德,则是十分震惊地看着大黑狗,道:

    “死狗,你怎么做到的?”

    灰犼那种逆天强者,居然让大黑狗阴死了。

    就连尹徐安,都是颇为凝重地看向大黑。

    大黑狗闻言,狗头高抬,道:

    “人宠,告诉你也无妨!”

    “灰犼之祖,当年也不过是本帝的盘中餐罢了,连它祖宗都吃过,还收拾不了它?”

    那叫一个嘚瑟啊。

    吴大德很不信,道:

    “死狗,我还不知道你?尽吹牛了!”

    大黑狗怒了,龇牙道:

    “人宠,屁股痒了?”

    吴大德一听,顿时屁股下意识一缩啊,不敢说了。

    而尹徐安此刻,却是若有所思,脸上着实有一丝凝重。

    他感觉……这大黑狗说的,很有可能是真的啊。

    方才大黑狗发出的叫声,蕴含着灰犼一族的至高祖吼术!

    所以,才能震慑到灰犼。

    毕竟,越是强大的种族,血脉等级就越森严,来自至高祖吼术的压迫,甚至可以号令后代子孙的生死!

    而灰犼这种生灵的术,往往会蕴藏在其血脉真骨中,这狗多半真的吃过灰犼之祖的血肉!

    “这狗东西……究竟什么来头……感觉,看不透啊……”

    他不禁喃喃了!

    而独孤玉清,此刻则是看向了剑尊邪尸,发出一声道喝:

    “迷路之尸,此时尚不醒邪?!”

    他手持凰天笔,剑道真意再现!

    以剑道,感召剑尊邪尸。

    而剑尊邪尸,此刻犹然跪在地上。

    他空洞的眼中,却在挣扎!

    “道景地中,我亲眼所见,那位化作厉鬼……”

    当年对他造成的心魔,着实太大,难以祛除。

    与音尊、武尊不同,他踏上那条路,初见黑色小径时,看到那位成为了漆黑中的王……他根本不信,甚至,还朝着那条黑色小径,斩出了一剑。

    但,在他破境之时,却在代表修行路的道景地中,见到了极为恐怖的画面。

    那位……真的变成了鬼!

    越是无畏之人,越是道心坚定如铁,一但道心崩塌,一但开始恐惧,那么那种恐惧……也会比常人更加难以祛除!

    “我要再开道景,我要亲自一观!”

    剑尊大喝,然后,他猛然闭上了眼睛。

    空间变换,冥冥中若虚若实的世界出现。

    剑尊的道景地,已然降临,笼罩此地。

    灰雾弥漫,这一方内境地,却像是废墟一般!

    裂痕遍布,断壁残垣,迷雾中一片荒凉苦芜,道则之路残破断绝,无力往更深处延伸……

    当年剑尊道心已崩,故道景地同日而破。

    此刻,看着道景地中一片荒芜凋零之象,剑尊空洞的眼窝中,似乎也怔了一下,随即,他抬眼,看向更深处。

    纵然道景地破了,但他相信,那只鬼……应该还在!

    不知想到了什么,他的躯体微微颤抖起来。

    但,紧接着他握紧了拳头。

    “我一定要看看……”

    “究竟是真……还是假!”

    他沿着残破的大无畏剑道之路,一直前进,抵达了昔年他见鬼的地方。

    那地方,空无一物。

    “没有鬼……只有一个字……”

    剑尊怔在了原地。

    独孤玉清等人凝神看去,依稀看到,在剑尊的剑道之路上,分明被人用黑色的血,写了一个黑色的字。

    “凡。”

    ……

    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