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工米青 作品

第九十一章 无心插柳

    周易闭关六十年间,坊市共出现三枚筑基丹。

    大约十四五年就出现一枚,仿佛筑基丹也有药龄成熟期,很难不让散修怀疑,这是丹鼎宗抛出的鱼饵。

    即便如此,隐藏再深的散修,也会忍不住暴露。

    譬如十三年前的那枚筑基丹,最终竟然落入楚国皇族手中,隐藏在灵地中的皇室老怪,成功晋升筑基真人。

    随后拜入丹鼎宗,成为正式弟子,似乎谁都不亏。

    “凡俗皇室掌控军队、暗探,在境内寻找灵地,比散修容易多了。”

    周易取出落灰百年的大乾地图,上面标注了境内所有异常险地,或许其中某处就是天然灵地。

    “待筑基后,逐个探查一番,也算是留个后手。”

    丹鼎宗数千年不倒,看似是个参天大树,然而周易习惯性拉长时间线,几万年间云洲霸主数次更迭,似乎也不怎么牢靠。

    哞!

    门口黄牛叫声,提醒周易有炼气后期修士进店。

    周易将地图收入储物袋,换上职业假笑,对来人稽首道:“今儿什么风,把赵道友吹来了?”

    “还能有什么风。”

    赵志走到柜台前,自顾自的斟了杯酒:“我刚刚得到消息,今年的拍卖会,会有一枚筑基丹出现。”

    正阳城的拍卖会,周易初时兴趣盎然的参加了几次,之后便极少去了。

    真正有价值的物品,卖家送入拍卖行的时候,消息就传了出去。几个有钱有势的家族,举行一次暗拍,灵物、传承连拍卖名单都上不去。

    唯有十几年一度的筑基丹,拍卖会不敢暗箱操作,几个家族也不敢截胡。

    “道友动了心思?”

    周易提醒道:“那是有钱有势人家争的,咱这种单打独斗的散修,去了也是送命,还不如多潇洒几年。”

    这几年周易经营酒馆,认识了几個熟人,赵志便是其一。

    “道友已经年岁过百,又能逍遥几年?”

    赵志嘴唇微动,后面话语成了传音:“这些年我经营了不少暗探,意外得知城东李家,家中只有个炼气初期修士,祖上却是个颇有名号的炼丹师……”

    “赵道友不必说了。”

    周易称呼带上了姓氏,摇头道:“坊市中迫害修士,等同邪修魔道,丹鼎宗斩妖除魔时可不讲情面。”

    赵志说道:“此事无需我等出手,早就有人盯上了李家,咱们只是黄雀在后。”

    “请便。”

    周易不相信什么黄雀,这种话也就骗骗小孩子,要么是赵志的白手套,要么干脆换个身份面孔行事。

    丹师传承虽好,却不能打破周易做人底线。

    不作恶,慎独!

    漫长无尽的寿元,如若不给自己加个限制,周易会变成自己都不认识的怪物。

    “道友性情高洁,佩服!”

    赵志稽首道:“贫道也不求道友合谋,待我夺得筑基丹,还请道友出手拦下一人,事后愿予以部分丹师传承。”

    周易恍然,这才是赵志的真正目的。

    欲取其中,先求其上。

    周易没有答应或拒绝,询问道:“道友如此急迫,孤注一掷,可是坊市有什么其他变化?”

    “瞒不过道友。”

    赵志沉默片刻,传音道:“前段时间,玄雨真人无意间透露,以后筑基丹出现时日,可能会有所延长。”

    “难怪。”

    周易歉意道:“贫道不擅斗法,道友还是另请他人。”

    修行至今,周易斗法厮杀次数屈指可数,能让就让,能避就避。斗法次数多了,即使境界碾压,未准就遇上突然爆种、至宝护身、老爷爷保命的修士。

    赵志又许诺几样报酬,见周易态度坚定,只得无奈离去。

    ……

    洞府。

    周易施展玉露诀,催生灵药。

    药田两丈方圆,种着十几株木属灵药低的都有百年药龄。当中的灵参,药龄已经超过千五百年,头顶绿叶化作柔顺绿发。

    造化玉露滴,灵参表面浮现眼口鼻耳,发出舒爽的声音。

    啊——

    周易弹了个脑瓜笨:“警告过你多少次,莫要发出这等怪叫!”

    灵参一脸委屈:“咱也想着讨好仙长,前天那凤鸣楼的女菩萨……”

    “滚!贫道在请教密宗佛法。”

    周易一脚将灵参踢飞,心底琢磨是不是带坏了小孩子。

    千年灵药有可能诞生些许灵智,拥有灵性后价值暴涨,然而少有如灵参这般,智慧已经堪比十几岁孩童,所以周易没舍得吃光了。

    日后炼丹时候,放几滴灵参精血进去,可大幅提升药效。

    周易打坐回氣,两三个時辰后,取出《灵宝诀》逐字逐句参悟。

    “蕴养,每日以法力祭煉,增长法宝灵性,嗯,又多了个消耗法力的途径。熔炼,抽取五金之精化入法器,这部分法诀似乎不完整。”

    周易见识日广,很快察觉灵宝诀后半部分有问题。

    灵宝熔炼之术,理论上可以融入万物,增长法宝威力。后面却只又单独记载,如何融入五金之精,将法宝炼成无上重宝。

    “似乎是炼宝配方?难道不同配方的灵宝诀,可以炼出不同至宝?”

    周易张口吐出山河鼎,又取出玄铁、紫灵铜等五金灵矿,施展灵宝诀熔炼之法。

    一缕缕五金精气,从玄铁矿石中抽出,融入山河鼎中。此法与周易炼人玄铁加重,有着本质区别,五金精气在缓慢蜕变山河鼎根基。

    半月之后。

    所有灵矿消耗干净,周易感应山河鼎威力。

    “重量略有增长,仍然是中品法器?”

    “那些灵矿怎么也值个两三千灵石,足够买来上品法器,灵宝诀这般坑货,难怪那些同行笑话我!”

    周易微微摇头,将山河鼎收入丹田蕴养。

    ……

    酒馆。

    再次开门。

    周易正与几个好酒的老主顾叙话,讨论如何改进灵酒口味,进来个白发老者。

    “恩公!”

    来人正是陳阳,面带悲苦之色,进门噗通就跪倒在地。

    老主顾都颇有眼色,见这般情形,纷纷与周易告辞。

    周易对陈阳有些印象,闭关时偶尔外出,眼见着雄心壮志的少年,变成含饴弄孙的老者,也曾因此感慨过人世变迁。

    陈阳从怀中取出枚圆形玉佩,双手小心翼翼捧着,高举过头顶。

    “恩公,这是小老儿祖上遗物,只求您出手为我孙儿报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