帆路 作品

二百一十五章 冒险

    不久后杜克便走了进来,而杜克拿着枪对着西兰提乌斯怒,狠狠的说道:“听着我们只是路过,让我们静悄悄的过去,我们的人不会开枪的,我们一直对你们这些人很好,卡蒂亚还让我们带他一起去,你明白我的意思?”

    最后神父在众人的枪口下终于认怂。

    “现在就离开我们吧,上帝也许会因你的罪恶而惩罚你,但我的责任是照顾我的羊群。”而阿尔科恩也放下铁路桥,而这时曙光号安全的通过。

    同是西兰提乌斯对他的信教徒说道:“你们听到我的话了吗?我会把所有开枪的人都逐出教会,你们都不要开枪。”

    与此同时曙光号也在桥梁下缓慢的前行,杜克阿尔乔姆和阿尔科恩兄弟俩便立即跳到了火车的车顶上,杜克向兄弟俩竖起了大拇指,笑呵呵的说的:“这可真是一场刺激有丰富的冒险啊,我可希望这种事可以再多来些,哎呀,活干的挺好。不是吗?哈哈!”

    -------------------------

    我们离开了伏尔加,俄罗斯无尽的版图展现在我们面前,教堂居民终于相信我们不是恶魔,并让我们通过了大桥。

    接下来我们要去哪里呢?我们已经来到俄罗斯半年了,我们的生活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这里的人们过的越来越好,而且这里也是我们生存的基础之一,我们必须想办法在这里站稳脚跟。

    安娜是对的,我们入侵了他们的世界,不管那个世界看起来有多么愚蠢,我们没有资格去摧毁它。

    用电是罪过的,这个谎言真的是,是比我们在地铁里听到那个整个世界都死了,没有其他地方可去,更糟糕吗?

    隧道里的所有人都听信了这个谎言,等我们到了。

    亚曼托起码我们就能知道这个谎言是否合理了,因为到目前为止我们经过的地区还没有任何被敌人占领的迹象。

    我也十分感谢我的哥哥阿尔科恩,他不但救了我很多次,而且还帮我收集了很多张带着美丽风景的明信片,我慢慢回想起了他是谁,他似曾出现在我的生命中。

    -------------------------

    阿尔乔姆从睡梦中醒来,看到老婆守护在旁,而阿廖沙来喊他去见上校:“阿尔乔姆上校邀你去车头找他。”

    阿尔乔姆起身后看向安娜,安娜拍了拍床垫对他说:“在这呆一会儿,阿尔乔姆。”

    阿尔乔姆抱着安娜躺在床上,安娜对他满怀爱意的说道:“我们出生的时候刚好发生了变故,所以很多东西都失去了,我们也不曾见过。”

    “20年都没有离开地铁,我感觉这里就像是我们的蜜月之旅。”

    “我希望一辈子都能这样。”

    阿尔乔姆拍了拍安娜的肩膀安慰的说道:“放心吧,我们会找到能我们会找到方舟计划的,那里还有人的,我们会幸福的永远在一起。”

    而另一个房间的阿尔科恩也是抱着萨莎温柔的说道:“感觉怎么样?这几天。”

    “我感觉很好啊,这列车上的人都很热情好客,跟他们都聊得来,特别是安娜姐姐他对我十分照顾。”萨莎躺着阿尔科恩里说道。

    “你叫安娜为姐姐,那她的老公阿尔乔姆,可是我的弟弟呀,这不是叫错了吗。”

    “怎么叫错了?我们各弄各的,安娜姐姐比我大,我就应该叫她姐姐,而且安娜姐姐对我可好了。”

    阿尔科恩对萨莎奇怪的理论感到哭笑不得,不过也没有强硬的让她改变叫法,毕竟萨莎已经很久没有交到聊得来的朋友了。

    阿尔科恩突然问道:“你是不是背着我偷偷藏什么了!”

    萨莎突然惊慌了,但假装镇定的说道:“藏什么?我能藏什么,这么大的房间我能藏什么呀?”

    “那为什么,我每次进屋的时候看到你在床上不知道刚在干些什么?当我想走近看一看的时候,你便让我退出门外,告诉我这是小秘密。”阿尔科恩将那天看到的情况说了出来。

    萨莎直接对着阿尔科恩说道

    :“我都说了是小秘密,你还问?说出来了那还叫秘密吗?”

    “你赶紧走吧,看看能不能帮上其他人的忙。”

    阿尔科恩和萨莎温存了一会儿便走出了房间,而这时小女孩向他喊道:“阿尔科恩叔叔,阿尔科恩叔叔,提卡列夫叔叔的商店弄好了,他让我通知你,你可以去看看的。”

    听到这次消息的阿尔科恩,立马向提卡列夫的商店走去,想着让他帮自己把夜视仪的发电模式改一改。

    在去武器店的路上,经过一排座位,看到一个文件,是小女孩给她爸爸的信,上面写着。

    “亲爱的爸爸,我写这封信是想告诉你在回来的时候该去哪里找我和妈妈,我和妈妈很想留下,西兰提乌斯说我们必须抛弃这辆车到高塔里去。”

    “但我不想去,我想在车里等你,但妈妈不同意,西兰提乌斯说你回不来了,因为你没有完成信仰的考验,他是个笨蛋骗子。”

    “因为你不需要经受任何考验,而且他们的信仰很无聊,我记得你是这么说的,妈妈什么都没说,但我知道他也在等你,所以你快点回来吧,带我们离开这群傻瓜,我爱你!”

    阿尔科恩看到这封信件后,并结合上面神父说的话,想必那小女孩的父亲也已经被闪电球电死了,这一消息他的妈妈或许已经知道了,但是并没有告诉小女孩。

    所以阿尔科也不打算把这个信息告诉小女孩,毕竟孩子的孩子的想法都是美好的,并且经不起那么大的打击。

    随后便来到列车车尾,看到克列斯特在抽烟,克列斯特将一根烟递给阿尔科恩,说道:“来一根,我快憋死了,那些女人都不让我抽烟,说烟味太难闻了。”

    两人吸完了烟,并交谈了一会儿,阿尔科恩便告别离开了。

    往车厢另一头走,便发现斯杰潘在弹吉他,而另一头坐着卡蒂亚。

    看样子他俩关系进展的不错呀。

    斯杰潘是斯巴达游骑兵成员,也是曙光号的成员,人高马大的他担任曙光号上的重武器手,但他也是个浪漫主义者。

    在日常生活中斯杰潘非常冷静友好,你很难想象他其实是军团中的一员,毕竟我们是军事组织。

    但如果你看到他在战场上的英姿,你就会立刻明白为什么他会出现在这里,斯捷潘无所畏惧中也出奇的强健,重机枪对他来说和普通的突击步枪没什么两样。

    我们很高兴能与自己攀的帮助,如果他是敌人,那可就是一场灾难了。

    在他遇见卡蒂亚之前,斯杰潘从来没有违抗过上校,但当米勒拒绝让卡蒂亚和他的女儿登上曙光号时,他们发生了激烈的争吵,上校显然被抛弃了,我们其他人立刻明白发生了什么。

    然而作为一名优秀的指挥官,米勒很快就理解了斯杰潘,也被说服同意让卡蒂亚和纳斯提亚登船,在他们登船之后斯杰潘肯定永远不会离开我们的团队了。

    斯杰潘和托卡列夫一样都是光头形象,但不同的是他留着大胡子。

    随后阿尔科恩则坐在斯杰潘的一旁,听着他弹奏曲子,而对面的卡蒂亚则是会继续说那邪教头子的罪行。

    当说到自己老公的时候,神情突然失落了起来,但立马转移了话题,就让阿尔科恩意识到自己的猜想没有错,小女孩的爸爸确实已经遇害了,被闪电球电死了。

    听完斯杰姆的吉他后,便往前走走到最中心的地方,看到大伙们,都在喝酒并聊着梦想。

    阿廖沙说道:“大伙,我一直在想些事,每个人在这趟旅途中都想得到什么。”

    曾经担任波利斯警卫员的阿廖沙是一位斯巴达游骑兵成员,也是少数离开莫斯科的曙光号的上的成员。

    阿廖莎精通侦察战术,即使是在游骑兵团内部也无人能出其右,他是热爱冒险和刺激之人将曙光号之旅视为一次冒险,与此同时风流成性的他也非常擅长调情,自称为少女杀手。

    阿廖沙派对的灵魂热情的女士之友,也是tsvetnoibulvar最破烂的会所中最受欢迎的客人,

    也是地表求生的指导者。

    只需要匆匆一撇,他就能准确的辨认出一栋废弃的房屋是能还能否支撑多少年。还是已经摇摇欲坠,这样的能力在莫斯科救了他很多次。

    阿廖沙是我们团队中唯一一个将旅途当做精彩冒险的人,也许还期待着某些邂逅,当然少不了美女。

    随后便听到达米尔说道:“这场旅途我当然是希望能找到可以安定的地方,不像是在地铁里那样过着苟且偷生的日子。”

    阿廖沙反驳道:“你可真无趣,我们应该把这次旅行当成一次冒险。”

    达米尔是斯巴达游骑兵成员也是曙光号的医疗兵,作为哈萨克斯坦族与俄罗斯族的混血,他戴斯拉夫裔为主的游戏病中表现得十分谦虚,也总是向大家伸出援手。

    达米尔可能是团队中最冷静的成员了,也是非常可靠的一员,他总是准备伸出援手,他总是承担最困难的工作,他总是执行最艰巨的任务,在那而在那之后,他并没有像其他人一样接受得知得来不易的敬重和感激,而是羞红的脸,表示自己和成功没太大关系,只不过是碰巧。

    达米尔只有一个痛苦的问题,那就是他的名字,这是他父亲取的名字,他也有着父亲的一伴血脉,达米尔不会原谅父亲的离去,甚至不愿意承认自己的血缘。

    然而,当他发现和自己共享血脉的人就在干涸海洋的海岸边时,他的想法改变了他,尽自己的一切能力去解救他们,但最终是时候继续生活了。

    虽然他的父亲和这些游牧民一样有着古老的血脉,但达米尔的身上也流淌着斯巴达的血,他的召唤也更强烈。

    达米尔的形象跟托卡列夫没什么区别,也是一个光头阿尔科恩这才意识到曙光号的上的成员有很多光头,就算有头发也是头发很短,看样子是为了减少麻烦吧。

    而杜克在一旁说的:“我同意阿廖沙的说法,我们就应该把这次当成一次冒险,我想经历更多刺激且危险的任务,而不是在地铁里那么平平淡淡的过下去直到死亡。”

    杜克也被称为公爵。

    他是斯巴达游骑兵成员,也是曙光号的成员,他是少数在第六战役中幸存下来的游击兵之一一位勇于冒险的年轻人。

    黑暗公爵,杜克,我们之中最年轻最勇敢也是最疯狂的一员,有些人因为绝望而加入了军团,其他人则是为了保护更多的人,而但顾客完全是因为热爱冒险。

    每当上校征询志愿者,杜克总是第一个喊着“选我!”的家伙,无论前方的任务到底有多危险,有多艰难。

    真可惜,军团里没有什么荣誉勋章,否则杜克肯定浑身都挂满了勋章,他总是在寻找更有经验的战士和他们比较各自完成的消灭任务和身上的伤痕。

    由于某些原因,他似乎特别关心和阿尔乔姆比较各自的成就。也许,这是因为阿尔乔姆和他的年纪最相近吧,安娜有一次说:“别抱怨了,阿尔乔姆还有人梦想着成为你呢!”说的就是杜克,这难道是真的吗?

    杜克喜欢被称作“黑暗公爵”但也很难找到比他更光明的人了,他不过是个总是冒风险的小孩子,但幸运女神总会眷顾勇士。

    如果不是他对西兰提乌斯那个老村伙耍的把戏,我们整个行动都会就会失败了,杜克我的朋友,你的心性无疑正在生气,很快你的光辉就会盖过我们所有人,我们血脉相连,你和我,我为之而自豪。

    最后阿尔科恩就跟众人聊了聊自己的想法。

    “我的目的就和达米尔一样,寻找可以让人类生活的新家园,而不是苟且在地铁站里过着麻木的生活。”

    随后阿尔科恩便来到了车头,发现米勒和方舟的电线对上了,并且十分兴奋。

    “我们和方舟号对上话了,多亏了托卡列夫,是他把解码器弄好了弄好的。”

    随后阿尔科恩便看了看地图,前往方舟号所在的位置,而一旁米勒在念念叨:“我觉得我们倒是去不了那么远了,但起码我们有一样东西是足够的了,管道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