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工米青 作品

第一百九十三章 梦游仙境

    人在专注的时候,时间过得飞快。

    秦正很善于把握机会,更何况是传说中的仙缘,一分一秒都不愿浪费。

    白日种田练武,夜间读书悟道。

    藏书阁中九成是玉简,然而余下的一成书册也堪称海量,更何况动辄就是数百年前的古籍,现如今大都成了孤本,看得秦正大开眼界。

    这日傍晚。

    秦正将《弘昌中兴》读完,寻找下一册史书,忽然看到了名为《三英传》的书册。

    “难道是描写三位英雄的生平?”

    忍不住翻开书册,竟然是修仙话本,不同于凡人臆想,描写的内容极其真实。

    拜师,得宝,斗法,除魔……

    秦正直接陷入了玄奇世界,忍不住看了个通宵,一口气将话本上册看完。

    “老魔当诛!痛快!”

    赞叹一声将话本放回去,再仔细回想颇有些索然无味,今晚本该读史,尤其是查看弘昌中兴后,为何短短五十余年就改朝换代。

    此事距今千年之久,大乾朝廷对内里详情讳莫如深,只宣扬天命在圣皇。

    “先去整理灵田,今晚再来读史书。”

    秦正武道日益强大,即使不睡觉也精神奕奕,扛着锄头去拍灵参娃娃马屁。

    比起深不可测、喜怒莫名的周真人,秦正更愿意和性子纯真的灵参娃娃交流,并非他想打探什么,而是随口说的话就是仙道秘闻。

    当然,更重要的是允诺的灵竹!

    耕田练武到傍晚,秦正再次来到藏书阁,拿起《永兴本纪》看了几页,心里似生了老鼠。

    “要不先看完三英传下册?”

    直至天亮。

    秦正意犹未尽,将话本放回原位:“秦正啊秦正,你怎么能如此堕落!忘记了曾经立下的志向吗?”

    翌日。

    秦正又看了一夜话本。

    一月后。

    即使气血浑厚的秦正,也挨不住一个月不睡觉,看《三千道侣飞升记》时竟在藏书阁睡着了。

    清晨秦正幽幽转醒,不断反省自责。

    “不能再这样下去了,今晚必须读史,明天再看话本就瞎眼!”

    又一旬过去。

    秦正发现藏书阁中的话本真好看,数量多不说,而且各种类型很是齐全。

    三省吾身之后,秦正确实有所改变。

    再也没有通宵看话本,只看到寅时就打坐练功,以保持精力充沛。

    日升月落。

    一年时间过去,在周易看来只是闭关练功几次。

    清晨。

    周易特意取出壶灵酒,为秦正送行。

    “今日一别,大可能再难相见,便以酒送行!”

    “拜谢真人教导。”

    秦正躬身施礼:“有幸得入昆仑山,此生难忘!”

    仰头饮尽杯中灵酒,只觉得神魂舒畅清明,显然是极了不得的仙酿。

    正要再次拜谢,只听周易提醒道。

    “离开了昆仑山,可就吃不到灵米了。”

    秦正闻言,立刻低头吃饭,整整一大锅尽数吃进肚子里,双目微红。

    “真人之恩如同再造,我一定虔诚供奉,子子孙孙皆如此!”

    “无需这般麻烦。”

    周易从储物袋取出一卷兽皮书册,说道:“此书源自摩云城,你将它收好,日后帮贫道还回去吧。”

    秦正接过兽皮,翻看几页后双目瞪圆,直接查看末页着书人姓名。

    金昂。

    “武祖原本!”

    秦正惊骇道:“真人,此书怎么会在您手中?”

    周易早就想好了理由:“大约是六七百年前,有个小家伙误入昆仑山,自称来自摩云城,离开前留下了这书册。”

    “真人,此物于我有大用,便不推辞了。”

    秦正撕下一截锦衣,小心将书册包好,面露羞愧之色:“参真人送了一截灵竹,我心生贪念,没和真人说过此事。”

    “无妨。”

    周易挥挥手,一截三四尺长的灵竹飞来。

    手中涌出星辰灵火,将灵竹融化为青碧色汁液,在周易的塑造下逐渐凝成剑形,挥手打入锋锐、沉重、坚固三重地煞禁制。

    灵竹化作宝剑,长三尺三分,通体碧绿如玉石。

    “此剑正好便送与你防身。”

    “拜谢真人!”

    秦正将捧剑,双膝跪地三叩首:“我定穷极一生,完成誓言!”

    灵参娃娃站在旁边,眼神中微微有些舍不得,犹豫纠结许久,对着秦正唾了口青翠之气。

    磅礴生机灌入体内,困扰秦正数月的瓶颈轰然破开,自然而然的在丹田凝结窍穴,如此还不算完,又凝结了六处窍穴方才耗尽。

    “参真人……”

    秦正接近灵参娃娃是觉得它单纯,也趁此得了诸多仙道秘闻,此时又受了大礼,羞愧之情无以言表。

    “万福金安!”

    禁制灵光闪耀,秦正感应到无可抵御的排斥感,随后白光闪过消失在原地。

    灵参娃娃怅然片刻,又恢复了古灵精怪,一跃落在周易肩膀上,疑惑问道。

    “仙长,为何要与秦正讲那些灵药,连建木也不瞒着?”

    “不舍得撒鱼饵,哪有鱼饵愿意上钩。”

    周易得意道:“况且,贫道可是天下第一!”

    天下第一自然是调侃,建木已经认主,大不了吞入腹中去海之极限躲几千年,有了移动灵脉和道藏后,周易无需再蹑手蹑脚畏首畏尾。

    灵参娃娃说道:“若是他说出去了呢?”

    周易抚了抚它头上的绿叶,喃喃说道。

    “世人从不相信真相,只会将他当成梦游仙境,妄想长生的疯子罢了!”

    ……

    乾京城。

    秦正望着熟悉又陌生的城墙,热闹喧哗的百姓,确定自己回到了凡间。

    过去一年,如梦似幻。

    “真是一个最真实的梦境!”

    秦正感应体内澎湃气血,又看向腰间削铁如泥的仙剑,目光坚毅道:“等我执掌庆国,定要查探天下,寻访昆仑山入口。”

    随后来到大乾鸿胪寺官署,联系到了庆国礼部官员。

    官员惊喜道:“殿下,您还活着!”

    “本王不小心掉入山崖,幸入仙人洞府,潜修至今才出关。”

    秦正仔细询问去年遇刺详情,得知大乾调查结果就是山匪劫掠,现在已经遣大军剿灭。

    至于为何山匪会有强弓硬弩,竟然能击溃庆国禁军,那就不得而知了。

    庆国官员面色惶恐,谁都知道这其中有异,很可能涉嫌朝中皇子夺权,唯恐秦正继续追问。

    “有米饭吗?”

    “什么?”

    “本王饿了,要吃蒸米饭!”

    秦正再次说道,刚刚离开昆仑山不久,就开始怀念灵米的香甜。

    ------题外话------

    晚上还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