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儿小小 作品

第540章 胆大包天

    事情并没有出现转机。

    只是过了不到一个月时间。

    杨林派出的侦棋和暗探,已经探查到了朝廷出兵的消息。

    听说在当日江州变乱,杀钦差抗旨的第二日,朝堂中掀起轩然大波。

    江州刺史陈光蕊,被定性为反贼,并且,有大臣上书,请求剿匪,还江州平安。

    这事,朝廷允了。

    当下,派出大将尉迟风,带五万禁军南下,直赴江州。

    监察司,斩妖除魔司,以及禁军之中诸多高手随行。

    “大人,可要集结兵马迎敌?”

    陈林听到这个消息,胡子都不知道揪断了多少根,忧心忡忡的又进了刺史府。

    “要不,把剩余人员全都放归,上书请罪?”

    听到五万天兵前来,江州已经被定性为反贼,不但陈林坐不住了,江州百姓也是人心惶惶。

    不过,让杨林欣慰的是,百姓的心还是向着自己的,并没有出现太多逃亡事件,还有许多良家子弟踊跃参军,想要与江州共存亡。

    证明,自己在江州经营这么些年,还是很得民心的。

    那些富家大户倒是想逃。

    却被杨林派出人手盯住了,想走也走不了。

    当然,不排除他们这些人,在局势危险的时候,会反戈一击,目前来说,还是没有问题。

    “这时候请罪,陈长史你觉得还有用吗?罢了,你就是一个书生,专注于内政,安抚民心吧。其他的事情不用多加理会,只当无事发生即可。”

    杨林老神在在。

    还有闲心逗弄自家小女儿。

    品着夫人砌好的香茶,完全没当回事。

    不就是五万大军吗?

    也就如此罢了。

    本尊和分身心意相通,只要存心感应,数百里上千里,也能感应得到。

    这时,他的分身早就扑向旷野山林,早就设下了龙潭虎穴,那五万兵就算是高手众多,军容鼎盛,能不能到达江州都是一个问题。

    陈林没有问出什么消息,多少还算是吃了个定心丸。

    既然刺史大人不担心,那他也不担心了。

    反正,从一而终,跟着刺史大人,事败之后,无非一死而已。

    他叹了一口气,就告辞离开。

    果真不再去理会,只是加派人手,奔赴三县之地,让百姓安居家中,不可慌乱。

    “老爷,你到底有什么法子,应对朝廷大兵。”

    长史陈林来访的时候,殷温娇没有说话,也没有表露出担忧。

    此时心里好奇,再也忍不住。

    “若是真的难以抵挡,咱们也不一定要守着江州,不是说在极南靠海之地,李清她们不是占据了一个岛屿吗?逃到那里,随时可以出海,也会安全许多。”

    “还没到那一步,阿娇,你说,若是那五万兵丁,所有领军将领都被斩杀,他们还敢不敢来犯江州。”

    “老爷是想……”

    殷温娇眼中露出震惊神色。

    她完全没想到,还能这么玩。

    杀钦差倒还罢了,最多算是割据一方,有不臣之心,并且,占城守土,靠着城墙的优势,撑到朝中生乱,不再针对,也能活下来。

    但是,与征剿大军野外对冲,直接杀人破军,以江州这么点兵力,没人会这么想。

    不过,想到那些金甲剑卫,她又有些释然。

    没兵有没兵的打法。

    这个时代毕竟有着神魔仙妖,个人实力,有时也不见得就不能凌驾军队之上。

    夫妻两人围炉夜话之时,洪江北岸五万禁军驻扎之地,已经起了变故。

    夜黑,风高。

    水浪声哗哗传入耳中,在拉拉稀稀的火把照耀下,密密麻麻的,军帐营盘,连绵十里。

    时不时有巡营夜探来来去去。

    此时离着江州还远,倒也没有太多大战气息。

    中军帐中,尉迟风没有安歇,点着牛油大烛,正在与几位将领讨论进攻方略。

    桌上地图铺开,江州地形山地一览无余。

    “将军,用不着多费思量,五万大军靠近,说不定,就有人直开城门,到时一鼓可下。”

    “不,量敌从宽,那陈刺史胆敢斩杀钦差,并且,手下颇有一些高手,极可能会不死心的据城坚守,听说,这些年来,他很会刁买人心,真要是拼死一搏,难免会有些损伤。”

    旁边一个文士摇头道。

    “不如,分出偏师先行攻破彭泽和都昌两地,再围困江州府城,逼那陈光蕊出城应战。

    外无可援之兵,内无必守之地,区区江州之地,粮草也不见得有多么丰足,无论如何,他们都会是死路一条,只要围困十天半月,不战自乱。”

    “岂有此理,此战若是要靠天长日久围困才能得胜,那真是弱了朝廷威严,不妥不妥。”

    又有一员将领很是不满。

    这仗还没打,就想着怎么围城对峙了,岂不是长他人威风,灭了自己志气。

    江州城听说,如今只有两千余郡兵,全是乌合之众。

    除了几个高手之外,就没有额外的兵力了。

    这种形势之下,竟然还不敢强攻硬打,直接拿下。

    那他们出兵五万精锐的意义在哪里。

    若是朝廷诸公知道了。

    定然会笑掉大牙。

    惹人笑话倒还罢了。

    关键的是,如果有人从中参上一本,说他们这些出兵将领,畏战怯战,那才是前途无亮。

    如今天下,除了西陲镇妖大营拼死立功之外,中原大地本土已经难逢战阵。

    如此轻松立下战功的机会极少,身为将领,没有一人会愿意用出如此拖延战术。

    “先看看再说吧,到了江州之后,再行定策,说不定,看到天兵压境,陈光蕊哭着喊着,直接认罪伏法。”

    尉迟风摆了摆手。

    止住众将争执。

    笑道:“那位状元公,可能是读书读傻了,他不知怎么想的,以为区区一州之地,两千余兵,就可以自立为王还是怎么的?可怜一家老小,即将尽化齑粉,真是可怜。”

    “是啊,我还听说,这段时间,那位陈状元,还生了一个小女儿,可惜小家伙刚刚出世,还不太懂事,没经历过世间繁华,就要随父归去黄泉……殷老相爷知道了这个消息,也不知道是何感受?”

    众将哈哈大笑起来。

    “开会啊,正好,省得到处寻找了。”

    突然,一个略显轻佻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在嘻嘻哈哈一片哄笑当中,显得格外刺耳。

    众将惊悚转头,就见到营帐门口,不知何时,出现一个身形修长,身着金甲,手持长剑,连面目也覆盖在甲片之下的剑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