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露 作品

第520章 无心插柳柳成荫

    楚夫人拉过楚云溪的手,又看了看君凌云,还是对她规劝道:

    “溪儿,有些事,需得量力而为。”

    她虽然一直盼着,女儿能早日诞下皇子,稳定地位,以免将来淹没在后宫争斗中。可更不想女儿送命啊。

    碍于君凌云在场,楚夫人说得十分隐晦。

    可从她担忧的神色中,楚云溪一眼便看懂了母亲的意思。

    “母亲,你放心,女儿已经做了万全的准备,定会平安生下孩子,绝不会发生母亲担忧的事儿。”

    楚文鸿眼眸微转,便想到了近日,传得沸沸扬扬的双生子传闻。

    他不知道楚云溪那梦中的奇遇,只以现在的实际情况推断,如何能保证溪儿平安生子?

    楚文鸿有些恼怒于君凌云,不顾楚云溪的身体,也要让她生下双生子。

    不然,他又为何要提前布局这些舆论?

    “妹妹,你可知道,京城中存活下来的那两对双生子,都是没有娘亲的。”

    他这话,虽是对着楚云溪说的,眼睛却是毫不隐晦地看着君凌云。

    而听到楚文鸿这番话的圣雅郡主,也是身子一颤。

    她竟忘了,青鹃和紫鹃,也是没有娘的,是被她们的爹,卖进摄政王府的。

    圣雅郡主担忧地看向楚云溪,方才,是她思虑不周了。

    而楚文忠和楚文锦,则都与楚文鸿一般,看着君凌云,等着他说句话。

    说说在他心中,到底是他们的妹妹更重要,还是孩子更重要?

    楚将军则是直言道:

    “皇上,溪儿还小,有的是机会为皇上繁衍子嗣,还望皇上三思!”

    楚云溪看着父亲和兄长们,都误会了君凌云,赶紧上前一步,挡到君凌云前面。

    “父亲,大哥,二哥,三哥,是我坚持要生下来的。凌云曾劝我放弃,可我不要。我是孩子的母亲,我定要护他们周全。

    但是你们放心,张太医已经找到了保全产妇性命的法子。我很惜命,不会胡来的。”

    “真的有这样的法子吗?妹妹,你可想好了?”

    楚文鸿审视着楚云溪的表情,怕楚云溪是为了君凌云,才会委曲求全。

    楚云溪坚定道:

    “是!我不会让父亲母亲失去女儿,不会让兄长们失去妹妹,更不会让我的孩子失去母亲。”

    没有哪个女人,能保证在鬼门关前走一遭,定能平安无事,更何况是生产双生子呢。

    可她坚信,只要保养得当,自己定然可以度过这一关,便也需要家人的支持。

    原谅她自私这一回,将话说得如此笃定。

    楚云溪感觉自己的手,被一个温热的大掌包裹住。

    “岳父岳母放心,朕与溪儿,生死不离。”

    君凌云似誓言般说出这句话,震荡在每个楚家人心头。

    什么叫,生死不离?

    皇上的意思难道是,若楚云溪有个三长两短,他也便跟着去了?

    楚将军反应过来,马上跪倒在地,让一国之君说出这样的话,作为臣子,万死难辞其咎。琇書網

    “皇上,是臣失言,皇后娘娘,便托付给皇上了。”

    君凌云都如此说了,他们不管是作为楚云溪的家人,还是作为臣子,都不该再有二话。

    楚家家主一跪,楚家其他人,便都跟着跪下请罪。

    君凌云面容清冷,薄唇轻启。

    “她是朕的妻,亦是朕的命,朕比任何人,都要珍惜她。”

    他知道楚家人在意楚云溪,可他又何尝不是。

    “都起身吧。”

    楚云溪看着君凌云的眼眸中,已经盈满了泪水。

    君凌云是一国之君,他的命,关系国运,尊贵无比,却与她说生死不离。

    如此,即便是去闯那龙潭虎穴,她又有什么好怕的?

    君凌云看到楚云溪这番感动的模样,真想吻上她娇软的樱唇。

    最终,也只是用指腹,轻柔地给她擦掉泪痕。

    “溪儿,今日可是过年呢。”

    楚云溪破涕为笑,楚家人的担忧,也散了大半。

    楚将军府外,百姓们见皇家仪仗散了,刚想各回各家,便见又有一辆马车,停到了楚将军府门前。

    围观百姓伸长了脖子去看,这又是什么人物来了楚府啊?

    “唉,你们看,那不是在春晖楼露过面的,西昭那对双生皇子吗?”

    有那日去春晖楼听书的,马上便认出了西陵羽和西陵蝶的身份。

    即便没

    去听过书的,这么多日过去,也早有耳闻了,没想到还能有幸亲眼看到,不仅感慨:

    “这两兄弟长得真是像啊。”

    西陵羽和西陵蝶,被管家请了进去,众人想着,应该再没看头了吧?

    “还有,还有人来!”

    有眼尖的喊了一声,众人寻着他指的方向看去,果然又见到有马车前来,还不止一辆。

    几辆马车,又停在了楚将军府门前。

    当那为首之人迈步而出,先入眼的,便是一袭青衫。

    “那是,司空大学士?”

    “他身边的,可是他的夫人?”

    从最前面的马车上下来的,正是司空玉和宋子衿。

    而从后面的几辆马车上下来的,则是一群学子。

    他们虽都面带好奇与期待,可一举一动,却是规规矩矩的。

    有围观的百姓好奇道:

    “怎么来了这么多学子?”

    “我听说,当初皇上从厉城,带回了好多孤儿,就在天下学院读书呢。”

    有人这么一提醒,其他人便也想起来了。那可是当初逆贼安王造的孽。

    “难怪皇上和皇后娘娘,撇下皇亲国戚和朝廷重臣不管,要来楚将军府过除夕,原来是要照拂这些孤儿啊。”

    有人似乎看懂了皇上的深意。其他人都佩服地看向说话之人。

    仔细想想,这就是真相啊。

    不论是前面来的两位西昭小皇子,还是后面来的这些学子,可不都是无父无母的孤儿。

    皇上和皇后娘娘,定然是不忍心看着那些可怜的孩子,独自过年,才会如此安排。

    既让他们免费进学,又不忘给他们生活上的呵护。皇上与皇后,真是仁心治天下啊。

    而这一效果,自然不在君凌云与楚云溪的预料之中。

    一个为了讨媳妇欢喜,一个生了恻隐之心。无心插柳柳成荫,便促成了这段美名。

    这种佳话,自然是一传十,十传百。

    君凌云和楚云溪在百姓中的威望,竟因着这次年节,上升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

    司空玉等人已经进到前厅,与君凌云和楚云溪见礼。

    “拜见皇上,皇后娘娘。”

    这下,人算是来齐了,楚家也彻底热闹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