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工米青 作品

第51章 闲棋暗子

    月朗星稀。

    庭院。

    今天是周易六十大寿,邀请老白来喝酒。

    一碗面。

    四凉四热。

    小伙房的刘大厨所做,当年只能跟在爹后面切墩的小伙,如今已经青出于蓝,厨艺还胜其父。

    名满神京的刘大厨,寻常豪商富贾品尝不到的手艺,偏偏天牢的差事从不落下。

    规矩多,银子少。

    周易好奇问他,怎么舍不得这活计?

    “周爷,您少年得意,哪知愁滋味?咱平民百姓活得难,事事都得留个后路。”

    刘大厨说道:“我年轻时候,两次来天牢避难,第一回没什么,还觉得憋屈。第二次回了店里,掌柜的和几个伙计,尸体都发臭了……”

    “现在回想起来,晚上睡觉都睁着只眼,查几次门栓!”

    周易没有告诉他,门栓只能防君子,对于武道高强的贼人来说丝毫无用。

    这时。

    推门声响起,老白拎着酒进来。

    “堂堂武道宗师,甲子大寿,竟这般寒酸,说出去谁信?”

    “这么多年,你总算走一次正门。”

    周易感应敏锐,皱眉道:“怎么受伤了?”

    老白犹不服气道:“与黑狗子过了回手,也就是年岁大了,赢得不利落,否则他摸不到我后脚跟。”

    周易颔首道:“如此说来,无量剑派的事解决了?”

    老白点头道:“至少保住了性命,然而必须解散剑派,并入锦衣卫陈千户麾下听差。”

    去年七月,杜相上书“侠以武犯禁”,言称江湖中人犯事亦在国法之内!

    锦衣卫以此为由,大肆搜捕罪犯,横扫江湖宗派。

    无论正道或者魔道的宗门,要么归顺锦衣卫治下,要么以斗殴杀人、聚众谋反为由抓入诏狱。

    锦衣卫高手如云,尤是指挥使冯忠麾下“黑衣卫”,实力深不可测,江湖人称黑狗子。

    初时只灭小帮派,传承久远的大宗作壁上观,现在轮到抓他们,已然无力回天。

    无量剑派宗主是老白的相好,宗门传承至今四百余年,历史比凤阳国还要久远。由于没有正式无量山地契,当地州府调用大军围山,锦衣卫登门抓杀人凶手。

    剑派属于正道,门规森严,然而门中弟子行侠仗义,怎么可能不杀人?

    以往庙堂、江湖的潜规则,向来是分而治之,如今不算数了!

    无量剑派顶不住朝廷压力,来神京求援,寻到了老白。

    周易笑道:“老白,此番扬眉吐气了,无量剑派的老家伙不得供着你?”

    “屁!”

    老白唾了口,冷声道:“那群老家伙认为我不去求东阳郡王,就是没出力,故意让剑派解散,好娶淑婉回府。”

    “人之常情。”

    周易劝说几句,老白方才消了怨气。

    锦衣卫横扫江湖抓的犯人太多,诏狱关押满了,尚未轮到审讯的暂且关入天牢。

    这群豪杰好汉不敢与锦衣卫或者朝廷闹翻,反而将江湖大劫的罪名,戴到一些江湖大侠头上,骂骂咧咧的说他们不作为。

    老白面带忧色:“老周,这事儿你怎么看?”

    “那些江湖高手的罪名,似乎也没按错。”

    周易在牢中见多了恶人,仗着武道强横就肆虐一方,所以认为锦衣卫扫荡江湖不好不坏。

    好处是朝廷严苛治理武者,寻常百姓少受盘剥欺凌。

    坏处是没了江湖帮派,立刻就有新的剥削阶层,绝不会有任何空档,甚至新来的不懂从长计议,盘剥起来竭泽而渔!

    老白叹息道:“可这样一来,凤阳国武林就没落了。”

    周易宽慰道:“你已经六十二岁,老胳膊老腿,竟还有心思关心江湖?”

    老白摇头道:“那些江湖中人生性桀骜不驯,加入锦衣卫后,又掌了权势,也不知是好是坏!”

    “这样么……”

    周易心思电转,抬头见到月上中天,光华正盛。

    或许,天时已至!

    “可以先试试,不行便当做闲棋,无所求自然无所败。”

    在此之前,自然界谁是最具耐心的猎手?

    狼,鳄鱼,蜥蜴,亦或者其他,原本没有确切定论。

    现在已经有了答案,那就是周易!

    漫长无尽的生命,让周易可以无限制的潜伏,然后不急不缓的蚕食,终有一日能将锦衣卫控制在手。

    锦衣卫有完整紧密的构架,源源不断的后续人才,以及朝廷大笔银子养着,远比自己搭建要稳妥的多。

    “终究还是要去修仙界,必须探好路子,贸然闯进入等同赌命!”

    周易从不好赌,他只需将庄家和闲家都熬死,自然就是通杀。

    ……

    翌日。

    天牢。

    甲字狱熙熙攘攘,从未有过这般拥挤。

    江湖中人少不了结仇结怨,此时有仇人关在一间,互骂几声便开始争斗搏杀。

    犯人们让开个圈,任由他们厮打,招式精彩处纷纷欢呼。

    值守狱卒见怪不怪,站在外面看热闹。

    犯人只是暂居天牢,过些日子轮番送去诏狱,多数会选择招安,摇身一变成了锦衣卫。

    此时狱卒管束了,回头就会寻麻烦!

    周易送饭时候仔细观察,大多数犯人眼中没有仇恨,或者说不敢怨恨锦衣卫,少数几个缩在墙角目露恨意。

    再筛去年岁老的,剩下的就是周易的“闲棋”!

    最后去乙六狱。

    于肃已经在天牢待了四年,丝毫没有任何绝望之意,反而请教周易武道修行之法,说什么日后免得遭人刺杀。

    周易从怀中取出油纸包:“老于,你最爱吃的张记猪蹄。”

    “你小子不错。”

    于肃边啃边说:“老夫天时将至,将来若有事,可去兵部寻我,不触犯律法的都给你办了。”

    “老于怎么确定是兵部,陛下隆恩,吏部户部岂不更好?”

    周易已经隐有猜测,于肃起复的缘由,就是景隆帝需要一个可信之人。

    于肃啃完了猪蹄,意犹未尽的舔了舔手指:“吏贵户富听着好,然而一切尊贵与财富,皆是建立在兵部之上。”

    “提前祝老于一路顺风。”

    周易拱拱手,实则心底不认为于肃能实现抱负。

    凤阳国积攒几百年的矛盾,已至王朝末期,非人力能挽天倾,唯有真的打破旧的秩序,才能重新焕发新的生机。

    弊病不止于肃看到,勋贵宗室也知晓问题所在,愿不愿意解决又是另一回事!

    子夜时分。

    天牢中呼噜声此起彼伏,值守的狱卒已经瞌睡。

    一团阴影遁入牢中,循着阴影处来到甲七狱,寻了个视觉死角开始传音。

    “小娃娃,还不醒来!”

    耳边清晰的呼唤声,熟睡中的燕乌蓦然惊醒,左右看看并未发现人影。

    这时,苍老悠长声音再次传来。

    “莫要想着寻老夫,只问你想不想报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