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工米青 作品

第15章 公忠体国

    “那可是李家的人,老刘你得拿出压箱底的本事!”

    周易打开食盒,四凉四热八道菜,色香味俱全。

    酒壶中亦是百年陈酿,一夜时间能寻到如此美酒,必然是司狱大人用了心思。

    “那是当然。”

    刘大厨撇了撇嘴:“祖宗十八代的本事,全都用上了,唯恐恼了贵人。”

    天牢小厨房的潜规则也有许多,尤其是针对丙九号狱,刘大厨必须按照犯人家中爵位、官职,以及远近亲疏来定制饭食。

    绝不能一概而论,若是国公家的与侍郎家的吃同样的菜,事后必生事端!

    这些纨绔公子哥闲极无聊,就剩下各种比拼脸面,我在天牢能吃四凉四热,喝百年美酒,就比你四个热菜有面子!

    勋贵纨绔们争风吃醋的缘由,在寻常人眼中就是吃饱了撑的,闲得蛋疼,但是天牢上下官职就得顺着来。

    崇明朝权势最盛的是龙家,如今龙公子的待遇,转到了李家族人。

    李武荡平凤阳国南北内患,修整一年之后,又统帅百万大军北伐与大雍朝开战,誓要夺回丢失的三州国土。

    如今权势之盛,比崇明朝的龙家更甚!

    周易拎着食盒先去丙九号狱,遇到负责白日值守的朱校尉。

    朱校尉再三叮嘱道:“老周,务必小心侍候,那位爷可是个凶人,发起狂来我可不敢救你去!”

    周易诧异道:“校尉大人,咱就一送饭的……”

    “你可知那位爷为何进天牢?”

    朱校尉低声提醒道:“纵兵劫掠商道,又假意讨伐山贼,屠了几个村子冒功!”

    “……”

    周易沉默许久,问道:“这等骇人之事,哪位敢曝出来的?”

    纵兵劫掠,杀良冒功!

    哪一个不是诛九族的大罪,李家九族必然将大将军李武包含进去。那位可正统帅百万大军北伐,此事一个处理不当,就是乾坤颠覆的剧变!

    现在连朱校尉都知道了,显然已经瞒不下盖不住,等同将李家罪行公布天下。

    周易不认为朝廷,或者说弘昌帝有这个胆量!

    朱校尉说道:“还能有谁,自是张相爷!”

    弘昌帝即位之后,血洗龙相余孽,四位阁臣无一不受牵连,如今位列首辅的是其潜邸老师,张正阳。

    “难怪。”

    周易从未见过张正阳,不过从市井传言中,只觉得此人是国之干臣。

    传闻张正阳登上首辅之后,第一次上书,便解开了凤阳国内外交困之局。

    安内再攘外,先北而后南!

    弘昌帝免除五年所有税赋,同样是张正阳提出的策略,以此收拢叛军治下民心,彻底断了叛军败而不灭、死灰复燃的难题。

    七年首辅之位,张正阳是唯一可与李武并论之人。

    丙九号狱。

    周易打开牢门,将菜肴从食盒取出,摆放在桌子上。

    “大人,吃饭了。”

    “嗯。”

    犯人盘坐在内间软塌上,眼都未睁,从鼻尖发出一声轻哼。

    周易躬身退下,此人给他的感觉,不是寻常纨绔勋贵那般故作张狂,以彰显高人一等,而是从骨子里看不起任何人。

    “有恃无恐!”

    ……

    数日之后。

    周易来小伙房取餐,发现刘大厨不在。

    “这厮怎么回事?”

    市面上关于犯人李雄的罪行,已经传的沸沸扬扬,前些日还有许多人敲御鼓鸣冤,自称是那几个村子的亲戚族人。

    朝廷装聋作哑,只当没听见。

    最后还是京衙的捕快,将鸣冤者一一请走,以聚众闹事为由关进牢房。

    此事一出,京衙成了百姓泄愤之所,每日大门都沾满了各种污秽。

    御史上书参奏神京府尹,列数苛待百姓,失察失职,包庇凶犯等等罪行,唯独半个字与李家都没关系。

    神京府尹无奈,上书请罪,然后就蹲了天牢。

    短短时日时间,神京可谓风云变幻,一切的风暴中心,就在丙九号狱。

    刘大厨不知生了什么失心疯,周易连忙去寻朱校尉,询问今天怎么去送饭食。

    朱校尉满脸义正言辞:“一样是天牢犯人,别人吃什么他吃什么,无需区别对待!”

    周易眉头微皱,随后恍然道:“北边有消息了?”

    “你这厮……”

    朱校尉也没瞒着,反正过几天也瞒不住:“明日午时,李雄这一支的李氏族人,全部抄家问斩,估计过不了多久锦衣卫就送人来了!”

    周易问道:“大将军要求的?”

    “当真是物老成怪,人老成精!老周,你这般精明,怎么就送一辈子饭?”

    朱校尉低声道:“听司狱大人说,大将军亲自写了陈情血书,言称李家本该株连九族,跪请陛下谅解,法外开恩,只诛李雄一支!”

    “大将军刚正!”

    “大将军英明!”

    周易与朱校尉对视,眼中尽是惊骇,只觉将有百倍京中风浪席卷而来。

    丙九号狱。

    周易将稀粥倒进了碗里,勺子敲了敲栅栏,喊了声。

    “吃饭了!”

    李雄瞥了眼泔水,眼中闪过惊骇,随后又恢复平静:“看来我那亲堂兄,为了自己的名望,要送亲叔叔一家去死!”

    这个时代的宗法伦理,讲究亲亲相隐,李武的做法为世家大族所不齿。

    周易诧异道:“你都知道了?”

    李雄冷声道:“看你们这些蝇营狗苟之辈扒高踩低,便能猜到外面形势变化了。”

    “明日午时,阖家抄斩。”

    周易说道:“你的父母、妻妾、子女,全都因为你的贪婪,付出了性命!”

    李雄面无表情,瞥了周易一眼,似是在嘲笑鄙夷。

    “你有儿子吗?他今年几岁?是不是生的很可爱?将来可能习武从军,也可能学文科考,会娶一个贤惠的妻子,你就有了孙子辈。或者是女儿,将来嫁给……”

    周易不急不缓的描述,一个阖家团圆子孙绕膝的幸福场景。

    李雄表情逐渐发生变化,听到最后一句“你十来岁的儿子,咔嚓脑袋掉地上,喷出几尺的血”,双目愤怒赤红。

    “……十来岁的年纪,大概什么都不懂,他会问你为什么砍头,会不会很疼?”

    周易笑着说道:“我教你个办法,临刑前将你儿子灌醉,免得遇上刽子手刀钝,割肉不利索,那就痛苦百倍了!”

    “滚!”

    李雄怒吼道:“你知道什么?我那堂哥只想着青史留名,让人盯死了族人亲戚,连经商都不允许!”

    “我随他征战数年,战场上流的血都有几升,回了神京没银子宴请,让人笑话成土包子!”

    “军饷不能贪,商贾不能做,那就只能去抢!”

    李雄冷声道:“我在前线拼命打仗,那些狗屁勋贵向大雍卖军械,同样都是叛国之罪,凭什么不能抢过来?”

    周易疑惑道:“杀良冒功又怎么解释?”

    李雄发泄一通,心中怨恨消散许多,神情恢复了平静:“劫掠商贾的罪名,总要有人去承担,那些人运气不好让我选中了!”

    “如果你带兵冲进勋贵府,将走私军械的卖国贼当场斩了,或许李将军会保你性命。偏偏又不敢,只能去屠戮平民百姓!”

    周易摇摇头说道:“如此欺软怕硬的性子,与我这扒高踩低的蝇营狗苟之辈,似乎没什么区别?”

    李雄缓缓转过头,终于正眼看了周易一眼

    “牙尖嘴利!”

    周易耸耸肩,拎着桶离开。

    “等会儿你家人来了,我会安排你与儿女同狱,好好珍惜最后一晚!”

    ……

    奉天殿。

    寂静无声。

    皇帝屏退左右内侍,殿中只留首辅张正阳一人。

    “老师,此番风波太过危险了。”

    弘昌帝从殿上走下来,亲自拎着两个锦墩,与张正阳平坐对视。

    “陛下,臣亦是无奈。”

    张正阳躬身施礼,坐下说道:“文官有不臣之心,纵使如龙逆权势,亦可一夜之间反手覆灭。武官如李武这般,勇略震主,功盖天下者……”

    说到这里顿了顿,似乎在斟酌言语,片刻后说道:“已可行废立之事!”

    弘昌帝眉头紧皱:“老师,李爱卿对外勤于王事,对内严苛族人,龙逆之辈岂能与之相提并论?”

    “这才是其可惧可骇之处,当真李武如龙逆一般贪婪暴虐也就罢了,偏偏严苛族人收买民心,显然是有大图谋!此番李雄犯案,老臣遣人公之于众,本意是让李武上书,朝廷迫于无奈饶过李雄一家。”

    张正阳说道:“老臣哪能想到,李武连亲叔叔、亲堂弟都下得了狠手,如此无情无义杀伐果断之人,可有丝毫忠正可言?””

    弘昌帝疑惑道:“李雄所犯之罪,天理难容,老师此为何解?”

    “以此破了李武名望金身,他可以统帅兵马,亦可南征北战,却决不能有贤名满天下!”

    张正阳说道:“百姓绝不会允许,一个包庇亲族屠戮百姓之人,执掌天下。如此一来,陛下自可高枕无忧。”

    弘昌帝摇头道:“老师,史书有言,天下以兵强马壮者当居之。当真李爱卿有谋逆之心,以其军中威望,朕并无把握……”

    “史书所言不错,却不可尽信。”

    张正阳说道:“历经先皇一朝龙逆混乱,百姓方才安稳几年,绝不愿生出动乱。亿万民心如此,可谓大势,非兵马可强为!”

    弘昌帝沉默许久,仍是缓缓摇头。

    “李爱卿公忠体国,当年遵循遗诏,又平北扫南,方才有朕之今日!”

    “李卿不负朕,朕也不负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