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工米青 作品

第23章 老实姑娘

    皇陵位于万寿山南麓。

    方圆五十里皆为陵区,周围群山环抱,北临肃水。

    皇陵自西向东依次排列,共有十七处墓穴。

    周易轻易穿过皇陵禁军,来到最新的崇明帝墓碑前。

    “皇帝当真是世上最不可理喻的生物,狗皇帝一边为求长生三十余年不上朝,一边花费十几年修皇陵。”

    “前辈有所不知,当年修皇陵,父亲时任工部营造司务。”

    黄玉娘从玉簪中飘出来:“据父亲所说,狗皇帝的陵墓修好后,为保守帝陵秘密,数万工匠尽数坑杀。”

    周易微微颔首:“此事略有耳闻,当年闹的厉害,龙逆直接派兵镇压。”

    朝廷大军打不过各地反贼,镇压百姓却是有一手,很快就没了声音。

    黄玉娘说道:“狗皇帝当了一辈子昏君,临终却是做了件好事,秘密培养了李将军。”

    “可说不准是好是坏。”

    周易看着墓碑上写的丰功伟绩,说道:“自此之后,你就在狗皇帝墓中居住,也算是物尽其用。”

    以前学历史,书上只写着某某皇帝昏庸,周易没有切身感受过,很难真的对其有敌意。

    历经崇明一朝,让周易切实见过听过。

    人相食,轻描淡写的三个字,却是无数个悲凉或荒诞的命运。

    其他诸如“略”“屠”“大饥”“夷三族”“死者过半”等等,简单的白描,不似墓碑上辞藻华丽,更没有一丝的感情,才愈发显得冰冷残酷。

    “记得日后有能力了,帮我将狗皇帝尸骸烧了,当风扬其灰!”

    周易寻了个隐秘之处,真元剑光洞穿陵墓,感应到内里巨大的墓,将黄玉娘寄附玉簪送入其中。

    剑气将洞口泥土搅碎,过些时日,便再无任何痕迹。

    ……

    天牢。

    残魂清理干净,阴冷寒气消散大半。

    狱卒议论了好些时日,不过终究是好事,便不了了之。

    周易自从出手铲除贼人,名义上仍是狱卒,待遇上却与朱校尉等同,分配了一处房间。

    请匠人将精细翻新装修,安置红木桌椅,买来上等茶具,泡上一壶雨前龙井,上班比家中还要住的舒服。

    “庙堂之高,江湖之远,与我何干?不如修仙!”

    周易修行归元诀小半年,体内先天真元尽数化作法力,摄取天地灵气的效率快了数倍。

    虽然原来是小数点后面几位,总归是有了很大进步!

    修仙法力与武道真元有显著优势,更加贴合天地大道,其质清灵,变化由心。

    譬如原本真元能凝成剑、刀、拳头等形态,细节处却显得粗糙,法力只需念头一动,就能化作栩栩如生的手掌。

    这日。

    周易正在打坐修行,忽然感应到房间有人进来,悄无声息的落在房梁上。

    “下来!”

    一道剑光扫过,梁上客躲闪不及跌落,在空中优雅的翻了个身安稳落地。

    “你这厮怎么舍得来我这?”

    周易打量老白一番,不得不承认这厮的颜值,十余年过去不退反进,风流倜傥中又多了丝成熟稳重。

    原本玉树临风是少女杀手,现在估计能迷倒万千少妇。

    “堂堂先天宗师缩在天牢送饭,可以说是空前绝后了!”

    老白眼中闪过艳羡,不过想到苍家惨状,又有些庆幸:“老周,兄弟我打算娶亲,特意请你来做宾相。”

    宾相就是伴郎,跟在新郎身边挡酒,免得醉过了不能圆房。

    周易惊讶道:“你这厮竟然会娶亲,哪家姑娘有这般魅力?”

    “是荣昌郡主。”

    老白从怀中取出大红色请柬,上面烫着金线,装饰很是奢华。

    周易微微一怔,随之鄙夷道:“你这厮也忒不要脸,在外面玩痛快浪够了,想收心了就祸害人家老实姑娘?”

    荣昌郡主,凤阳国东阳郡王嫡女。

    老白在狱中多次吹嘘,当年失手陷入郡王府,生死一线,靠着颜值俘获荣昌郡主芳心,转身拍拍屁股溜了。

    老白将请柬放下,拿起茶壶咕咚咕咚的灌了几口。

    “你还是不是我兄弟,当真以为愿意娶亲,还不是有把柄落在人家手里。”

    “什么把柄,需不需要我出手?”

    周易眉头一挑,不说老白有授业之恩,而且两人本就是好友。

    这些年老白偶尔来神京,都会寻周易喝酒闲聊,捎带些各地好吃好玩的特色。

    酒后各分散,周易仍然守着天牢,老白继续浪迹江湖。

    周易羡慕老白逍遥自在,老白佩服周易淡泊名利,颇有君子之交淡如水的意味。

    “当年为了脱身,与荣昌郡主换了定情信物。原本只当是玩笑,谁曾想这姑娘是个死心眼,这么多年过去还念念不忘。”

    老白叹息道:“东阳郡王无奈,眼看着郡主年岁大了。请来数位顶级高手,满江湖的寻我。要么娶他女儿,要么……”

    周易再也忍不住,指着房门说道。

    “滚!快滚!”

    “哈哈,记得准时来!”

    老白再也绷不住悲苦的脸,化作得意笑容,终于又扳回一城。

    ……

    月十五,宜婚嫁。

    周易早早请了假,熟悉复杂繁琐的娶亲流程。

    朱校尉听闻是郡王府嫁女,惊叹周易人脉之广,厚着脸皮要了张请柬,说是去涨涨见识。

    朱校尉是个很想进步的人,自不会放过这般机会。

    当日。

    永昌坊挂满了红绸,从老白的新宅到郡王府,道路两边摆上了牡丹,地面铺满了各色花瓣。

    只这路上的费用,就耗费上万两白银。

    更别说老白那处新宅,永昌坊毗邻皇宫,寸土寸金,价值已经不能用金银估量。

    “长得帅就能为所欲为?”

    周易照着镜子,摸了摸自己的脸。

    “咱也不差啊!”

    法力比真元另一好处,就是无时不刻的蕴养身躯,让肉身向着更完美蜕变,所以修仙界尽俊男无丑女。

    一连串程序走下来,终于将郡主娶回了家。

    白府宴厅。

    老白跟着郡王府的老人,一个个桌子敬酒叙话,认识各家王府、侯府。

    周易在身侧陪着,暗中传音道:“东阳郡王对你这厮也太好了,这般亲戚关系,介绍给你这个姑爷?”

    “或许这就是父母之爱子。”

    老白昨日还是跳脱性子,今日当真结婚了,说话忽然就变了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