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心伤 作品

第38章 给自己找一个弱点

    许睦还云里雾里:“什么?为什么要我去研发中心?”

    叶秋桐把从董璐璐那里听的话告诉许睦,这下许睦也震惊。

    “百之十?这什么天文数字。”许睦说道。

    国家大力推广新能源,但业发展速度远没有想象中快,就因为受技术瓶颈的限制。

    如果电池的安全性与充电的便捷性得提高,一系列问题迎刃而解。

    时鑫提出这么快的充电速度,凭汪德成那个不学无术的肯定做不,绝对集团研发中心在背后支持。

    “太过。”许睦说着说着开始生气,“这种突破性的创新我们一风声都没有听,绝对故意瞒着我们。”

    时锐有的研发部,时刻与研发中心保持着联系,这样都没发现,不故意什么。

    时锐作为集团子公司,在这方面一直积极配合,这几年几乎全部的新能源数据,都时锐从市场反馈汇总研发中心,他们有权利共享实验成果。

    “有种光明正大偏心啊,他汪德成这几年做什么贡献?”许睦开始口无遮拦,直接说集团偏心。

    秦译手指在桌面上敲打,许睦非常激动,他很平静,说:“你还去研发中心一趟问清楚。”

    许睦想想也,死也要死个明白,但他去不不太好:“秦总,要不您亲出面。”

    毕竟秦启帆秦译的大哥。

    秦译说:“不,你去。”

    许睦头:“那好吧。”他转过身,看叶秋桐,想想说,“叶秘书跟我一起吧。”

    叶秋桐一愣,秦译抬眼看过来,思索片刻,说:“可以,一起跟着。”

    于一个小时后,叶秋桐便与许睦一块站在集团研发中心的大楼前。

    许睦望着科研大楼,叹口气,说:“叶秘书,我喊你来希望你跟我打配合。”

    叶秋桐不懂:“怎么配合。”

    “机事。”许睦说不出个所以然,“反正我有怕跟秦启帆打交道。”

    许睦这种老油条居然说出这种话,叶秋桐对这位研发中心主任加好奇。

    之前秦启帆一直活在众人的口中,叶秋桐无缘一,此时马上要传说中的总裁大哥,想想有激动。

    叶秋桐本来对秦启帆没有什么感想,秦启帆身为大公子,无法选择的父母,身处矛盾的核心,如果他一心一意搞科研,也挺值得敬佩。

    但他掺进这场争端里来。

    叶秋桐秦译阵营的人,对秦大公子的观感变得微妙。

    科研大楼没有前台,只有个门卫在守着,许睦说明来意,门卫给上面打电话,然后刷卡让他们上去。

    楼里的电梯非常宽敞,看着像货梯,许睦告诉叶秋桐,因为经常要运输仪器,所以电梯才这么大。

    许睦带着叶秋桐走主任办公室,秦启帆不在,里面的工作人员告诉他们,主任在实验室那边。

    两个人又前往实验室。

    这里的装潢明显与公司不一样,加简洁利落,一道道玻璃门把各个区域隔开,透过玻璃门能看各式各样的仪器设备,走廊上时不时有穿着实验服的人在走。

    许睦停在一道门前,对叶秋桐说:“里面重实验室,没有权限进不去。”

    不过很快就有人替他们通报,不一会,一个穿着白色实验服的人走出来。

    叶秋桐想象过秦启帆的样貌,作为一个科研人员,他或许秃头老学究的模样,又或许个戴着金边眼镜,温文儒雅的知识子。

    可真实的秦启帆两边都不搭。

    他确实戴着眼镜,不过大黑框,脑后扎着一个短小的马尾,手插在实验服的衣兜里,身材倒高大,只微微弓着脊背,看起来吊儿郎当,浪荡不羁。

    叶秋桐瞪着这位秦大公子。

    这人真的有三十五岁吗,骗人的吧。

    秦启帆看许睦,抬手打个招呼:“老许,你还在当打工仔呢。”

    许睦抽抽嘴角,说:“我不打工谁给我发钱。”

    秦启帆对打工人老许没有兴趣,看向叶秋桐,眼睛一亮:“这个美人谁?”

    许睦没好气说:“这我们秦总的秘书。”

    叶秋桐适时介绍:“秦主任您好,我叫叶秋桐。”

    秦启帆打量着叶秋桐,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说:“我听说过你。”

    叶秋桐疑惑,大公子为什么会知道他?

    这时候许睦插话:“我来办正事的,百之十的充电效率怎么回事?”

    秦启帆懒懒散散说:“现在才找来,秦译够慢的。”

    许睦怒道:“要不你们隐瞒,我们至于耽误时间吗。”

    秦启帆招呼道:“别在这里吵架,去休息室。”

    三个人转移休息室,秦启帆喊助手给两位人泡茶,端着一个保温杯,慢吞吞喝水。

    许睦无心喝茶,直奔主题:“为什么有新技术要瞒着时锐,还故意绕开我们的研发人员。”

    秦启帆回答:“这董事长的意思。”他耸耸肩膀,“我只负责科研,董事长想把成果给谁就给谁。”

    话说得漂亮,可秦启帆真的一私心都没有吗?

    许睦暗暗骂一句,又说:“那我们申请技术共享。”

    秦启帆继续说:“需要董事长同意,没有董事长的批准,我无权做决定。”

    许睦咬牙:“你也要帮着时鑫打压时锐么?”

    秦启帆放下保温杯,怜悯看着他:“在我面前不装傻,打压你们的不汪德成,董事长。”

    即便挑明,许睦也不能在秦启帆面前说董事长的坏话,他想想,把心里最怀疑的事问出口:“乌金那边有参与这件事么?”

    秦启帆没有回答,而笑一声。

    这笑声里充满嘲讽与鄙视,许睦的脸有白。

    叶秋桐没懂这声笑什么意思,从头尾他都插不上话。

    秦启帆突然对许睦说:“一提生意上的事我就头疼,你们这些生意人好烦,我不想跟你说话,你走吧。”

    许睦:“……”

    秦启帆指着叶秋桐说:“我要跟这个美人聊聊。”

    许睦不甘心瞪秦启帆半天,知道他油盐不进,最后妥协站起来,告诉叶秋桐:“我在外面等你。”

    说完,他离开休息室。

    房间里只剩叶秋桐秦启帆两个人。

    秦启帆饶有兴致盯着叶秋桐看,叶秋桐头皮发麻,听他说:“秦译几乎不会主动联系我。”

    叶秋桐不知道他说这个做什么,抬起头,望着这位难以琢磨的科学怪人。

    秦启帆说:“但他去年给我打电话。”

    他微微扬起下巴,一脸感慨万千:“我们的号码在彼此的手机里躺十几年,他主动给我打电话还第一次。”

    “你知道他为什么找我吗?”秦启帆兴致勃勃问。

    叶秋桐摇头:“不知道。”

    秦启帆说:“他让我把一个叫做谢飞哲的人踢出研发团队。”

    叶秋桐一愣。

    他太久没听谢飞哲这个名字,以至于都快忘他曾经有个人渣前男友。

    “我弟弟第一次给我打电话,我怎么也要把这件事办好。”秦启帆笑眯眯,“那个谢飞哲水平就那样,踢就踢,但我很好奇秦译为什么为这种人找我。”

    他看着叶秋桐,说:“我查你身上。”

    叶秋桐动容。

    他依稀听谢飞哲说过退出时锐研发团队的事,他以为只巧合,没想秦译在背后推波助澜。

    秦启帆观察着叶秋桐的神色:“你不知道我弟弟为你找我帮忙?”

    叶秋桐的脸有些红,说道:“秦总很仗义也很护短,我非常感谢他。”

    秦启帆盯着叶秋桐,过一会,然说:“原来如此。”

    他眼神幽幽:“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

    秦大公子的每句话都藏着玄机,叶秋桐听不太懂,怪不得许睦怕跟他打交道。

    叶秋桐不想谈私事,转移话题:“我们这天来为解决充电效率的问题。”

    一提正事,秦启帆就板着脸,他说:“解决不,除非……”

    他停顿,叶秋桐追问:“除非什么?请主任指。”

    秦启帆扯扯唇角,说:“看在你大美人的份上,我友情奉送你几个情报吧。”

    虽然称作美人让叶秋桐有些不适,但他依旧礼貌说:“您说吧。”

    秦启帆说:“你回去告诉秦译,董事长老当益壮,还能再干十年。”

    “邦天不秦家一家的邦天。”

    “至于应该怎么做……”秦启帆笑眯眯,“让他给找个弱吧。”

    叶秋桐带着秦启帆的三句话跟着许睦回公司,向秦译汇报。

    此时时间不早,秦译听完后没有反应,只让许睦早回去休息。

    叶秋桐理所当然留下,他看向秦译,轻声问:“秦总,您没事吧?”

    秦译奇怪看着他:“我能有什么事。”他顿顿,说,“意料之中。”

    从秦邦言想对他动手那一刻开始,他就做好准备。

    叶秋桐很想安慰总裁。

    秦译也人啊,不管什么原因,的父亲这么对待,他有权生气,有权伤心。

    可秦译脸上什么表情都没有,平静得不正常。

    “你今天也辛苦,早回去。”秦译对叶秋桐下驱逐令。

    叶秋桐没有动。

    平时巴不得早下班,今天不想走。

    他想想,说:“秦总,我还欠您一餐饭呢,今天我请吧。”

    秦译看着他,突然站起来,从办公桌后面走他面前。

    叶秋桐觉得不矮,可每次靠近秦译,都要仰视着他。

    秦译微微低头,问:“你想陪着我么?”

    这话问得太直白,叶秋桐稍稍窘迫,可他坚定头。

    秦译说:“那我征你的小破车。”

    叶秋桐:“?”

    叶秋桐领着秦译下楼车库的时候还在迷茫,总裁不嫌弃他的车吗,怎么又要坐。

    让叶秋桐惊讶的,这次秦译把他赶副驾驶上,坐主驾驶开车。

    “秦总,我来吧!”叶秋桐吓得要死。

    让总裁给他开车,他怎么敢当啊。

    秦译然调整座椅,板着脸说:“你开车直哆嗦,我怕你把我带沟里。”

    叶秋桐:“……”

    叶秋桐缩在副驾驶座里,车辆平稳驶在马路上。

    “秦总,我们去哪里啊?”叶秋桐小声问。

    “又不会把你卖,至于这么怕么?”秦译一边开车一边说。

    他补一句:“小媳妇似的。”

    叶秋桐连忙直起身体,舒展肩膀,大方说:“我很man的好不好。”

    秦译嗤笑一声。

    秦译没告诉叶秋桐他们的目的,直叶秋桐跟着下车,才发现这里居然一家射击馆。

    叶秋桐只在电视剧里过这种方,睁大眼睛,暗暗打量。

    秦译大步往里走,立刻就有人迎上来:“秦总,欢迎欢迎。”

    秦译指指叶秋桐,对那人说:“带他休息室吃东西。”

    叶秋桐连忙问:“秦总,您呢?”

    秦译淡淡看他一眼,说:“我去练两场。”

    说完他脱下外套,直接丢在叶秋桐的手上,然后走去拿枪。

    叶秋桐慌张间抱住秦译的外套,跟着工作人员去往休息室。

    射击馆准备的食只能算能吃,叶秋桐心里惦记着总裁,随意吃两口便饱。

    他站起来,抱着秦译的衣服,循着射击场的方向走去。

    很快,他便找秦译。

    秦译只穿着衬衣,戴着隔音耳罩与护目镜,手里握着武器,站在射击靶前方。

    他微微低头,似乎在思考什么,过一会,抬起手,扣动扳机。

    手上的射击工具仿佛没有任何后坐力,丝毫没有影响他的身形。

    他挺拔而高大,动作看似随意而气定神闲,身体纹丝不动,子弹按照他的意愿,极速飞出去。

    秦译练一轮,把枪放在身侧,转过身,看小秘书抱着他的衣服,站在后方。

    叶秋桐的脸颊微微发红,像有晚霞落在他白皙的皮肤上,他紧紧抱着那件外套,仿佛怕人抢走一样。

    “秦总,你好帅啊。”

    叶秋桐红着脸说。

    秦译问:“想试试吗?”

    叶秋桐摇头,笑着说:“看您练就。”

    秦译没有继续,而说:“秦启帆让你跟我说那些话,在敲打我。”

    叶秋桐愣愣,总裁突然提这件事,他没反应过来。

    秦译接着说:“每个人都有的立场,每个人的背后都牵扯着多方利益,有时候不想做什么就能做什么。”

    叶秋桐安静倾听。

    “目前集团处在一种平衡的状态中,所有人都不希望打破这个平衡。”

    打破平衡,意味着利益重新配,也意味着一场厮杀。

    叶秋桐明白。

    不管董事长还秦启帆的舅舅,都不希望秦译太出风头。

    秦译可以得一些利益,但不能拥有太多。

    叶秋桐抿抿嘴唇,问:“秦总,那您准备怎么做?”

    这次,秦译决定听从秦启帆的建议:“给找一个弱。”

    叶秋桐最不明白的就这句话。

    秦译喊来工作人员,换一把,这次步qiang。

    他端着枪,瞄准前方的靶子,浑身紧绷,肌肉透过衬衫拉出完美的线条,像潜伏在暗处的黑豹,盯着猎,等待一击必杀。

    子弹飞驰,击中靶心。

    叶秋桐听着砰砰砰的声响,心也跟着极速跳动。

    怀里的衣服传来淡淡的香味,他望着秦译,感受着视觉的冲击,头晕目眩。

    秦译再次放下手里的玩意,对叶秋桐说:“所谓弱,不一定指能力上的。”

    隔着护目镜,看不清总裁的表情,他的声音与平时一样清冷:“私生活也,反正只要创造个把柄让他们抓就。”

    叶秋桐呆呆问:“什么把柄?”

    秦译想想,难得不确定,说:“出去花天酒,营造一个花花公子的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