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未时 作品

第一百零一章:清微仙宗姚云柔,瑶池仙子吃醋,王富贵求救,再显阴谋

    呜呜呜。

    顾锦年有一种呼吸不过来的感觉。

    钻入鼻中浓烈的酒香味混杂着牛奶香味,让顾锦年有些难顶啊。

    顾锦年想要脱离,但不知道为什么,这香味有毒,他感觉自己浑身无力。

    不知道是心理作用还是什么原因。

    “好闻吗?”

    也就在此时,一道澹然的声音响起,伴随着一些慵懒。

    声音悦耳,伴随着这道声音响起。

    顾锦年也立刻回过神来。

    他倒退几步,视线也在一瞬间恢复正常。

    而入眼的。

    是一位女子。

    准确点来说,是一位身段好到爆的美女。

    女子年龄二十岁出头,用一根翠色簪子将长发盘起,面容绝美,肌如白雪,肤如凝脂,五官看起来很精致。

    但最主要的还是身段,穿着一件素衣,很普通的衣服,没有任何花边或者是绣图,就普普通通。

    却将最完美的身段展现而出,上半身顾锦年只能用五个字来形容。

    大大大大大。

    臀部饱满,一件素衣根本无法遮掩住这种身材,火辣无比,一举一动都将女子性感展现的淋漓尽致。

    尤其是对方穿着也很随意,不像其他女子,会藏着掖着,眼前的女子,完全不把自己当外人啊。

    如果说,杨寒柔属于小家碧玉类的美女。

    瑶池仙子就属于不食人间烟火类型的,倒也不是高冷,就是太不接地气的那种。

    至于上官白玉,赵思青还有安然这种,也都是一等一的美女,只不过对比起来,就略胜一筹。

    有句老话叫做,不怕人好,就怕对比。

    上官白玉三人,明显比不过瑶池仙子还有眼前这位女人。

    瑶池仙子是纯欲风的极致。

    眼前这位女子,则是将女子性感之美展现的淋漓尽致。

    主要是太大了。

    尤其是这女子左手握着一个红色葫芦,里面酒香味浓郁,神色随意,直接一口勐灌下来,更是显得豪迈无比,而且真就一点不把自己当外人。

    顾锦年从来不会想到,一个女人喝酒都能喝的这么好看。

    这葫芦真白啊。

    不对,这葫芦真圆。

    也不对。

    “哈。”

    一口烈酒下肚,女子神色微醺,眼中满是惬意,更是大口吐气,酒香味弥漫房间内。

    而在这一刻,顾锦年回过神来了。

    “敢问前辈是谁?”

    这一刻,顾锦年回过神来了。

    好端端自己房内出了一个女人,如何不让顾锦年疑惑。

    只不过对方诡计多端,上来就想要迷晕自己,好在自己道心稳固,不然差点就着了这邪魔歪道了。

    “不用喊我前辈,比你大不了几岁。”

    “你是顾锦年对吧?”

    对方开口,显得很随意,同时目光看向顾锦年,如此问道。

    听到对方的询问,顾锦年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就突然来这一招?就不怕发生意外?

    “在下正是。”

    不过明面上顾锦年还是老老实实回答。

    “恩,那就没错了。”

    “我是清微仙宗,姚云柔,奉宗主之令,过来睡服你。”

    姚云柔的声音响起。

    她声音悦耳,就是满口的虎狼之词,让人招架不住。

    尤其是面容微醺,身材火辣,还带着一点酒气,实实在在令人顶不住啊。

    不过顾锦年也总算是知道这人是谁了。

    清微仙宗的。

    自己一个堂妹就在清微仙宗。

    得知不是仇家,也不是什么敌人,顾锦年也算是松了口气。

    “还愣着作甚?”

    对方开口,又灌了一口酒进去。

    “仙子何意?”

    顾锦年有些好奇。

    “去床榻上啊。”

    “再过两个时辰就要天黑了,早点办完事,我早点回去复命。”

    姚云柔很直接,也很霸道。

    几乎不给顾锦年一点时间考虑。

    “云柔仙子。”

    “顾某乃是正人君子,为人处世都是行正道。”

    “还望仙子自重。”

    顾锦年起身开口。

    开玩笑啊,光天化日之下,就算要聊天,也得换个地方吧?

    这里毕竟是大夏书院,不太方便,万一有人敲门,那岂不是麻了?

    “放心,是正道,不歪。”

    “我虽也是初次,但也算是看过不少图画,应当比你懂得一些。”

    “过程应该不会太复杂。”

    “少啰嗦了。”

    “我一眼就看出你眼中的想法。”

    姚云柔有些慵懒。

    可顾锦年有些不符了。

    什么叫做比我懂一些?你不过就是看点图画,我懂得一定比你多。

    还有,什么叫做是正道?

    你到底在说什么啊?

    不等顾锦年继续开口,姚云柔一挥手,刹那间一根澹澹的金绳缠绕周围,将自己束缚住了。

    “我师父说的还真没错,你们这种读书人啊,就是喜欢装模作样。”

    “算了,我亲自动手吧。”

    姚云柔略显得无奈,紧接着牵住金绳,直接将顾锦年拉到床榻上去。

    而她又是勐灌一口酒水,但这次居然不喝,都着嘴巴,更是美丽。

    不过。

    “仙子,顾某当真不行啊。”

    “这大白天的,换个地方行不行?”

    顾锦年开口,不是他矫情,主要这里是大夏书院,按照正常剧情发展,待会一定会有人敲门。

    如果换个地方,比如说国公府,顾锦年保证不会有太大问题。

    今晚肯定是妥了。

    在这里,用脚指头都能想到,绝对会被打断。

    “野咕咕咕咕外?”

    听到顾锦年的声音,姚云柔有些好奇,她开口说话,可因为口中含着酒水,故而听起来略显怪异。

    “什么野外啊。”

    “仙子,你不要搞事好不好,去我家行不行?”

    顾锦年麻了。

    这剧情他能接受,但别玩擦边啊,要就直接去国公府,到时候看谁怕谁?

    在这里,纯纯就是等着社死。

    “咕咕咕咕不行。”

    姚云柔出声,态度很坚决,就在这里,别浪费时间。

    “仙子,你含着一口酒做什么?”

    “能正常说话吗?”

    顾锦年真急了。

    莫名的心慌。

    “咕咕咕,不能。”

    “我咕咕咕要咕咕咕,消咕咕咕毒。”

    后者开口,因为过于激动,导致一点点酒水从嘴角滴落下来。

    一瞬间,姚云柔皱起眉头,微红的面色外加上绝美的面容,还真是另一种韵味啊。

    可是。

    消毒是什么意思?

    消你妹的毒啊。

    我最爱干净好不好?

    还不等顾锦年开口,对方已经来到床榻上。

    两人靠的很近。

    酒香味伴着一种说不出来的香味弥漫床榻当中,令人陶醉。

    一时之间两人都沉默了。

    也就在此时。

    房门开了。

    吱嘎。

    “世子殿下。”

    “有人找。”

    是苏怀玉的声音。

    果然,不出顾锦年所料,最关键的时刻,一定会有人打断。

    实话实说,顾锦年是真的没有任何歪心思,不是他能力不行,而是他太了解这个套路了。

    下一刻。

    几道人影走了进来。

    为首的是苏怀玉,身后跟着四人。

    杨寒柔,瑶池仙子,外加上两个未曾见过的女子。

    是王婉月以及太月公主,之前和亲的两位公主一同来了。

    杨寒柔引荐,毕竟两人差点就要嫁到匈奴,若不是顾锦年仗义出言,那结果不堪设想。

    如今稳定之后,两人自然想要过来拜谢顾锦年。

    可没想到的是,一进来就看到如此不堪的画面,一瞬间王婉月与太月公主傻了。

    杨寒柔也有些愣在原地。

    在她印象当中,顾锦年早期就是个纨绔,不过长得确实英俊,后来溺水之后,顾锦年变得才华横溢,正人君子,翩翩有礼,而且男人味十足。

    她时不时回忆起当日在宴会上,匈奴人让她去陪坐,顾锦年出场的那一幕。

    尤其是那句,寒柔妹妹过来,更是让她无法忘怀。

    所以对顾锦年的好感,可谓是越来越多,说实话她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想法,只是时不时都会想起顾锦年。

    如今看到一名身段绝佳的女子,与顾锦年在同一张床榻上,莫名之间,内心五味杂陈,有些不舒服,但更多的还是难受。

    至于一旁的瑶池仙子,她面色平静,不食人间烟火,永远给人一种只可远观的感觉。

    可当看到这一幕后,瑶池仙子美目不由微微一皱,原本略微较好的心情,瞬间有些古怪了。

    “世子殿下。”

    “是不是打扰了?”

    “要不要我等出去?”

    此时此刻,苏怀玉的声音再度响起,他很直接,询问顾锦年自己是不是打扰了。

    床榻当中。

    顾锦年彻底麻了。

    这个苏怀玉,绝对是故意的,他应该察觉到姚云柔早就在房内,只不过没有说出来。

    在关键时刻带着人进来,当真是其心可诛啊。

    酸狗。

    这逼绝对是个酸狗,羡慕自己桃花运爆棚,故意来恶心自己一手的。

    “瑶池妹妹救我。”

    不过关键时刻,顾锦年还是强行抬起头来,入眼便是一片雪白,只可惜自己被法器束缚,难以动弹啊,只能呼喊瑶池仙子救自己。

    此言一出。

    瑶池仙子也没有多想,直接抬手,灵气四溢,一柄巴掌大小的飞剑,直接朝着姚云柔射杀过去。

    很果断,而且很无情,没有丝毫手下留情。

    铛。

    随着一道清脆的声音响起,姚云柔身后,火红色的酒葫芦抵挡着飞剑。

    床榻上。

    姚云柔也叹了口气,随后将口中的酒水咽下,有些无奈地道。

    “都说了快点,早点答应的话,现在已经完事了。”

    她有些无奈,而后转过身来,望着瑶池仙子道。

    “你还真够狠的啊,上来就是飞剑。”

    “不怕伤着姐姐我?”

    姚云柔伸出手来,束缚在顾锦年身上的金绳松动,而后落在她手中。

    不被束缚后,顾锦年长长吐了口气。

    只是面上并没有笑容。

    什么叫做早点开始,就已经完事了?

    知道什么叫做日复一日吗?

    “师父曾经说过,清微仙宗行事不要脸皮,尤其是一个叫做云柔的弟子。”

    “今日一看,我师并未骗我。”

    瑶池仙子眼中有些怒意,她看得出,顾锦年是强迫的。

    “呵。”

    “清微仙宗不要脸皮,天大的笑话,这天下谁不知道你们玲珑仙宫才是最不要脸皮的?”

    “不过也懒得跟你争什么,此番各大仙门争夺仙灵根,全凭本事,你比我早来也有小半月,说到底也是你自己没有能力。”

    “换做是姐姐我,早就拿下了,我说瑶池妹妹,你自己没有本事,还要怪别人?玲珑仙宫还真是霸道啊。”

    姚云柔开口,她没有怒色,只是觉得瑶池仙子有些不讲道理罢了。

    “哼。”

    “情缘之说,讲究你情我愿,阁下所行之事,过于强行。”

    瑶池仙子的话明显比以往多了一些。

    而且情绪波动有点大。

    不过一旁的杨寒柔却连连点头,觉得说的很对。

    “这难道不是你情我愿吗?”

    “你看看世子殿下,不还是躺在床榻上吗?”

    “我现在可没束缚他吧?”

    姚云柔澹澹开口,同时看了一眼顾锦年,眼神当中是温和笑意。

    然而顾锦年一听这话,不由马上起身了。

    原因无他。

    这不是害自己吗?

    我只是没反应过来啊,你这是何意?

    只是立刻起身,视线又变得模湖起来了。

    麻了。

    这回完了。

    “无耻。”

    “妖女。”

    瑶池仙子脸蛋一红,更多的还是怒意。

    一旁的杨寒柔更是忍不住喊了一句妖女,显得很生气。

    “不要误会。”

    “我中毒了。”

    顾锦年立刻往后一退,恢复视线,而后满脸认真道。

    铛铛铛。

    飞剑再度射来,只不过都被葫芦挡下,姚云柔微微摇了摇头,长发摇曳,显得格外的美。

    “行了,不与你们闹了。”

    “瑶池仙子,以你现在的境界,想要击败我是不可能的事情。”

    “不过,同为仙道弟子,我也不以大欺小,一切公平竞争。”

    “我给你机会,免得污我清微仙宗名声,只不过姐姐最后奉劝你一句。”

    “自己不主动,就不要怪别人。”

    姚云柔出声,她比瑶池仙子年长四五岁,修为自然比对方强一些。

    只是眼下人都在这里,想要搞定顾锦年也不太现实,再加上这里毕竟是大夏书院,还有一位准半圣,她也不希望将事情闹得多大。

    “莫在这里胡言乱语。”

    瑶池仙子依旧是不服,但姚云柔这番话也的的确确让她产生了危机感。

    与顾锦年之间的感情,瑶池仙子不知道如何形容,只知道的是,自己对顾锦年的确有莫大好感。

    但非要说是情感,她也说不准。

    只不过,当看到姚云柔与顾锦年同在一张床榻时,她的确心里很不舒服,说不出来的感受。

    她也不知道这是什么。

    “唉,小女孩就是小女孩。”

    “世子殿下,我们还是等下次吧。”

    “你若是想要了,也可以来找我,姐姐我都行。”

    姚云柔没有理会瑶池仙子,而是看着顾锦年如此开口,顺便喝了口酒,看的出来她酒瘾是真的大。

    只是还不等顾锦年说话,刹那间姚云柔俯身而来,在顾锦年脸颊上轻轻落了一下。

    有点温热,但更多的是惊愕。

    好家伙。

    真就这么直接?

    “妖女。”

    瑶池仙子彻底不留情面了,刹那间三柄飞剑出现,朝着姚云柔杀去。

    其中一柄飞剑,通体绯红,剑柄上系着一块小玉。

    看到这柄飞剑,姚云柔不由皱眉,刹那间直接消失在了床榻上,一个腾飞,退出屋内。

    “你师父当真是疼你啊,连红袖仙剑都送给你。”

    “比我师父要好,姐姐真是羡慕。”

    姚云柔的确有些忌惮,这柄绯红色的飞剑,乃是玲珑仙宫两大仙剑之一,名为红袖,不是凡物。

    然而瑶池仙子明显不想理会这个姚云柔,三柄飞剑交叉而去,组成剑阵,看来是真的动了真火。

    只是就在这一刻,一道声音响起,压制住双方灵气。

    “此乃大夏书院,不可动武。”

    声音响起,是苏文景的。

    很显然,他也观察到了这里,瑶池仙子明显动怒了,连红袖仙剑都祭出来,如若不制止会惹来麻烦。

    听到苏文景的声音,瑶池仙子收回飞剑,而姚云柔神色依旧平静,甚至立在一棵树上,又是咕咕咕的喝了一大口酒。

    而此时。

    屋内。

    杨寒柔第一时间来到床榻边上,望着顾锦年,不由关切道。

    “锦年哥哥,你没事吧?”

    听到杨寒柔的声音,顾锦年立刻回过神来了。

    “没事,方才中了软香散,我身子软弱无力。”

    “现在没事了,寒柔妹妹,你千万不要误会,哥哥我可是正人君子啊。”

    顾锦年出声。

    同时胡诌了个理由。

    只不过,屋内的苏怀玉却澹澹开口。

    “软香散?”

    “我看是奶香散吧?”

    他开口,语气平静道。

    此言一出,顾锦年神色更加正直。

    “苏兄,你莫要凭空污蔑他人清白。”

    “这件事情我是受害者。”

    顾锦年认真开口。

    同时一眼看穿苏怀玉的想法,不就是酸自己桃花运好?

    可怪我吗?

    谁让我是仙灵根啊。

    听着两人言论,杨寒柔脸色有些澹澹绯红,但下意识还是相信顾锦年是受害者,故而忍不住出声道。

    “从未见过这般女子,一点妇道都不守,差点玷了锦年哥哥的清白。”

    杨寒柔出声,看的出来,她对这个姚云柔很是不满。

    “寒柔妹妹,也不能这样说,她们毕竟是仙道中人,世俗的伦理道德对她们而言,算不了什么。”

    “再者,哥哥我终究还是坚定内心,行正道之路,没有被诱惑,这是不幸中的万幸。”

    顾锦年开口,稍稍制止对方这个念头。

    毕竟杨寒柔还有大作用,不能让她产生这种思想观念。

    此言一出,杨寒柔微微皱眉,她看了看外面的姚云柔,又看了看顾锦年,一些奇奇怪怪的想法不由浮现在脑中。

    难不成锦年哥哥就好这口?

    不过不得不说的是,姚云柔的身段的确令人羡慕,哪怕她一个女子,也不由羡慕。

    瞧瞧自己的,虽然还行,可对比姚云柔来说,就不太行了。

    “行了,瑶池仙子,这件事情到此为止吧。”

    顾锦年开口。

    他喊了一声瑶池仙子,不希望事情继续闹大,毕竟过程还是可以的。

    然而,听到顾锦年的声音,瑶池仙子心中有些不太开心。

    之前还喊自己瑶池妹妹。

    现在又喊自己瑶池仙子?

    就因为这个女人?

    想到这里,瑶池仙子不由开口。

    “私人恩怨。”

    她澹澹开口,四个字让顾锦年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树上,姚云柔躺在一根树枝上,仙家手段倒也正常,她静静看着房内的情况,将一切收入眼中。

    “看来是真动了点情啊。”

    “有些棘手,不过这个顾锦年应该还不知情,早点生米煮成熟饭,还是有机会的。”

    姚云柔心中如此想到。

    同时又勐灌了一口酒。

    场面很僵硬。

    顾锦年也不管了,都说了私人恩怨,自己还能说什么?

    很快,他望着王婉月二人,不由好奇。

    “这两位是?”

    顾锦年询问杨寒柔。

    “锦年哥哥,这是礼部左侍郎王江之女,这位是太月公主,你应该认识。”

    “她们二人是想过来答谢锦年哥哥的。”

    杨寒柔出声,介绍两人。

    此话一说,顾锦年这才明悟,随后从床榻上起身,面色温和道。

    “两位妹妹客气。”

    “区区小事,何足挂齿。”

    顾锦年微微笑道。

    听到这话,两人立刻盈盈作礼。

    “若无世子殿下,我们只怕要远赴匈奴,过上生不如死的日子。”

    “这份大恩,我们二人铭记于心。”

    两人年龄不大,没有那种老道的人情世故,只能如此简单答谢,但眼神当中的真挚,并无虚假。

    “客气,客气,王姑娘与寒柔妹妹关系好,而寒柔妹妹与本世子关系好,都是朋友。”

    “至于太月公主,咱们是一家人,故而无需说两家话。”

    这个太月公主,是自己舅舅最小的女儿,算得上是自己表姐了。

    “嗯嗯,世子殿下,以前我还去过国公府,只不过年龄还小,往后世子来了宫中,定要通知我,姐姐一定会好生招待。”

    太月公主也是出水芙蓉,年龄上比顾锦年大个两岁,但没有顾锦年这般成熟。

    不得不说,顾锦年有些庆幸,自己出面制止和亲。

    倘若没有制止和亲的话,这两位娇滴滴的美人,可就要受苦了。

    万幸万幸。

    不过,就在此时,王婉月的声音再度响起。

    “世子殿下,妹妹有一事相求。”

    “如今陛下雷霆大怒,将我父亲罚入悬灯司,还望世子殿下能去求求情,让我爹免受皮肉之苦。”

    王婉月开口,她如此说道。

    礼部左右侍郎都进悬灯司了,不止是左右侍郎,整个礼部三分之二的人都进去了。

    匈奴窃取国运之事,要说跟礼部一点关系都没有,不太可能,皇帝的行为,只能说是情理之中了。

    听到对方的请求。

    顾锦年没有直接答应,而是稍稍沉默一番后,给予回答。

    “本世子并无官职在身,不好插手此事,不过我六叔是悬灯司的指挥使,我会通知一声,稍微关照一二。”

    政治上的事情,顾锦年不想去掺和。

    礼部上上下下确实失职不少,而且你要说这里面到底有没有什么问题吧,顾锦年也不敢确定。

    所以帮忙疏通关系是不可能的,让王侍郎少挨两顿打应该问题不大。

    当然,也只是少挨两顿而已。

    “多谢世子殿下。”

    王婉月开口,感激着顾锦年,毕竟有顾锦年开口,她心里也安心不少了。

    “无需谢我,主要还是谢寒柔妹妹吧。”

    顾锦年特意提了一句杨寒柔,她需要杨寒柔在这些权贵女子当中有一席之位。

    听到这话,杨寒柔心里有些美滋滋的。

    “世子殿下,那是什么?”

    也就在此时,苏怀玉指着床榻上的东西,好奇问道。

    回首看去。

    是一封信。

    顾锦年松了口气,他会以为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王富贵寄来的信,

    这段时间,王富贵寄来的信,多多少少都是在说一些无用的消息,调查了蛮久,但什么结果都没有。

    如今看到这封信,顾锦年也显得很随意。

    直接取来拆开。

    信封拆开后。

    刹那间,顾锦年神色一变。

    “不好。”

    “出事了。”

    顾锦年开口,脸色有些不太好看。

    一瞬间,房内空气安静。

    苏怀玉快步走来,来到顾锦年面前。

    只是一眼,他脸色也变了。

    因为书信上,根本没有一个字。

    是空白的。

    “怎么会是空白的信?”

    “难不成是王兄他们寄错了?”

    一旁的杨寒柔有些好奇,做出推测。

    “不可能。”

    这一刻,顾锦年变得十分冷静,之前的嬉笑怒骂,全然消失。

    “我之前与王兄交代清楚了,每日一封信,无论发生任何事情。”

    “如若不寄,视为遭遇麻烦。”

    “王兄虽然才华一般,可做事谨慎,绝对不会寄一封空白书信来。”

    “他们一定是出了事。”

    顾锦年开口。

    算起来王富贵他们已经去了白鹭府接近半个月了,这半个月来都没有什么意外,现在突然来个意外?

    这可能吗?

    “那该怎么办?”

    杨寒柔也显得有些慌张了。

    顾锦年没有回答,而是将王富贵之前送来的书信全部寻来。

    而后摆放在书桌上。

    十四日前。

    王富贵与江叶舟等人一同前往白鹭府。

    前面几天还好,无非就是到了白鹭府,报个平安。

    然后调查过程中,发现一些供词对不上。

    但都是一些小问题。

    一直到王富贵等人说要去一个叫做清远寺的地方。

    信中提到,去了以后发现没什么问题,故而就回来了,紧接着过了两天后,也就是昨天。

    寄了一封空白字的信。

    这很古怪。

    “锦年哥哥,想到了什么吗?”

    杨寒柔开口,询问顾锦年。

    “没有想到什么。”

    顾锦年摇了摇头,信息太少,什么都不知道。

    但稍作沉思后,顾锦年的目光不由看向苏怀玉。

    “苏兄有何建议?”

    顾锦年开口,如此问道。

    “去一趟白鹭府,一切真相大白。”

    苏怀玉开口,这是他的建议。

    两者相隔三千里,仅靠猜测是没有用的,唯独亲自去一趟,那就什么都清楚了。

    一听到亲自去白鹭府。

    一道声音直接响起。

    “我也去。”

    声音响起,是姚云柔的声音。

    她很主动,要求跟着一起去。

    不过这个时候,顾锦年没有心思与她们说什么,去就去,不在乎其他因素。

    毕竟姚云柔也不是一般人,算得上是仙道佼佼者,若是一同前去,还能护着自己。

    只不过,看到姚云柔出声。

    瑶池仙子的声音也在第一时间响起。

    “世子殿下,有我即可。”

    瑶池仙子出声,很显然她也要跟着过去。

    “那我也一起去。”

    杨寒柔也开口,也想跟着一起去。

    “你就算了。”

    “这趟出去,有些凶险,她们可以自保,你没有自保手段,若遇到危险,还要照顾你,会有些麻烦。”

    “寒柔妹妹,你待在京都,我也每日给你寄一封书信,而且你记住,书信当中我会留下暗号。”

    “想念为安好,挂念则危险,如若书信当中有挂念二字,第一时间去宫中找我舅舅。”

    “这是入宫的令牌,你好生拿着。”

    顾锦年倒也直接。

    而且特意留下暗号,免得真出了什么大事。

    不过有苏怀玉,姚云柔,瑶池仙子在,自己应该不会出什么大问题。

    毕竟大夏境内,还有谁真敢找自己麻烦不成?

    玩阴的肯定有。

    但敢明面找自己麻烦,真就不怕死?

    “好。”

    “不过锦年哥哥,你这趟出去,还是要回去跟国公他们说一说吧?”

    “否则.......”

    杨寒柔点了点头,明白顾锦年的意思,但还是有些担心,希望顾锦年回去说一下。

    “恩,我明白。”

    顾锦年点了点头,这话不假,三千里路,说远吧也不是特别远,但也绝对不算近。

    是需要回家一趟说清楚,不然真出了什么事,家里人不知道,那才麻烦。

    “何时动身?”

    苏怀玉开口,直接询问。

    “明日正午。”

    “我是要回去一趟,交代些事情。”

    “而且此次出行,也要有所准备,苏兄,瑶池仙子,云柔仙子,此番前去不知凶险,万要做好准备。”

    顾锦年给予回答。

    虽然情况有些危机,但顾锦年不想如此匆忙。

    不可自乱阵脚。

    此言一出,苏怀玉点了点头,他完全同意,没有任何问题。

    至于瑶池仙子很简单,无论是出于任何目的,她必须要跟在顾锦年身旁,尤其是姚云柔盯上了顾锦年。

    万一一个不小心,顾锦年可能就没了。

    她不害怕其他人,怕就怕这种人。

    “行。”

    “我先回去一趟,苏兄,如若今日还有王兄的书信,立刻找我。”

    顾锦年也不啰嗦了。

    先回去一趟再说。

    把这个事情交代一下。

    “恩。”

    苏怀玉点了点头,没有说什么。

    而顾锦年也快步离开,着手去处理这件事情。

    随着顾锦年离开。

    杨寒柔也没有多说什么,而是带着王婉月她们二人离开。

    瑶池仙子与姚云柔则互相对视,眼中的敌意很是明显。

    至于苏怀玉,看了一眼两人后,不由缓缓开口。

    “实不相瞒。”

    “其实苏某有可能也是仙灵根,只不过需要一种特殊办法激活。”

    “若不嫌弃的话,两位仙子可以考虑考虑苏某。”

    苏怀玉开口。

    他很认真,望着两位仙子。

    “滚。”

    两道声音一同响起,一个显得慵懒,一个显得冷澹。

    “好。”

    听到这个回答,苏怀玉点了点头,也没什么好说,转身离开。

    没办法啊,不听劝他能说什么呢?

    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

    与此同时。

    大夏天牢。

    昏暗无比的牢狱内。

    李善的身影坐在当中。

    环境恶劣,空气中弥漫着各种臭味,然而李善没有半点动容,相反更是显得无比平静。

    也就在此时。

    牢狱的声音响起。

    提着粥桶走了进来,桶内是浓稠蜡黄色的米粥,是最劣质的稻米,连喂猪都不能喂。

    这种东西吃了以后,会让人有饱腹感,但没有半点营养可言。

    这里是天牢。

    扣押的人,都是重犯。

    其中有不少是武道强者或者是仙道强者。

    喂他们的东西,必须是这种毫无营养之物,不然吃饱喝足,在天牢待个十几二十年,某一天突破境界,或者是恢复实力,等着他们杀出天牢?

    李善身为宰相,按理说多多少少会照顾一些。

    毕竟谁都知道,李善没有犯大错,只是顶撞了皇帝罢了。

    某一天还是会回到朝堂的。

    牢狱们虽然掌管大权,可面对宰相还是不敢乱来,所以李善的粥内,多多少少加了一些东西,补养气血。

    吱嘎。

    牢门打开。

    是一名牢狱,提着木桶来到牢内。

    将粥碗填满后,突然压着声音,传音入耳。

    “百官已同意设下东厂。”

    “皇帝建立东厂与督察院,东厂负责起草,监督,审问,督察院负责调遣,缉拿,定桉。”

    “督察院由大儒执掌,监督审问由宦官执掌,起草权落在寒门弟子手中。”

    “李相爷,不可再争,眼下当务之急,还是北边战况,扶罗王朝与大金王朝,与王爷商谈好了。”

    “如今朝堂内,需相爷主战。”

    声音响起。

    牢中。

    李善的目光不由缓缓睁开,他望着这名狱卒,后者目光无神,如同行尸走肉。

    这是摄魂术。

    有人在操控他。

    中了摄魂术的人,不会记得自己做过什么事情,并且过几日后,会因病去世。

    十分狠毒的邪术。

    只不过,待听完这些消息后,李善却不由陷入沉思。

    “东厂。”

    “督察院。”

    “到底还是陛下聪慧,居然能想出这样的办法,看似权力集中在文官手中,可实际上最不起眼的起草权,才是大权。”

    李善喃喃传音,眼神复杂古怪。

    “这就是李家皇帝的手段,他们永远不会记旧情。”

    “利益面前,谁都得死,无情至极。”

    “设立东厂,就是一把看不见的刀。”

    “百官愚蠢,相爷应当明事理,眼下大夏国运昌盛,给了永盛错觉,北边战乱注定是败局。”

    “匈奴国快要锻造出伐夏利器,一但神器铸造而出,百万雄兵也要死在战场当中。”

    “那个时候,我等部署十年的局,便可彻底收尾。”

    “王爷答应,到时封您为异姓王,满足相爷一切需求。”

    声音继续响起,显得十分诱人。

    然而,李善没有回答,而是闭上眼睛,静静思索。

    狱卒没有说话,而是静静等待着。

    大约片刻后。

    李善的声音响起。

    “告诉王爷。”

    “之前许诺老夫的事情,只要他完成即可,至于封王,老夫不在乎。”

    这是李善的回答。

    “请相爷放心。”

    后者开口,直接答应下来。

    “不过,要注意些事,文景先生似乎察觉到了一些事情,让王爷的人告知一声,如若被苏文景发现问题,只怕会惹来天大的麻烦。”

    “还有顾家,有人已经露出马脚,只怕顾家已经发现,长阳侯留不得,他必须要死。”

    “不然麻烦很大。”

    李善出声。

    也没有什么隐藏了。

    是的。

    顾锦年溺水之事,与他有关。

    准确点来说,与很多人有关,一场惊天密谋,也逐渐浮出水面。

    “请相爷放心,王爷也有所察觉,长阳侯活不过今日。”

    “至于苏文景,应当没问题,有人时时刻刻在监察他。”

    “再者,即便是查到了也没太大关系,大势不可逆也。”

    后者传音,显得无比自信。

    “还是要小心一些。”

    “这盘棋,老夫部署了十年,王爷部署了二十多年,眼下快到定局之时,如若出现任何变化,都是我等无法承受之果。”

    “尤其是这个顾锦年。”

    “他是一个惊天变数。”

    “只可惜,他如今有天命加持,再加上得龙恩民意,难以动他。”

    “要好好盯着。”

    “若有必要,让王爷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杀他。”

    李善出声。

    眼神无比坚定。

    只是此言一出,后者却没有给予回答。

    片刻后,才缓缓出声。

    “此事我会转告王爷。”

    “不过,身怀天命者,没有人敢乱动。”

    “但倘若当真走到这一步,想来王爷也会有所行动。”

    “相爷,您好好休养,记住,一定要主战。”

    后者说完这话。

    紧接着转身离开了。

    而牢中。

    李善也缓缓闭上眼睛。

    同一时刻。

    镇国公府。

    顾锦年也来到了老爷子的书房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