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11

    谢飞哲一直在学校里生活工作,所处的环境最起码能维持表面上的斯文体面,他上次打架可能要追溯到小学。

    所以,他被叶秋桐这一拳打懵了。

    叶秋桐狠狠揍过去,打得谢飞哲头偏到一边,温热的血液从鼻孔里流出来。

    叶秋桐松开他,他立刻往后,狼狈地跌倒在地。

    叶秋桐居高临下地望着谢飞哲,眼神里全是轻蔑:“垃圾。”

    他现在能体会秦译的洁癖了,碰到脏东西真是从头到脚都恶心。

    他说完,拉开包厢的门,头也不回地走出去。

    *

    叶秋桐肯定不会再跟谢飞哲联系,他们相处不长,送礼物都是礼尚往来,没什么需要交割的。

    叶秋桐把谢飞哲有关的东西打包扔进垃圾桶,再将他的所有联系方式拉黑。

    他想了想,还有些不甘心,打开电脑,搜索到s城大学的公共邮箱,往邮箱里发送他拍到的照片。

    给照片配的文字很简单:“材料学院的谢飞哲脚踏两条船,是个渣男。”

    闹到网上他又抹不开脸面,只能往邮箱发,叶秋桐只是想出口恶气,至于这照片能有多大作用,他没指望。

    成年人的世界,对别人的事一般都漠不关心,大不了饭后多几项谈资罢了。

    叶秋桐做完这些事就决定翻篇了,让人渣跟人渣互相磋磨去吧,他不奉陪了。

    他心理上对过去说了拜拜,身体却没有。

    倒不是说因为旧情难忘,心痛胸闷什么的,单纯就是那天打谢飞哲太用力,把自己的手弄肿了。

    叶秋桐的手很白,手指修长,指腹饱满,指甲圆润整洁,反正很配他的长相,于是指骨到手背那一片通红的痕迹就特别明显,而且过了两天都没消肿。

    最开始有些疼,第二天只要不碰就没什么,叶秋桐也没当回事。

    只是每一个路过他的人,看到他的手都会问一句,叶秋桐微笑着找了个理由,说是在家里不小心撞到了。

    其他人也没在意,反正叶秘书不再摆冰山脸,笑容重回脸庞真是太好了。

    反倒是秦译看见他的手,皱起眉头,说:“涂点药。”

    叶秋桐心里一惊,刚开始感慨资本家还有那么点良心,知道体恤下属,就听见秦译说:“看着碍眼。”

    像红油猪蹄。

    还有半句,因为秦译良好的修养没有说出口。

    叶秋桐顿了顿,笑眯眯地说:“好的,我会涂药的,谢谢总裁关心。”说完,干好自己的活走了出去。

    秦译盯着办公室的门。

    又直接喊他总裁了。

    *

    叶秋桐按照秦译的吩咐,去买了一管药,涂在手背上,很快便消了肿。

    皮肤恢复白皙,光滑而细致,一点痕迹都没留下。

    叶秋桐以为一切都回到正轨,他想把全副精力投入事业,毕竟他还在缓刑期,好好工作,谈什么恋爱。

    就在这时一个陌生号码给他打电话。

    “你好,我是颜沛,我们找地方聊聊呗。”

    叶秋桐慢了半拍才在记忆里找到颜沛这个名字。

    说实在的,他对这个小孩印象不好,柔柔弱弱一副小白莲的样子,谢飞哲说是颜沛主动倒贴,叶秋桐不知道能信几分。

    他也不知道颜沛打电话的目的,但叶秋桐想着颜沛年纪小,有被谢飞哲蒙骗的可能性,于是没有直接挂掉,而是说:“有什么事电话里说,见面没必要。”

    颜沛沉吟片刻,说:“行吧,本来早就想找你,但这段时间我去照顾谢老师了。”

    颜沛的声音软软的,带着点鼻音,听起来又乖又可爱,只是说话的语气莫名有点强势,没有上次遇见时那么柔弱。

    叶秋桐抓到重点:“谢老师?”他的声音提高了八度,“你真是他的学生?”

    人渣!对学生出手!

    颜沛连忙说:“不是的,我二十二岁了,在国外念的大学,毕业刚回来,叫谢老师是习惯。”

    竟然只比他小两岁。

    叶秋桐震惊的同时也意识到,颜沛那天的可怜柔弱,恐怕是装出来的。

    这么看谢飞哲没说谎,这个颜沛知三当三,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叶秋桐想挂掉电话,颜沛仿佛知道他在想什么,出声道:“先等等,你就不问我为什么照顾谢老师吗?”

    “谢老师”三个字如此刺耳,令人想吐,叶秋桐不耐烦地说:“他死了都跟我没关系,别指望我给他烧纸钱。”

    感谢秦总,在秦总的熏陶下,他说话刻薄的功力有所上升。

    颜沛的语气里带上指责,说:“你把谢老师的鼻梁打断了。”

    叶秋桐一愣,继而大笑出来。

    力是相互的,怪不得他手上的红肿几天都没消,他笑得喘不上气,简直大快人心,说:“怎么,找我要医药费?”

    颜沛说:“本来我是这么想的,但谢老师说不用,他不让我来找你。”

    谢飞哲好歹还懂得要脸。

    “既然如此,那就别来烦我。”叶秋桐的耐心快要耗尽。

    “还有件事。”颜沛飞快抢白,说道,“你不要在背后搞小动作,没有用的。”

    叶秋桐不明白,他搞什么小动作了。

    颜沛说道:“我爸爸是s城大学的校长。”

    从颜沛骄傲自豪的语气里,叶秋桐瞬间明白他的意思。

    叶秋桐发到s城大学的邮件恐怕被颜沛使用特权截胡了。

    怪不得谢飞哲租的房子那么大,怪不得谢飞哲突然出手大方,原来是抱上了大腿,项目职称手到擒来,前途一片光明,自然飘了。

    叶秋桐闭闭眼,他现在能明白秦译说的太阳穴突突疼是什么感觉了。

    电话的那头,颜沛还在说:“反正你不要再搞小动作了,也不要再纠缠——”

    叶秋桐不等他把话说完,便掐了电话,把来电号码拉黑。

    颜沛说他二十二岁,但不管是外表还是做的事都像小孩子。

    他说话的语气就像小孩子抢糖,既然他那么喜欢,抢就抢了。

    把垃圾当宝,不稀罕。

    *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

    繁华的s城在夜晚别有一番风韵,林立的高楼闪着霓虹灯着,像抛媚眼,提醒着都市的夜归人,此时已到玩乐或是休息的时刻。

    但大都市总有一群人,哪怕入夜了也扎根在工作里。

    秦译坐在车上,交叠着双腿,一手放在膝盖上,不耐烦地轻叩,另一只手拿着电话。

    “你不要跟你汪叔叔对着干,顺着话说就行了。”

    电话那头的声音上了年纪却依旧中气十足,也许真是到了年龄,秦邦言最近很喜欢当和事佬。

    秦译耐着性子说:“我已经很给他面子了。”

    秦邦言不悦:“那上次他去找你,你怎么把他气跑了。”

    秦译说:“你知道他来做什么么?他要我跟他一起研发手机,他一个卖五号电池的,要去卖新型手机,我说一句天方夜谭,他自己就摔门走了。”

    “你也知道,时鑫最近效益不好,你汪叔叔也是心里急,想另谋生路。”

    秦译哼了一声:“生路也要看自己有没有那个能力走,他不会以为手机用的是五号电池吧。”

    秦邦言也受不了自己小儿子的刻薄,说:“反正你不要刺激他,他怎么说也是你的长辈,下次再不给他面子,我也对你不客气。”

    秦译的眸光变得阴沉,语气跟着变得不善,沉声道:“我没这种对我秘书动手动脚的长辈。”

    秦邦言当领导当惯了,不容许别人忤逆,哪怕是自己的儿子。

    而秦译的性格也是一言难尽,两个人经常说着说着就开始不对味。

    到底是自己的父亲,秦译忍着听完秦邦言的批评,最后才挂了电话。

    他抛开手机,向后靠在座椅上,抬手捏了捏眉间。

    车辆已行驶到岔路口,司机出声问:“秦总,是直接回云亭公馆吗?”

    云亭公馆是秦译住的地方,他不想现在回去,告诉司机:“去公司。”

    时间已经不早了,哪怕是加班的员工也大部分离开。

    秦译回公司不是他爱好工作到这种地步,而是刚和父亲争执让他有些烦闷,他有洁癖,烦的时候不想去其他地方,到公司来处理公务分散注意力。

    他知道叶秋桐会确保办公室收拾得很干净。

    在工作方面叶秋桐其实很认真负责,人也比较机灵,提点一下什么都懂,用起来很顺手,秦译想为难他都只能挑些小毛病。

    只是他的小情绪太多了。

    有小情绪就算了,他还说出来,说出来也就算了,还被自己听到。

    秦译阻止自己继续回忆餐厅里的事,以防明天忍不住折磨叶秋桐。

    深夜的公司一片寂静,总裁办里的各位助理秘书全部下班,保全把其他照明全关了,只留下应急灯。

    幽幽的绿色静静地铺陈在过道上,有种诡异的平和。

    他的王国正在沉睡,秦译踩在柔软的地毯上,一步一步往里面走。

    即将走到办公室门口的时候,他突然听到一阵细小的声音。

    低缓的呜咽夹杂着空灵的呓语,在寂静的夜里飘散,幽柔地撞进人的耳朵里,刺得人脊背发凉。

    秦译顿住,皱起眉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