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凡慕千凝 作品

第八百五十九章 敖无双的挂

    祭世神殿。

    “我恨!”

    宁天极脸色苍白,气息紊乱,他眼中满是怒火,简直是要疯了。

    三次出手啊。

    结果三次……都让人一招秒了。

    憋屈至极。

    虽然他的那只大手,是混沌灵力所化,但,被剑尊斩掉,依旧伤到了他的本源。

    让他境界都有一丝不稳了!

    “宁兄啊,你该庆幸……”

    长孙长青却是不禁开口,道:

    “幸好你没有真身出去,否则……你现在连恨的机会,恐怕都没有了。”

    听这话,宁天极怒了,道:

    “长孙长青,你什么意思?!”

    姬无录却是脸色阴沉,道:

    “够了。”

    “现在不是争吵的时候。”

    “我们当务之急,是立即确定,武江河那个逆贼死了没有。”

    “证道大计……不能再让那三个你贼拖延了!”

    众人都是默然,不再说什么。

    ……

    而此刻。

    武荒界外。

    “宋纪远,敖无双,你们两立即带着禁主之骨,去武荒界!”

    探禁者内门长老任城,此刻急忙催促。

    剑尊已经出世,要是去晚了,禁主之骨,就吸收不到邪气,无法重生了!

    而敖无双和宋纪远,此刻却都是脸色难看。

    因为,方才武荒界中散发出的气息,太恐怖,太可怕了!

    好似有无上存在降临,超越认知的波动频繁出现……绝对有大恐怖存在啊。

    去了,只怕是死路一条。

    “任长老……要不然咱们换一个地方找邪尸吧……这里,不安全啊。”

    敖无双忍不住朝着任城开口。

    任城却是脸色一冷,道:

    “敖无双,你想抗令么?!”

    “抗令者死!”

    他根本不在乎宋纪远和敖无双的性命。

    在他看来,这两个家伙,不过是组织中的底层炮灰,狗屎运气好,这才坚持到现在。

    敖无双还想说什么,宋纪远已经急忙开口道:

    “遵命,长老,我们这就去!”

    说完,他拉着敖无双,低声道:

    “敖兄弟,官大一级压死人,咱们还是去吧!”

    敖无双心中不愿到了极点,幽怨地看了任城一眼。

    这该死的老东西,逼自己去小山村前面送死?

    “任长老,我祝你长命百岁!洪福齐天!”

    他恨恨说完,这才转身,和宋纪远一起前往武荒界。

    留在武荒界外的任城一脸懵逼,这敖无双神经病吧?

    但他没多想。

    “武荒界已经成了死地……呵呵,等这两个炮灰,把禁主之骨带进去,他们必死无疑,但禁主之骨也会复苏……等一切结束,我再进去找!”

    他觉得自己的计划,完美极了。

    “唔,还有那个该死的武江河,应该也寂灭在武荒界中了吧……”

    他不禁笑了。

    但,就在此刻,他忽然感觉到了一阵莫名的寒意。

    “不对!”

    他猛然回头,睁眼看去。

    只见不知何时,一根灵气聚成的箭矢,已然朝着他射来!

    “混沌射日弓?!”

    任城脸色大变,骇然失色,他还看到了不远处,拉弓的武江河。

    “武江河……你没有死?!”

    但,他也只来得及这一声惊呼,就直接被射爆了!

    化作了漫天血雾!

    而武江河则是缓缓收弓,不屑地道:

    “狗日的探禁者,想对付老子?”

    “来一个,老子杀一个!”

    他虽然不敢去武荒界,但是在外面猎杀探禁者的人……对他来说毫无难度。

    紧接着他看向武荒界,却是眉头紧皱。

    “这地方邪门得很……还是先不要进去了……”

    他决定了,再等等。

    而后,他转身离开。

    ……

    武荒界。

    敖无双和宋纪远终于进来了。

    “妈的,老宋啊,我感觉这任长老,是逼着咱们两送人头啊。”

    敖无双愤愤地开口。

    宋纪远叹气道:

    “是啊……但没办法,谁让他是内门长老!”

    说着,他满是希冀地看向敖无双,道:

    “敖兄弟,这次……你觉得还行吗?”

    “说实话,哥哥我很虚啊!”

    宋纪远是真的怕了。

    之前武荒界传出的种种气机,太恐怖了,他觉得就算是终极者来了,只怕都要皱眉。

    现在,自己和敖无双两个渣渣,居然敢去探索……

    这是送命的节奏啊。

    而敖无双则是一咬牙道:

    “这样,咱们还是老规矩,我带禁主之骨过去。”

    “你就在此地等我!”

    一听这话,宋纪远顿时激动了。

    他一把握住敖无双的手,热泪盈眶,感激涕零地道:

    “敖兄弟,你真是哥哥的好兄弟啊,你放心,以后只要有我宋纪远一口屎吃,就少不了你一口尿喝!”

    敖无双也是擦擦热泪,道:“宋大哥,只要你能吃饱,兄弟我渴着也无妨!”

    “我先走了!”

    说完,他一路离开了。

    宋纪远看着敖无双坚毅无畏的背影,不禁又擦了一把眼泪!

    “敖兄弟,你要是死了,哥哥我也不……”

    他说到此处,停了一下,道:

    “哥哥我还是好好活着吧!”

    ……

    敖无双一路跑远之后,迅速找了一个无人的山脉,隐藏了起来。

    然后,他激动地取出了那个装着禁主之骨的玉盒。

    直接打开,握紧了在手。

    禁主之骨中,一股力量流入他丹田中。

    顿时,九层黑塔浮现,疯狂吸收着禁主之骨的力量。

    第一层,彻底神化!

    也就是这一刻,敖无双莫名感觉,他的内心,和这座黑塔的第一层,有了一种莫名的联系。

    仿佛,冥冥中可以调动黑塔的力量!

    “第一层黑塔……效果是……祝福提升?”

    敖无双眼中一亮,他自然而然得知了这黑塔的效果!

    第一层神化之后,他获得的天赋、神通是“提升”!

    被敖无双祝福过的人和事物,将提升其属性!

    譬如说,一个处在桎梏的修者,敖无双祝福之后,可以大幅提升其感悟,让其加速破境!

    一柄锋利的神兵,被敖无双祝福之后,将会提升其威力,变得更加无坚不摧!

    敖无双此刻,眼都是直了!

    爽歪歪,这,这就是自己的挂吗?

    “我祝福敖无双!境界猛增!”

    他直接开口。

    有这种好事,肯定先给自己用啊。

    但,他却感觉浑然无效。

    “这种祝福……不能对自己使用?”

    敖无双顿时就懊恼了,妈的……难道,专门让自己当好人去?

    行善积德?

    过分了吧!

    他有些气愤。

    同时,他感觉自己,似乎能用神识,进入黑塔中。

    他不禁比上眼睛,朝着第一层黑塔内看去。

    第一层黑塔内,幽深非常。

    其中,有着一方黑色的道台,道台上,居然躺着一个青年男子!

    那青年男子浑身,被塔内的无上锁链锁住,无法动弹,宛如死去。

    但,看到这男子的刹那,敖无双却浑身炸毛了,他急忙退出了黑塔,睁开了眼睛,已经是满脸大汗,眼中带着一丝惊恐。

    看到那男子的刹那,他分明感受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慌,害怕。

    仿佛看到了末日,看到了最绝望的东西。

    “那男子……是什么鬼东西?”

    敖无双发毛了。

    原本以为这黑塔是自己的挂……是宝物,但现在看来,很危险!

    那被锁在黑塔中的男子,究竟是什么人?

    那种气机,令人窒息!

    这简直是定时炸弹啊。

    这一刻,敖无双真的想把这黑塔弄出来,丢掉算了。

    但,他根本做不到。

    “妈的……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既然无法扔掉……那老敖就接招了!”

    他发狠了。

    反正,邪门的事情,自己已经遇到够多了。

    不差这一个。

    而他抬眼,只见那禁主之骨,正恭恭敬敬地看着自己呢,浑身都长满了代表生机的血丝。

    “看什么看……学个狗叫来听一下?”

    敖无双开口。

    那骨头,怔了一下,似乎很为难,但还是咔嚓咔嚓地叫了起来。

    敖无双一看,都无语了,道:

    “算了算了。”

    碎了赔不起这玩意儿。

    敖无双把禁主之骨,收了起来,而后才发现,他好像……突破到了六藏境界!

    他欣喜非常,急忙查看自己新觉醒的神通。

    六腑之气,化作雷电,萦绕在双腿之上!

    “雷霆腿?!”

    敖无双都是意外了。

    这样子,貌似自己攻击能力大增啊。

    “一蹬无影,二蹬无情,三蹬无敌……这神通就叫,九天雷霆三角蹬!”

    他颇为欣喜。

    然后,他施展出追星逐月无双轮,一路飞回了宋纪远所在之地。

    “无双老弟,你可算是回来了!”

    宋纪远看到敖无双,顿时惊喜非常啊。

    这种绝境,敖无双都能归来!

    “怎么样?事情办妥了吗老弟?”

    敖无双取出玉盒,道:

    “都搞定了。”

    看到玉盒中的禁主之骨,宋纪远顿时激动无比,开心炸了。

    “太好了,敖兄弟,你真是我亲兄弟啊!”

    这下回去……又能升职了啊。

    敖无双也是颇为欣喜,他忽然想到,自己刚刚从黑塔中得到的能力,不禁看向宋纪远道:

    “宋大哥,祝你天天开心!”

    宋纪远正在大喜呢,此刻忽然怔了一下,然后莫名其妙,猛然哭了起来。

    他眼泪吧嗒吧嗒就下来了。

    敖无双见状,顿时懵了,道:

    “宋大哥,你怎么了啊这是?”

    宋纪远一把鼻涕一把泪,道:

    “我忽然就想起我老娘了……啊……我好想她,不知道为什么,觉得就是想哭……想哭啊……娘,我想你了啊!”

    他嚎啕大哭起来,那叫一个伤心欲绝啊。

    敖无双直接就傻了,妈的……

    不是说好了“提升”吗?

    他怎么感觉,这特娘的是“反向提升”啊?

    ……

    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