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工米青 作品

第一百七十五章 咒杀妖王

    地火宫。

    正殿。

    周易落下遁光,见到里面恭候的袁奇等人,以及跪在地上的炼气修士。

    袁奇躬身道:“禀报唐长老,这是驻守火竹岛的刘御,邪魔现身后试图逃跑,让翟真人抓了回来。”

    “太上饶命!”

    刘御痛哭流涕哀求道:“那魔头以弟子家人……”

    话音未落,身体不受控制的飞起,头颅落入周易手掌当中。

    搜魂!

    修仙界从来不严刑拷打,周易直接翻阅记忆,得知魔头名号后眉头一挑。

    “上上签竟应在了这里!”

    挥手将刘御扔在一旁,按照宗门规矩,伙同邪魔外道谋害师长,直接扔进地火中魂飞魄散。

    “贫道已经斩杀血月魔君,为冯师兄报了仇。”

    周易说道:“只是叛徒霍炎已经逃了,待他上报鬼王宗,后续免不了麻烦。”

    袁奇先喜后惊,骇然道:“这可如何是好?”

    鬼王宗面前,地火宫不过是区区蝼蚁,门中元婴老祖来东海走一遭,便能将宗门碾成粉碎。

    “正道欲将魔道彻底覆灭,定是将一应魔尊盯得紧。即使鬼王宗报复,大抵也是派遣金丹真君,贫道……”

    周易说到这里,沉吟片刻:“掌门暂且安排精英弟子,去外面避一避,免得发生不可测之事!”

    每尊渡过天劫的金丹真君,实力都不容小窥,万一携带杀伐至宝,亦或者修成某种大神通,周易很难保证自己不暂避锋芒。

    袁奇对唐长老性子早有预料:“长老放心,贫道这就去安排,由翟真人护着,暂去海底灵地修行一段时日。”

    狡兔尚且三窟,地火宫知晓几处秘密灵地,布置了隐匿遮掩阵法,在里面存储了足够的灵石,就预备遭遇灭门大祸时,门中精英能传承下去。

    周易又交代了些注意事项,诸如真人巡查,允进不允出之类。

    回到灵火殿。

    开启数十重阵法,又催动玄武神甲护体,周易取出玄阴宝珠,将里面灵物逐一取出查看。

    魔道修士灵物多阴暗血煞属性,分门别类存放储物袋,日后或许会用到。

    “世上没有邪魔灵物,只有邪魔修士!”

    周易神识扫过,足足数十万颗灵石,在真君中已经属于富裕。

    宝珠中法器尽是些黑血钉、泣血刃、魂幡等等,法宝除了玄阴宝珠,另有一座漆黑莲台,具体效用尚且不知。

    法宝不同于法器,后者禁制简单得了就能轻易炼化,前者真君以神魂法力温养,又需特殊的御宝法诀,得了短时间也难以施展。

    周易目光看向宝珠中玉简,眼中闪过期待之色。

    “魔功邪法多折寿,与长生道果很是般配,堂堂鬼王宗真君,希望能有所得!”

    随意取出一枚玉简,里面记录的是鬼修精义,周易看得津津有味,里面记录了不少神魂修行的诀窍。

    正道魔道鬼修妖修,尽数是修仙之道,博采众长,兼收并蓄,方能窥见长生!

    “这道理没错,似乎有什么问题?”

    周易看过鬼修经义,又取出枚玉简,竟然是关于漆黑莲台。

    玄阴莲台,辅助修行类法宝,有定神魂、镇心魔的妙用,又能汇聚阴煞魔气供魔修炼化。

    “可惜没有相应的御宝法诀,不过等鬼王宗没落甚至覆灭,相应的传承必然流落出来。只需将此莲染成金色,修改一些禁制,摇身一变成了佛门高僧!”

    周易继续查看玉简,由于血月魔君寿元悠长,所学颇杂。

    修士分正魔,修仙四艺却是通用,诸多炼丹诀窍炼器感悟让周易沉迷其中。

    “金丹真君尚且如此,元婴老祖底蕴该多么浑厚?鬼王宗又有多少传承?整个修仙界……”

    周易默念无量天尊,压下心中贪念,随手取出一枚玉简。

    神识扫过内容,顿时面露喜色,正是周易缺少的超远程、无损耗的杀伐术法!

    幽冥咒!

    “以寿元献祭幽冥鬼神,折损对方寿元,果然还是魔道术法适合贫道!”

    “巫术,幽冥,鬼神……”

    “上古时代不止有仙道,还有神道、巫术等等,也不知怎么就尽数没落了。”

    周易仔细查看玉简,里面不止记录了咒术,还有血月魔君的详细注释,以及如何迅速渡过寿元衰减的虚弱。

    篇末又言明了幽冥咒缺陷,比如正道修士多修有反制之法,施法一旦失败,鬼神会反噬等量寿元。

    “贫道不怕寿元反噬,时不时的给仇人来一下子,让它警醒警醒。平日里或许有所防备,如若正在斗法厮杀生死关头,哪能分心施法反制!”

    “施法需要目标气息,却是个麻烦事,不过也提醒了贫道,日后随时法力护体,不留任何气息!”

    周易参悟幽冥咒许久,取出血月魔君炼制的祭坛,又取出几根发丝放入其中。

    发丝来自一只玉瓶,表面贴着“霍炎”姓名,类似的瓶瓶罐罐还有不少,显然是血月魔君留下的后手。

    手掐法诀施展咒法,一缕缕生机献祭鬼神。

    周易一连消耗了两百年寿元,鬼神像八只瞳孔闪耀赤芒,恍如刚刚从幽冥爬出来。

    片刻后。

    鬼神像发出桀桀桀的狰狞笑声,八只手掌合拢身前,结成诡异手印。

    “成功了!”

    周易面露喜色,叛徒霍炎对地火宫来说终是隐患,能无声无息咒死省了很多麻烦。

    “区区筑基真人验证不得咒术玄妙,至少得以金丹期尝试,选哪个幸运儿,与贫道互削寿元……”

    思索许久,周易心中有了定计,触动血契唤来黄牛。

    “牛儿,你悄悄回一趟摩云城,打探哪个妖王最为猖獗,取它几缕毛发回来。”

    “遵命。”

    黄牛躬身领命,化作遁光向西南飞去。

    摩云城位于云洲、十万大山、东海交界处,与地火宫距离不过三万多里,来回不过三五日时间。

    十天后。

    黄牛回到地火宫,向周易汇报此行所见所闻。

    “仙长,龙皇并没有理会摩云城,然而咱们逃走后,飞熊妖王借口正魔斗剑,主动申请镇守荆棘岭。之后肆意杀戮虐待,若非青松妖王庇佑,摩云城或许已经覆灭了!”

    “很好!”

    周易面色无悲无喜,接过飞熊妖王的黑毛,扔到祭坛当中。

    施展幽冥咒术,消耗两百寿元,片刻后鬼神显化狰狞笑容,显然施法成功。

    “冯师兄都未听过此咒,区区妖族更不懂得反制之法,不过妖族寿元悠长,远超同阶人族修士,以命换命反而是赚了!”

    ……

    摩云洞。

    妖王殿。

    喧哗热闹,大妖小妖呼喝声不绝于耳。

    飞熊妖王身高丈六,浑身裹着黑毛,人手人脚而熊脸,拎着坛子咕咚咕咚灌酒。

    “这摩云城倒也不是全无用处,酿酒却是一绝!”

    “人族与妖族本就是宿敌,血海深仇,哪需平等买卖,看上什么直接抢了就是!”

    自从来荆棘岭驻守,飞熊妖王第一件事就是废除人妖平等的规矩,下令人族是妖族附庸奴仆,是与灵药灵矿一般的食物、财货。

    摩云城人族积攒数百年的财富,一朝化为乌有,全都成了飞熊妖王私产。

    凡是有人敢反抗,飞熊妖王就借口发难,肆意屠戮城中人族,直至尽数跪地求饶方才罢休。

    三十多年过去,摩云城早不复兴盛繁华,人口只剩当年半数。

    “过些时日再去城中看看,抢几个美人儿……”

    飞熊妖王正想着下山掳掠,忽然感到心口剧痛如绞,身上黑亮毛发光泽暗淡许多,很快又恢复如初。

    “怎么回事?”

    神识扫过,飞熊妖王立刻察觉,寿元凭空少了一大截。

    金丹妖王寿元长短不一,短的如虫妖与人族真君相仿,长的如龟妖能耗死元婴老祖。飞熊乃是上古异种血脉,背生双翅,金丹期寿元近千。

    即使寿元绵长,两百岁凭空消失,也是巨大损失。

    “定然是削减寿元的邪法,究竟是谁要害本王?”

    话音未落,心痛如绞再次来袭,毛发由黝黑化作青灰,又是两百寿元消减。

    吼!

    飞熊妖王长啸一声,顾不得叮嘱殿中群妖,双翅扇动向碧波潭飞去。结果刚刚飞出摩云峰,寿元再次削减,前后足足损失了六百寿元。

    青灰毛发倏然间苍白,双目黯然无光,体内妖丹死气缭绕。

    “究竟是谁?”

    飞熊妖王生机散尽,遁光骤然停下,妖躯从空中掉落。

    似乎冥冥中有因果报应,正好落到摩云城中广场,轰然巨响砸了个大坑。

    城中人族先是吓了一跳,察觉飞熊妖王已死,又纷纷凑上来将它围在当中,也不知是谁先动的口,不过片刻时间就只剩血淋淋骨架!

    ……

    灵火殿。

    鬼雾森森,阴气缭绕。

    周易停下施展咒法,仔细观察鬼神祭坛,没有任何变化,方才放心将其收起。

    “牛儿,再劳烦走一趟,将飞熊妖王的死因流传出去,就说肆意屠戮人族遭了天谴!”

    黄牛提醒道:“仙长,这理由恐怕没有妖王会信。”

    “无妨,它们不信尽可试试。”

    周易试验过幽冥咒,对其威力很是满意。

    “贫道只需再咒死三五尊妖王,它们无论信与不信,都不敢再轻易欺压人族!”

    ------题外话------

    卡文卡的头疼,万分抱歉,今天没了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