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非同学 作品

第336章 反骨仔

    随着干尸越来越多,吴笛也越来越兴奋。

    正当吴笛沉浸在杀戮中,吴笛感觉到身后有啥东西黏着自己。

    吴笛身后摸了摸后背,摊开手一看,发现是一张紫符。

    吴笛看了看周围的道士,这群道士全都是废物,除了镇尸符之外就是镇邪符,手中这张吴笛认得出,是引爆符。

    果然,下一秒。

    人群中传来某人的呵斥声。

    “敕!”

    吴笛意识到事情不对劲,立马把紫符甩开。

    结果刚甩出去,紫符触碰到吴笛的尸气,发出一声巨响。

    “砰!”

    引爆符对活人没用,但是对邪祟有着极大的伤害。

    并且这还是一张紫符。

    爆炸威力很强,但并不能重伤吴笛。

    不过,吴笛的手臂有一块拇指大小的灼伤,这对吴笛来说并不碍事。

    “曾经的湘西赶尸道长,怎么沦落到变成一只有活人意识的僵尸?”

    此刻,一个身穿紫色道袍的年轻道士从黑暗中现身。

    道士扎着丸子头,长得挺清秀。

    吴笛看着眼前的道士,他想起自己的曾经赶尸的场面。

    曾几何时,吴笛也是一个穿着紫色道袍的道长。

    不过既然有了新的身体,就得忘掉过去的事情。

    “你哪位?”吴笛问道。

    “祥和堂,玄冥子!”紫袍道士回答道。

    吴笛皱了皱眉,努力回想着祥和堂是哪个门派。

    吴笛也算是知晓道教各个大小门派堂口,唯独祥和堂,让吴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吴笛甚是无语,突然间冒出一群道士要杀自己。

    “你知不知道我是哪个堂口?你跑来抓我?”吴笛一副嘲讽的笑容问道。

    “当然知道,我认人很准的。刘氏忠义堂,吴笛,对吧?”玄冥子回答道。

    “哦?有备而来?”吴笛饶有兴趣看着玄冥子。

    “说不上有备而来,只是奉命行事而已。”玄冥子回答道。

    “奉命行事?谁的命令?我记得粤州从来没有祥和堂这个门派,你是哪个门派冒出来的道士?”吴笛从中套话,企图得知祥和堂的由来。

    但玄冥子并不吃这一套,他知道吴笛在套话。

    玄冥子缓

    缓拔出桃木剑,用剑指朝着桃木剑剑身抹去。

    吴笛也没再废话,随时准备迎接玄冥子的进攻。

    两人一触即发,直接冲着对方而去。

    虽说道术克制僵尸,但吴笛并不畏惧玄冥子的道术,毕竟吴笛在成为僵尸之前,曾经也是赶尸道长,对付僵尸的手法,吴笛心知肚明,他知道什么时候该躲,什么时候硬扛。

    ……

    无论是吴笛还是梁杰,两人都被莫名而来的人围攻。

    不过,奇怪的是并没有分出胜负。

    祥和堂的人只是过来打个照面,并没有往死里打。

    简单的过招之后,祥和堂的人竟然撤了。

    吴笛和梁杰也没有追杀祥和堂。

    两人各自通过电话,得知都被莫名而来的祥和堂伏击,觉得这事情有点蹊跷。

    谁有这个胆子,竟然敢袭击忠义堂的二哥和三哥?

    为此,两人立马赶回殡仪馆。

    ……

    殡仪馆内,我本人已经困到不行。

    这都已经一点半了,吴笛和梁杰还没回来,电话也打不通,都不知道搞什么鬼。

    平时两人不会这么晚回来,除非外出办事会事先告知。

    这不已经靠在太师椅上熟睡过去。

    隐隐约约之中,听到外面有动静。

    我以为是吴笛和梁杰,但却只有一个脚步声。

    当我眯眼看去,门口站着一个黑影。

    难不成我又做梦?

    我继续闭着眼睛睡觉,可又感觉到一丝凉意逼近我面前。

    我下意识的把脑袋往旁边侧。

    睁开眼睛时,一个陌生的人手持匕首刺我。

    正好我脑袋往旁边歪,并没有被他得逞。

    “你哪位?”我语气平淡问道。

    “来杀你的!”这是个男人,但他戴着和帽子和口罩,看不清他的样子。

    从声音来听,并不是我认识的人。

    “你杀我?怎么想的?”

    我话说完,这人仗着自己有匕首,继续攻击我。

    我根本就不用动手,左右闪躲,他都未必能伤到我半根头发。

    我顺手抓住他手腕,把他手中的匕首夺走。

    接着一脚踹去,男人往前翻滚了数圈。

    我并没有追上去,而是坐在太师椅一动不动。

    男人发

    现没法暗杀我,转身往外跑。

    结果正好遇上回来的梁杰和吴笛。

    两人看了看我,又看了看男人。

    下一秒……

    男人遭到吴笛和梁杰的拳打脚踢。

    梁杰把男人的帽子和口罩摘下,厉声呵斥。

    “你他妈不是白玉凡的人吗?”

    男人低着头,不敢直视梁杰。

    我起身朝着男人走去,蹲下身后揪起男人的头发,发现这人我不熟悉,但梁杰却说他是白玉凡的人。

    “你们三鬼派不是死光了吗?”我皱眉问道。

    男人没说话,但从他的眼神中我看出了两个字。

    害怕!

    “操!”

    “问你话呢!”

    梁杰一脚怒踹男人脑袋。

    我没有理会,任由梁杰处理。

    男人被打得毫无怨言,始终不肯说出一句话。

    “算了,不说话就留给我吧。”

    吴笛舔了舔嘴唇,露出两个僵尸牙。

    谁知男人突然抬头看着我,说道。

    “我说……我说……是凡哥让我来杀你的。”

    我们三人互相对视一眼,哭笑不得。

    “你玩呢?白玉凡现在在拘留所,你说白玉凡指使你杀啸哥?”

    梁杰把男人揪起来,一拳打在他胸口。

    男人一脸痛苦,上气不接下气。

    我捡起男人刚刚刺杀我的匕首,拍打着男人的脸,问道。

    “你最好给我说老实话,我最恨的就是你这种二五仔!一百二十斤的体重,其中一百一十九斤的反骨,剩下的一斤不值一提!”

    男人颤抖着身体,虽然害怕,可他不肯说。

    我微微一笑,拿起匕首直接直接插入男人的手臂。

    “噗呲……”

    男人的手臂鲜血直流。

    吴笛站在一旁,咬紧嘴唇,紧皱眉头。

    “啸哥,你这有点浪费吧……”

    我没理会吴笛,而是继续逼供这人。

    我把匕首从他手臂中拔出来,鲜血如同水龙头似得,往外流个不停。

    “祥和堂!祥和堂!是祥和堂!”男人用尽全力怒吼。

    “堂主是谁?”我继续问道。

    “陈子强!”男人回答道。

    听到这个答案,我满意的点了点头。

    “老吴,交给你处理。”

    吴笛两眼放光,露出邪魅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