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西子 作品

第60章 第五十七章晋江独发,支持正版。

 王衍亲吻他的时候,感受到他柔软又紧张到颤抖的唇,视线落在他泛红的眼眶上,见他落泪,王衍垂下眼睫,不去看他,只是专心地轻嘬他的唇。

 他没有伸舌头进一步的举动,只是轻轻柔柔的亲吻。

 姜南全身都是僵硬的,但是他的感觉却异常敏感,唇上传来温柔又柔软的触感,以及王衍滚烫的鼻息都落在他脸上,他的脸被捧着,王衍将就着他的动作,偏头亲他。

 他原本是害怕的,因为他从没有和别人靠得这么近过,而且还是男人。

 他从小被灌输的想法就是以后会和女人在一起,会和女人结婚,会和女人一起生宝宝,虽然他不想要宝宝。

 直到这一刻,姜南才清晰地感觉到,眼前这个人是一个男生,他心中名为底线的弦崩坏了,他涌起一股难以言喻的羞耻。

 他在自己身上打下了同性恋的标签。

 姜南泪光闪烁,崩溃得泪流满面,但是他却没有推开他。

 他心里清楚地知道,他对于王衍是有好感的,他拒绝不了王衍。

 如果王衍不曾说过喜欢他,也许姜南一辈子也不会和别的男生在一起。

 因为王衍是从大一军训开始,便在他眼底闪耀的少年,只要有他在的地方。姜南觉得任何人都黯淡无光,包括他自己。

 但是他从前没有将这种感情归结到喜欢上来

 。

 他只是以为自己羡慕他,羡慕他可以在人群中侃侃而谈、从容不迫,羡慕他能那么厉害,这么多人喜欢他。

 直到那天王衍和他说,要和他试试,在一起三个月,他哭是因为心理崩溃,知道他拒绝不了王衍,他即将成为社会“异类”。

 他被家庭、学校、社会灌输的是同性恋是艾滋病的高发人群,而且在网上爆出来的同性恋,都是十分滥.交且恶心的。

 然而同性恋这个群体其实确实很乱,两个男人在一起更多的不是责任,而是追求刺激或者更高.潮的感受。他们为了不受歧视,甚至会寻找女朋友当做挡箭牌。

 这些种种都曾经让姜南敬而远之。

 此刻他却成为他们中的一员。

 姜南心绪收拢,这般近的距离,让他觉得王衍还是那么好看,在他眼中还是那么闪闪发光。甚至因为他轻柔的举动,他感觉自己心脏在狂跳,即将要蹦出嗓子眼了。

 王衍直到尝到他眼泪的苦涩味道,才拉开一些距离,他盯着他崩溃的眸子,漆黑的眼瞳深邃暗沉,他低声问他:“和我接吻,很恶心?”

 他知道自己很卑鄙,明明知道姜南喜欢女生,还因为自己喜欢他,所以想将他拽进这条漆黑无光的深巷里,想让他陪他一起走过这段冗长的路。

 王衍曾经以为自己不会有喜欢的人,因为他对女生没感觉。在遇见姜南之前,对男生也没感觉。

 他尤其记得当时第一眼见姜南的时候。他那时候还没整天戴着个帽子。那双浅棕色的眸子,让他默默猜测,姜南是不是混血,见他呆呆看着自己,也不上前来。

 当时的王衍也很傲气的,你不上前来,那我也不去和你打招呼。

 至于那场作弊,让他挂科的事情,他王衍哪里是那种斤斤计较的人,就算是那个扔纸条的罪魁祸首,也是请他吃了一顿饭,他就当做屁事没有了。

 并且那一门挂科的科目,补考的时候,他轻松过了。

 更何况,姜南原本就是一个不知情的人,严格来说还是一个受害者,他怎么就鬼迷心窍去逗他了呢。

 现在想来,也许早就心动了吧。

 姜南愣愣看着他,眼底还浮着泪,潋滟的眸光带着琉璃般的眼瞳,极其漂亮纯洁,闻言抿了抿唇,唇瓣被他吻得有些湿,也有些热了。

 王衍正轻捏着他的下巴,见他还是一副接受无能的样子,心下一沉,便有些难过了,垂下眸子,手也松开了他的后颈和下巴。

 他道:“对不起,下次不会这样了……”

 姜南见他好似失落一般,垂下眼睫,全身光芒像是收敛了,变得黯淡无光了,他顿时心尖一颤,手中的棉签掉落,他伸手抓住他的手腕。

 姜南声音有些哭腔,带着一点儿哑,急急忙忙地解释说道:“没有,没有恶心,我只是害怕……”

 他怎么会觉得他心中的小太阳恶心呢?

 王衍眼底升起亮澄澄的光,总算不是枯萎鲜花那般了,他任由姜南抓住自己的手腕,然后垂首问他:“你怕什么?”

 “我没和别人接过吻……我害怕……我还怕很多东西,我都怕……”姜南想要解释,但是又无从解释,他打心底还是觉得同性恋恶心的。

 但是他又不觉得王衍恶心,他矛盾不已。

 “可是,姜南,我和你在一起,我喜欢你。所以我想亲你,想要抱抱你,还想和你做更亲密的事情。我真的很想,但是我知道你害怕,甚至接受不了……”他说前面的话时,眼眸有光,十分期待,再说到姜南害怕的时候,眼底的光像是被人偷走了。

 两人在狭窄的厕所,低声说着话,外面的室友戴着耳机,无人窥听,只有墙壁上的窗户是打开的,外面的月光洒了进来,窥见了这一对情侣的矛盾和纠缠。

 姜南眉心微微蹙着,他似乎因为王衍说的话为难,那哭红的鼻子有些红,瞧着像是王衍在逼他,而他脆弱可欺一般。

 “算了,姜南,我不想那些了,其实在一起也可以不想那些乱七八糟的……”王衍深深呼了一口气,蹲下去捡起姜南刚刚掉落的棉签。

 “走吧,出去吧。”王衍避开他的视线,轻声道。

 姜南心软,他心疼他这种落寞的神情,站着没动,重重吸了一口气,手麻脚麻地靠近他,两人身高差别不是很大,只有四厘米,他只要拉下他的脖子,扬起下巴就能亲到他。

 他的突然靠近,让王衍忘记了呼吸。

 姜南只是轻轻贴了贴他的唇,就觉得自己有了想要离开这个地球的羞耻。他亲完之后,还主动拥抱了他。

 王衍说,他想和他拥抱。

 姜南便轻声说道:“我害怕,你别嫌弃我,你慢慢教我……”

 这话像是将王衍的心捏在手上搓揉了,他没想到今天居然有这种惊喜。他抬手回抱他的肩膀,语调难得卑微道:“好,我都教你,你也别嫌弃我。”

 “不会,不会嫌弃。”姜南脸颊红得宛如火烧云一般,这么近的距离,又让他脚趾扣地了。

 “好,出去吧,我们以后再说这些。”王衍也觉得两人一直在厕所拥抱不好,时间和地点都不对,很难让人投入的。

 两人走出厕所,姜南已经戴上了帽子,遮住了泪汪汪的眼睛,着急往自己位置上一坐。他一紧张的时候,就给人一种做什么都手忙脚乱的感觉。

 但是好在除了王衍没人注意他。

 王衍看着手机里的照片,再看一遍,再一次夸赞自己一句牛批,这身材是怎么能看起来这么涩的。

 他想到了什么,拿起手机给姜南发消息:[下周五下午,去我家画画吗?]

 随着手机震动,姜南收到他这条消息的时候,那缓慢降下去心跳,又骤然加速起来,他就算蠢,但是也没有蠢到认为,他说的画画,是正常的画画。

 [哦,好。]

 姜南没有拒绝。

 [你画画需要什么工具吗?]其实他不知道他是画什么的,只是当时说了一句,他的爱好是画画来着。

 姜南从小他妈给他报了很多补习班,堆满了他的假期。但是他唯一一个喜欢的,他妈还瞧不上,也没让他报美术专业,而是报的法学。

 他之前学油画的,后来因为他妈妈不喜欢,高三报考志愿那一年,他和他妈大吵了一架,他妈妈将他的工具都扔掉了,他就变成了在平板上画画,过过瘾而已。

 姜南:[我只会画油画,油画笔、颜料、画刀……]

 姜南想到自己已经差不多快有一年没有拿过画笔了,当时和他妈吵架的窒息感又袭来了,他是单亲家庭。

 爸妈打官司,他被判给了妈妈。

 他老妈性格强势,只有他这一个儿子,一个女人这么多年在外打拼养育他不容易,他平常时候,都不会忤逆她的,只有那一次高考志愿。

 他想坚持自己爱好,想选美术专业或者和美术相关的专业,但是他妈因为他爸爸就是学美术,但是一生穷困潦倒,还一副清高不食烟火的样子,便不喜欢他画画。

 他原本也是要坚持自己的选择,但是他妈进医院了,检查出了胃癌。

 还好是早期。

 他还怎么坚持自己的选择?

 他选择了他妈妈最想要他选择的专业,让她安心治疗。

 早些年的时候,他妈妈每天陪着人喝酒,喝到胃出血,她是个要强的性格,这些年也算在b市站稳了脚跟,开了几家连锁餐厅了。

 现在想想,也只是有淡淡的遗憾吧,他其实有钱,可以自己买画笔,自己画,但是呢。

 他又不想,因为只要一想到自己亲手放弃了它。便有些逃避地不想想起这件事,所以宁愿这么久不画画。

 今天王衍问他,他也就说了。

 出其自然。

 王衍则没那么多想法,就想和他更进一步而已,他就像是处心积虑的猎人,布置好了陷阱,等着猎物自投罗网。

 姜南咬着塑料勺子,又在吃甜点,他买都买了,他总是想吃完的,但是奈何能力有限,把自己吃撑之后,就不吃了。

 [吃撑了都吃不完,下次少买一点。]

 姜南给他发消息,前半句带着小心机地试探和撒娇。

 [吃撑了?要不要健胃消食片?]王衍自动忽略后面那句话。

 且根本没有让他回答,直接去外面接了温水,将健胃消食片放在他手边。

 姜南端起那杯温水,弯唇笑了一下,表情羞涩又开心。