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鸟衔笔 作品

第二百九十八章 贤者之石【下】

    看着三张黑卡从手中溜走,阿豪颇为心痛地说道:“没想到这部门积分还挺贵。”

    温德身心俱疲的瘫在了长椅上:“就这大家还不太想换呢。毕竟用积分提升战斗力,能去接更多强力的任务。”

    “要不是给我面子,可能今天还换不齐这么多积分。”

    “好嘛,感谢温德少爷的帮助了。待会去仓库里,我送你个小礼物,只要我买得起,随便挑。”

    听到这话,温德立刻来了精神,从椅子上立了起来:“这可是你说的!”

    ......

    货架密布的特别仓库中,阿豪蹲下身,找到了那瓶布满灰尘的玻璃罐子。

    轻轻吹开上面的灰尘,阿豪隐约能从脏兮兮的玻璃后,看到鲜红色的粉末堆积出的小山。

    仓库管理员艾米,挥手便展开了一道幻术光幕。

    【第五元素,功效:???】

    “你确定兑换这个吗?它的售价是一万三千点部门积分。”

    温德听到这個数字,嘴里不由得吸入了一丝冷气:“这可价值将近三万点协会积分啊,就换回来这么一些小末末?阿豪你要不要再考虑下?”

    阿豪掂量了一下玻璃瓶,转头问了艾米一个问题:“这个第五元素,它以前也是这个形态吗?”

    无论从记忆之景中看到的画面,还是“贤者之石”这类称号,阿豪都认为它应该是晶体状的。

    艾米从随身小包里掏出了一本巨大的书籍:“嗯,我看看...它刚入库的时候,状态就是粉末状的,没有错。”

    “里面记载了它的质量有多少吗?毕竟这么大一笔钱,我可不希望我拿到的是残次品。”

    艾米理解的点点头:“这里记载的净含量有20克。我待会帮你称一下吧,如果质量减少了,我会减去相应价格的。”

    阿豪满意的点点头。

    艾米拿着玻璃罐,快速走回了入口旁。

    她将粉末倒至称上,小心地称量了起来:“唔...这里还是20克!一点也没有减少呢。”

    阿豪看着眼前一小撮鲜红色的粉末,不禁在心中思索,这些质量的贤者之石,需要用多少条人命来换?

    不对不对

    。

    阿豪摇了摇头。

    他不觉得人命是制造贤者之石的唯一材料。如果真是这样,它怎么配得上贤者二字?

    等他回去后,得好好研究一下这玩意。

    “那就这样吧,直接换了。”

    阿豪转头看向了温德:“你挑好了吗?小礼物。”

    “嘿嘿,怪不好意思的。”温德笑嘻嘻地从身后拿出了一幅淡黑色的墨镜,“喏,我特意挑了一个很便宜的。艾米你给看看。”

    艾米拿过墨镜,挥手一扫:“【豪横墨镜】,戴上后能在夜晚清晰视物,售价888积分,确实挺便宜的。”

    “包起来吧。”阿豪随意地挥挥手。

    不知怎的,他突然觉得自己此时的动作,很像来祖娜娜香水店消费的富太太们。

    “谢谢老板,嘿嘿。”

    温德一脸狗腿子样的戴上墨镜,摆了几个自认为帅气的姿势。

    ——还养了只傻乎乎的小狼狗,糟了,现在看起来更像了。

    阿豪捂着脸,装作不认识温德的样子,快步离开了仓库。

    在将要离开奥法协会前,他突然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是接引员爱丽丝,她正在柜台前兢兢业业的给人办着业务。

    阿豪突然想起了什么,他一把拉过了温德,轻声问道:“爱丽丝没有来诺森庄园,寻求开悟吗?”

    温德一个趔趄,装出来的嚣张气势瞬间荡然无存。

    “那个小姑娘?诶,她来过的啊。她不是和珊多拉姐妹俩一起找你开悟过吗?”

    阿豪皱起了眉头:“珊多拉?哦,是那刀剑两姐妹吧。我那次只开悟了那两个人,没有开悟爱丽丝。”

    温德摇摇头:“那我就不知道为什么了,按理来说她应该出现的。我登记的时候是有三个人的。”

    “怪了。”

    阿豪快步走上前去。

    本来一脸疲惫的爱丽丝,看到他后,还是撑出了一个勉强的笑容。

    “阿豪先生?好久没见了呢。今天有什么事吗?”

    阿豪直接切入正题:“我的事都办完了,特地来看看你。

    “之前不是说好要去温德庄园开悟的吗?怎么后来没出现,发生什么了?”

    听到这个问题,爱丽丝脸上露出

    了一丝灰败的神色,她有点难以启齿般地开口:

    “家里出了点事...开悟什么的,也不急于一时吧。

    “毕竟我失败过一次了,这次也不一定会成功。”

    阿豪关心地问道:“出什么事儿了?”

    对曾经给予过不少帮助的爱丽丝,阿豪也是拿她当朋友看待的。

    爱丽丝看了一眼阿豪身后,将【休息中】的牌子摆在了柜台上。

    “唉,你过来,我和你讲吧。”

    爱丽丝盯着自己的脚尖,垂头丧气的走了起来。

    阿豪默默跟在她后方。在人变得稀少的角落处,爱丽丝终于开口了:“圣洛都医院的变故,你知道吗?”

    “知道啊,怎么了?”阿豪没想到爱丽丝突然会说起这个事。

    爱丽丝深深闭眼,吸了一口气:“医院发生变故的当天,我妈正在手术室里做手术。”琇書蛧

    “但是后来警报突然响起,医生全都跑了,把昏迷中的我妈晾在了手术室里。”

    阿豪的心立刻揪了起来。

    如果他没记错的话,那个警报,应该是他和伊莉雅引发的...

    “那后来阿姨怎么样了?”

    “完全陷入昏迷中了,怎么也醒不过来。医生说是麻醉药剂过量引起的。”

    “医生跑路后,机器还一直在给我妈灌输麻醉气体……”

    爱丽丝忍住眼眶中的泪珠:“医院后来也主动承担了责任,免了手术费和住院费。”

    “可是看着一直躺在病床上的老妈,我也没法就这样置之不理啊。

    “我把攒下来的积分全拿去买治愈道具了。”

    “包括阿豪你之前送我的药水,我也给老妈用了。但是都没有作用。”

    阿豪鼻尖闻到的浓郁悲伤气息,压得他有点踹不过气来:

    “爱丽丝,我陪你去探望一下母亲吧。你知道的,莪是奥法师,我也许还能想些办法。”

    爱丽丝眼中露出一丝激动,但旋即又变成了迟疑:“这...这太麻烦你了吧。”

    “没事的,我们是朋友,不是吗?”

    爱丽丝重重点了点头,饱含泪水的眼眶下,露出了一个开心的笑容。

    这一笑,让她蓄着的泪水夺眶而出,划下了两道泪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