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未时 作品

第五十四章:苏文景麻了

    朝圣堂内。

    随着顾锦年的到来。

    堂中几人纷纷侧目而来。

    两男两女。

    男子各自穿着分青白色,青色长袍男子年长一些,二十七八岁,丰神俊朗,头戴七星玉冠,身着青袍,脚下是金丝步履鞋,光是卖相就让人咂舌,只不过面色稍稍冷峻,与苏怀玉有些相似。

    白色长袍的男子,相貌清秀,面色温和,二十岁出头,腰系虬龙玉,望向顾锦年等人眼中含笑,算是示好。

    至于两名女子。

    分别穿着淡紫色和淡蓝色长裙。

    蓝色长裙女子,五官精致,身段更是极好,即便是身穿长裙,也无法掩盖这般傲人,一袭长发垂下,完美符合顾锦年对古典美女的一切幻想,再加上淡淡然的仙气,又有一种不食人间烟火的美。

    年龄上也不大,二十三四岁,气质上也没有那种冰山美女的感觉,不过确实有那么一点不近人情。

    至于淡紫色长裙女子,却不一样,二十岁刚出头,一双美眸投了在顾锦年身上,面上带笑,性子一看就外向,身段上也不差,但对比这蓝衣女子还是差了一二。

    不过都行,能接受。

    苏文景则坐在讲台上,端着一本经文缓缓开口道。

    “都落座吧。”

    他开口,众人立刻寻找位置落座下来。

    苏文景没有说话,依旧在看书。

    反倒是白袍男子率先开口,打破宁静。

    “敢问阁下,是顾锦年吗?”

    男子开口,面带笑意,询问顾锦年。

    “恩。”

    “阁下是?”

    顾锦年点了点头,有些好奇问道。

    “果然是世子,在下许涯,道号九一。”

    “我等都是太玄仙宗的弟子。”

    “世子殿下,这位是我师兄,徐长歌。”

    “这两位则是我师姐,上官白玉,这位是我师妹,赵思青。”

    许涯开口,同时介绍其余几人。

    三人当中,除徐长歌以外,其余两人纷纷朝着顾锦年点了点头,算作是见过示好。

    顾锦年也点了点头。

    至于徐长歌,却依旧平静落座,似乎对顾锦年等人不感兴趣。

    很高傲。

    骨子里的高傲。

    见此情景,许涯的声音立刻响起。

    “世子殿下见谅,我大师兄外冷心热,不善与人交集,但心是好的,没有任何其他意见。”

    许涯立刻出声,怕顾锦年等人误会。

    “无妨。”

    “仙门弟子应当如此。”

    顾锦年摇了摇头,并不觉得什么,同时他也看向苏怀玉与王富贵道。

    “许兄,这位是王富贵,苏州王家长子,以后若是有空,可以一同去苏州,王兄一定会尽情招待各位。”

    “这位是苏怀玉。”

    顾锦年也向四人解释这两人的身份。

    可话一说完,几人的目光不由落在了苏怀玉身上,尤其是徐长歌,更是一双眸子直接注视而来。

    “大夏第一神捕苏怀玉?”

    许涯有些惊讶,他知道苏怀玉的事迹,表现的有些浮夸。

    然而苏怀玉却没有回答。

    而是静静坐在原地,如同徐长歌一般,不近人情。

    顾锦年也没什么好说的。

    这是个人行为,他没办法劝阻。

    见苏怀玉这般,众人也略显沉默,不过很快赵思青的声音响起。

    打破这般沉默。

    “前些日子的千古文章,就是你写的吗?”

    赵思青开口,她对神捕这东西没什么兴趣,反而对顾锦年略感兴趣。

    “恩。”

    顾锦年笑着点了点头。

    “那你能教教我吗?”

    “我师父常年逼我读书,可我脑子笨,根本学不会,以后没事我可以去找你玩吗?”

    赵思青出声,漂亮的脸蛋上满是期盼。

    而且心思十分单纯,略有些自来熟。

    “这倒是没什么,共同进步,只不过你不是还有师兄师姐他们吗?”

    顾锦年对于这种投怀送鲍,自然不拒绝,只不过对方师兄师姐都在,也不好喧宾夺主。

    “没。”

    “锦年哥,你是不知道,师父说他们比我还笨。”

    “再说了,学他们就算是学到五成,还不如跟你学,哪怕学到一成,指不定就能写出百古文章,你说是不是?”

    赵思青很单纯,而且说话也很直接。

    一句话让三个人沉默。

    哪怕是徐长歌也有些绷不住了。

    什么叫做我们更笨?

    你自己没心眼好不好?

    “呃.......啊对对对。”

    顾锦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这家伙典型就是在深山仙门待久了,愣是一点外面的人情世故都不懂。

    那里有这样说话的?

    可真是个小机灵鬼。

    “那就说定了。”

    “锦年哥,以后晚上没事我就去找你。”

    “你可别装睡啊。”

    对方开口,显得十分喜悦。

    让顾锦年有些招架不住了。

    而一旁的上官白玉却开口了。

    “好了。”

    “师妹莫闹。”

    她出声,算是压了压自己这个师妹,紧接着看向顾锦年道。

    “世子殿下,我这师妹生性单纯,还望殿下见谅。”

    她出声开口,略带歉意说道。

    “无妨。”

    顾锦年笑了笑。

    也就在此时,又有人进入朝圣堂内。

    是杨寒柔。

    “学生杨寒柔,见过院长。”

    踏入房内。

    杨寒柔朝着苏文景盈盈作礼,后者点了点头,但没有说什么。

    杨寒柔没有做什么,而是打量学堂内众人,紧接着没有任何犹豫,直接坐在顾锦年左边。

    “锦年哥哥,许久不见,甚是想念。”

    再次见到顾锦年,杨寒柔的态度又有了新的变化。

    最开始是平淡,而后是委曲求全,但现在不一样了,随着顾锦年展露出自己的才华,杨寒柔这才知道,自己看走眼了。

    顾锦年长相英俊,外加上还是国公之孙,如今更有惊世才华,有一说一,这种男子不正是她梦寐以求的意中人吗?

    当然,杨寒柔也不是说直接选中顾锦年,而是看看再说。

    她对自己的相貌充满着自信。

    “寒柔妹妹也来了。”

    “看样子这次书院不会太无聊了,有事干了。”

    见到杨寒柔,顾锦年脸上露出笑意。

    只是这个画面,瞬间让一旁的王富贵傻了。

    不是传闻顾锦年调戏杨寒柔,被杨寒柔推下水中吗?

    怎么两人关系这么不一般?

    好家伙。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还有,为什么这些漂亮姐姐都喜欢顾锦年啊?

    有才华就了不起吗?

    听着顾锦年开口,杨寒柔脸上的笑意微微僵硬,她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顾锦年话里有话。

    什么叫有事干了?

    这是何意?

    至于一旁的修仙四人组,则显得平静。

    如此等待了一会。

    接二连三的人走进朝圣堂内。

    而且每個来的人,身份都不俗。

    户部尚书之子。

    工部尚书之子。

    长缨侯之子。

    来了七八人,不是朝中大臣的儿子,就是国公侯爷之子,身份一个比一个高。

    文臣的后人,进入学堂后直接找一处安静地方落座,关系比较好,距离顾锦年远了一些。

    武将的后人,一个个凑在顾锦年身旁,一口一口的锦年哥。

    当然也有个别一些武将后人选择跟文臣后人坐在一起。

    毕竟镇国公虽然是武将之首,但并不代表所有武将都听他的。

    九大国公当中,除了两位已经去世,剩下七位国公,还有一位跟自己爷爷是政敌。

    那就是薛国公。

    只不过薛国公的势力不大,用顾锦年六叔的话来形容,七三开吧。

    学堂位置不多,细数一下三十三个。

    算上顾锦年和修仙四人组,外加上刚来的人,基本上已经占据二十个座位了。

    很快,零零散散又来了不少人。

    再来的人,已经不是什么权贵后代,而是各地俊杰翘楚。

    是各地的世家门阀,每一个都不弱于王富贵,甚至有几个家族比王富贵背景还大。

    顾锦年是大夏权贵。

    这些世家门阀则是当地的权贵。

    但非要说的话,这些当地权贵更加可怕。

    天子脚下,很多权贵不敢胡作为非,悬灯司也不是吃干饭的,真做了一些事情,就等死吧。

    可各地郡府就不一样了。

    天高皇帝远,在外面作威作福,而且所作所为可以说是颠覆常人三观。

    比奢华,有些权贵虽然没有修建皇宫,但自家院子穷奢极华。

    比吃,一盘普普通通的炒豆芽,人家也能整出花活,豆芽里面塞鱼翅,见过没有?

    比玩,那就更别比了。

    顾锦年深深知道古代世家是有多爽,这群人可不把人当人看。

    随着这些世家弟子落座。

    空位也只剩下不到四个。

    也就在此时,两道身影的出现,引来学堂众人惊讶。

    是三个和尚。

    穿着僧衣。

    一个十七八岁,还是女子,还未剃度,但穿着僧衣,相貌绝美,胜过在场所有女子。

    有一种说不上来的气质,一时之间,看呆了在场所有人。

    除了顾锦年,苏怀玉还有徐长歌。

    如此绝美的女子,竟然穿着僧衣,这实实在在有些违和感。

    至于另外一人,差不多与这女子一般年龄,眼神灵动,相貌秀气,光是第一眼便觉得很灵动。

    最后一人,则显得木讷平静,是三人当中最年长的,身上的僧袍还有不少补丁。

    “小缘寺的人都来了。”

    苏怀玉开口,他眼中也有些惊讶。

    仙门弟子来他到不觉得什么,没想到佛门弟子都喊来了。

    这就有些古怪。

    听到小缘寺,顾锦年也有些惊讶。

    这是西洲两大佛门之一的存在,地位极高。

    扫了一眼周围。

    大夏权贵,世家门阀,仙门翘楚,佛门僧人。

    这到底是要搞什么事?

    这几乎把天下最强的势力全部聚集在了一起。

    有些离谱。

    而且扶罗王朝与大金王朝也开办了相应的书院,只怕其他势力也纷纷入驻过去了。

    一时之间,顾锦年不由产生思虑。

    最终。

    小半柱香后。

    又是一道身影入内。

    是一名清瘦男子。

    二十三四岁左右,衣着平凡,脚上的鞋子也略显破烂,发丝已经打湿少许,显然累了很久。

    这个看起来像真正的寒门。

    “这人是谁啊?”

    王富贵开口,他有些好奇,毕竟穿着打扮实在是有些平凡。

    “夜衣侯长子。”

    “江叶舟。”

    然而,一旁的苏怀玉开口,告知王富贵他的身份。

    “什么?”

    “夜衣侯长子?”

    刹那间,王富贵有些不敢置信。

    饶是顾锦年也有些惊讶。

    夜衣侯他知道。

    号称第一侯。

    永盛大帝儿时最好的玩伴,比顾锦年父亲关系还好。

    可谓是位极人臣。

    他的后代,这般模样,令人实在是不敢相信。

    不过随着江叶舟的到来。

    三十三个座位也彻底满了。

    眼看满座。

    苏文景一挥手,刹那间钟声再次敲响。

    “朝圣堂已满。”

    “未入堂者,可去其他两处,不再收人。”

    声音响起。

    传遍大夏书院上下。

    学堂当中备好三十三个空座,满人便开学,不去等待。

    堂内,不少人惊讶,同时也略微庆幸。

    随着钟声响过。

    苏文景站起身来了。

    “尔等落座。”

    他开口。

    众人纷纷落座,姿态摆正,不敢有半点轻视。

    待众人落座后。

    苏文景的声音再度响起。

    “老夫教学,颇为古怪。”

    “尔等乃是大夏学子,皆是各地翘楚,亦满腹经纶或文武双全。”

    “但既入我往圣堂,必须依照老夫规矩行事。”

    “不过尔等放心,老夫学堂只有两条规矩。”

    “其一,月考倒数前三,自动离院,第一个月不算,最终只留一人。”

    “其二,老夫会随时设下考题,评选优良差,若有三次差者,也将自动离院。”

    “尔等明白了吗?”

    苏文景开口。

    此话一说,惹来众人沉默。

    毕竟这规矩有些苛刻。

    月考倒数前三自动离院。

    一年十二个月,扣除第一个月不算,是否意味着三十三人中只留下一个,其余都要离开?

    三十三人选一人出来。

    这还真是有些......说不上来的感觉。

    而且随时设下考题,三次差着也要走,莫名之间给众人一股说不出来的压力。

    “学生明白。”

    不过不管如何,众人还是立刻开口,应了下来。

    “好。”

    “此番,徐长歌为优。”

    “后续入内前十人为良,其余皆为差。”

    得到众人答复。

    苏文景直接开口。

    直接开始评选了。

    这话一说,所有人一愣。

    尤其是后面来的人,更是一个个瞪大了眼睛。

    “先生,为何我等为差?”

    “是啊,就因为晚来一会,直接给差吗?”

    一时之间,有人开口,略显得不太甘心。

    一年十二个月,最多只能获得三个差。

    开局就一个,后面不得难受死?

    面对众人的疑惑。

    苏文景则是神色严肃道。

    “记住。”

    “这世间人们只会记住第一,没有人会记住第二,更不会记住第十。”

    “这是老夫给你们上的第一堂课。”

    “我辈读书人,应当与天争,与地争,与人争,事事第一,方可进步。”

    “不过尔等也莫要担心,若是往后课题能拿优者,可抵消一次差。”

    苏文景认真开口,同时也稍稍安抚人心。

    只是这堂课来的有些莫名其妙。

    众人实在是有些难受。

    顾锦年还好,自己拿个良,到也不亏。

    看着众人如此模样。

    苏文景想了想,不由继续开口。

    “老夫知晓,这堂课对尔等来说,有些残酷。”

    “但事实如此。”

    “就如同世人皆知第一高山名为天周山。”

    “可你们知道第二高山叫什么吗?”

    苏文景开口。

    当下,堂内颇为安静。

    还真别说,第一山他们知道叫什么,可第二山他们还真不知道。

    可就在苏文景准备开口时。

    一道声音缓缓响起。

    “回夫子,学生没记错的话,应该叫做揽月山吧。”

    声音响起。

    是顾锦年的。

    他穿越之前,看了不少书籍,尤其是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

    主要是怕万一要用上。

    没想到还真用上了。

    随着顾锦年开口。

    苏文景微微一愣。

    满堂学生也不由惊讶起来了。

    但很快又继续出声。

    “第三呢?”

    他继续问道。

    “常云山。”

    顾锦年不假思索道。

    “第四呢?”

    苏文景再一次询问。

    “天霞山。”

    顾锦年回答的干净利落。

    “第五第六第七第八第九第十呢?”

    苏文景有点急了。

    “须灵山,五岳山,衡山,华云山,红雪山。”

    顾锦年稍稍迟疑一番,而后给予回答。

    嘶。

    刹那间,苏文景沉默了,整个学堂所有人都将目光投向顾锦年。

    这家伙有东西啊。

    不愧是能写出千古文章的人,这知识量,服。

    而苏文景却有点微麻。

    好家伙。

    非要跟老夫杠是吧?

    “那第三百六十五名呢?”

    苏文景再次开口。

    他就不信,顾锦年连这个都知道。

    而顾锦年也愣了。

    玩不起就别玩啊?

    这鬼知道?

    伱有病吧?

    耍无赖是吧?

    顾锦年这回真答不出来了。

    看着沉默的顾锦年,苏文景稍稍松了口气。

    而后,正准备继续阐述大道理时。

    一道声音再度响起。

    “小岳山。”

    声音响起。

    来自苏怀玉。

    这一刻。

    堂内彻底鸦雀无声。

    苏文景也彻底沉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