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工米青 作品

第一百零八章 两大派系

    “舔狗?这是什么妖兽?”

    林玉树隐约觉得不是好话,又从未听过。

    “你可不能污蔑妖兽……”周易仔细解释了舔狗含义。

    林玉树回想过去种种,简直就是加强版舔狗,族中供他修行的丹药,全部给了师妹,只换来几声谢谢林师兄。

    固然涨红了脸,憋屈的额头青筋绽出,林玉树仍然为自己争辩。

    “男女间的事,能算舔么……师叔定然是没有道侣,不知其中滋味,否则定会理解我的。”

    “嗯!你知道几种双修之法?颠鸾功、凤鸣诀、玉道术、姹女经、和合功、阴阳诀、欢喜宗……”周易听到有人质疑自己的专业,一连说出二十几门双修功法。

    林玉树听的一愣一愣,出身宗内嫡传的他,仿佛打开了从未见识过的世界。

    “师叔,这些功法您从哪听来的?”

    “何须听来,师叔我逐个修行过。”

    周易缓缓说道:“这些功法各有侧重,譬如颠鸾功、阴阳诀偏向突破境界,姹女经、和合功等等偏向增长功力,玉道术么就纯属享受了。”

    “嘶!”

    林玉树眼神都变了,有很多话想问又不好意思,比如可以去哪里双修。

    丹鼎宗是威名赫赫的名门正派,规矩森严,可不会允许弟子肆意妄为,搞得宗门乌烟瘴气。

    “师叔,我以后定然不做舔狗了。”

    周易嗯了一声,不认为舔狗会改变,这种事只有零次和无数次。

    林玉树自是察觉到不信任,想着那二十几门双修之法,指天发誓道:“待年末宗门小比,我定要取得前十名次,获得筑基丹,晋升真人!”

    周易疑惑道:“此事舔狗有什么关系?”

    丹鼎宗有小比、大比,分别是炼气、筑基,前者每年末一次,后者十年一次。

    前十奖励就是突破境界的丹药、灵物,比试自愿参加,这些丹药、灵物可以功勋兑换,只是价格颇为高昂。

    周易询问过筑基丹兑换价格,足足五千功勋,宗门转手就赚了五倍!

    原本周易动了刷功勋的心思,比如寻找需要筑基丹的弟子,让他发布一件极难的任务,然后奖励仅有三四千功勋,寻常弟子绝不会去做。

    周易接了之后,轻易完成任务获得功勋,然后私下里给予筑基丹。

    旁敲侧击询问外务殿值守,得知发布任务须真君审核,严厉打击功勋交易,一经发现,后果自负!

    顿时熄了取巧心思,周易可不会为了几千功勋,去触犯门规惹怒真君。

    “师叔,待我突破筑基境界,就能领取外务去宗门之外云游。”

    林玉树嘿嘿笑道:“到时候还需师叔提点,去哪里学习双修之法,仔细品鉴一番,是否如师叔说的那般玄妙!”

    “等你筑基了再说。”

    周易感觉林玉树还有救,随口问道:“听你这话,从来没出过宗门?”

    林玉树点头道:“我自幼查出双灵根,族中就送来丹鼎宗修行,十八年了还没出去过。”

    “同为人,不同命。”

    周易为了寻觅仙踪,费了多少心血,又在坊市遭受剥削,苦修两百多年才拜入宗门。

    “师叔,所以您是散修吗?”

    林玉树犹豫道:“姓张的那厮就是散修,纠结了一帮弟子,仗着斗法强横,气焰很是嚣张。”

    “执法殿不管?”

    周易在丹鼎宗待了半年,摸清了大体上的势力划分,简单来说就是嫡传派和散修派。

    再具体到十八峰之间的矛盾,诸真君间的龉龃,就不是短时间能知晓。当然,这只局限于真君及之下,神火峰潜修的元婴老祖,大抵是看个乐子。

    嫡传派就是自幼在宗门修行,享受上等灵脉、丹药,所学功法皆是丹鼎宗传承。

    散修派就是周易这样,从凡俗、坊市中挣扎,或资质优异,或立下功勋,各种缘由进入本部修行。

    前者根基浑厚,后者手段狠辣,论修为高低嫡传占优,论斗法厮杀散修略胜。

    整体来说,嫡传派占优势,十八峰主大多数都是嫡传弟子。

    林玉树苦着脸说道:“姓张的那厮精通宗门法规,即使是欺负人,次次都有由头,执法殿去调查,也寻不到什么过错。”

    “这就是懂法的好處。”

    周易早就猜到這般,再好的规矩也有漏洞,更何況高高在上的老祖也希望两派斗。

    死气沉沉的宗门是没有前途的,只要将派系斗争控制在一定范围,对丹鼎宗来说益大于害。

    “我就是没加入团伙,否则也不会受人欺负。”

    林玉树哼哼道:“整天斗来斗去,哪有修行有趣……如果是双修,那就更有趣了!”

    “道心颇佳。”

    周易点头赞同,丹鼎宗这般想法的弟子不少,上至真君下至炼气,许多人游离于两派之外,一心苦修。

    经过今天交流,二人颇为熟悉,又因为周易没有师叔架子,林玉树说话也不再小心翼翼。

    从小就生活在丹鼎宗的林玉树,听过、见过不少趣事,说起来滔滔不绝。

    “望月峰之所以只收女弟子,是因为峰顶有一處月华天池,每逢月满之时,有不少女弟子前去沐浴……”

    “酒老祖最喜美酒,时常化作普通弟子寻酒喝,满意了就会有所赏赐。”

    “传闻掌门年轻时候,曾苦苦追求一位女弟子,遭拒后闭关苦修,一连突破筑基、金丹,连败十八位峰主,登临掌门之位!”

    “宗门东北角,有处极阴生阳的奇地,常年有个邋遢怪人修行……”

    周易听的津津有味,知晓丹鼎宗底蕴浑厚,非翻天覆地的大劫不会倾覆,愈发满意现在的生活。躲在思过崖潜修千年,再不济的资质,也能达到筑基圆满。

    转眼一月过去。

    林玉树刑罚期满,从黑风洞离开时,依依惜别似有千言万语。

    周易说道:“话本送你了,注意身体,莫要伤了根基。”

    “多谢师叔!”

    林玉树顿时满心欢喜,这卷书册伴随了三十个日夜,在他心中地位已经超过紫琼小师妹,将来寿尽道消定是要带入坟墓。

    “修行秘术不要一味的追求威力。”

    周易得知林玉树胖成球,是修行了某种体修秘法,提醒道。

    “师叔曾有位好友,实力尚不如你,然而无数绝色美女上门倒贴,就是因为他长得帅!”

    林玉树沉默半晌,略有所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