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5章 你管这叫修行

    黑衣人队长竟然从怀中掏出一把桃木剑,不长,只有一尺,剑身上却雕刻着复杂的符箓,红光流淌。

    然后他反手就要去抓小鬼,小鬼有种初生牛犊的气质,竟然“吼吼”着跳起来就要去咬那人的手。

    “回来!”云柒反应极快,直接把小鬼给收了回来,抱在怀里,皙白手指呼噜呼噜他的脑袋,奶音甜软道:“这个坏家伙交给姐姐就好了,我们小鬼今天可立大功了呢。”

    小鬼得到了表扬,愉悦地眯起眼睛,使劲蹭了蹭云柒的手心。

    云秋策悲哀地发现云柒呼噜自己脑袋的手法和呼噜小鬼是一模一样的,但是态度更好。

    呵呵!云柒的本质果然是个海王。

    这边,黑衣人队长看身上的小鬼突然不见了,出现在对面那可恶的小姑娘怀中。

    小姑娘看也不看他,反而当着他的面安慰小鬼。

    这不是挑衅是什么!

    黑衣人队长暴起,怒喝一声,抓出另一把钢刀朝着云柒的脖颈就刺。

    雇佣兵出身,自认为这一招是自己的夺命必杀技,这次出手可谓信心满满,完全没有会失败的想法。

    然而云柒照样抚摸着小鬼的头,看也不看他单手一挥。

    “咔嚓!”一刀刺进蛟龙的鳞片上。

    “嗯?”云柒诧异地抬头,赫然发现半空中,蛟龙脑袋,孔雀脑袋和山鬼的上半身同时从画里挤出去。

    于是卡那了。

    蛟龙冲在最前面,不负众望地挡了那一刀。

    “你干什么?”蛟龙回头怒视孔雀。

    孔雀毫不畏惧地回怼:“替小柒收拾那家伙,你以为就你自己想立功?”

    开玩笑,帮着小柒处理事故都是能积攒功德的,大家谁还不是戴罪之身!

    山鬼脸都被挤变形了,用含糊不清的声音道:“我说……这幅画好歹是我的,房东就没有一点优先权吗?”

    最后一句话是说给云柒听的。

    云柒:……

    真是服了这群老六,本来她是想一挥手冒出条蛟龙或孔雀,画面恢弘壮阔,显得自己牛气哄哄。

    没想到大家抢功,都卡那了。

    “蛟龙已经挨了一刀,要不然……”云柒说。

    孔雀怒目:“那一刀对他来说算什么,挠痒痒都称不上,你要是偏爱蛟龙就直说!”

    山鬼:“我都说了我是房东,我对这个连房东都没有尊重的世界感到绝望。”

    云柒:……

    这时——

    黑衣队长手中的钢刀咣当落地,他恐惧地捂着脑袋,发出惨叫:

    “啊——”手指着云柒他们:“怪物!全都是怪物!”

    一条龙,一只孔雀,还有个不男不女的家伙,从半空中露出头,说着人话。

    世界上还有比这个更恐怖的画面吗?

    云柒呆呆地看着他,虽然过程跟自己想的不同,但效果达到了。

    “跑,快跑!”后面的黑衣人也被这一幕吓到了,踉跄着后退。

    头顶的三角形小旗再次飒飒作响。

    黑衣人们眼中再次汇聚出浓黑。

    云柒厉喝:“三个都上,亡灵交给我。”

    蛟龙他们终于解决好了堵车问题,蛟龙先出,然后是孔雀,山鬼骂骂咧咧地出现在最后面。

    黑衣人在旗帜和法阵的催动下,浑身战栗,像是无法控制自己一样冲了上去。

    云柒退到一边,单手划出一道金光,随

    即金光化成璀璨流星,纷纷扬扬洒下。

    所有亡灵都被她吸引,纷纷伸着虚白的手掌朝她走去。

    云柒双手快速结印,将金光法阵投射到地面上。

    地面上的红光法阵被覆盖,金光和红光交锋,发出令人牙酸的嗡鸣声,像是两头魔兽在互相撕咬。

    片刻后,红光逐渐淹没消失,金光轰隆一下覆盖整个地面。

    十几个亡灵冲过来,云柒动也不动。

    金光法阵上轰然释放数十道金光,犹如冲天的火焰,形成强大冲击波,将亡灵全部吞噬。

    片刻后,所有亡灵身上的戾气被度化,虚白手掌放下,浓黑慢慢从眼珠子里退却,狰狞的面孔也变得宁静安详。

    而黑衣人则都被蛟龙孔雀他们制伏,悉数打晕。

    头顶上的旗帜突然无火自燃起来,很快就被烧成一团灰烬。

    云柒把那些亡魂和黑衣人收进画里,蹙眉打量别墅四周。

    按理说亡魂都被度化,黑衣人也被控制,这栋别墅里的邪气应该减弱不少。

    但是恰恰相反,邪气不降反增,而且好像有什么东西隐藏在里面,蠢蠢欲动。

    秦洛低声问道:“你也听到了吗?”

    云柒点头:“好像什么东西在叫。”

    这时,云秋策“啊”地大叫一声。

    指着窗外,只见玻璃窗上贴着一张惨白的女人的脸。

    在他们看过去的时候,后面又出现更多的脸,惨白得极其不真实,像是半透明的实体。

    接着,那些脸裂开嘴巴,发出叽里咕噜埋怨憎恨的声音,而且全部对准云柒。

    云柒皱眉:“这些脸虽然太白了显得很恐怖,但是仔细看还挺漂亮。”

    山鬼顿时不满了,下意识摸摸自己的脸——再漂亮能有我漂亮!

    “啪啪!”外面那些脸长出手,长出身体,举起手愤怒地拍打窗户。

    仔细看这些半透明的人体没有衣服,身材纤细柔韧,仿若无骨,聚在一起吱哇乱叫,手拍窗户。

    虽然看上去没什么恐怖的,但是却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云柒丝毫不慌,径直离开房间,来到院子里。

    这才发现这些白影都只有上半身,像是画上去的,犹如无根之萍在半空中扭来扭去。

    “奇怪,怎么会是这样?”秦洛诧异地问。

    这时,几十个重叠拥挤的白影哇哇乱叫着冲云柒奔来,双手聚拢成爪,长出透明的尖锐指甲。

    孔雀暴躁,早就受不了这些吱哇乱叫的古怪东西,一口烈火喷出。

    那些白影在烈火中扭曲,叫的更难听了,却没有消失。

    “孔雀烈火都不怕!”秦洛震惊。

    “因为不是本体,而是修出的残破的人身。”云柒说。

    “小柒,你知道他们是什么了?”

    “嗯!”云柒重重点头:“刚才我就在想,这栋别墅和这个祭台到底是为谁准备的呢,现在我想明白了,就是为他们。我把当做祭品的亡灵收起来,惹怒了他们,要找我拼命呢。”

    云柒说着,脸上浮现出清凌凌的笑,“孔雀退下吧,让我来。”

    云柒说着,抽出一道灵符,默念咒语,瞬间灵符无火自燃,扑簌簌化作一道笔直的火线直冲上天。

    继而,天边乌云翻滚,咔嚓咔嚓两声响过,一道闪电由远及近。撕裂天空,朝着别墅一头劈下。

    孔

    雀翅膀一卷,把云柒他们卷走,落到别墅外面。

    紧接着又是一道道闪电。

    很快别墅就在雷电击打中轰隆一声倒下,变成一堆残垣断壁。

    而那些白影从别墅里哇哇乱叫着钻出来,却并不离开别墅,好像他们的根就长在别墅里。

    秦洛忽然道:“我知道他们是什么了?”

    云秋策一脸迷茫:“你也知道了?”

    他怎么一点都猜不到,显得自己好像很废物。

    秦洛点点头,也不卖关子:“他们是山上的花妖,不,应该说本来只是普通的花草,接受了祭祀很快修成花妖,之所以只有半身,是因为他们的修行还没结束。”

    “对哒,秦洛哥哥真聪明!”云柒笑眯眯道:“所以他们离不开别墅,因为花草是不能没有根的,他们的根系还在别墅里。”

    听到这几句话,废墟上扭动的白影又开始张牙舞爪,哇哇乱叫,看起来很想冲过来跟云柒拼命,却因为根系还在别墅里,所以移动不了太远。

    “所以我大概猜到了为什么同一时间会有那么多花草修成精,他们都是被祭台的力量催化的,快速成精,犹如流水线作业。”

    云秋策佩服地竖起大拇指:“小柒你好厉害,竟然知道流水线。”

    “那是当然!”云柒骄傲地挺起胸膛。

    “为什么?”废墟上一个白影突然不甘心地怒吼起来:“我们跟你无冤无仇,你为什么要搅乱我们的修行?我们只是想修成妖,活得更长久,和人类一样享用智慧,我们有什么错?”

    面对质问,云柒的怒火蹭就烧了起来,放出一个亡灵,指着他道:“你管这叫修行?妖怪修行要亲力亲为,要吸收天地灵气,刻苦修炼!你们所谓的修行可是吸收活物的生命,把他们所拥有的智慧、生气转化为自己的,这可不叫修行,这叫入魔!”

    白影一怔,随即满脸怨念地咬咬唇:“有什么关系?反正他们都是流浪汉,他们的生命本就一文不值!”

    云秋策突然反应过来:“小柒,你的意思是他们把流浪汉抓起来用作祭品,帮助这些花草修成精。但是速度太慢了,也已经被警方盯上,所以才铤而走险去抓我?”

    “对,叔叔的功德比流浪汉深厚得多,他们想尽快把花草修成精,赶在警方调查到别墅前完成最后一项任务,然后销毁证据。”

    白影五官扭曲,突然往前一扑,像是要扑到云柒跟前,然而无形的力量又把他拉了回去。

    “都怪你,要不是你,我们已经吸收所有祭品,这会化成妖了。”

    “呵!”云柒叉起腰,小大人模样训斥:“到现在还不知悔改!小柒必须给你们点教训了。”

    说着,她召出纯青长弓,朝着白影们放出一箭,犹如流星划过。

    白影们发出凄厉不甘的惨叫,瞬间被清空。

    瞬间,废墟深处远处一根根藤条枝丫,很快覆盖所有废墟,并慢慢地开出花来。

    一朵牵牛花迎着晨风和朝阳盛开,宛如盛满了美酒的酒杯。

    云柒用手指点了点牵牛花:“好好修行,莫走捷径,所有捷径都要付出代价的。”

    想了想又补充道:“世界上的修行并不是一定要修成精,自然生长,并不一定长久,但是照样美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