飙马的野郎 作品

158:意外之喜

    而在双方敲定了行程过后,很快便是结束了交流。

    阁佬这边事务突然繁忙了起来,自然没有闲心再跟顾长生闲聊……

    因为新寄来的占卜龟壳,还有权限升级等方面的内容,都是需要他亲力亲为的才行。

    却说顾长生这边也是乐的清闲,他没有被阁佬追着屁股问个究竟,如今就已算是撞大运了。

    他顺势取走了一些之前就约定好了的东西,再另行下楼去,跟红二打了声招呼。

    随后便是径直离开了去——属于顾长生的假期还未结束,他如今还留有几日的光阴,可以用来好生休息一番。

    万象楼这边忙忙碌碌地热闹了起来,顾长生却是转回到了自己用以落脚的房中。

    考虑到大陆那边发生的变化,再结合现状,顾长生大概也是明白了……未来在几个月,甚至几个星期的时间里。

    “我应该也要一起忙活了才对……”

    万象楼一方收取到了专制地狱门的策略之法,以阁佬的性子而言定然是会主动出击的。

    可偏偏橘子洲里头就这么几个人能干事,所以到时候安排起来,顾长生肯定也闲不下来。

    “而且麻烦还不止是如此,没有露面的五华宗,飘忽不定的十二国,这些都是需要考虑到的不利因素。”

    如此想来,顾长生也是感觉眉心之间都在阵阵发疼……

    不过是一个区区边境之地的橘子洲罢了,如今还有两尊四级的修士坐镇,这鬼地方居然也能冒出许许多多的古怪玩意儿。

    以此类推下去的话,那大陆一边究竟能有多‘热闹’,顾长生心中也有了个大致的概念。

    那可当真是神仙打架了。

    顾长生轻叹口气,随后便是简单地收拾了一下心情。

    毕竟话分两头,事有轻重。按照他能看到的未来时间线来讲,如今迫在眉睫的祸乱事,正是地狱门一边的捣鼓。

    “别的都可以先放一放,起码得先把明年开春的糟心事摆平了再说……”

    抽丝剥茧也需要追根溯源,顾长生如今既是能够解决第一个问题,那在其之后的各种麻烦事,自然也会寻到门路。

    ‘所以整体上来看,大致方向还是好的。如今我只需要好好沉淀一番,等到需要的时候,不再如何眼下这般手无缚鸡之力……’

    就已是足够了。

    坐拥黄铜之门,顾长生完全可以一步一个脚印,慢慢摸索,慢慢探究。

    只要一切都还没有尘埃落定,那顾长生再另行打算,也根本不算是太迟。

    念及至此,顾长生也是心情舒畅了一阵。

    ‘那就先清点一下今日的收获吧。’

    顾长生此次复归万象楼,本来只是想着给地狱门添堵。

    后头却也是没想到,阁佬答应自己的那点东西,如今也已是尽数到账。

    之间顾长生伸手入袋,此刻只是翻找了一阵,很快便是寻到了某个浑圆的东西。

    顾长生将其取出,安置在了木桌上。

    借着外头开始渐渐西沉的斜阳,一股子橘红色的光影缠绕而来,让其上的古旧痕迹,都在此刻微微地发出了朦胧的光泽。

    这是个仅有拳头大小,通体浑圆,颜色呈暗棕,并且周身无光的古怪玩意儿。

    它似圆非圆,看起来有些扁平。

    而呈现出椭圆的形状之下,一侧正有开口……看形状和模样,似乎是刚好可以卡住根细长的东西。

    顾长生顺手拿了两根筷子,将其横着挤了进去之后,正好也能卡住那卡槽。

    眼见如此,他便是忍不住轻挑眉头,低声地念叨了一句。

    “倒是有点意思……”

    这玩意儿正是顾长生之前在犹豫再三过后,选择进行兑换的一个‘遗物’。

    其名唤做荒木鱼。

    木鱼,木鱼。顾名思义,这玩意儿就是专门用以让僧,道等修行之人,用以协助己身的道具所在。

    传言鱼昼夜不合目,故刻木像鱼形,击之以警戒僧众应昼夜思道。

    而传统意义上的木鱼并不会这般的迷你,顾长生之前也是做了功课的,所以当下对这玩意儿也是心知肚明。

    荒木鱼,其精髓就在于‘荒’这一个字符之上。

    荒字通野,释意为‘外’。根据古籍之中的记载,还有阁佬前些日子的简单说辞。

    顾长生也是知道,相传在早些年间

    ,曾经有些许的僧人并不愿意日日夜夜将自己闭塞在僧门之中。

    他们选择轻装上阵,以手脚之宽脚度量天地之大,以众生之形重塑那精气与神识。

    他们通常都不会是什么高级的修士,抑或是正儿八经的普通人。

    所以一身的本事有限,时常会需要化缘,抑或是找寻他人求助。

    而这荒木鱼便是为了携带方便,刻意缩减成的这般大小。

    它一般是用于让孤寂的修行者回忆己身,在化缘,求助之时敲响。

    通过这种简单的手段,修者可以回忆起自己的初心所在,同时也是为了固守道心而准备的东西。

    这可以说是一个相当‘小众化’了的道具。

    若非是阁佬刻意提点一二,以顾长生的见识,他也是看不出什么所以然来。

    这般的思绪在脑海之中沉沉浮浮,很快便被顾长生一并整理着,打包收进了意识深处。琇書網

    “看来这也是个古董了……”

    半是开玩笑,半是认真的语气之下,顾长生顺势将这木鱼平举在了手中,继而打量了一阵。

    作为一件黄级判定的最低级遗物而言,顾长生本来就是对它不抱有特别期待的。

    而事实也是如此——这荒木鱼丢了敲打的配套小棒槌,上头又是包浆一片,这显然是已经被盘了很久的模样。

    而阁佬那边也曾经提过,这东西拥有着能够影响人精神的效果。

    这些东西顾长生本有些不以为然,但很快……他便是意识到了问题所在。

    因为顾长生突兀地听到了一些没来由的细碎低语,如今正环绕在了他的耳边。

    这动静就像是有个斤斤计较的生意人,吃了个小亏,正在止不住地咒骂着别人那般。

    若是第一次听闻这动静,顾长生可能还有些不知所措。

    但如今他已是经历过了金山寺的修士,顾长生之见识,自然不比以前那般的浅薄。

    他甚至在这会儿微微挑起了眉头,继而忍不住轻咦了一声。

    不是愕然,而是单纯的……意外。

    “居然是跟金山寺如出一辙的手笔?”

    顾长生轻声地念叨了一声,旋即抬起了头来,便是对着手中的木鱼凝视片刻。

    他将这东西放回到了桌子上,如影随形的呢喃顺势退去。顾长生又将它捞到了手中,很快又是听到了那声音滚动着涌来……

    好家伙,这不就是他之前在金山寺里头曾经遭遇过的东西吗?

    顾长生脸上露出了个有些哭笑不得表情,可在短暂的思考过后,却又是忍不住轻轻地摇了摇头。

    事实上也不用太意外,毕竟仔细想来……

    双方本就是一脉相承的关系。

    五感之法是方丈特别提点过了的重中之重,而若是在佛宗修行到了某种程度,这种心法自然是不会错过的。

    如此想来,顾长生也就没了丁点之多的意外。

    “也是难怪,大陆那边为什么会给出无法判定的说辞了。毕竟按照当前年代的视角看来……”

    五感之法失传,又有谁会知道这‘声音’究竟是从何而来的?

    这专业鉴定师又如何,不知道的人一拿起这玩意儿,十有八九肯定都只觉得是闹鬼了。

    顾长生心中多了几分的笑意,此刻低头望去之时,眼中便是多了些许闪烁的光彩。

    看来这东西对别人无用,可对顾长生而言。

    却是个刚刚好,可以进行探索的道具了?

    该说不说,如此意外之喜,倒是的确让顾长生意外了三分。他下意识地就想要进行探索,却又很快止住了去。

    出于谨慎,顾长生还是先行关闭了门窗,点着了烛台,最后将贴身放置的雕像,挪腾到了胸口一处……

    直至把这些工作都给摆弄地齐全了,顾长生这才微松口气,继而开始着眼当下。

    屏气,凝神。

    早已不再是第一次尝试的经历,让顾长生几乎以一种轻车熟路的姿态,直接进入到了状态之中。

    而随着其中四感一一脱落而下,顾长生仅存下来听觉被无限放大。他逐渐听清楚了那细碎的呢喃,便是在心中轻声地念叨着。

    ‘一切有为皆妄念,如梦似幻,如泡似影。’

    ‘一切有思皆虚妄,如虚似假,如恶似念。’

    ‘一切……’

    循循环环,声声不息的动静循于耳边,便是让顾

    长生都听得有些出神。

    出于在金山寺里头的各种见闻,顾长生如今对于佛法一事同样也有所感悟。

    而他如今听到这般的动静,心中念想忍不住微微一颤。

    ‘这僧人……似是有些门道?’

    恍惚之间,顾长生感觉这声音似是穿透了他的内心。

    顾长生突然便是感觉身体一重,这般没来由的实感让他念头都是凝滞片刻。

    等到反应过来的时候,他便是发现自己正处于一个灰暗的溶洞之中。

    从地上起身,顾长生看到此处荒无一物。

    前无去向,后无来路。天无穹顶,地有碎石……除却了燃在墙壁之上的四盏油灯之外,顾长生再也瞧不到了其他的东西。

    感受着自己身体的实感,顾长生顺势低头,对着自己打量了一阵。

    ‘这是……’

    明明剥离了五感,可在这会儿依旧能感觉到实体,这便是只能说明一个情况。

    顾长生的灵肉桥又被切断了。

    所谓神游天外,说的正是他如今的情况。

    ‘本以为只是简单地听一下就能了事,却没想到,这荒木鱼还有些门道……’

    外头的细碎呢喃是引路的灯。

    五感之法则是构筑来回的桥。

    顾长生过桥引灯,最后便是寻到了此处。

    如此道理,如此方法,若是换做其他宗门传人,定然是无法理解其中玄妙所在的。

    也得亏是顾长生这般的特殊,如今才能够寻到正法所在。

    然而,也是在同一时间。

    顾长生在此刻也感到有些忐忑。

    毕竟能够直接将五感剥离的顾长生引入到另一个空间,如此手段,他之前还只记得方丈能有这般的能力。

    如今看来,这个曾经持有荒木鱼的佛宗修士,似乎也不是个简单的主?

    思绪浮动之间,顾长生抬起了头,便是对着身前凝望而去。

    此地之间不比金山寺那般的广阔,左右不过是一间教室般大小的空间,几乎让他在一瞬间,便是看到了远处那‘突兀’的玩意儿。

    顾长生看到了一个背靠着墙壁的人影。

    那身上的衣物早已是破烂成渣,仅剩下了丝状的玩意儿垂落一旁,诉说着久远的历史。

    而曾经被包裹着的皮肤和肌肉,也已是早就风化,干枯,发裂。

    好似树皮般的质感之上,仅存下来的尽是粗糙如河床般的纹路……顾长生站定在了这人影的面前,如今看得也是眉头直皱。

    这人……

    首先可以肯定,是已经死了的才对。

    ‘而且死的很早,很早……’

    若是身处意外,横死之物很快就会吸引来各种的苍蝇蚊虫。

    作为自然循环中的一个节点,尸体会被产卵,孵化蛆虫,直至彻底成为养分,被分解并入大地。

    然而……如今在顾长生面前的这具尸体,显然并没有参与到这个进程之中。

    ‘这人死了之后尸体应该是风干的,不然也无法解释,为什么会变成这种古怪的模样……’

    肉组织早已经消散了去,现在仅存下来的,便是名为骸骨的轮廓。

    顾长生的视线晃动,他看着这被墨绿色枯皮包裹着的人影,最后将目光锁在了那空洞的两个眼眶之间。

    视线交错而过,顾长生却在瞬间停顿了片刻,随后……

    忍不住‘哎’了一声。

    他似是发现了什么,不由得微微瞪大了眼睛。

    ‘这……我会不会是看错了?’

    犹豫之间,顾长生最后还是决定慢步上前,毕竟这人都已是死透了的。

    活人总不能被它给吓退了吧?

    顾长生提起了三分的胆气,便是靠近到了那尸骸的面前。他缓缓地蹲伏下身,深呼吸了一口气。

    便是伸出手去,直接掏着那空洞洞的眼眶一处,就径直朝着里头摸索了起来。

    若是有人在旁看着,这会儿都能被吓掉半个魂去……

    ‘刚才我看到了的,应该不会错的才对。’

    而在片刻之后,顾长生的脸色一凝,便是直接抽手而回。

    只见他手中刚好便是多了一个熟悉的玩意儿。

    它通体崎岖,凹凸不平。却是周身散发着红彤彤的光泽,正是与周遭的油灯一并,继而变幻出来的色彩。

    而顾长生看清楚了这东西过后,就连呼吸都是粗重了三分。

    “怎么会在这种地方见到你?”

    黄铜之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