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天榜 作品

第七百三十章 活着

    赵有为听林寒说自己是在出生的时候,就落下了病根,顿时更加愤怒“你放屁!”

    “我出生的时候,只不过是一个脆弱的婴儿,怎么可能会落下病根?”

    “你不要告诉我,当时护士抱我的时候,不小心把我掉落在了地上!”

    “要是那样的话,我早就死掉了!”

    陈望西也是小心翼翼的问道:“林医生,你是不是判断错了?”

    “一个小婴儿,根本就不能行动,怎么会受到撞击什么的?”

    “再说了,赵医生也说得没有错。”

    “刚刚出生的婴儿,本身就十分的脆弱。”

    “如果稍微受到一点撞击的话,很有可能连命都没有了,怎么可能还会活到现在?”

    四周的人们,也是纷纷表示怀疑。

    他们虽然是亲眼看到林寒治好了赵有为,但是林寒说起赵有为的病因,他们确实不太相信了。

    林寒却是十分的平静,认真地说道:“他并不是头部受到撞击。”

    “也不是因为护士不小心把他掉落在了地上。”

    “而是因为……”

    “如果我没有估计错的话,他当时出生的时候,并不是很顺利。”

    陈望西点了点头,说道:“这个我倒是听赵医生说过。”

    “就因为他母亲当年生他的时候,十分的痛苦,所以他这一生,都很孝顺自己的母亲。”

    赵有为确实是不止一次的向陈望西说起过这件事,所以陈望西既然说了出来,赵有为也是无法反驳。

    赵有为只能怒气冲冲的说道:“那又怎么样?”

    “就算是我母亲生我的时候不太顺利,难道那样就会导致癫痫病么?”

    “我做了几十年的医生,从来也没有听说过,难产还会导致癫痫病的!”

    陈望西、罗伯特等人也是默默地点头。

    他们确实也从来都没有听说过。

    林寒平静的继续说道:“难产本身,确实是不会引起癫痫病的。”

    “不过,赵医生的这个情况,却有所不同。”

    “就因为他在出生的时候,不太顺利,所以,当时的医生不得已,只好出手帮忙。”

    赵有为、陈望

    西两人不由得对望了一眼。

    不过这一次,两人都没有说话。

    只听得林寒比着手势,继续说道:“我估计当时的情况应该是这样。”

    “当时,医生将助产钳伸进赵医生母亲的体内。”

    “用助产钳夹住婴儿的头部。”

    “然后,用力的把婴儿从他母亲的体内拉出来。”

    赵有为和陈望西还是没有说话。

    因为林寒说的,确实是事实。

    这一次经历,对于赵有为母亲来说,简直就是九死一生、终身难忘。

    所以她也不止一次的向赵有为和其他人说起过。

    所以在赵有为的圈子里,这个并不算是什么秘密。

    但是林寒却不是赵有为这个圈子里的人,他绝对是不可能知道这件事的。

    但是,林寒却说得好像是亲眼所见一样,这就让人十分的惊奇了。

    林寒事前肯定不会知道,自己会在这种情况下,跟赵有为发生这样的冲突,从而事先打听好赵有为的一切,然后在这种场合上来欺骗所有的人的。

    “那又怎么样?”赵有为虽然还是在嘴硬,但是底气却已经没有那么足了。

    “到了最后,我还是顺利的出生了。”

    “难道这样也会落下癫痫病的病根?”

    “这样助产的婴儿千千万万,我也没有听说过他们有癫痫病的!”

    林寒微微一笑,说道:“并不是说,这样生产的婴儿,就一定会落下癫痫病的病根的。”

    “只能说,有可能是赵医生你的运气有点不太好而已。”

    “问题的关键就在这里。”

    “我们都知道,刚刚出生的婴儿,头骨也是十分的脆弱的。”

    “也许当时的助产医生,对自己的力量估计不足;也许是赵医生你出生时候的难度,比别人是要大一些。”

    “不管怎么说,那个医生当时所用的力量,稍微大了那么一点点。”

    “在这种情况下,婴儿的头部受到了挤压,稍稍有一点变形。”

    “而这一点点的变形,随着时间的流逝,婴儿的长大,却是逐渐固定了下来。”

    “而这一点点的变形,压制了赵医生你脑部的

    神经,这也就为你的癫痫病,留下了病根。”

    “所以在你受到剧烈的刺激的时候,你的癫痫病就会突然发作了。”

    林寒终于是一口气,说清楚了赵有为的病因。

    最后,林寒补充说道:“所以在你受到刺激的时候,比较容易发怒。”

    “一发怒,头部血液流动也就加速。”

    “这样,神经被压迫得更加厉害,病情发作也就不奇怪了。”

    钟子义听到这里,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我就说嘛,为什么有些人总是咬着人不放!”

    “这种人,肯定是脑子有什么问题。”

    “原来有的人真的是从下脑子就有问题了……”

    林寒向钟子义怒目而视。

    钟子义话没有说话,吐了吐舌头,不敢再说了。

    赵有为的脸上,一阵青一阵白又是一阵红,不停的变幻。

    “我……我从来也没有看出来,我的脑部有变形的……”赵有为弱弱的说道。

    林寒微笑着说道:“当然了,这种变形是很轻微的,你以前没有注意到,一点也不稀奇。”

    “你如果不相信的话,可以给你的头部拍一个片,这正是你们西医所擅长的。”琇書蛧

    “回去之后,你仔细的观察一下,应该就会清清楚楚的了。”

    赵有为咬着牙说道:“你这么说,那就是我的头部还是原来的样子了?”

    “那你竟然还说,已经是把我治好了?”

    “你这不是前后自相矛盾是什么?”

    “好,那你说说,你给我治疗的原理是什么?”

    林寒悠悠的说道:“这个就一言难尽了。”

    “赵医生你对我们中医的成见这么深,无论我怎么解释,你也不会相信的!”

    赵有为咬着牙说道:“我当然不会相信!”

    “就算是你真的救了我一命,总之你自己都说不清楚什么是中医,我是绝对不会相信你,还有你们中医的!”

    林寒微笑着说道:“你尽管可以不信。”

    “好在你现在还活着,以后也还会很长时间的活着,继续质疑我们的中医。”

    “对我来说,这就已经足够了。”

    “活着是最重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