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凡慕千凝 作品

第八百五十八章 李凡亦曾喋血

    残破的道景地,断裂的剑道之路,曾经剑尊见鬼处。

    却不见那只毁了剑尊道心的鬼物,而只有一个黑色的字。

    凡。

    看到这一幕,所有人都是一惊。

    “那是……凡字?”

    独孤玉清微微一惊,但,他紧接着摇头,道:

    “不对,不是凡字,只是,长得像凡字……书写之人想写凡字,但最终并没有真正写成!”

    因为,那“凡”字写得很难看,扭曲歪斜,结构零散,仔细看去甚至觉得这根本没有完整地构成一个“凡”字,而只是笔画勉强凑在一起。

    从扭曲的痕迹来看,很容易发现,书写之人,像是无法写下“凡”字一般,强行以大法力,催动黑色的血,构成了一个类似“凡”字的字符!

    “凡……万古之前,有谁妄图书写师尊的名讳吗?”

    独孤玉清喃喃着,他觉得,肯定如此!

    “死狗,师父的名讳,不是已经无法书写了吗?诸天万古之文字,不可承载!”

    吴大德则是一脸疑惑地看向大黑狗。

    当初,玄武找到其玄武密文写就的遗书之时,小院中桃树曾经说过:

    “万古诸天之文字,不可涉主人。”

    大黑狗鄙夷地看了吴大德一眼,道:

    “让你多读书,无知的人宠,没看到吗?那些笔画,根本没有真正构成那个字!”

    说着,它却是也十分凝重,道:

    “不过,这个字符的形态,已经很靠近与主人有关的那个字了……按理来说,也做不到才对。”

    “万古诸天,无人可摹画涉及主人的字……除非……”

    它狗眼中闪过一抹惊色,道:

    “除非那黑手,是用主人的血写的……”

    此言一出,独孤玉清和吴大德,都是大吃一惊!

    剑尊剑道之路上的那个字符,居然是用师尊的血所写?!

    这太惊人了!

    他们一时间,都是有些怔住。

    对他们来说,师尊……代表着无敌,代表着信仰。

    一直以来,无论多么恐怖的敌人,多大的阴谋,在师尊面前,根本不值一提。

    但如果这个字,是以师尊的血所写……那岂非意味着,师尊曾经喋血负伤?!

    “万古之下,谁可伤师父?”

    独孤玉清喃喃。

    吴大德也是摇头,道:

    “死狗,你是不是看错了?怎么可能是师父的血。”

    “师父无敌!”

    但,大黑狗狗眼中却是漠无表情,道:

    “人宠,你知道什么……在路的那边,存在着汪汪汪汪汪汪……”

    “存在着”后面的话语,直接被某种力量扭曲了,变成了一串狗叫声!

    这让大黑狗感觉狗眼中更是一惊。

    这意味着,这一界,承受不起与那些东西有关的因果!

    纵然说出来,都不行。

    但,大黑狗还是接着道:

    “就连轮回之主,另一条路走来的盖世强者,都挺不过去……”

    “就连万道终点的那位,惊艳万古,连万古死局都能破解……如今也只能重现主人的身畔……”

    “在那种地方……主人也会受伤的……甚至……”

    它没有说下去,话语前所未有的沉重。

    吴大德和独孤玉清,都是感觉到了一种深深的森寒。

    什么样的地方,什么样的敌人?

    能让师尊都负伤……

    甚至……

    “不对啊死狗,那么危险,你这条死狗怎么活下来的?”

    “你该不会又是吹牛吧?”

    吴大德却是忽然开口,回过味来了!

    独孤玉清也是不禁看向大黑狗,很怀疑啊。

    大黑狗当年,也只是十灵之一,连万道终点那位都抗不过去,它怎么活下来的?

    但,大黑狗却是摇头道:

    “本帝镇压无数路,灭杀无数大敌,练就不死之身……万古寂寞,诸天萧索,这其中的风景,又岂是你们所能理解?”

    吴大德恨得牙痒痒,这死狗,装起来了啊。

    但他们也看出来了,那些东西设计太多,大黑狗似乎不愿意透露。

    实际上,它如果说得太具体,就会变成一串狗叫声。

    “这只狗,居然是从路那边回来的?”

    而尹徐安,则是脸色无比凝重啊。

    他非常清楚,这意味着什么!

    那条路……就连他们十几位在灰雾海中称宗做祖的绝世强者,都不敢踏上。

    这条狗居然去过……它是要惊天吗?!

    一时间,他深深感觉到,这条狗绝对不止看起来这么简单,水很深!

    纵然昔年只是十灵之一,去路那边一趟还活着回来,鬼知道现在有多么恐怖。

    他决定了,以后绝对不能得罪大黑狗啊!

    而此刻,剑尊呆呆地看着那个字,石皮覆盖的脸庞,显得情绪万千。

    不甘、悔恨、愤怒……

    当年自己,居然被蒙蔽了!

    “是幻象……有人在修行路上,动了手脚……”

    剑尊喃喃着,他双拳紧握,恨不得再战一世。

    “那位已归来,自岁月长河中捞起我,我已得他老人家传道,此笔,便是他老人家所造。”

    独孤玉清轻声开口。

    剑尊回头,看向独孤玉清,看到了独孤玉清手中的笔,看到了独孤玉清身上笼罩的通天剑气。

    “那位……没有变成鬼,昔年见到的,不过是幻象!”

    “那位还活着……我已得新生……哈哈……哈哈哈!”

    剑尊朗声大笑,这一刻,他感受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释然!

    纵然身死又如何?这世间,仍有希望,仍有光明!

    一切还未结束!

    剑尊猛然将那个字符,从他残破的剑道之路上,彻底抹去。

    “那位不曾变成鬼……他还在!”

    “吾……虽死无憾!”

    也就是这一刻,他的气机彻底改变了。

    轰!

    剑尊气息陡然而振,一股惊天剑意,席卷九天十地。

    他立身道景地中,这一刻,道景地轰鸣,与他一念相合,发出万丈伟力。

    残破的道景地,像是重构了,剑道之路重新绽放,周围破碎的道景地碎片一一重连。

    剑尊道心重立,剑道之路……也重新被接通了!

    此刻的他,一身石皮消散,灰雾被道景地炼化,恢复如常,雄姿英发,与独孤玉清长相别无二致,只是多了一种历经世事的沧桑沉稳,以及沐浴敌血的锋芒暗蕴。

    “大道重连,再窥前路……谁料当年,不过幻境遮眼……”

    剑尊无尽感慨,他转头,看向独孤玉清,道:

    “代我向师尊问好。”

    说完,他转身而去。

    道景地飞速消失,一条大道秩序构成的神桥,不知从何处出现。

    剑尊迈步踏上神桥,随即消失不见。

    ……

    很快。

    剑尊抵达真祖界。

    世人有感,皆在关注。

    “剑尊来了……”

    “第三位出世的至尊。”

    “我有预感,他也会去祭世神殿!”

    很多人在议论。

    果不其然,独孤玉清,直接出现在了祭世神州。

    他的气机外溢,直接逼出了祭世神殿。

    “剑尊,你想做什么?!”

    宁天极的声音阴沉地响起。

    剑尊淡淡道:

    “来看看。”

    宁天极冷笑的声音响起,道:

    “看看?这里不欢迎你!”

    剑尊眉头微微一挑,道:

    “你,也有资格谈欢迎与否?”

    “不服打一场?”

    “你们五个可以一起上。”

    五个一起上!

    此言一出,青铜巨殿中,宁天极等人几乎是狂怒。

    “忍无可忍,真以为十尊了不起吗?吾也是终极者!”

    宁天极一只大手,猛然从祭世神殿中探出,朝着剑尊镇压而来。

    但,这只大手刚刚出现,剑尊却是一眼看去。

    双眸中,剑意爆发,如可斩苍穹!

    “啊————”

    一声凄厉的惨呼,顿时响起。

    宁天极的这只大手,直接被斩爆了!

    青铜巨殿,一时间,都是震得沉默了。

    “一群鼠辈……”

    剑尊冷冰开口,道:

    “浪费了大好岁月!”

    “罢,且留尔等苟活几日。”

    说完,他转身而去。

    临走,一道剑意,却席卷整个祭世神州。

    瞬间,无数的道场、香火神殿等,全部塌了!

    ——音尊出世之时,曾毁掉了祭世神州的无数神殿等,后来重建。

    如今却又一次成为了废墟……

    但祭世神殿,却保持着沉默,无人再敢出手!

    剑尊消失了。

    不久后。

    剑尊出现在真祖界北境长城。

    尸骨堆砌万古,绵延不断,镇守天荒。

    剑尊在长城之前,默立良久,他在体会,当年万道终点的那位,究竟杀伐到了何种程度……

    白骨垒成长城,多少大敌粉身碎骨……

    “拜见剑尊!”

    “拜见剑尊!”

    长城之中,有一十八人有感,立于长城上,朝着剑尊叩拜,热泪盈眶!

    那是辰族十八剑,他们,本是辰族最强的骄傲,都是天才。

    但,成名之后,却没有一个留在族中,全部来到了边关,忍受寂寞,镇守长城。

    “吾将去矣,此世无忧。”

    剑意淡然开口,说完,他迈步,入天渊。

    长城上,纸钱飞洒,剑修泣泪。

    “一剑开天渊……何等气魄,何等造诣……”

    隐约间,还能听到剑尊的感慨声,而后,天渊寂然,彻底沉静。

    曾经名震天下的剑尊,消逝了。

    在阻隔一切的空荡天渊中,一道光点聚成的长桥,连接天渊两岸。

    ……

    “第三位至尊,骨填天渊。”

    尸骨长城上,一个白袍老者,篮子中的纸钱已经撒完了,他看着天渊中隐约出现的那座长桥,老眼中写满了担忧。

    “与灰雾海的联系增强了……到这种程度,说不定,那边能有人偷渡过来……”

    老者神色无比严肃,道:

    “必须加强守卫,绝不能让灰雾海那边,过来一个人!”

    现在的祖界……太弱了!

    “将军,我亲自带人,去守桥头!”

    他身后,一个一身白色斗篷的中年人开口。

    此人,正是姬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