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刀仔 作品

517:月舞,一生只为一人舞

    见识到了叶天的战力,墨平越加觉得叶天是个威胁。

    类似这样的天才,决不能让对方活下来,不然的话,即便是他突破神武境走出去。

    未来也会担忧,在害怕中度过。

    恐惧某一天叶天会突破神武境,找上门来杀他。

    为了免除后患,最好的办法就是斩杀对方,不给对方活下来的机会。

    墨平不等先前的手掌落下,再次一掌朝着叶天落下。

    一瞬间,双掌叠加,威势更加的恐怖。

    “总该要死了吧。”

    “哎,可惜啊,一代剑狂死于非命。”

    “不过足以自傲了,可以名传神原大陆千百载。”

    “没错,若干年后,后辈们依稀会看到记载,一代剑狂硬钢神武境身死,死而无憾。”

    诸多武者轻语,感到惋惜的同时,也是为叶天留下美名所敬佩。

    不是人人都可以如此,他们这些人,想死在神武境手下还没有资格呢。

    眼看巨大的手掌落下,一声娇喝响彻虚空。

    “明月升,清辉舞。”

    一瞬间,虚空爆发出无尽的清冷之意,还有一轮明月破开云层,出现在虚空,与浩日同辉。

    明明是大白天,但是却出现一轮月亮,这样的一幕简直让人震惊,何曾看到过这样的景象。

    而伴随着娇喝,一位身穿白衣的女子出现在明月之下,满头发丝飞舞。

    身姿摆动,宛若在月光下起舞的仙子。

    伴随着起舞,无尽清冷之光席卷,直奔墨平落下的巨大手印。

    这女子,正是与叶天有过交集的詹台璇。

    让人没有想到的是,詹台璇此刻已然跃入圣武境,也不知道怎么修炼的。

    不过除却境界之外,最让人意外的还是她爆发的气息,很是强大。

    且清冷之光蜂拥,形成一个青色的光罩,挡在叶天头顶上方。

    伴随着墨平的巨大手印落下,狠狠的击中青色光罩。

    轰隆隆。

    巨响不断传来,但是青色光罩却屹立不倒,虽然不断摇晃,终究是没有破碎。

    而另一边,詹台璇嘴里喷出鲜血,受到了反噬。

    原大人看着月光下的詹台璇,目光微动。

    “月舞,没

    想到这丫头竟然得到了月神宫的机缘,到底是怎么回事,神原秘境的机缘竟然不断出世。”

    想不通,原大人只能摇了摇头,继续看了下去。

    他相信,即便是詹台璇得到了月神宫的机缘,也挡不住神武境的墨平。

    叶天看着出现的詹台璇,大吼一声道。

    “你来干什么?”

    詹台璇抿了抿嘴,有些倔强的看着叶天没有说话。

    心底则是对叶天的态度有些不满。

    自己不顾性命的帮助你,你竟然如此口吻,早知道就不出手了。

    不过她自己也知道,眼睁睁的看着遇到危险不出手的话,她做不到。

    在月神宫的这段时间,她看清了自己,也想表达出自己的那份心意。

    月舞,一生只为一人舞。

    为了自己心爱之人,她愿意施展月舞,哪怕对手是神武境。

    叶天看着嘴角不断冒着血泡的詹台璇,有些无奈啊。

    自己可没想过对方帮忙,为什么要出手。

    为什么要让自己欠下对方人情?

    就在他在沉思的时候,墨平看着出现的詹台璇露出狞笑。

    “小丫头,你敢插手,不怕死吗?”

    “前辈,可否放他一马?”

    詹台璇擦了擦嘴角的鲜血,美眸中有着清冷之意。

    墨平狞笑一声。

    “你觉得可能吗?”

    詹台璇目光暗淡下来。

    陡然抬头,神色坚定的看着墨平道。

    “那前辈就杀了我吧。”

    话音刚落,叶天身子一闪,直接是来到詹台璇身前道。

    “谁让你插手了,回去。”

    说完,直接是抓着詹台璇,欲要把对方扔出去。

    自己的事自己抗,决不能牵扯不相干之人,更何况还是一个女人。

    詹台璇被叶天抓着,眼神露出无比坚定之意。

    当两人的目光对上,叶天愣在当场。

    从詹台璇的目光中,他看到了坚定,还有一种让他不忍拒绝之意。

    “虽然你这人很讨厌,但是我总会莫名的想起你,见到你有危险,我会心中担忧,想要帮助你,呵……不知道这是因为什么,但是我知道,要是不出手的话,我会很后悔。”

    叶天沉默下来。

    “而也许

    在你眼中,我的存在只会给你带来麻烦,但是我不在乎,我想的只是能够帮助你。”

    叶天苦笑一声,接着道。

    “帮助我,你会死的。”

    “我不怕。”

    詹台璇神色无比的坚定,生死已然置之度外。

    叶天再次沉默,许久方才摇头道。

    “回去吧,你还有父亲,还有你的族人,他们都需要你。”

    说完,不等詹台璇拒绝,直接是把对方扔了出去。

    深吸口气,叶天看向虚空的墨平神色狰狞。

    “老东西,你想杀我,那就来吧。”

    对此,墨平目光平静道。

    “你这么想死,那就成全你。”

    说完,脚步一踏,身子消失在了原地。

    再出现的时候,已经是来到了叶天身前。

    没有任何的废话,一掌挥出。

    强大的掌意席卷,狂暴的压迫力朝着叶天镇压而来。

    心底一抖,叶天神色狰狞的一剑狠狠刺出。

    轰的一声。

    叶天身子后退数十丈,还在空中就大口喷血。

    墨平正在追杀的时候,司庆兆陡然出现在他眼前,神色凝重低喝道。

    “死气,聚。”

    下一刻,无数死气蜂拥,挡在他的身前。

    墨平见状,狞笑的看着司庆兆道。

    “死气?不知所谓。”

    接着一掌拍下。

    轰。

    原本强大的死气,直接是被墨平一掌拍碎。

    同时,手掌也是落下司庆兆的胸口。

    噗。

    一口鲜血喷出,司庆兆的身子飞退。

    叶天一把接住司庆兆,有些担忧的问道。

    “老司,你没事吧。”

    司庆兆挣扎的起身,擦了擦嘴角的鲜血,苦笑道。

    “没事,可你要是没有底牌,我们这一次都要死在这里。”

    叶天沉默下来。

    底牌,他有。

    且施展之后有把握拼死墨平,让他有些犹豫的是。

    自己施展底牌那是消耗的寿元,如果不能尽快斩杀墨平,那么死的就是自己。

    不过为今之计,只能是拼一把了,不拼更加没有机会。

    想罢,叶天拉着司庆兆到自己身后,神色无比坚定道。

    “老司,我要是死了,麻烦你照顾一下我妹妹。”

    “你……”

    司庆兆有些震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