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未绿 作品

第158章 阮皇后的番外(下)

    虽然阮蜜娘回去了, 可不知道她怎么蛊惑的清芬,居然要把清芬嫁给一个年纪大, 家无恒产又没什么出息的男人。

    清芬也同意了。

    她是真的不懂了, 在她的身边,大家长长久久的,日后挑个好些的人怎么了?

    容监生这样的男子若是嫁了就是受苦受累的命, 但这世上的人都犟的很,正如清芬拼命要嫁一个穷男人,只是为了摆脱宫女的身份,她到底知不知道外头的穷人家计多么艰难?

    就像清芬嫁出去, 范玉真硬是要当宫妃,她全部都没法子阻止。

    后宫里陪着她的人终究也只有清芬和豆娘。

    豆娘很忠心,她又和流苏不同,流苏心直口快,很容易得罪人, 豆娘做事却很有分寸, 这样的两个人让她感觉深宫中不再是那么孤独了。

    范玉真入宫之后, 很得圣上宠爱, 尤其是初一和十五这两个原本是皇上陪着她的日子, 皇上居然会到她那儿去。

    皇上还赐封号为丽。

    难道他忘记豆娘的姐姐的封号也曾经是丽吗?

    这天豆娘也很难过,她说自己报仇无望,崔贵妃地位那么稳, 皇上早把她的姐姐忘记到后脑勺了, 怕是她姐姐的样子都记不得了。

    看着难过的豆娘, 她道:“人生的路还很长,你不能现在就下决断。最重要的是你要过好你自己的日子,不能总想着这些仇恨, 人若是被仇恨蒙蔽了双眼,那你活在世上才是辜负了你的爹娘和姐姐。”

    豆娘每次和她谈天说地,二人虽然名为主仆,但实际是亲姐妹一般。

    不料皇上却看中了豆娘,这真是个晴天霹雳。

    这还是皇上头一回来看她,没曾想是为了这个,他还道:“皇后,你是中宫,若从你宫里出来的,我肯定给的分位不会低。”

    “可是皇上,我早已准备为她选一位亲事。”她觉得自己和皇上仿佛陌生了许多。

    堂堂一个皇帝,怎么能要宫女呢?

    皇上笑道:“亲事,什么样的亲事能比在宫里好么?皇后,你若真的想嫁她,不是早该嫁了么?何必如此惺惺作态。”

    “皇上,我……”她没想过皇上居然变成这样了。

    皇上冷哼一声,豆娘的事情被拖延下来了,豆娘也跑来她这里发誓,她跪着道:“娘娘,我向您发誓,我绝对不会给皇上做妃子的,就是当着皇上的面,奴婢也是如此。您是奴婢的主子,也是奴婢的姐姐,您待奴婢这样好,奴婢绝对不会背叛您。”

    她亲自扶起豆娘,又道:“我如何会怀疑你?要怪就怪这个世道吧,都是这个世道不公平。”

    她们这些可怜人,被关在这个鸟笼子里,还得互相算计,那成什么了?

    可惜家里的人听不懂这些,她们又送了一个姑娘入宫,这是个圆滚滚的小姑娘,笑起来很可爱,名字也很好听,叫福柔。

    听说她生下来,家里附近的小河里,鱼儿撞到她爹的网上,她娘说她是个小福星。

    还有她的脚,是天生的小脚,完全不需要任何束缚。

    她似乎是天生没有什么愁的人,每天叽叽喳喳,才来半天她都知道她的许多事情了,尤其是她救下锦乡侯世子的事情。

    坤宁宫有了她,多了一抹亮色。

    正值这个时候,范玉真有了身孕,这件事情还是被崔贵妃捅穿的,否则,她还能一直瞒着。

    流苏一直很不平,甚至数度提起想把范玉真肚子里的孩子放在她身上养着云云,这些话她都不置可否,因为她生了病。

    这个病也不知道为何来的很急,在她病后,她想了很多事情。

    家里人对她很埋怨,似乎埋怨她无能。就连五妹妹如今都很少进宫,听说她嫁的夫婿,心里有旁人,她心里总不大舒服。

    四妹妹嫁给了一个花心的男人,且那个男人也不是什么好人,睡遍全府的丫头。

    她们也和自己一样,无能为力,还要维持仅有的体面。

    错的是这些男人,一个个明明都有自己的正妻,却还要拈花惹草,还不满足。

    包括皇上,仿佛也早就忘记了她们的夫妻情谊。

    她的病榻前,唯一的一抹亮色就是福柔了,她有心爱的人,她活的那么自在,她一点也不想留在宫中,她就想和情投意合的人在一起。

    “你放心,我肯定会帮到你的。”

    她希望自己的身体能够好起来,这样就能帮到福柔了,帮她嫁给锦乡侯世子。

    世人都长了一双势利眼,若是没有她的扶持,福柔要嫁到锦乡侯府邸那可实在是太难了,几乎是没可能。

    她还记得那个蜜娘,那个姑娘是个例外,一个新科进士的女儿,嫁到了侯府嫡子,听闻东安侯夫人看她生的貌美,故而替儿子聘了这姑娘。

    可这样的事情太少了。

    一般的人都只看那姑娘嫁妆如何,家世如何,谁会看你长的好不好看?

    若论好看,周福柔也绝对不输给阮蜜娘,甚至她还天性纯真,脚甚至不必裹就是天然小脚,那阮蜜娘还是个大脚呢。

    可人有的时候就是运道来了,档也挡不住,这实在是让人灰心。

    她近来身子已经很是不好了,母亲进宫探病,都数次提起过继儿子在她名下,她连话都说不出来,家里的人都只为她们的荣华富贵,何曾为她想过一次。

    若真的为她着想,甚至都不应该把范玉真送进宫来。

    以前初一十五皇帝是必定来她这里的,但自从范玉真进宫后,皇上再也没怎么来过她这里,家里人都说是为她好,可到底是爱她,还是害她呢?

    她的病情恶化的很快,原本周福柔还陪着她说笑几句,但她突然已经呼吸不过来了,她看着难过的周福柔道:“我还许你十里红妆出嫁,可惜我看不到了,希望……希望丽昭仪能待你好好儿的。”

    “娘娘……”

    大家的呼喊,她已经听不到了,到生命最后一刻,她还在想,她就这么去了,一辈子替皇上操劳,从没有沾染任何坏事,皇上会不会记得她?

    可惜,她再也看不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