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凡慕千凝 作品

第九百零八章 老奸巨猾

    祭世神殿。

    “魔凶终于走了……”

    诸多终极者,长长松了一口气。

    面对音尊、剑尊等人的时候,他们很安全,只要在祭世神殿中,就无忧。

    但,魔凶居然可以越过祭世神殿出手!

    而且,祭世神殿……还不敢阻拦她?

    这直接把他们的心理防线给突破了,让他们切实感受到了一种……深深的威胁!

    毕竟,魔凶威名太甚,虽然只是尸体,但真的杀进来,谁能不发憷?

    “前白雾时代,世人只知晓十尊二凶,只知晓万道终点的那位……但在极为禁忌与神秘的某些传说中,却有另外一人,不可说、不可念……远在十尊二凶之上,甚至万道终点的那位,也只能一生追逐他的背影……”

    长孙长青则是喃喃,他心中莫名有种向往之意。

    这个传说,他也只听过一鳞半爪。

    关于那位存在,世间似乎无法记录,只是某些古老的传承,口口相传,能流传下来的信息,实在太少太少……

    很多时候,就连他们终极者,都只把那当成不足取信的野史、传说。

    但今日魔凶出手,似乎从某种方面,印证了一些传说。

    在前白雾时代,真的有过那样的存在?

    他不知晓。

    “魔凶、血凶和蛮尊,都已经出世了。”

    此刻,江山尽则是开口,道:

    “魔荒更是发生了那般大战,武江河那个逆贼,应该死了吧?”

    须知,他们之所以接引灰雾海那边的三个存在过来,就是为了弄死武江河。

    这次魔荒大战,达到终极者层次……武江河,必然被找到了!

    结果,会是如何?

    “灰雾海出手,区区一个武江河,必死无疑!”

    “我们应该可以去各界重建道场,准备血冲雾海了!”

    “就因为那三个逆贼,耽误了我们这么长的时间……”

    众人都是期待。

    但,姬无录却道:

    “稍安勿躁,我先问问探禁者那边,确认一下,那三个逆贼究竟死了没有。”

    他取出了一块玉符,以秘法传音。

    紧接着,姬无录就接到了探禁者那边传来的消息,姬无录却是陡然一惊,脸色大变,失声道:

    “什么?这不可能!”

    见状,众人也是关注无比,急忙发问。

    “怎么了姬兄?”

    “发生了什么?”

    姬无录脸色难看无比,阴晴不定,他咬咬牙,道:

    “武江河没有死……他有神秘大援!”

    “反而是灰雾海那边……死了好几位终极者!”

    闻言,场中所有终极者,都是脸色大变,无不是倒吸了一口冷气!

    “什么……武江河……居然没死?”

    “灰雾海来的终极者……陨落了?”

    “武江河居然已经成长到了可杀终极者的地步?!这……”

    他们脸上,都写满震惊之色。

    大殿之中,陷入了诡异的短暂安静,落针可闻。

    所有人,都是面面相觑!

    “武江河……已成大患!”

    江山尽喃喃开口,他深吸了一口气,道:

    “诸位,我们不能再坐视了……他已经可杀终极者,已成猛虎!”

    众人也都是凝重点头。

    武江河,已经威胁到了他们的地位,甚至……性命!

    “最要紧的是……武江河有神秘大援……这说明,我们低估了他!”

    武见道开口道:

    “这世间,还有别的终极者么?我们……居然不曾知晓?”

    此问,让众人的心情进一步沉重起来。

    这一次的事态……前所未有的可怕啊……

    “虎已成患,我们绝不能再坐以待毙,我建议,立即出手,绝杀了他!”

    江山尽道:“武江河不死,我等寝食难安。”

    其余终极者,也是意动了,杀机毕现。

    但,长孙长青却是叹息了一声,道:

    “诸位,或许现在出手,已经晚了。”

    “灰雾海中的终极者,都陨落了好几位……我们出手,又有几成胜算?”

    “武江河能杀灰雾终极者……杀不了我们么?”

    闻言,众人脸色都是有些难看起来。

    “长孙兄说得对……我们不能轻易犯险!”

    武见道开口。

    “我也觉得……这样太莽撞了。”

    就连宁天极,都摇摇头。

    ——自从成为终极者以后,他们向来高高在上,俯瞰众生。

    生死大战?对他们来说……非常遥远。

    加上,灰雾海中的终极者都死了……他们又怎敢去搏命?

    “那怎么办?难道就坐视武江河不管?这样下去,我们何时才能证道?”

    江山尽发问。

    长孙长青则是看向了姬无录,道:

    “姬兄,如果我没有猜错……探禁者,应该有解决的办法?”

    姬无录漠无表情地点点头,道:

    “不错。”

    “天渊已经重连,灰雾海那边,近期会派一些人过来,查清楚武江河身边的那个神秘大援,然后……解决他们!”

    “探禁者要我们,保证灰雾海那边的人,安全过来,而且,不受世间敌意。”

    众人都是不禁沉思起来。

    尸骨长城已经发出天渊令,如今,天下睽睽,偷渡行不通。

    那边只要过来人,就会被发现。

    而且,真祖界中,世人对灰雾生灵……皆有敌意。

    毕竟,前白雾时代那场大战,真祖界几乎被打爆,若非十尊二凶、万道终点那些人一力擎天……

    真祖界早已不存。

    如今灰雾强者要过来,会引起天下公愤。

    所以,探禁者才需要找祭世神殿帮忙,提供庇护。

    “灰雾海过来的人……是天下公敌,是灰雾海的内奸啊……”

    长孙长青摇摇头道:

    “庇护他们,我等……冒如此大不韪……真的好么?”

    姬无录却是淡淡道:

    “别忘了,我们早晚,也都是灰雾海的人!”

    “量祖界之物力,结灰雾海之欢心……对我们,是好事。”

    “至于天下人……呵呵,不过是蝼蚁盲流,能分得清什么善恶黑白?只需要我们稍加引导,就能操纵舆论……”

    “他们能看到的,只是我们愿意让他们看到的。”

    他很淡定。

    “姬兄说得对,灰雾海,绝不能得罪。”

    “若是灰雾海过来的人,出了什么岔子……会影响到我等的前途!”

    众人都是开口。

    长孙长青也是沉默了。

    不久后。

    众人散去。

    “姬兄,谁是内鬼?你有线索了么?”

    宁天极留了下来,朝姬无录发问。

    姬无录摇摇头道:

    “暂时还不能确定,但……肯定就是长孙长青、或者武见道之一!”

    “目前的情况来看,内鬼明显是通过联系武江河那三个逆贼,来破坏我们计策的……”

    “甚至……有可能他们两人,都是内鬼!”

    宁天极一听,都是不禁愣了一下。

    不久后,宁天极离开了大殿,回到自己的闭关地。

    却见长孙长青,已经是在这里等着他了。

    宁天极神色有些复杂,道:

    “长孙,谁是内鬼,你现在可有线索了?”

    长孙长青点点头,凝重地道:

    “不能完全确定,但,有一些新的线索……”

    “说实话,我着实也不知该如何判断,所以,找宁兄一起商量。”

    宁天极道:

    “什么线索?”

    长孙长青道:

    “宁兄,你先回答我,你族去魔荒的天才,有幸存者么?”

    宁天极摇头,有些痛心道:

    “全死了,一个都不剩!”

    长孙长青这才点头道:

    “你们的后人死完了……我就放心了。”

    一听这话,宁天极顿时怒了,道:

    “长孙长青,你什么意思?!”

    这是幸灾乐祸吗?

    长孙长青却是苦笑道:

    “宁兄莫怒,我不是有意嘲笑……而是,既你的后人也死了,足以证明,你不是内鬼!”

    “不满宁兄,我们长孙一族,我最看重的天才……也死了。”

    他脸上无比的痛惜啊。

    宁天极道:“这与你说的线索,有什么关系?”

    长孙长青一叹道:“宁兄……我们两家的人都死了,但姬家却有三个人,活着归来!”

    闻言,宁天极顿时微微一惊!

    姬家,居然活了三个?!

    他眼中闪过了怀疑之色,妈的……这姬无录……

    怕不是贼喊捉贼?!

    而长孙长青已经接着道:

    “内鬼,必然就是我,姬无录、武见道中的一个!”

    “因为,内鬼显然在不断泄密给武江河那三个逆贼,而那三个逆贼,出自我们三族。”

    “现在,虽然我很不想承认,但姬兄……却是有嫌疑啊。”

    他似乎很不愿意相信,道:

    “当然,这也许只是我反应过度了……或许,其他族也有后人归来,也说不定。”

    宁天极此刻已经找到了方向,他当即沉声道:

    “我去查!”

    “我倒要看看,这一次,都有些什么人回来了!”

    “如果真的只有他姬家的人活着……”

    他眼中闪过寒光!

    “宁兄,千万小心,你……是我唯一可以相信的人了!”

    长孙长青则是关切地嘱咐,道:

    “我先走了。”

    宁天极看着长孙长青离去的背影,却是喃喃道:

    “以前倒是看错了长孙长青……他是个老实人啊。”

    “相反,这姬无录……老奸巨猾!”

    他想想就觉得……有些气愤啊,这姬无录,居然还想骗自己?!

    ……

    许久后。

    魔荒之外,某处虚空之中。

    “什么?老武干掉了好几个终极者?!”

    长孙不灭,惊掉了下巴,目瞪口呆。

    他旁边,姬无淡也是震惊到了极点。

    “老武真的太强了……居然已经到了可屠终极者的地步?”

    “老武……无敌!”

    他喃喃着,道:

    “我们快去找老武!”

    但长孙不灭却是摇摇头,道:

    “不,我们现在绝不能去找他!”

    “他刚刚经历一场大战,杀了那么多灰雾终极者,肯定身上有伤,在疗伤!”

    “如果有需要,他早就联系我们了,现在还没有联系,我们冒然去找他,还可能暴露他的位置!”

    “现在祭世神殿中的终极者,可都想杀他呢,我老祖好不容易,才让那些人打消了念头,暂时让老武得到了喘息之机,我们不能给老武带来危险!”

    闻言,姬无淡也是点点头,道:

    “还是你想得周到啊!老武这次杀疯了,希望他千万没事!!”

    ……

    而此刻。

    某处空间内。

    武江河拿出了一瓶小酒,美滋滋地慢慢喝着。

    “让你们去打生打死吧,和我武江河,有什么关系?”

    他笑了,道:

    “坐着看戏,不好吗?”

    ……

    今天早点睡。

    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